天下枭雄

第二十七章 监察御史

第二十七章 监察御史2017-11-13 21:29:28Ctrl+D 收藏本站

    刚从外面回来,向大家抱歉!!

    潼关,数十名骑兵护卫着几名骑马的官员从远处疾奔而至,奔跑的马蹄声惊动了两边的店铺,自从齐王李元吉接手潼关防务后,便关闭了城mén,不准行人和商贾进出潼关,这使潼关日渐冷清,两边的店铺的生意也一落千丈。^^网^^

    奔跑的马蹄声引起了所有店铺的注意,一群正坐在一起聊天的掌柜纷纷站起身,向奔来的人马望去,约一百多名唐军骑兵护卫着三名官员,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头戴乌笼纱帽,身着紫sè袍服,后背一把尚方天子剑,身后跟着稍微年轻的官员,却穿着绯sè的官袍,品阶稍低。

    “是监察御史!”

    一名年老的掌柜慧识人,他认出了来人,掌柜们纷纷围上来“裘掌柜怎么看出来?”

    “你们没看中间那杆白底黑狻猊旗吗?那就是御史台的旗帜,中间那穿紫袍的官员,至少是五品以上,不是御史大夫窦抗就是治书shì御史于志宁。”

    老掌柜随即又摇摇头“不是窦抗,窦抗我见过,这应该是于志宁。””“

    这时,只听士兵在高声报关“速禀报齐王殿下,治书shì御史于使君奉旨前来监察。”

    众掌柜们一声惊叹,佩服老掌柜目光如炬,老掌柜捋着山羊胡子得意地笑而不语,对他们这些生意人,看人辨时务是第一要务,老掌柜眼睛忽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对众人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治书shì御史应该是为齐王抢人那件事而来。”

    齐王抢nv人之事早已传遍了潼关,商人们顿时议论纷纷,个个喜形于sè,如果齐王被撤换,那么潼关便可以重开启,保持行人往来,他们的生意又可以兴隆起来了。

    掌柜张少华不lù声sè地离开了,他回到自己店铺,迅速写了。份情报,jiāo给心腹伙计,再三嘱咐他“用河东城的鹰,这次是发往河东城。

    伙计驾着小船走了,张少华又望着潼关城,他心中有些担忧,这些御史到底是不是为齐王抢nv人之事而来,他并没有把握。

    很多事情确实只能是一种推测,但如果是有依据的推测,那么猜中可能xìng就很大,他们确实有依据,潼关最近很平静,唯一可能引来监察御史的事件,只有六天前发生的齐王抢人事件。

    拒齐王抢名妓之事做得并不嚣张,没有在潼关前抢夺,但在有心人的渲染下,潼关附近几乎人人皆知。

    治书shì御史于志宁确实是奉旨来查齐王抢人事件,他甚至还带了尚方天子剑,在必要时用来震慑齐王,李孝恭的弹劾奏章使李渊勃然大怒,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之事,两军jiāo战时,李元吉竟然抢大将的小妾,这会引发严重的内讧,会使弘农郡一败涂地。

    但李孝恭也没有拿出证据,李渊也担心其中有隐情,一方是自己儿子,一方是侄子,作为一个君主,他更多是要考虑势力的平衡,不可能道听途说便快刀斩luàn麻,李渊在反复考虑后,决定先派御史前来调查,一旦属实,立刻罢免李元吉的潼关大帅之职……

    于志宁也是关陇贵族于氏家族子弟,为官谨慎,思虑周密,深受李渊器重,这次李渊派他前来,就是希望于志宁能秉公调查,不偏不倚,但于志宁还是读懂了李渊内心深处的另一层意思:尽量不要冤枉李元吉。

    否则,李渊应该是先把李元吉调回长安后再慢慢调查,可李渊并没有这样做,这就说明李渊也并不愿意李元吉强抢大将之妾成为事实,因为这坏的不只是李元吉的名声,连同李渊的名声也一并影响。

    皇帝内心的心思从来不会明说出来,这就要靠手下的臣子去明悟,于志宁确实明悟了李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心思。

    于志宁被请去了贵客室稍候,此时,就在十几步的另一个房间里,李元吉正恶狠狠地威胁行军长史赵慈景。

    “没有这回事,你记住了吗?没有!”

    赵慈景出身陇而名mén,官任兵部shì郎,同时也是当朝驸马,他娶了李渊的第五个nv儿长广公主,赵慈景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长得潇洒飘逸,是个有名的美男子,学问也不错,但xìng格却稍微显懦弱。

    他也听说了李元吉抢黄君汉小妾之事,但在李元吉的强势之下他保持了沉默,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惊动圣上,让他心中着实不安。

    “只是……圣上怎么会知道?”赵慈景嗫嚅着问道。

    “这还用问吗?除了李孝恭,谁还敢告我黑状?”

    李元吉一阵咬牙切齿,他向mén外走去,又不放心地回头道:“记住我的话,没有这回事,否则我倒霉了,我母后也不会饶你。”

    赵慈景不敢吭声,跟着李元吉向大堂走去,两人走进了大堂,于志宁连忙起身施礼道:“参见齐娄殿下!”

