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五章 唐相之危

第四十五章 唐相之危2017-11-13 21:33:31Ctrl+D 收藏本站

    李重守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刘文静竟然向隋朝泄露了圣上的底线,他知道那次谈判,双方为了敦煌之事僵持了很长时间,最后是唐朝让步了,如果是隋朝的谈判手段高超也就罢了,偏偏是.....

    李重守本来就是个做情报之人,极为崇信阴谋,如果是他,他也会千方百计知道对方的底线,他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开始乱了起来。

    他今天本来是想把萧琎说动,让他转而为唐朝效命,但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他顾不上原计划了,他坐立不安,又喝两杯酒便起身告辞。

    “既然萧兄身体还好,那小弟就告辞了,改天再来探望萧兄!”

    萧琎依旧在忧心忡忡中,他叹口气,“好吧!我就不送李兄了,刚才说的这些,望李兄替我守密。”

    “放心吧!我一定守口如瓶。”

    李重守拱拱手告辞而去,他快步走出萧宅,走出巷子,飞快坐上马车,心急如焚令道:“去百雀山庄!”

    百雀山庄是唐风设在太原城外的放鹰点,李重守已等不到回去写情报了,他亲自赶去山庄放鹰。

    马车启动,向西城外疾奔而去。

    。。。。。。。

    和唐风一样,李建成主管的外监察堂在太原也有一个掩护身份用的店铺,只是他们不够大气,开了一家杂货铺来掩护,杂货铺位于城南,叫做‘韩记杂货铺’。

    杂货铺掌柜叫做韩昶。年约三十五六岁,长得中等身材,体格肥壮,是唐朝外监察堂在太原的主事。

    韩昶早在大业九年时,便是丰州五原城一家小杂货铺的掌柜,那间小杂货铺也是李渊设在丰州的一个情报点,但也就在大业九年。韩昶被内卫军秘密抓捕。

    几乎就在李重守出太原城的同一时刻,一名男子也来到了韩记杂货铺前,身体肥胖的韩掌柜正在杂货铺里理货。忽然看见了店外男子,脸上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客人有什么需要吗?”他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

    “我要一些货。量需要很大。”男子冷冷道。

    “那就请随我到仓库去谈。”韩掌柜慌忙把男子引进杂货铺后面的仓库。

    韩掌柜仔仔细细在仓库内找了一圈,确定没有别的伙计,这才关上门,低声问:“魏将军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韩昶也是两个月前从洛阳调来太原,由于外监察堂主管民政,所以他也没有什么作用,魏贲对他并不重视,但现在却需要他出力。

    男子将一封魏贲的信递给他,“信上都有,你自己看吧!”

    他转身出去了。韩昶打开信看了一遍,却有些愣住了,太子殿下会相信他的话吗?

    。。。。。。。。

    凌晨,天还没有亮,一队五百人的士兵冲进了宜阳坊。将散骑常侍刘文起的府邸团团包围,刘文起是刘文静之弟,官拜散骑常侍,此时他刚刚收拾完毕,准备上朝,正坐在客堂里慢慢喝一杯热茶。

    “老爷!”

    门房满脸惊惶地飞奔而来。“老爷,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刘文起对他慌张极为不满。

    “老爷,外面....外面来了好多军队,说要抓人。”

    “什么!”

    刘文起大吃一惊,腾地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他心中着实恼怒,他是堂堂的散骑常侍,竟然有军队敢包围他的府邸,简直要反天了。

    他快步走出府门,只见府门外火光猎猎,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站满了大门外的广场,每人拿着一支火把,将府门前照如白昼。

    不等刘文起开口,一名郎将上前拱手道:“在下郎将樊志,奉秦王之令抓捕隋朝暗探张文龙,此人就在刘使君府上,请刘使君把人交出来。”

    刘文起大怒,“你为何不说我就是隋军探子?”

    郎将依旧冷静道:“末将是奉命行事,请刘使君配合!”

    这时,旁边管家对刘文起低语几句,刘文起脸色一变,急问:“他几时走的?”

    “老爷,他走了好几天了,一直没有回来,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刘文起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开始意识到不妙,如果张文龙真的是隋军探子,那会牵连到自己。

    他顿时怒气全消,有些忐忑不安道:“樊将军,张文龙这两天不在府上,能否宽限两日,我一定亲手把他送去军衙。”

    郎将冷冷一笑,“刘使君,那样我就没法交差了,我们要搜查张文龙的房间,如果刘使君不肯,我们就彻底搜查全府!”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威胁之意,刘文起无奈,只得对管家道:“带他们去张文龙的房间。”

    郎将樊志一挥手,“跟我去搜!”

