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六章 渐束袋口六

第四十六章 渐束袋口六2017-11-13 21:31:39Ctrl+D 收藏本站

    [~][]罗士信沉思良久又问斥候:有多少军队装备如何

    回禀将军我们前后发现两支军队饶阳县一侧有两万余人另一支约四万人正向河间郡方向行军速度极快他们装备参差不齐有皮甲也有两档铠但更多是皮甲

    旁边副将李海岸有些兴奋起来将军饶阳县只有两万余人或许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

    罗士信当然知道这是机会如果在从前他会毫不犹豫率领军队杀过去但现在他不能这样做他被任命为恒山郡主将他必须有主将的觉悟罗士信摇了摇头总管并没有给我这样的命令他只是命令我向窦建德施压

    可是....

    李海岸有些不甘心道:如果能全歼敌军也是一种施压无论如何总管应该感到高兴而绝不会责怪将军的擅为

    罗士信叹了口气李将军我过去的想法和你一样总觉得杀敌越多越好但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你看看我们四周这么肥沃的土地竟然数十里没有人烟我们一路过来到处都是被摧毁的村庄如果再像从前那样打下去河北就要变成草原了”“

    可是军队不打仗那还叫军队吗敌军可不会跪下来投降

    李海岸对罗士信的仁慈念头有些不满敌人杀隋军时可没有那么仁慈我不同意将军的话慈不掌军如果抱有仁慈想法的话那总管还打什么河北窦建德不是做得很好吗休养生息组织军队屯田不像魏刀儿那样暴虐那索性就让窦建德统治河北河北一样不会变成草原

    李海岸原是唐军将领是李叔良的得力部将之一李叔良的军队被整编后他也被封为亚将原本驻军上党郡这次攻打河北他被调来出任罗士信的副将

    李海岸为人耿直他心中有不满的事就会憋不住一定要说出来罗士信和他共事一个冬天对他的脾气也大概了解

    虽然李海岸语气里充满了一种不满的情绪但罗士信并没有生气笑了笑又解释道:我并不是说我们不打仗我只是想说总管自有他的深虑现在隋军的战略重点并不在河间郡而是在涿郡他没有让我进攻窦建德的军队我们就不能擅自行动如果要发动这种大型的战役必须要事先禀报总管这就是他亲自坐镇河北来指挥全局的原因就是担心秦琼掌控不了全局

    李海岸虽然不甘心但他也明白罗士信说得有道理总管不可能不知道河间郡有十万驻军却不命令他们去歼灭而只是让他们施压必然是所考虑他们确实不能擅自行动

    李海岸心中不由有些歉意为刚才自己的不满情绪而愧疚他便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罗士信目光投向北部凝神思索片刻道:也有可能是我判断错了王伏宝放一支两万人的军队在饶阳郡或许只是诱饵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来狙击我们他很有可能是率军北进上谷郡逼总管撤军不要管饶阳县的诱惑我们要以涿县战局为重必须替总管挡住王伏宝军队的北上企图同时切断窦建德军的粮道

    半个时辰后罗士信率领三万大军向东北方的高阳县方向疾奔而去高阳县是王伏宝大军进军上谷郡的必经之路也是窦建德十万大军的粮道中枢

    涿郡的对峙进入到第三天窦建德没有再发动对涿县的进攻而是把大营转移到了涿县南部三里外不再背对隋军这样他的军队和隋军以及罗艺的援军形成了一个‘品’字型对阵他在南隋军在西罗艺援军在东

    大帐内窦建德站在沙盘前久久沉思不语这次他强势插入幽州战局看似风险极大可一旦他成功他获得的收益也是极为丰厚他将得到五千重甲骑兵这些年他虽然从契丹和突厥手中购买了大量战马但他的骑兵还是很弱他必须要得到这支强大的幽州重甲骑兵他才能和杨元庆精锐的军队抗衡

    为了打破目前的对峙局面窦建德已经下令大将王伏宝率四万军奔袭上谷郡逼迫杨元庆退兵只要杨元庆撤回上谷郡那么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涿县再迅速回撤

