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八章 欲迎还拒

第四十八章 欲迎还拒2017-11-13 21:33:34Ctrl+D 收藏本站

    “要不我们打个赌!”

    程咬金上前拦住了罗士信,这个赚钱的机会他怎么能放弃,“如果她在太原城,你输我一百两银子,如果她不再,我输给你一百两银子。”

    罗士信见他如此财迷心窍,不由叹了口气,“四哥,你不至于穷成这样吧!”

    程咬金也只得苦笑道:“你也知道你嫂子把钱管得紧,在外面征战她还能给我一点,可人在京城,门都没有,眼看她马上要生了,我也不能跟她吵,怎么办呢?敲诈勒索若被主管知道,非要了我的小命,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所以你就整天打我的主意是不是?”罗士信怒视他道。

    “没有啊!我又不白要你的钱,我不是在跟你打赌吗?”

    罗士信从怀中摸出一锭五两的银子扔给他,“算了,这五两银子送你,你别来烦我了。”

    程咬金见只有区区五两银子,嘴都快咧到耳根了,连忙把银子塞还给他,“你小瞧我了,当我是叫花子吗?你不信我的话就算了,你以为我稀罕你的钱吗?”

    他转身便走,眼角余光却瞄着罗士信,罗士信犹豫一下,终于忍不住问:“她.....真的在太原?”

    程咬金霍地转身,一把揪住他大笑,“哈哈!你小子终于露陷了,我这杯喜酒我喝定了。”

    罗士信脸一沉,“什么喜酒,她是窦建德的女儿。我可能娶她吗?”

    罗士信转身便走,程咬金跟在后面急道:“不是女儿,是侄女!”

    “对我来说,都一样!”

    罗士信一挑帐帘,走进了大帐,程咬金站在外面,不由哑然失笑道:“心中猴急得跟什么似地。嘴上却铁硬,真他娘的死要面子!”

    。。。。。。。。

    傍晚时分,窦线娘又出现在红槐巷。这一次她心中更加紧张,一个下午,她要说的话早已心中演练了无数遍:

    ‘罗将军。小女子是特来还你的金子,多谢你上次放我一命。’

    ‘我会在太原留住几日,想向你请教武艺,罗将军能否赐教?’

    ‘将军有所不知,小女子和家伯吵翻,现在无处可去?’

    .......

    想到这里,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认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来到罗府门前,她翻身下马,就在这时。迎面出来几人,她的脸腾地红透了脸颊,只见最前面一人,正是罗士信。

    “罗将军!”她声音比蚊子还小,手中捏着装着黄金的布包。手心都快攥出汗来。

    出来两人,一个是罗士信,一个是程咬金,程咬金得意得挤眉弄眼,在后面暗暗捅了罗士信一下,他的一百两银子到手了。

    罗士信看见她。却忽然想起了窦建德,隋夏正在敌对之中,他却要和敌酋之女有瓜葛,让他怎么对战死的弟兄们交代?

    想到这,他的心立刻变得铁硬,冷冷淡淡道:“原来是你,有什么事吗?”

    罗士信冷淡的声调就像刀子一样,一刀插进了窦线娘的心,她脸的脸刷地变得惨白,颤抖着声音道:“我来...还你的金子。”

    “不用了!”

    罗士信断然拒绝,“我可以不计较你射我一箭之仇,但你我现在还是敌人,希望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绝不会再饶你!”

    程咬金脸色大变,怒道:“臭小子!你怎能这样说话?”

    窦线娘一连后退了两步,一种绝望的情绪从她心中升起,自己为了他背叛伯父,千里迢迢来找他,路上还险些丧命,可换来的却是他这样的冷漠,自己真是瞎了眼!

    泪水从窦线娘眼中涌了出来,她狠狠将手中金子向他砸去,翻身上马,猛抽一鞭战马,疾奔而去。

    罗士信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后悔,他向前跑了两步,想喊住窦线娘,嘴动了动,却最终没有喊出声来,他牙齿咬紧了嘴唇,眼睁睁地望着她远去。

    “你这个浑蛋!”

    程咬金大怒,就恨不得把这个白痴掐死,“人家姑娘千里迢迢跑来找你,你就是这样对待人家吗?”

    罗士信哼了一声,“大丈夫何患无妻,她是窦建德之女,又与我何干?”

    说完,他转身便进府去了,程咬金拿他无可奈何,他眼睛忽然一亮,发现了地上的几锭黄金,便捡了起来,骂骂咧咧道:“这个混蛋!老子一片好心,却不得好报,这些金子就算老子打赌赢了。”

    他迅速把金子揣进了怀中,这时,罗士信的父亲焦急地跑了出来,“黑锅,那个姑娘呢?”

