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七十六章 魏郑和谈

第七十六章 魏郑和谈2017-11-13 21:32:21Ctrl+D 收藏本站

    [~][~]\\网房玄藻话音刚落,邴元真便一连声的冷笑起来,“房尚书,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王世充和杨元庆本来就是结盟,他会为我们与杨元庆反目吗?你......”

    邴元真话没有说完,李密便摆手止住他,凝视着房玄藻道:“先生请继续说下去看最快)”

    邴元真见李密神情凝重,显然是房玄藻的建议打动了他,又想起刚才自己苦口婆心说了半天,李密却不为所动,他这才忽然意识到,李密其实已经想停战了

    主公这么重要的心态变化自己竟没有看出来,邴元真心中一阵懊悔,同时也充满了对房玄藻的嫉妒,房玄藻居然抓住了主公的这个心态,他不敢再多言,只用一种轻视的目光斜睨着房玄藻

    房玄藻没有理会邴元真,又继续说:“我并不看好杨元庆和王世充的结盟,我只是觉得他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杨元庆需要王世充替他抵挡李渊东扩,也需要王世充替他灭了洛阳的隋朝,尤其是后者,杨元庆为了扶持王世充上位,不惜借给他十万石粮食,至于王世充.....””“

    房玄藻说到这,余光迅瞥了一眼李密,见他听得全神贯注,他心中暗暗得意,自己已经摸准了主公的脉搏

    “王世充也并不是真心投靠杨元庆,他很清楚知道杨元庆只是对自己利用,一旦利用结束,杨元庆会第一个灭了他,所以他也保持着一种警惕,主公忘记了卢楚之事吗?”

    一句话提醒了李密,前些日子洛阳有官员来投靠他,带来一个消息,王世充曾答应过杨元庆把卢楚交给他但最后卢楚却被王世充亲手所杀,这就说明王世充骨子里的首鼠两端

    李密背着手走了几步,又回头道:“这样说起来杨元庆也有可能先攻打洛阳,而不是我们”

    房玄藻眯着眼道:“卑职的想法是杨元庆其实是在等,等王世充篡位将皇泰帝赶下台,在此之前,杨元庆不会攻打洛阳”

    旁边的邴元真再也忍不住,插口说:“既然杨元庆暂时不会攻打洛阳,那他的目标就应该是我们,不是吗?”

    “不”

    房玄藻毫不犹豫地否决了邴元真的想法,“我以为杨元庆暂时不会再动兵了,河北不是河东,河北满目疮痍赤野千里,杨元庆需要花大力气救灾,治疗战乱创伤他的资源要倾向于民生如果连续作战,他的资源将被耗尽将来他就会无力再战唐朝”

    房玄藻见李密已经相信了自己,再一次催促道:“殿下,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应该尽快和王世充停战,用一部分从宇文化及手中缴获的财宝赎回洛口城将士家眷,我想王世充应该会同意”

    李密终于点了点头,“那就烦请先生为我的特使,去洛阳和王世充谈判”

    在进入春天后,死寂一般的洛阳城终于开始恢复了一点生机,随着洛口城的攻下,一直困扰洛阳的粮食危机终于得以缓和,王世充得到了洛口仓的五十万石存粮,除了归还隋朝的十万石粮食外,剩下的四十万石粮食使王世充陡然有了底气

    尽管虎牢关战事惨烈,但并没有影响到洛阳城生机的恢复,粮价从斗米万钱直降到斗米三百钱,从前的布钱烂钱也渐渐不见了踪影,这使得王世充获得了极大的声誉

    当然,长达的一年的饥荒也使洛阳遭受了极其沉重的打击,这座曾经百万人口,盛极一时的大隋都城,也变得满目疮痍,昔日杨广耗资千万修建了二百里西苑,早已成为洛阳人的粮田和菜地,一栋栋精美的建筑被洗劫一空,或烧毁或坍塌,剩下的则破败荒凉,成为鸦雀和豺狐的家园

    重要是,洛阳的百万人口只剩下十余万,绝大部分都逃往关中和河东,大街上变得冷冷清清,繁荣的丰都市也只剩下不到两成的商铺还在开门营业

    这天上午,一队王世充的士兵护卫着房玄藻的马车驶进了洛阳城,王世充的世子王玄应已经等候在城门边

    “我代表父王欢迎房尚书来洛阳”

    王玄应年约三十岁,长得却是温文尔雅,没有半点王世充的强悍阴冷,他笑容真诚,脸上带着从内心深处迸发出的喜悦,王世充虽然手握政务大权,但实际上,大部分政务都是由王玄应来处理,王世充主要还是负责军务

