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三十九章 泄露天机第

第三十九章 泄露天机第2017-11-13 21:29:53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尤夫人走进了客房看着她并不兴奋的表情沈柏的心微微向下沉了他感觉到了不妙

    夫人怎么样沈君道焦急地问道

    尤夫人坐了下来她喝了口茶不紧不慢道:事情有失望但也有希望你们想先听什么

    先说说失望吧沈柏有些不安道

    失望就是张良娣不肯见家主我看得出她不愿意原谅沈家

    沈柏和沈君道对望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沈柏更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沮丧他为过去的事情而懊悔他怎么也想不到二十年前那个倔强的小娘今天竟然成了楚王的妃子将来或许还会成为贵妃他为过去的一点蝇头小利付出了今天沉重的代价

    沈君道又急忙问:那希望是什么

    希望就是我同时也遇到了楚王楚王对沈家很有兴趣

    沈柏精神一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幼稚的错误张良娣或许会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杨元庆不会杨元庆将来若想取江南那么沈家就会是他的一个大助力这种情况下张良娣的态度就不重要了沈家又不是孤门小户沈家有巨大的利用价值杨元庆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沈家”“

    想到这沈柏的心中又兴奋起来连忙问:那楚王还说什么

    后来就暂时没有说什么我随后就走了不过我可以告诉家主应该就在这几天楚王一定会接见家主

    沈柏心中已经完全敞亮了他心中的沮丧在此刻被一扫而空他站起身深施一礼今天多谢贤弟和弟妹沈柏感激不尽

    沈君道笑着摆摆手这是为了沈家为家族尽点力这是我应该做的事家主不必客气

    ........

    太原国子学位于城南是一座占地约两百亩的学府有三千多士子在这里读书也是北隋王朝的最高学府是河东地区与裴学及王学齐名的三大学府之一

    由于国子学实行推荐制寒门子弟几乎无望进入国子学读书里面的学子大多是官员和河东各郡望族的子弟使名门望族子弟享受先天的教育优势

    这也是九品中正制度一种强大的惯性体现隋唐两朝的统治者虽然想利用科举来打破被门阀垄断的官员选拔但隋唐的科举制度并没有动摇到九品中正制度的根基那就是门阀对教育资源的垄断

    事实上通过科举考中进士的大部分士子依然是名门望族子弟科举只不过略略为寒门子弟开启了一条门缝

    可就是这条开启的门缝也遭遇了门阀子弟的强烈反对

    临近中午时分国子学早课已经结束十几名生徒正坐在一起聊天这次秋试国子学内近三成的生徒都要参加这十几名生徒也是其中的参加者这十几人有的是官员子弟有的是从各郡来的望族子弟也就是小名门比不上裴王等郡望但在本乡本县也算是大族

    听说有两万多人参加秋试但只录取两百人一百个人才取一人我们这些人有希望吗一名长得高胖的生徒抱怨道

    另一名来自上党郡的生徒也叹息道:当初为了进国子学读书我们家主费劲心机找了太守的关系才得到两个名额原以为进了国子学就能稳做官可最后还是和那些拿锄头的乡巴佬一样参加考试那我读这个国子学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隋朝的国子学也是可以推荐做官的像杜如晦他不就是在国子学读书得到推荐后进入吏部备选吗可现在可好一刀切全部去参加科举读这个国子学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话不能这么说那些拿锄头的乡巴佬能像你一样听大儒讲课吗他们对经义的理解可能正确吗就算他们寒窗十年没有门路没有关系最后还不是一样落榜

    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来自上党郡的生徒嗤笑一声道:一共就两百个名额你以为国子学能得几个光裴学和王学的子弟生徒就有两千人之多他们分还不够呢我们算什么和那些寒门子弟又有什么区别听说这次主考是王通有他最后审卷我估计被录取人中一半都是王学子弟

    不可能吧不是说主考官没定吗杨元庆今天上午才回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定下主考再说裴家也不会同意让王通做主考