    数十名士兵跟着他快步走进了府门,刘文起望着他们背影,心中惊疑不定,张文龙是他爱妾的小舅子,是个京城的无赖,吃喝嫖赌,什么事都干。

    但如果说他甘当隋军探子,刘文起却觉得他没那个胆量,不过这些军士如此肯定,一定有什么依据,令刘文起的心跟着不安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忽然,侧院内传来一阵轻微的骚乱,士兵似乎找到了什么,管家慌慌张张跑来向刘文起禀报,“老爷,军士在榻下挖出一个包裹,里面有不少金银和一块令牌,好像和隋军有关。”

    刘文起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怎么会这样?这时郎将樊志领着士兵们快步走出来,刘文起慌忙上前道:“樊将军,这里面可能有误会。”

    樊志冷冷哼了一声,“刘使君。你去给圣上解释吧!”

    他快步走出刘府,大喊一声,“我们走!”

    五百士兵迅速撤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刘文起。

    。。。。。。。。

    卯时还没有到,太极殿广场前站满了数百名准备参加早朝的官员,官员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低声窃窃私语,他们觉得有点奇怪,按照平常。进殿的钟声早该敲响了,今天出了什么事?钟声迟迟没有响。

    就在这时,大殿内走出几名宦官。一名身高体胖的宦官大声喝喊:“各位大臣请静听!”

    广场上顿时安静下来,数百双目光一起向宦官望去,宦官又高声喊道:“圣上感恙,今天早朝暂停,各位大臣可各回朝房,明日正常上朝!”

    他一连喊了三遍,众人才知道,原来圣上病倒,既然如此,就没必要在这里等候了。众人纷纷向承天门走去。

    裴寂也在朝官之中,他刚走了几步,却听见后面有人叫他,“裴相国请留步!”

    裴寂一回头,只见长孙无忌在不远处向他招手。他心中奇怪,走上前问,“无忌,有什么事吗?”

    长孙无忌拉着他走到边上无人处,低声道:“殿下在武德殿,请相国过去一趟。”

    裴寂忽然意识到。圣上并没有生病,而是出事情了,他连忙问:“出什么事了?”

    长孙无忌对他附耳低语几句,裴寂眼中刹那间迸射出惊喜之色,刘文静也有今天吗?

    “相国,殿下觉得此事事关重大,想请相国过去一趟。”

    裴寂点点头,又急问:“那殿下是什么态度?”

    长孙无忌道:“殿下觉得刘文静是开国功臣,又是相国,总觉得这样降他的罪,似乎有点不妥,殿下的意思是,追刘文起的罪便可。”

    “妇人之仁!”

    裴寂骂了一声,心中着实有些恼火,刘文静是太子智胆,把刘文静干掉,就等于断太子一臂,这是何等良机,在这个关键时候,秦王竟然心慈手软了。

    “让我去对圣上说!”裴寂转身快步向武德殿走去。

    。。。。。。。

    “这就是你推荐的相国,所谓的开国功臣!”

    御书房内,李渊恼怒万分,拍打着桌子,怒斥李建成,“现在证据确凿,你还要在维护他,难道非要等他手刃了朕,才能确认他是隋朝奸细吗?”

    御案前,一左一右站着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太原快报和搜出的证据是李世民交给了父皇,但他并没有说刘文静是奸细,其实他也觉得有点不太可能,以刘文静的身份,怎么能做这种事。

    不过太原王氏同样身为隋相,也暗通唐朝,所以他也不能肯定一定是冤案,而且唐风是他设置的情报署,他若连自己都不相信,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他把所有东西都交给父皇,由父皇定夺。

    李建成满头大汗,心中紧张之极,尽管父皇已经怒不可遏,但他一定要说公道话,否则刘文静性命堪忧。

    “父皇,其实证据并不确凿,无非是萧琎告诉李重守一点消息,可是我们又怎么能证明萧琎不是故意,难道他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要了我们重臣的性命?”

    李建成深深吸一口气又道:“而且儿臣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让步是因为敦煌郡已经事实上被隋军占领,这不是什么底线,刘文静把这个所谓的底线告诉隋使,又有什么意义?父皇,三思啊!”

    ‘啪!’李渊将令牌在桌上重重一拍,恶狠狠道:“那你给朕解释,从刘文起府中搜出的隋军令牌又是怎么回事?”

    李建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迅速瞥了一眼李世民,低下头道:“父皇,不排除有人故意栽赃!”

    。。。。。。。。。

    【老高现在是第十名,和后面差距很小,还望大家继续支持老高一票,一定保住前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