    王玄应坚决赞同和瓦岗军停战,他深知现在朝廷和民众急需休养生息,正是王玄应的极力推动,王世充最终答应和李密和谈

    房玄藻拉开车帘回礼笑道:“多谢世子亲自来接,希望我们这次和谈,能以愉快为开端,满意为结局”

    “诚如使君所言,我也希望如此”

    王玄应和房玄藻对望一眼,一起大笑起来,马车加快了度,向宫城驶去

    虽然王玄应积极推动和李密的和谈,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郑魏和解,王世充内部也有激烈的反对声,主要是以王仁则为首的军方反对,王仁则率军在虎牢关作战,将士的惨重伤亡使他无法面对这个现实

    王世充的政务房内,王仁则痛心疾首,劝说王世充改弦易撤,“二叔,两万多弟兄为保卫虎牢关而阵亡,将士们尸骨未寒,今天却又和李密把手言欢,这让弟兄们怎么能接受?这会极大打击士气,二叔,你也是带兵之人,你应该比侄儿明白”

    王世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军方难以接受,可是你也要从大局考虑,你以为李密愿意放弃洛口城吗?他做出这个决定比我们还痛苦,但没有办法,杨元庆已经拿下河北,他的下一个目标必然是中原,我们再和李密打下去,只能两败俱伤,最后便宜了杨元庆,你明白吗?”

    “可是我和隋朝是同盟,我们还会共同对付唐朝,二叔,危机只是对李密而言,和我们何干?”王仁则依然不服气地辨别道

    “你别幼稚了,杨元庆是一头虎,他的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睡,他迟早会干掉我们,甚至还会早于李密,他和我们所谓的结盟不过是在利用我们,你以为他真的那么傻,为一个所谓的面子就放过我们?”

    王世充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说:“和李密和解只会对我们有利,你就不要再反对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

    王仁则半晌无可奈何道:“可是让我怎么给士兵们交代?”

    王世充微微一笑,“就看怎么说了,你就告诉将士们,李密已经无力和我们再战,向我们乞和了,你要把这件事描绘成是我们的胜利,明白吗?”

    “可是胜利要有犒赏”王仁则知道已经无可避免,只能尽量讨价还价,争取到一点实质性的东西

    “会有的,我会封赏所有参战将士,尤其是你,我会封你为郡王,李密送来的财物,我会赏你一半,另外皇宫中的宫女你可任意挑选五十名,你就算把皇妃挑走,也随你”

    王世充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王仁则是他最信任的侄子,将来会替他掌握军权,他对王仁则的赏赐,从来不会吝啬

    王仁则心中感动,躬身道:“多谢二叔赏赐,侄儿不会让二叔失望”

    “去把弟兄们安抚好,告诉弟兄们,我王世充不会亏待大家”

    王仁则走了,不多时,王玄应匆匆走进了政务房,一脸兴奋道:“父亲,李密的特使已经到了”

    “那也用不着这么高兴”王世充极为不悦地瞪了儿子一眼

    王玄应吓了一跳,笑容立刻从脸上消失,他不知父亲为何不悦,只得战战兢兢道:“李密的特使就在宫外等候,父亲要见他吗?”

    王世充背着手站在地图前,凝视着河北和河东,半晌,他才缓缓道:“这次和谈我最好回避,以免惹恼杨元庆,你就代表我和李密特使谈告诉他们我的苦衷,请他们理解”

    “可是....如果这样告诉他们,会不会暴露出父亲想摆脱隋朝控制的想法?孩儿觉得父亲还是称病比较好”

    王世充笑了起来,“别以为他们傻,他们心里明白,跟镜子一样,不过你的谨慎没有错,就告诉特使,我身体不适,无法接见他”

    “孩儿明白了”

    王玄应转身要走,王世充却又叫住了他,“还有,我可以放走他们洛口城的家眷,但他们送来的财物,我觉得诚意还不够,我还需要二十万石粮食”

    魏郡安阳城,这是曾是北魏的都城,也是河北第一大城,窦建德虽然夺取了幽州以南的河北全境,但惟独安阳城和黎阳城两座城池没有拿下,黎阳城是李密在河北的一处根基,窦建德并没有攻伐

    而安阳城却是洛阳隋朝在河北的最一块飞地,由魏郡太守杨善会和长史尧君素率领一万隋军把守,历经窦建德大军数十次攻城,城池巍然不倒,但随着河北战役结束,安阳城的归属也成了一个问题

    这天下午,一百多名隋军护卫刚被调到河北出任河间郡太守的杨玄奖抵达了安阳城下

    “请禀报杨太守,就说族弟玄奖来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