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三十八章 八方酒肆

第三十八章 八方酒肆2017-11-13 21:33:20Ctrl+D 收藏本站

    八方酒肆的四方是重要情报之地,从酒肆里是上不去,楼梯已被拆除,只能从酒肆后面的一处秘密楼梯上去。

    这名探子上了楼,推开一扇门,门后是一条走廊,廊口站着一名大汉,主要是不准外人随意进入,大汉笑道:“从平原郡回来了?”

    “唉!一路急奔,刚刚赶回来。”

    探子叹了口气,快步走过走廊,来到一扇门前。

    他敲了敲门,“首领,是我!”

    “进来!”房间里传来低沉的声音。

    探子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点着灯,光线微弱,窗帘一年到头都遮蔽着,也不通风,使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令人很不舒服。

    房间里只有一榻一桌,桌上堆满了各种情报,一盏油灯时明时暗,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正在伏案写着什么?

    男子身材高大健壮,长得浓眉重目,目光冷峻,此人便是唐风在太原的情报头子李守重,唐风是去年七月时成立,还不到一年,李守重也是年初时才正式上任。

    虽然上任只有五个月,但他也获得不少隋军情报,比如刺杀楚王妃的凶手是高丽人,比如隋军发动了辽东战役,并俘获了高丽渊相国太祚等等,这些情报及时报给长安,使他深获好评,也奠定了他的地位。

    探子走进房间躬身施礼,“参见首领!”

    李守重放下笔问:“有河北消息吗?”

    李重守接到长安发来的一个任务,李世民让他调查平原郡事件,主要是太守麴稜和唐使汪寿等人的生死情况,这件事李守重多方打听都得不到情报,他不得不派人去安德县探查情报。

    “禀报首领,卑职在安德县多方打听,都说杀了很多人,后来得到太守府附近居民的证实,说那天晚上。官兵杀进太守府,除了官兵外,就没有人生还出来。”

    “什么?”

    李重守吃了一惊,他忽然意识到。应该是全部被杀死了,半晌,他才冷笑了一声,“刘文静这个蠢货,竟然去平原郡搞造反,最后把自己女儿的命也搭进去了。”

    “首领,还有什么事吗?”

    李重守摆了摆手。“退下吧!”

    探子退了下去,李重守取过一张绢纸,写下了情报,李重守送情报去长安也是用鹰,不过他们不敢在太原城内放鹰,而是在城西三十里外的一处农庄内放鹰。

    李重守待情报干透,便小心叠好,塞进一只信筒内。这时,酒肆掌柜匆匆走了进来,对李重守低语几句。李重守眼睛一亮,“真的吗?”

    “千真万确,他是第二次来了,上一次是别人请客,这一次是他主动请客。”

    李重守沉思片刻,立刻站起身道:“现在我是东主,以东主的身份见见他,一定要把他变为我们酒肆常客。”

    李重守站起身,快步下楼去了。

    。。。。。。。。。

    酒肆二楼一间单独的雅室内,几名朝官正聚在一起喝酒。笑声不断,还不时传来歌女清软的唱曲声。

    今天是楚王记室参军参军萧琎请客,请了五六名关系极好的同僚,他们都是当年从敦煌出来的同伴,大多已升任高官,有兵部侍郎谢思礼。户部侍郎王源,少府监令罗秉国,绛郡太守沈香山,还有两名军队的文职高级军官。

    由于他们经常在一起聚会的缘故,朝廷内已经渐渐将他们划为一个派系:敦煌党,尽管他们自身没有成立派系的想法,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自然而然在很多方面都会互相照应,这其实也是一种结党。

    像绛郡太守沈香山,他也是敦煌沈家人,是沈春从弟,原任大理寺少卿,杨元庆准备让他出任雁门郡太守,但沈香山不想去雁门郡,便托萧琎和谢思礼帮忙,最终通过他们的活动,沈香山改任绛郡太守,这就是一种利益关系了。

    今天恰好是萧琎三十二岁生日,所以他摆酒请客,选择在八方酒肆,这是他第二次来这座酒肆吃饭,感觉很不错。

    “日子过得快啊!”

    萧琎端起酒杯感概道:“大业四年我们从军时,都是青春年少,这一晃快十年过去了,在座诸位都混成三四品高官,惟独小弟还是五品官,混得最不如意。”

    他刚说完,谢思礼立刻扯住他,对众人笑道:“看看这家伙在说什么,居然说他混得最不如意,当了记室参军还不如意,那我们算什么,都成叫花子了,大家说该不该罚?”