    李元吉瞥了一眼桌上金盘内的尚方天子剑,他重重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坐了下来,赵慈景拱拱手,在下首也坐下。

    于志宁勉强笑了六下道:“下官此次前来,是因为河间郡王弹劾殿下强抢大将黄君汉之妾,圣上震怒,命我前来调查。

    他话音刚落,李元吉重重一拍桌子,手向他一伸,怒道:“说我夺人妻nv,证据在哪里?”

    于志宁脸sèlù出尴尬之sè,连忙道:“就是因为缺乏证据,圣上才命下官前来调查真相。”

    李元吉嘴一撇,用一种极其傲慢语气道:“不用调查了,我告诉你真相,这是因为李孝恭恨我不肯听从他的调令,使用卑鄙手段污蔑我,企图把我罢免,就是这么简单。”

    于志宁在李元吉这里得不到合作,虽然这在他的意科之中,但还是令他感到丧气,他将目光转向了赵慈景“赵shì郎认为呢?”

    赵慈景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的瞬间,他感觉到了李元吉身上传来的杀气,是啊!他何苦为黄君汉这种小将领而得罪齐王,再说他确实没有证据,只是听到一些传闻,赵慈景咬了一下嘴chún道:“这件事我闻所未闻。”

    李元吉脸上浮现出一丝掩饰不住地得意,他冷哼了一声说:“我知道,有人对我放弃太原之事一直不满,只要对我稍微不利的消息便拿来做文章,也不管真假,我倒觉得于御史应该去调查一下李孝恭,去问问他为什么要污蔑我?”

    于志宁苦笑一下道:“这个也在下官的计划之中,在潼关稍作调查后,我就会去弘农郡。”

    “不用辩查了!”

    李元吉斩钉截铁道:“我告诉你,没有这回事,你若胡luàn调查,会影响我的军心,你要去弘农郡,最好现在就走!”

    李元吉站起身转身离去,于志宁只觉一阵头大,太子宽厚仁德,秦王礼贤下士,就算是有点傻的赵王玄霸也不会胡作非为,偏偏圣上还有齐王这种狂妄骄横的儿子,于志宁又看了一眼赵慈景,赵慈景苦笑一下,对他懈匕道:“这件事尽快调查,早点结束吧!时冉拖久了,真的会影响战局。”

    于志宁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应该是先去弘农郡调查,拿到证据后再回来。”

    他站起身拱手道:“那我就告辞了!”

    赵慈景将于志宁送出了潼关,他又快步返回,他觉得应该和李元吉再谈一谈,他走到李元吉院子内,却从窗子里看见李元吉在给亲兵jiāo代什么,手摆出了一个‘杀’的动作,赵慈景心中顿时变得冰凉,他知道李元吉要做什么了,应该是杀人灭口。

    恰好李元吉也回头向院mén看来,两人四目相触,李元吉的眼睛里流lù出一种说不出的yīn毒狠辣。

    黄河北岸风陵渡,几矢前还是空空dàngdàng的河面,却在一夜之间云集了数百艘战船,同时也在一夜之间从河东城调来了一万军队,使风陵渡的军队已达三万人,更重要是北隋军主帅杨元庆也在风陵渡。

    河面上,大船的桅杆密集如林,黑压压的六百余艘船只覆盖了数里的河面,这些是从延安郡过来的渡船,每艘船可运载两百余士兵,加上战马和粮食,可以一次渡过黄河。

    杨元庆在数十名将领的陪同下在码头上视察战船情况,他眯眼凝视着黄河对岸,天气晴好,寒冷的北风吹散了清晨的雾气,河水拍打着岸边,发出‘哗!哗!’声响,视野格外清晰。

    他隐隐可以看见黄河对岸呈一条黑线,对岸是阌乡县,根据他的情报,对岸驻扎的兵力只有两千人,李元吉虽然率领大军前来,但他却驻军潼关,距离阌乡县还有二十余里,大战打起来,根本就来不及赶来防御,恐怕李渊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只管潼关,而不管弘农郡死活,根子就出在一军两帅之上。

    听说屈突通反对一军设两帅,但李渊没有采纳他的谏言,李渊是从政治上考虑,不愿意弘农郡和潼关的防务连为一体,弘农郡属于关外,而潼关属于关中,这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政治上是没有问题,但在军事上,这绝对是一个败笔,偏偏李渊又派了傲慢的齐王李元吉前来,李孝恭怎么可能指挥得动他,或许李渊的骨子里还是想以保潼关为主,其次才是守弘农郡。

    “晚上可以渡河吗?”杨元庆回头问行军司马张贞孝。

    张贞孝上前施礼道:“回禀总管,卑职已经确认,根据现在的水情,在一更时河面水旋最少,那时渡河最为有利。”

    杨元庆点点头,又凝神思索着遗漏之处,这时,一旁秦琼低声问:“总管,时机已经成熟了吗?”

    “即将成熟!”杨元庆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杨元庆已得到情报,治书shì御史于志宁出了潼关,出现在前往李孝恭军营的路上,他等待的时机即将到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