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十七章 西征情报

第十七章 西征情报2017-11-13 21:32:51Ctrl+D 收藏本站

    燕郡医无阊山,这是一条几乎将燕郡一隔为二的山脉,这条山脉本身并不长,南北走向,山势不过百余里,但因为燕郡本身地域狭小而显得格外突出。

    在医无阊山北段,是一望无际的山地草场,这里曾是高丽战役中隋军的养马之地,马场方圆数十里,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还能发现马场的踪迹,一些栏杆还依稀可见,绝大部分栏杆都被当地人拿回家当柴烧掉。

    高处是灰色的山岩嶙峋裸露,从山腰处开始分布大片的森林,苍松翠柏,绿意浓厚,沿着山脉,延绵百里的森林俨如一条绿色的腰带将高山缠住。

    清晨,一队约五十人的骑兵从森林内冲出,向东方疾奔而去,这是一队配有双马的隋军斥候,飞驰的骑士个个身披铠甲,黑亮闪光,动作迅猛。

    他们的战马高大魁伟,强健威武,四肢匀称,棕色的马匹富有光泽,长长的尾巴迎风飞舞,高昂的马颈密布齐刷刷的鬃毛。

    骑兵和他们胯下战马相得益彰,人人高大魁梧,手脚颀长,鹰棱头盔下黑色浓密的头发飘舞,神色严峻目光锐利,手执枣木长矛,背挂牛皮骑盾和弓箭,皮带上插着横刀,锃亮的铠甲十分坚固。

    五十名骑兵成双人纵队而行,后面跟着他们的另一匹马,背负着他们的毛毯和干粮,为首校尉年轻英武,只有十六七岁。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和他年纪并不相配的成熟光芒。

    校尉正是萧延年,他手中拿着父亲给他打造的凤翅镏金镋,骑着一匹极为雄骏的白色战马,这匹战马是西域进贡朝廷,又被杨广赏赐给了他的父亲宇文成都,连他的一身盔甲也是父亲留给他。

    尽管萧延年身上打满了父亲的烙印,但那只是他对父亲的追思。他并没有因为父亲的缘故变得趾高气扬。

    相反,他很低调,他的五十名手下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隋朝左卫大将军宇文成都之子。不过他这么年轻就担任校尉,还是让一些老兵不服,这不符合隋军以军功升职的惯例。

    骑兵队奔行两个多时辰。渐渐放慢了脚步,前面又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萧延年马鞭一指,“去森林内休息!”

    骑兵调转马头,越过一条小溪,冲进了森林内,森林占地数百亩,幽深而宁静,地上长满了各种色彩艳丽的小花,树根则成片分布着白色菌类。看得出,这里并没有人烟踪迹。

    士兵纷纷下马,在草地上坐下,十几名士兵拿着葫芦和水桶去外面的溪水里打水,战马悠闲地在草地上啃食青草。

    萧延年则坐在一块平坦的大石旁查看地图。他严肃的目光像极了他的父亲,高挺的鼻子显示着他南朝贵族的高贵血统。

    这次他奉罗士信之命来探查高丽军的动静,他在地图上迅速找到了自己目前所在的位子,用一根木炭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这是位于怀远镇北面二十里,再向东走十里便是辽河。

    他在这一带巡查了快七天。依然没有看见高丽军的踪影,只是在前天发现一支数千人的燕军。

    ‘难道自己要过辽河不成?’萧延年暗暗思忖道。

    这时,一名队正凑到他面前,笑嘻嘻道:“校尉,不如找一个村落,有的吃,有的喝,还能打听消息。”

    萧延年瞥了他一眼,“这里是高开道的地盘,我们还是不要太张扬好,否则被村民告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重要是会误了将军大事。”

    “可是,真的会有高丽军队吗?”

    队正犹豫一下,终于忍不住说:“弟兄们都说遇到高丽军队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已经在燕郡巡视七天了,如果能遇到,早该遇到了,我们都认为就算查找十天,也不会有消息,不如……不如就此打道回府,是吗?”

    萧延年冷冷哼了一声,道:“该什么时候结束,我心中自然有数,不用你们来提醒!”

    队正神情十分尴尬,只得干笑一声,“卑职只是随便说说,当然是校尉决定。”

    队正退了下去,靠树根坐下,低低骂了一声,几名老兵立刻围了上来,低声问:“怎么说,校尉还要继续巡视吗?”

    “给老子滚远点!”