    “该罚!罚酒三杯。”

    众人按住萧琎给他灌酒,萧琎拼命躲闪,雅室内闹成一团,这时门开了,掌柜带着李重守从外面走了进来,众人见掌柜进来了,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都有点不好意思地坐了下来,萧琎歉然道:“我们有点忘乎所以,吵着掌柜了,真是抱歉!”

    掌柜连忙道:“没事!没事!大家在小店喝得开心,这是我求之不得,我来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酒肆的东主。”

    他向李重守一摆手,“这是我们李东主,八方酒肆在长安和洛阳还各有一座店,都是李东主的产业。”

    李重守慌忙上前施礼,“各位高官来小店喝酒,是小店蓬荜生辉,今天的酒菜钱算我请客,只希望大家以后常来。”

    “哎!李东主这话就见外了。”

    萧琎一摆手笑道:“我们来这里喝酒,是觉得这里酒菜不错,很合口味,而不是想贪图便宜而来,若李东主不收我们的酒钱,下次再也不来了,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纷纷附和,“萧老弟说得极是,不收我们钱,岂不是不给我们面子?”

    “不!不!不!”

    李重守慌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一点心意。”

    “李东主的心意我们领了,以后我们会常来。”萧琎笑道。

    李重守取出一枚铜牌递给萧琎,“萧参军,这是小店的老客牌,凭这枚铜牌,以后结账时可减免四成,很合算的。”

    萧琎欣然接过铜牌,对众人笑道:“我才来了两次,就成了老客,真是难为情啊!看样子我以后得常来,才对得起这张老客牌。”

    李重守笑眯眯道:“小店最重视回头客,只要萧参军常来,我们一定给萧参军留最好的位子,做最可口的菜,保证让萧参军满意。”

    谢思礼拍了拍萧琎的肩膀,笑道:“看见没有,人家东主只认你一人,这就说明你的地位最高,还说自己混得最不如意,混得不如意能有老客牌吗?我们只能沾你的光。”

    李重守慌忙道:“大家都有!都有!”

    他连忙命令掌柜,“再去拿四块老客牌来,不!拿五块,快去!”

    掌柜飞奔去了,李重守对众人抱拳道歉,“我没有轻视大家的意思,今天因为是萧参军的生日,所以对他偏爱一点,其实大家都一样,一样!”

    掌柜又拿来五块铜牌,李重守一一发给众人,笑道:“还望大家给小店多多宣传,最好让所有的官员都来小店用餐,哈哈!”

    众人都笑了起来,李重守告辞而去,走出雅室单间,李重守低声对掌柜道:“呆会儿让酒肆的马车送萧参军回家,让车夫一定要留意,看他住在哪里?”

    李重守心里有数,记室参军掌管文书机密,如果能把萧琎争取过来,这将是他天大的功劳。

    。。。。。。。。

    次日上午,一队约百人隋军骑兵从离石郡方向而来,离太原城西越来越近,骑兵队为首之人正是从敦煌归来的苏定方,他是回京述职。

    苏定方被封为河西都督,敦煌县公,下辖一万两千军队,掌管着敦煌伊吾鄯善和且末四郡,疆域数千里,正是他的南征北战,才使西域四郡依旧在大隋的疆域内,没有脱离。

    从去年冬天出征,至今也只有七个月时间,可再次回到太原,苏定方竟有一种隔世之感,他的脑海里依然在回映着大漠漫漫风沙,千里荒凉戈壁,还没有完全适应中原的繁华。

    “苏将军,有没有想过这次回来后,就留在太原?”旁边和他一起回京述职的沈春笑问道。

    苏定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要总管决定,他让我留在敦煌,我就会在那里扎根驻留下去,如果要我回来,我也没有办法。”

    苏定方心中已经对西域有了深深的感情,他不想离开西域,苏定方长长叹了口气道:“我希望能留在西域,那样我会继续向西扩张,只要我留在西域,总有一天,我会把西突厥的势力全部赶出葱岭,我但愿能得到总管的支持。”

    虽这样说,可他心中又很担忧,如果他留在西域的时间过长,总管会不会怀疑他成为名符其实的西域王,心中的两难使他有些焦虑,不知该怎样才能说服总管。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从远方疾奔而来,奔至苏定方面前抱拳道:“禀报苏将军,总管已在城西驿站迎候将军归来!”

    “啊!”

    苏定方吃了一惊,前方就是城西驿站,总管已经在那里等侯自己了吗?他心中顿时热了起来,猛抽一鞭战马,向数里外的驿站疾速奔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