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九章 引发上怒

第四十九章 引发上怒2017-11-13 21:33:36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一早,罗士信步履匆匆地走进晋阳宫,一路来到紫微阁前,刚才杨元庆派侍卫来找他,说有重要之事,他给紫微阁守卫说了几句,守卫领他进了楼。

    “启禀殿下,罗士信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杨元庆的语气似乎有些不悦。

    罗士信心中一阵紧张,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杨元庆坐在桌案后,脸色阴沉,在旁边站着一脸坏笑的程咬金,罗士信大脑里轰地一下,他知道是什么事了?

    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单膝跪下施礼,“卑职罗士信,参加总管!”

    杨元庆冷冷瞥了他一眼道:“罗将军,你可知罪?”

    罗士信一怔,半晌方说:“卑职....不知。”

    “哼!上一次你纵敌,我轻饶了你,没想到你并没有吸取教训,居然又再次纵敌。”

    杨元庆重重一拍桌子,“你好大的胆子!”

    罗士信头皮一阵发麻,他慢慢低下头,“卑职知罪!”

    “来人!”

    杨元庆一声怒喝,门外走进来几名亲兵,他一指罗士信,“给我推出去,斩!”

    亲兵们都愣住了,程咬金吓得尿都快出来了,他来告状可不是想要罗士信的命,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总管,饶....饶了士信吧!”

    亲兵们也跟着跪下,“总管,饶了罗将军吧!”

    罗士信低下头,浑身轻微颤抖,他当然知道师兄并不是想真的杀他。而是自己的所作所为触怒了师兄,他不敢狡辩,低声道:“师兄,我知错了!”

    杨元庆心中也极为恼火,一大早他便接到程咬金的小报告,昨天窦线娘千里迢迢来找罗士信。却被他极为冷漠地训斥一番,将人气跑了,此时杨元庆恨得就想一脚踢翻他。

    “都起来吧!”

    程咬金这才知道,总管并不是真想杀罗士信,只是吓唬他。程咬金心中暗骂自己一声,站了起来,陪笑道:“总管,不如让士信把人找回来。”

    杨元庆狠狠瞪了他一眼,“要你多什么嘴?”

    程咬金吓得一哆嗦。不敢再说一句话。此时罗士信也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杨元庆又看了他一眼,见他眼睛里布了几根血丝,估计昨晚一夜未睡,这个浑球。自作自受。

    杨元庆心中的怒火稍稍平息一点,缓缓问他:“你为何要拒绝?”

    罗士信咬一下嘴唇。低声道:“她是窦建德的侄女,卑职若与她有什么瓜葛。总觉对不起战死的弟兄。”

    “好一个清高不凡的大隋将军!”

    杨元庆怒极反笑道:“照你这个想法,杨师道就该去上吊了,他的兄长可是唐朝尚书,我也杨元庆也该跳河了,杨峻杨嵘两人还在唐朝东宫为官,还有,战死的弟兄们也不是为你罗士信去打仗,你自作多情什么?”

    杨元庆一连串的怒斥骂得罗士信抬不起头,杨元庆又重重哼了一声,“亏你还枉称大丈夫,其实你心胸狭窄,自命清高罢了,你连一个女人都容不下,你心里还能容得下谁?”

    罗士信被骂得满脸通红,又再次跪下,杨元庆给程咬金使了个眼色,程咬金顿时醒悟,立刻拉着几个亲兵出去,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杨元庆和罗士信两人,杨元庆从桌案内取出一份情报扔给他,“你自己看看吧!历城县发生了什么事?”

    罗士信拾起情报看了看,杨元庆在一旁冷冷道:“窦建德要和刘黑闼联姻,结果线娘跑掉,刘黑闼一怒之下和窦建德翻脸,两人关系变得恶劣,线娘已经无处可去,千里迢迢跑来投靠你,你却把人家赶跑,你自己摸着良心说吧!”

    罗士信这才知道线娘是逃婚来找他,他心中极为悔恨,就恨不得把自己杀了,“我去...找她回来!”

    杨元庆点了点,“这才像个样子,我只送你一句话,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去吧!”

    罗士信转身慢慢离去了,这时,程咬金又走了进来,“总管,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卑职?”

    杨元庆想了想道:“你帮他一起找,我准你动五百军士协助寻找,我估计窦线娘一时还不会离开太原,把这件事办好了,我自会有赏。”

    程咬金眼珠一转,深施一礼道:“卑职和罗士信情同兄弟,这是为情义而为,份内之事,不敢要总管赏。”

    “说得不错!”

    杨元庆赞许地点了点头,这个程咬金虽然一张臭嘴惹人恨,又贪财好色,不过在关键时刻,他表现得还是不错,这时杨元庆又想起一事,问他:“你妻子什么时候生产?”

    “快了吧!产婆说十天之内,而且几个产婆都说有五成的把握是小子,总管能否给小咬金赐名?”

