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二十章 奇耻大辱

第二十章 奇耻大辱2017-11-13 21:32:55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网络出问题了,抱歉】

    ---

    城头用长钓竿放下一只吊篮,隋军士兵将盒子放进篮中,转身便飞奔而去,守军将篮子钓回城内,篮子里是一个一尺见方的木盒,上面写着‘高崇道将军亲收’,落款是‘隋将罗士信敬赠’。

    士兵不敢怠慢,捧着盒子飞奔下城,高崇道就住在靠城门不远处,是一座富商的大宅,他这几天心情恶劣,整天喝酒解闷。

    一早,高崇道和两名心腹大将坐在一起喝酒,酒过半酣,他忧虑地对两名大将道:“燕王真是愚蠢之极,竟然引高丽人来救援,这不是引狼入室吗?照我看,宁可找契丹人或者靺鞨人,都不能找高丽人,高丽人野心太大,一旦进入辽西,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那将军为何不劝劝燕王?”

    “哼!我能劝他吗?他那个人一向独断专行,上次劝他不要和罗艺断交,还被他抽了两鞭子,随便他怎样,我不是管了。”

    三人正说着话,一名士兵飞奔而至,“高将军,城下隋将送来一件礼物,说是给将军。”

    高崇道一怔,罗士信居然送礼给自己,他立刻令道:“在哪里?拿来我看。”

    士兵走进屋,将木盒放在桌上,两名将领连忙劝道:“敌将之物,不可轻易打开,怕有诡计。”

    高崇道酒兴正浓,哪里放在心上,一摆手,“无非是一颗人头来吓唬我,人头来了,正好给我下酒。”

    人头当然不可能,盒子只有三寸厚。也很轻,两名将领心中忐忑地望着高崇道打开盒子,盒子打开,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送盒子的士兵也愣住了。

    只见盒子装着一套女人的衣裙,还丝质绣花,旁边还放着几盒女人用的脂粉,上面有一张纸条,写着一句话:‘高姥可喜欢?’

    在隋朝,给男人送妇人之物。绝对是奇耻大辱,罗士信是在讥讽高崇道是妇人之胆,高崇道盯着衣裙。眼睛里渐渐射出骇人之光,拳头捏地咯咯直响,是可忍孰不可忍,几天来积累的羞辱在他心中一并爆发,他猛地一脚踢翻桌子。大吼一声,“传令出战!”

    两名将领吓得想拉住他,却被他一下甩开,大步向外走去,刚走到大街上,只听见城外隋军一阵阵大喊:“高姥可喜欢?”

    随即轰然大笑。极度的侮辱令高崇道气得暴跳如雷,他失去了理智,翻身上马。拎刀大喝:“开城,杀出去,挑衅敌军一个不留!”

    吊桥缓缓放下,城门大开,高崇道率领六千骑兵从城内杀出。高崇道吼声如雷,“罗贼。拿命来!”

    他挥舞大刀,向罗士信劈杀而去,早在礼盒送进城不久,隋军便已经上马整队了,罗士信见高崇道终于开城杀出,他心中大喜,大铁枪一挥,厉声高喊:“罗士信在此,有种上来厮杀!”

    高崇道猛冲而至,迎头一刀向他劈来,力道凶猛,刮起的刀风令人一窒,罗士信却不慌不忙,大铁枪一抖,分出七个枪头,分心便是一枪刺去,快疾如闪电。

    罗士信枪速太快,高崇道被迫无奈,刀势一收,挡开罗士信致命一枪,两马交错,罗士信低声冷笑:“高姥可喜欢衣裙?”

    “放你的狗屁!”

    高崇道大骂,反手一刀向罗士信后脑劈去,刀势凌厉,罗士信一低头,让开这一刀,大枪也同时刺向高崇道咽喉,两人枪来刀往,大战了七八个回合。

    这时隋军骑兵阵型已变,截断了敌军退路,远处数万隋军掩杀而来,声势浩大,高崇道看见了隋军主力杀来,他大吃一惊,虚晃一刀,拨马便向城内逃去。

    罗士信哪肯让他逃掉,在后面追赶,他的战马速度极快,瞬间便追上高崇道,这时,高开道已经奔上了吊桥,大喊:“快拉起吊桥!”

