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十八章 紧急情报

第十八章 紧急情报2017-11-13 21:32:52Ctrl+D 收藏本站

    临榆宫再次被利用起来,成为隋军的后勤重地,从幽州运来的十五万石粮食便囤积在宫中,还有大量的帐篷军械火油等军用物资。

    这次辽东之战,并没有动员朝廷支持,主要是上谷郡为备战河北而囤积的各种军资粮食都远远没有用完,河间郡太守杨玄奖和涿郡太守温彦博动员了十万民夫运送物资,有力地支援了对辽东的战役。

    临榆宫有驻军一万人,这一万人并不是进攻辽东的五万军,而是重新从河间调来的一万军队,他们任务是保护后勤重地,防止高丽军从海路袭击隋军后路。

    临榆关战役已经结束近五天,罗士信已率大军挥师北上,而杨元庆却没有跟随军队北上,而是留在临榆宫,作为观战者的身份静观辽东战局的发展。

    临榆宫玄英殿,这里曾是杨广召集重臣商议军务的内殿,此时临时辟为杨元庆的办公场所。

    大殿内一切可以搬走的物品都已荡然无存,曾经富丽堂皇的宫殿只剩下一个空壳,连地上铺的砖也被撬走,大殿内长满了杂草,但此时杂草已经被清理干净,士兵们在大殿内扎下几座大帐,分隔出了四五间屋子,杨元庆的军帐便位于正中。

    此时,在杨元庆的军帐内放置着一台巨大的沙盘,长三丈,宽两丈,由四台沙盘拼接而成,包括了整个北方地区,河北河东中原关内关中。

    作为一个上位者,他当然不能仅仅盯住辽东一域,尽管他是借口视察造船所,实际是来关注辽东战局,但辽东战局一旦开始,他又不得不考虑其他势力的动静。

    牵一发而动其身,辽东战役的开战,他也相信所有的势力都在关注隋军,有的只是关注。但有的会蠢蠢欲动。

    窦建德刚到青州,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巩固地盘,稳住民心。收拢军心,相信此时,窦建德宁可向南发展也不会再过黄河。

    李密在月初已迁都陈留,以梁郡为中心,建立他的中原帝国,在刚迁都之际,万机待理。

    更重要是。他已经将瓦岗军改名为魏军,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远远超过了他的迁都,他已经走出了去瓦岗化的最关键一步。

    而这一步也必定是凶险异常,稍不慎就会造成李密军内乱,想必李密也知道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考虑进攻河北。

    再其次是王世充。据说他收拢了很多从宇文化及那里逃来的士兵,军队在虎牢关血战损失两万后,又再一次扩张到七万人。都是原来隋朝的精锐之军,又占据了洛口城,有了粮食为依凭,实力不容小视。

    不过王世充现在正准备禅让登基,他的心思都放在这上面,应该无暇北顾,事实上王世充也没有北图之心,他真正的对手和敌人是李密,尽管他们已停战和解,但这个和解并没有约束力。

    中原的三大势力杨元庆并不是很担心。他担心的是长安李渊,而且他也不是担心李渊会进攻关内六郡,或者河东,唐朝内有李建成为首的强大文官势力会恪守和解协议,阻止军方的冒险。

    他担心的是李渊趁辽东战役的机会,继续向东扩张。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辽东战役不能扩大化,必须把它控制在一个能速战速决的范围内,一旦战争扩大,将整个高丽卷进来,那么形势就会变得极为复杂,很可能隋军就会掉入这个泥潭。

    这是一步险棋,这也是杨元庆亲自来辽东观战的原因,在军事上,他完全放心罗士信,但在政治上,罗士信还嫩了一点,他很难把握住这个度,稍微不慎,就会把战局扩大。

    事实上,辽东战局已经在朝危险的方向发展,高开道已经投降了高丽,高丽对辽东这块到嘴的肥肉,岂肯轻易放弃?

    事实也证明了他的猜测,今天上午,高开道的燕王长史刘正佩从柳城郡逃到临榆关,向他们透露了一个消息,高开道在辽远镇已经和高丽特使盖苏文达成了派兵协议,高丽将派三万军渡过辽水参战。

    辽东之战已经变成走钢丝绳,稍不留神,第四次高丽战争就要爆发,只不过当年是隋军进攻高丽,现在是反过来,高丽进攻隋朝。

    杨元庆也深为忧虑,他并不惧怕和高丽一战,只是现在并不是和高丽爆发全面战争的时候,他四面皆敌,和高丽爆发战争,只有会让第三者抓住机会。

    杨元庆深知这一点,所以早在攻打幽州之前,他便考虑到了和高丽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他已经做好了预防,只要处理得当,完全可以避免辽东之战变成辽东泥潭。

    就在杨元庆低头沉思之时,一名亲兵飞奔而入,高声禀报道:“启禀总管,临榆关送来紧急鹰信。”