    ‘五成的把握’,杨元庆哑然失笑,当真有趣。

    “若生的是女儿呢?”

    “女儿也是宝贝,娘子说,会请王妃赐名。”

    杨元庆想了想,便道:“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若是儿子,可取名为程元嗣,乳名就叫铁牛,如何?”

    程咬金大喜,总管赐名,他儿子的前途也就有了,连忙深深行一礼,“多谢总管赐名,托总管福,我一定要让娘子生头铁牛出来。”

    。。。。。。。

    程咬金也退了下去,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杨元庆负手站在地图前,他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虽然眼看夏收在即,此时并不是大战的时候,但他须做好准备,提前布局。

    这时,门外传来侍卫的禀报,“殿下,萧郎中来了。”

    杨元庆点点头,“让他进来!”

    门开了。礼部郎中萧琎快步走了进来,躬身施一礼,“萧琎参见殿下!”

    杨元庆微微一笑,“现在在礼部那边,还能适应吗?”

    “回禀殿下,下官能适应。”

    杨元庆笑了起来。“你不会真的打算在礼部做下去吧!”

    萧琎脸一红,他当然不想在礼部做,只是让他该怎么回答,难道说在礼部不适应吗?

    “下官不管在哪里做,总是须尽心竭力把事情做好。以尽人臣之道。”

    这当然是一种官场套话,杨元庆听得出,但官场套话并不是不好,很多时候官场套话是很有必要,就这像外交辞令一样。尽管说得没有一点意义。但它是一种润滑剂,没有润滑剂,矛盾就会百倍而生。

    但如果非要把官道套话或者外交辞令当真,那只能说明当事人幼稚,不谙权力场之道,权力场的真相永远只是用眼睛看来。用头脑思考得来,而不是用耳朵听来。

    所以萧琎对礼部是否满意。不在他怎么说,而在于杨元庆怎么做。同样是礼部,从记室参军调去做礼部郎中,没有谁会满意,但从记室参军调去做礼部尚书,那就不一样了。

    杨元庆心知肚明,他当然不会亏待萧琎,只是有些事要做得圆一点,不能轮廓太重,这毕竟是朝廷,他杨元庆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不能像过家家一样,今天把萧琎贬下去,明天又把他提拔起来。

    明白真相的相国们或许不在意,但不明白真相的广大中低层官员就会不满,会认为这没有章法,认为他杨元庆处事不公,可他又总不能把真相公布于众吧!

    这就需要一点政治智慧,需要用一种圆滑的手段妥善处理萧琎的职务。

    “嗯!我打算让你出使一趟江淮,替我做一件大事。”

    “请殿下吩咐!”

    “你去一趟杜伏威处,务必让他接受隋朝的册封,和隋军结为联盟。”

    。。。。。。。

    程咬金兴冲冲地走出了晋阳宫,他要赶回家好好听一听娘子的肚子,里面到底是头小铁牛还是头小母牛。

    刚出晋阳宫,却见罗士信在门口等着他,他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罗士信是要找他帮忙,可是窦线娘跑哪里去了,他又怎么知道?

    无奈,程咬金只得磨磨蹭蹭上前,“士信老弟,你怎么还不着急,还在这里耽误时间吗?”

    罗士信叹了口气,“人海茫茫,让我去哪里找她?四哥,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这个....我先回家有点事,等会儿再帮你想办法。”

    罗士信哪里肯让他走,一把揪住他衣襟,怒道:“你在总管面前告我的黑状,我不怪你,你昨天捡走了百两黄金,我也算了,但你得替我做事,否则我跟你一起回家,把你的老底全部抖出来。”

    “哎呀呀!你这话就不够意思了,伤感情啊!”

    程咬金的武艺远不如罗士信,被他揪住衣襟,几乎两脚离地,无可奈何只得道:“有你这种兄弟算我老程倒八辈子霉了,好吧!我们去找马绍。”

    罗士信一愣,“找马绍做什么?”

    “你这个笨蛋!”

    程咬金骂道:“要想知道线娘还在不在城内,不找马绍找谁?”

    。。。。。。

    半个时辰后,太原南晋门前,九门将军马绍在大声追问昨天下午和晚上当值的守门士兵。

    “一个穿着黑衫黑裙的年轻女子,背弓箭佩横刀,头戴白色帷帽,骑一匹红色胭脂马,应该是很引入注目,你们注意到没有?”

    几名士兵高声答道,“回禀将军,昨天上午看见这个女子了,在王妃之后进城。”

    “那后来呢?有没有出城?”罗士信忍不住问道。

    “没有看见她出城,肯定没有看见。”

    。。。。。。。

    东汾城门处,有人同样在问守门士兵:“一个穿着黑衫黑裙的年轻女子,背弓箭佩横刀,头戴白色帷帽,骑一匹红色胭脂马......”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