    罗士信纵马飞上吊桥,在空中一枪向高崇道后心刺去,高崇道躲闪不及,这一枪力道强劲,一枪刺碎了他的后心镜,将高崇道扎一个透心凉,挑于马下。

    罗士信眼看吊桥拉起,他大吼一声,纵马向城内冲去,在城门边一连挑杀数十人,他单枪匹马,在数百名士兵群中来回冲杀,毫不畏惧,越战越勇,将高崇道的军队杀得七零八落,再加上高崇道已死,士兵们无心应战,见罗士信如天神般冲杀而至,皆大喊一声,四散奔逃。

    这时,隋军已经用木板搭上护城河,绕过吊桥冲进城内,冲进城内的隋军越来越多,吊桥终于放下了,数千隋军骑兵冲过护城河,杀进了城内,燕军或降或逃,城池陷落。

    。。。。。。。。

    齐郡历城县,这座青州最大城池暂时成为了窦建德的都城,在河北,窦建德一直自称长乐王,直到后期,他才接受李密的册封,称为夏王,而兵败至青州,他正式登基为夏王,所有仪仗,皆礼从国王。

    时间过去了近两个月,青州的兵马渐渐整顿完毕,残兵三万人,加上徐元朗的投降之军,以及新招募的军队,他的兵力已达八万人,逐渐恢复了一点点元气。

    在他的八万军中,窦建德本人直接掌控了五万军队,刘黑闼控制三万人驻扎琅琊郡,而宋金刚掌兵一万人驻扎东莱郡。

    这也是窦建德无奈之举,在河北时期,他的军队就是一个大杂烩,由数十股乱匪组成,虽然兵力浩大,但真正到大战时,却又只管各自利益,不肯效死命,以至于一战即溃,他的军队基本上损失殆尽,只剩下刘黑闼的两万军和宋金刚的一万军队。

    尽管窦建德也想吸取从前的教训,把军队全部掌控自己的手中,但他需要得到刘黑闼和宋金刚的支持,又不得不妥协,窦建德请求李密刘黑闼为琅琊郡王,又封宋金刚为东莱郡王。

    历城县夏王是由从前的齐郡郡衙改造而成,稍微简陋一点,不过窦建德生性简朴,对衣食居住并不讲究,他将所有的钱财都分给了手下将士,每日粗茶淡饭,与士兵同甘共苦。

    窦建德厉兵秣马,每日亲自操练军士,他念念不忘之事便是恢复故国,打回河北。

    这天下午,窦建德侄女窦线娘骑马飞驰来到了大营,窦线娘被封为历城县主,但青州将士都喜欢她,称她为公主,她嫉恶如仇,严厉正大,被窦建德封为军法官,巡视各郡,执法军纪。

    今天她从北海郡巡视归来,回大营向窦建德交令,她身穿细铠甲,头戴鹰棱盔,穿着长皮靴,显得英气勃勃,在大营前,她飞身下马,取出军牌向守军晃了晃,便牵马进了军营。

    她先去了夏王府,但王府卫兵却告诉她,夏王在军营内训练士兵,她有转道来了军营,窦线娘一直来到了中军大帐,几名亲兵立刻高声禀报:“王爷,公主来了。”

    窦建德刚训练完士兵,正在帐内喝茶休息,听说线娘回来了,他高兴得呵呵大笑,快步迎了出来,“线娘,是几时回来的?”

    窦建德儿女皆亡,他便将窦线娘视为已出,对她百般疼爱,窦线娘也将他视为自己的父亲,上前行一礼,“父王,女儿有礼了。”

    “唉!一路辛苦,就不要这么多礼累赘了,快进来坐。”

    窦建德把线娘带回大帐坐下,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笑眯眯道:“还真是巧,上午二郎还和我谈起你,说你该回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就到了,真是心有相通。”

    本来窦线娘心情很好,可听父王这样一说,她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父王,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提到这个人。”

    窦建德所说的二郎便是刘黑闼的儿子刘挚,刘黑闼有三个儿子,但长子和三子都先后死去,只剩下次子刘挚,被刘黑闼视若性命。

    刘挚今年二十余岁了,尚未娶亲,男大当婚,刘黑闼便一直想给儿子找一个血统高贵女子为妻,最好是北齐王族,不料刘挚却喜欢窦线娘,并对他父亲说,非线娘不娶。

    刘黑闼和窦建德一齐长大,如果能再结为亲家当然是最好,刘黑闼便向窦建德提出了这门亲事,刘挚是窦建德手下大将,窦建德对他很了解,虽然英勇善战,但性格太暴烈,窦建德也并不很愿意,更重要是窦线娘坚决不答应,窦建德对这件事婚事便一直很含糊。

    但现在不同了,窦建德急于拉拢刘黑闼,如果这门婚事能成,对他彻底掌握刘黑闼的军权将大有益处,拉拢了刘黑闼,剩下一个宋金刚就好办了。

    现在窦建德急于促成这门婚事,见线娘还是态度坚决,不肯答应,他心中的怒火也燃烧起来,不高兴道:“线娘,你不要再任性了,这门婚事我已经和你刘二叔商议妥当,他正在赶来的途中,而且二郎就在军营内,三天后你们就成亲。”

    “我绝不会答应!”

    窦线娘异常刚强,她站起身便向帐外走去,窦建德被她的任性激怒了,“这由不得你,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他喝令左右,“把她抓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