    现在窦建德忧虑的恒山郡的另一支隋军杨元庆在恒山军部署兵力的目的很显然就是为了牵制自己现在自己军队北上那么恒山郡的隋军会不会去袭击自己的老巢

    这时长史孔德绍快步走进大帐低声禀报道:王爷高阳县传来紧急消息一支约三万人的隋军在昨天下午占领了高阳县

    窦建德心中一惊这显然就是恒山郡的隋军了他立刻在沙盘上找到了高阳县这里正好是北上上谷郡的必经之路窦建德倒吸了一口冷气隋军很显然是发现了他们进军上谷郡的企图要拦截住王伏宝的军队这样一来自己逼杨元庆西撤的计划便落空了

    窦建德心中心中有些焦躁起来他不可能在涿县呆太长的时间他携带的粮草只能支持七天而隋军占领高阳县同时也阻断了他的粮道

    窦建德抑制不住内心的烦躁狠狠一拳砸在沙盘上‘砰’的一声木头做成的高阳县城砸得四分五裂他霍地回头喝令:命令王伏宝务必在三天内击溃高阳县隋军若失败了让他提头来见

    孔德绍吓了一跳慌忙上前劝道:王爷息怒以隋军的精锐和装备王将军的四万人未必能取胜一旦失败还会危及到我们都城的安全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我们的粮草只能坚持五天难道就让我放弃跑了就是为了凑个热闹窦建德恼羞成怒地吼叫起来

    卑职能理解王爷得到重骑兵的急切但卑职害怕的是最后重骑兵没有得到反而损兵折将得不偿失王爷需要理智啊

    孔德绍一直反对窦建德出兵幽州但窦建德的决心太大他的反对一直没有效果他只好沉默等待机会而这一次隋军占领高阳县使窦建德骤然变得被动孔德绍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又继续劝道:卑职最担心的是杨元庆和罗艺联合对付王爷现在罗艺军队按兵不动杨元庆的军队也按兵不动卑职怀疑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秘密协议准备联合进攻我们现在隋军拿下高阳县就是一个信号说明杨元庆并不是无所作为他一直就在背后操纵难道他就想不到和罗艺联合吗

    孔德绍一针见血的分析使窦建德有一种无力之感他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战略错误不该冒然插手幽州战局现在导致有点骑虎难下了

    窦建德背着手望着天边的朝阳他并不是魏刀儿之流的乱匪而是有着雄才大略之人他固然因为一时贪婪而走错了路但他恢复理智后就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努力去改正

    窦建德叹了口气或许你说的正确可现在如果仓促撤军必定会遭到杨元庆和罗艺的联合追杀我现在是骑虎难下

    孔德绍等的就是窦建德这句话他立刻道:只要王爷决定退兵卑职有一计可保王爷安然无事撤退

    窦建德大喜你快说是什么计策

    幽州城内的防御可谓泾渭分明侯莫陈乂的军队负责东城和北城薛万钧的军队负责守卫西城和南城两人之间没有往来虽然罗艺一直极力调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作用不大仅仅只是互不理睬

    薛万钧年约三十余岁经过十几年的军旅生涯和官场磨练他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太子昭身边那个充满阳光的年轻侍卫他心机开始变得深沉权力**开始变得浓重虽然他们兄弟支持罗艺成为幽州总管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成为罗艺的铁杆心腹在幽州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薛万钧主张投降唐朝他和唐朝驸马柴绍的私交极好柴绍也向他承诺过厚职而兄弟薛万彻却主张投降隋朝他们和杨元庆有旧交他们应该能得到重用

    兄弟二人的意见一直相持不下但有一点他们意见一致在兄弟之间没有达成共识之前他们谁也不会擅自行动

    此时薛万钧心中也同时很焦虑他兄弟被围困在涿县城内情况不明现在局势越来越紧张他们之间却无法联系

    薛万钧站在城头远远望着涿县方向心中充满了忧虑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就在这时远处官道上两名骑兵向城池疾奔而来薛万钧的亲兵喊道:将军好像是送信兵

    薛万钧也看见了两名骑兵速度非常快仿佛带有很重要的使命他心中有点不安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片刻两名骑兵奔至城下大声喊道:我们奉王爷之命来找薛将军请问薛将军何在

    薛万钧探头出城问:我在这里有什么事

    一名骑兵举起一支金令箭王爷有令命薛将军火速前去支援涿县涿县形势危急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