    这个只是传言主考官确实没有定下来好了不说了大家凑份子去进士楼喝酒去

    十几名士子兴致盎然一人凑一点钱浩浩荡荡向进士酒楼而去

    进士酒楼在太原久负盛名是读书人最喜欢去吃饭喝酒之地一时图它的名头其次可以从这里得到一些消息因此北隋朝廷宣布将举行科举近两个月来每天这里都顾客盈门生意兴隆

    进士酒楼离国子学并不远出大门走几百步便到但它离王氏家学更近此时正是中午时分酒肆内挤满了前来吃饭喝酒的士子几乎一半都是王氏家学的子弟其余是国子学的生徒还有来自各地的名门子弟甚至还有十几名出身寒门的子弟从衣着上便可以看出来穿着布衣头戴葛巾点的酒菜也是最便宜他们躲在一个角落里占据了两张桌子一边喝酒一边竖着耳朵听王学子弟们的高谈阔论确实还有三天便考试了能不能得到一点试题的消息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十几名国子学的生徒走进酒楼他们找了一圈才终于在二楼的一个角落找到空位十几人纷纷坐下呼唤伙计上前点酒要菜

    酒楼格外热闹有人在低声窃语有人却在高声喧哗在来自河东河北的各郡士子中以太原王氏家学学子表现得最为活跃王学子第并不全是王氏弟子大部分都不姓王他们只是在王氏家学里读书打上王氏家学的烙印这对将来他们的仕途或者商途都大有好处河东郡很多官员都是出身王氏家学他们都会关照同是王氏家学的后辈子弟这种现象在裴氏家学也一样

    只是科举在北都太原举行王氏家学学子们相应的也就多了几分心理优势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这次所有录取人中我们王学肯定是人数第一至少要占一半以上不可能做到公平录取

    一名王学子弟声音格外大引起了整个二楼士子的注意或许是这个话题太敏感的缘故整个二楼里一下子都安静下来

    这时坐在窗前一名裴氏子弟‘嗤’地冷笑一声他叫裴清松是裴世清的侄子也算是一个热血青年他本不想多事但听见王学子弟越说越狂妄竟然口称王学的录取人数要占一半以上他终于忍不住接口道:就算做不到公平录取但也轮不到王学

    酒肆里很安静他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这句话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二楼的一大半人都刷地向他怒目而视刚才口出狂言的王学子弟脸上有些挂不住端着酒杯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冷冷问道:这位仁兄贵姓哪里人

    不敢当在下姓裴闻喜人裴清松傲然道

    酒肆内顿时一片惊呼原来是闻喜裴家子弟难怪敢反驳王家之人刚才口出狂言的王学子弟冷笑一声原来是裴兄失敬了在下王济中家父便是京兆尹王大人

    裴清松嘴角忍不住撇了一下原来是王肃之子难怪这么狂妄他也拱拱手笑道:原来是王京兆之子失敬了

    酒肆里很多人都笑出声来一般读书人讲究含蓄自谦很少把自己的家世背景拉出来显摆世家子弟更是低调自律像这位王济中居然把自己父亲摆出来这种名门子弟确实很少见就连很多王学子弟也感到丢脸

    其实王济中的本意并不是想把父亲拉出来做虎皮他只是想证明他有的内部消息证明他的论调正确却不料说话不慎引来很无数人的鄙视就连眼前这个裴家子弟语气中的嘲讽也不加掩饰地表露出来

    王济中有些恼羞成怒恶狠狠道:不是王氏拿第一难道还是你裴家拿第一不成

    裴清松冷笑一声我只是觉得王兄有点太幼稚了我可以告诉你王家拿不到第一裴家也拿不到第一杨元庆的下一个目标是要取河北所以河北名门世家才是这次科举的重点

    十几名国子学生徒就坐在裴清松身后他们面面相觑那名来自上党郡的士子忍不住问道:裴兄照你这种说法这次科举不可能公平大部分人都只是做陪衬吗

    裴清松摇摇头盛世都没有什么公平何况乱世这个天下还是门阀世家的天下杨元庆想争夺天下他就必须靠门阀世家的支持像裴家和王家他已经恩宠过了他不可能再让两家子弟大出风头裴家和王家加起来能考中十人就不错了所以我说河北名门世家才是这次科举的重点

    可是丰州科举就很公平录取人中一大半都是寒门子弟这又怎么说国子学生徒中有人还是不服气道

    裴清松不屑地一笑那是因为丰州科举压根就没有名门世家去参加考试你们不想一想第一名不就是京兆韦氏吗真的公平么再说丰州科举的背景是丰州急需人才而这次太原科举的背景是杨元庆发动河北攻势的前夕他急需得到河北士族支持此一时彼一时也

    有的事情不能说破说破就会惹出事端裴清松也想不到他在进士酒肆的泄露天机竟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

    【向各位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