    队正骂了一声,“都是你们几个浑蛋多事,害得老子被训一顿。”

    几名老兵却不肯走,聚在队正身旁,七嘴八舌议论道:“这个校尉到底是什么人,莫名其妙就当了校尉,他是什么背景?”

    “谁知道呢?估计来头不小,听说总管视察河东郡时还专门和他比过箭,又姓萧,我估计是西梁贵族。”

    队正叹了口气,“不管是什么人,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升官会比咱们快,反正你们当队正的时候,他起码已经是亚将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听话,别招惹他。”

    众老兵心中疑惑,却又不得不听信队正之言,就在这时,大树顶上放哨的士兵大喊:“有几名骑兵向我们这边奔来了!”

    众士兵纷纷一跃而起,萧延年喝令道:“不要慌张,撤进森林深处!”

    士兵迅速收拾东西,牵着马匹,撤进了森林深处,萧延年带领十几名斥候,在附近树上埋伏起来。

    片刻,三名骑兵冲进了森林,都是高开道的士兵,一进森林,其中一人便骂了起来,“把老子当成狗一样使唤,老子不干了,狗屎高丽人,有本事他们派自己人送信。”

    这时另一名士兵忽然发现了异常,“不对,这里有人来过,有骑兵来过。”

    他们发现了马蹄和战马的粪便,三名燕军探子立刻意识到了不妙,转身要奔出森林,就在这时,数支箭嗖地射来,皆射在他们腿上,三人惨叫着倒地,从树上跳下十几名隋军斥候,用长矛顶住了他们。

    “饶命!”

    燕军探子惊恐地大声叫喊,萧延年快步上前,揪住一人的头发,将他拖到一棵大树下,蹲下来喝问道:“高丽军在哪里?”

    探子吓得浑身发抖,一句话说不出来,萧延年抽出匕首顶住他的咽喉,“快说,不然一刀宰了你。”

    “在.....辽河东岸!”探子颤抖着声音,战战兢兢道。

    “有多少军队,几时要过辽河,主将是谁?”

    萧延年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辽河,这里曾是高丽和大隋的界河,也是当年高丽战争的第一步,是大隋进攻高丽的前沿阵地,虽然战争已经结束多年,但辽河两岸依旧没有什么人居住,这里曾死亡太多的人,土地上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辽东河岸,当年隋军战死数十万人才占领的城池已重新被高丽人占据,如今一条辽水已经挡不住高丽人的野心,他们利用高开道投降的机会,开始向西扩张了。

    辽河宽约数十丈,水深波平,此时辽河上已经架上了两座浮桥,一队队高丽士兵正快步渡过浮桥,向河西岸进发,在河东岸,数万大军密集排列,声势浩大。

    尽管盖苏文和高开道的谈判是出兵三万人,但在最后决策时,手握军政大权的高丽宰相渊太祚改变了主意,他认为三万军战胜隋军会很艰苦,便决定出兵五万,由他亲自率领,迎战隋军。

    辽河岸边,渊太祚目光阴冷地注视着辽河,就在这条河边,六年前,隋军发起了对高丽的大举进攻,一连三次战役,几乎毁了高丽的根基,如今六年后,却反过来,是他高丽军向隋朝进攻,不!是向中原进攻。

    渊太祚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这一直是他的梦想,他今年已六十岁,原以为此生他不再有机会,却没有想到在他暮年,这一刻竟然成为真,他心中异常激动,以至于他决定亲自率军西征,以实现他数十年的夙愿。

    “父亲!”

    长子盖苏文从远处飞驰而至,这一次高丽军西征,他没有随军,而是留在高丽,替父掌管军政,他特地赶到辽河边为父亲送行。

    “这次西征,父亲准备何时归来?”盖苏文担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快则两个月,迟则半年。”

    渊太祚对自己的长子非常信任,他亲自率军西征,把手中一切军政大权都交给了他,他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已经三十岁了,以你的才智,我相信你能够担起这份重担,荣留王刚刚继位,他还没有什么威信,只要你牢牢抓住大权不妨,他就拿你无可奈何。”

    “请父亲放心,内政之事,我一定会处理好,希望父亲能早日实现自己的夙愿。”

    渊太祚仰头一笑,“是啊!想到几十年的夙愿即将实现,我就算死也瞑目了,我会在幽州城给你送去捷报。”

    渊太祚望着宽阔的辽水,他意气风发地下令:“穿我的命令,军队加快速度过河……河对岸的一片密林中,萧延年正率领五十名斥候密切地注视着高丽军渡河,燕军探子的消息证实了,至少有五万高丽军渡过辽河,助战高开道……未完待续)RQ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