    亲兵将一管鹰信高高举起,是红色信管,代表十万火急,杨元庆接过信筒,从里面抖出一卷纸,在桌上平展开细细查看。

    这竟是斥候校尉萧延年从辽水发来情报,高丽宰相渊太祚亲自率领五万大军渡过辽水向西进军。

    这个消息让杨元庆暗吃一惊,渊太祚亲自率军前来,这就是事态危险化的征兆。

    渊太祚是高丽权相,手握高丽军政大权,以他的身份亲自率军前来,那么他的目标就不会是一个辽东那么简单了,宰相的度量可不是一个辽东能填满。

    他们必然会杀过临榆关,杀过北平郡杀向幽州,此时,杨元庆心中充满了担忧,罗士信是否会是渊太祚的对手?是否能完成自己的重托。

    想到这,杨元庆毅然下定了决心,这场事关重大的战役,他杨元庆不能当观客,他要去亲自对阵渊太祚。

    “速令邓太守和董将军来见我!”

    片刻北平郡太守邓皓和北平守将董熙匆匆而至,邓皓是隋朝的北平郡太守,因不满罗艺当幽州总管而被罗艺罢免,一直闲居涿郡,罗艺败亡后。温彦博向杨元庆推荐他为北平郡太守。

    这是一个清廉而经验丰富的官员,在北平郡深得民望,正是他的努力,使北平郡的经济得到迅速恢复。而原本准备调任北平郡太守的刘子贵,改任渔阳郡太守。

    “参见楚王殿下!”邓皓进帐深施一礼,他是这次辽东之战的后勤总督理。

    这时董熙也进来了,他负责率军镇守临榆宫,他上前单膝跪下,“参见总管!”

    杨元庆摆摆手道:“都不必多礼了,我找你们二人进来。是有重要事情交代。”

    两人肃然而立,等待杨元庆的吩咐,杨元庆沉吟一下道:“刚刚接到前方情报,高丽宰相渊太祚亲自率领五万军队渡过了辽水,向辽西进发,事态有些严重,我不能再置之度外,我要立刻赶赴前方。临榆宫就交给你们两人负责,邓太守负责管理,董将军负责防卫。你们二人各施其责。”

    两人一起行礼,“谨遵殿下之令!”

    。。。。。。。。

    战马奔腾,杨元庆在五百亲兵骑兵的护卫下,一路风驰电掣向南疾驰,第二天中午,骑兵队赶到了濡水入海口的造船所,正在大门前巡视的郎将虞振伍听说总管再次到来,吓得他连忙再次出迎,“卑职虞振伍参见总管!”

    杨元庆马鞭一指他,厉声问道:“牛进达将军走了没有?”

    “还没有。听说下午便走!”

    杨元庆提了一夜的心顿时松了下来,他向虞振伍一摆手,“可带我速去找到牛将军!”

    “遵令!”

    虞振伍翻身上马,带着杨元庆向造船所内奔去。

    此时的造船所内已是人马沸腾,两万军队聚集在海边辽阔的旷野里,列队整齐。等待上船,这两万军中,有五千长矛步兵,一万骑兵两千弩军和三千重甲步兵。

    两万军队的主将正是牛进达,程咬金为副将,在濡河河口停泊着一百艘战船,由六千水手负责操纵,船只桅杆如林,船帆如云,延绵十几里。

    牛进达正在组织士兵登船,忽然听见有人大声喊他,“牛将军!牛将军何在?”

    牛进达听出这是虞振伍的声音,连忙从士兵队伍中挤了出来,“虞将军,找我何事?”

    虞振伍一指后面,急道:“总管来了,有急事找你。”

    牛进达一眼看见了数十步外的杨元庆,将他吓了一跳,慌忙跑上去单膝跪下行礼,“末将牛进达参见总管!”

    杨元庆连忙将他扶起,笑眯眯道:“我打算调整你的任务,你能接受吗?”

    “总管之令,末将敢不遵从?”虽然这样说,牛进达心中却很忐忑,总管要交给自己什么命令,不是看仓库吧!

    “很好!”

    杨元庆笑着点点头,“我重新任命你为罗士信副将,立刻奔赴柳城郡,协助罗将军对阵高开道。”

    牛进达一怔,“末将遵命,只是船队怎么办?让程将军负责吗?”

    “不!他不能独当一面,由我来亲自统帅。”

    。。。。。。。。

    两个时辰后,两万士兵连同战马一起上了百艘大船,杨元庆则登上了主船,这就是上次试航的那艘巨船,被命名为‘龙吟’,由张氏兄弟亲自掌舵,此时,船帆已经挂上,缆绳也已解开,张龙在船头大喊一声,“起航了!”

    ‘当!当!当!’的钟声敲响,船帆鼓动,大船缓缓起航,向远方的大海驶去,后面的船只也跟着起航,一艘接着一艘,一百艘大海船满载着两万隋军将士,借着强劲的东南风,向北方的辽东湾驶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