    程咬金满脸忿恨,“人家姑娘千里迢迢来找他,他却把别人羞辱一通,把人家赶走了,恨得我就想给他一巴掌!”

    “那你怎么不打?”

    罗父也动怒了,他转身向府内走去,“看我打断那个臭小子的腿!”

    程咬金连忙拉住罗父,“阿伯,那臭小子就是头倔牛,你把他逼得太狠,更加没盼头了,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罗父了解自己儿子,他叹了口气,对程咬金作揖道:“黑锅,我知道你和士信关系最好,这件事阿伯就拜托你了,那个女子我真的很喜欢,你一定要成人之美,只要你能做成,我自会有重谢!”

    程咬金听到‘重谢‘二字,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缝,拍了拍胸脯,“阿伯,你这么客气做什么?士信就是我兄弟,我不帮他谁帮他,放心吧!这件美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

    窦线娘一路打马狂奔,吓得路人纷纷躲闪,她也不知道路,一路乱奔,直到冲至一条小河旁,她才勒住了战马,翻身下马,慢慢走到河边,她呆呆望着青绿悠悠的河水,忍不住悲中来,失声痛哭起来。

    这时一辆马车从她身旁经过,忽然停了下来,一双清澈的目光在车帘后凝视着她,战马弓矢横刀,侠女一般的装扮,唤起了马车里女人对往昔的一丝回忆。

    她慢慢走下马车,来到窦线娘身旁,柔声问:“你为何痛哭?是否遇到了负心郎?”

    “我千里迢迢来找他,他却对我如此冷漠,我真是蠢,真是瞎了眼!”窦线娘抽噎着道。

    女子眼中闪过怒色,问道:“那个男人是谁,你告诉我,我去给你讨一个公道。”

    窦线娘止住了痛哭,她拭去泪水,摇了摇头,“多谢这位姐姐,但这件事和他无关,是我自作多情,我并不恨他,我只恨自己!”

    女子对她更有兴趣了,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我叫线娘,是清河郡人,多谢姐姐关心,我们后会有期!”

    窦线娘施一礼,牵马要离去,女子却发现地上有一柄短刀,弯腰拾起,见刀把上刻着五个字,‘窦建德之刀’,她眉头微微一皱,“姑娘,你和窦建德是什么关系?”

    窦线娘发现她手上的匕首,心中一惊,伸手便来夺,女子身子敏捷,轻轻向后一纵,跳到七尺外,窦线娘夺了一个空。

    窦线娘这才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她抽出刀道:“姐姐,把匕首还我,我不想和你为敌!”

    这时,旁边十几名侍卫一起包围上来,拔出刀将窦线娘团团围住,窦线娘脸色大变,“你究竟是何人?”

    女子微微一笑,“我姓张,是楚王侧妃。”

    女子正是出尘,她是在回府的路上,窦线娘却不知道,她哭泣的小河,正是楚王府的护宅河,出尘见她像个闯荡江湖的女侠,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年轻时代,心中对她的哭泣充满了同情。

    窦线娘看了看四周十几名杀气腾腾的侍卫,个个武艺高强,她心中叹息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张侧妃,我对你没有任何敌意,我只是心里难过,在这里哭泣,是你找上我。”

    出尘心念一转,她忽然想起元庆给她们说过的一件事,顿时嫣然一笑,“原来你就是窦线娘,你是来找罗士信,对吧!”

    罗士信和窦线娘的故事,杨元庆给敏秋和出尘都说起过,使她们极为关心,总希望有情人能成眷属,出尘却没有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窦线娘。

    出尘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对侍卫们令道:“都退下,她不是外人。”

    侍卫们退了下去,出尘上前搂住她的肩膀笑道:“既然被我遇到了,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出尘从窦线娘身上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当年她也是背着弓矢,腰佩长剑,远远追随着杨元庆去了辽东,那种为了爱不顾一切的痴迷,今天她又在窦线娘身上看到了。

    出尘的心这一刻变得异常柔软,她总是在做一个梦,梦见她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可那毕竟是梦,梦醒后她便想起自己那个还没有断奶的儿子,梦境便变得遥远了。

    可现在,她的梦又活生生地在窦线娘身上出现了,触动了她心灵深处,如此,她又怎能让自己的梦变成遗憾和悲剧。

    “跟我回府去,我不会让你哭着离开太原。”

    “可是....我的身份,你们不怕危险吗?”

    “这个我自然会安排好,你不用多虑。”出尘拉着她上了自己的马车。

    。。。。。。。。

    【最后一天,最后的月票之博!恳求兄弟们的支持!】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