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六章 战前会议

第六章 战前会议2017-11-13 21:33:53Ctrl+D 收藏本站

    河内郡河阳县以西的官道上,一队骑兵正风驰电掣般地向河阳城疾奔而来,为首大将正是率军驻扎在黎阳的秦琼,他奉杨元庆之命,赶来河阳述职,并商议重要军情。

    秦琼收到了杨元庆攻打洛阳的命令,这个命令使他十分振奋,隋军的目标终于转向中原,逐鹿中原,这就是争夺天下开始,使秦琼心中充满了期待。

    “秦将军,河阳城到了!”一名亲兵指着远处一座城池喊道。

    秦琼点点头,回头喝令道:“加快速度!”

    众骑兵加快了马速,马蹄激起滚滚黄尘,向河阳城疾驰而去。

    。。。。。。。

    河阳城是隋军的驻兵重地,驻守河内郡的三万精兵一大半便驻扎在此处,河阳北城外便是一座巨大的板墙式军营,占地足有数百亩。

    此时的河阳城内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这种紧张的气氛来自于数千士兵的进驻,县城内一般只有几百名当值守门的军士。

    但随着数千士兵的涌入,大街上随处可见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士,令县城民众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数千士兵进驻县城是因为楚王杨元庆的到来,杨元庆率领两万军队南下,使河内郡的驻兵已达五万人,加上河东郡两万驻军和黎阳城的三万驻军,使隋军在黄河北线的驻军已达十万人之众。

    事实上,在河北战役结束后,隋军便开始向南部署,陆续将八万主力分别部署在河东郡河内郡和汲郡,大量粮草物资也随之南下。

    这是很显然之事,河北战役结束,下一步必然就是逐鹿中原。

    河阳县县衙。这里已经被临时辟为总管府军衙,四周站满了数百军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县衙外面的拴马桩上拴着数十匹战马,十几名军官正匆匆走进县衙。

    县衙大堂内,县官的座位和两旁的栅栏都已撤下。变成了军机要务的决策之地。在大堂正中间摆放着一架宽两丈长三丈的巨大沙盘,这是中原沙盘地图。

    在沙盘旁,站着十几名军官,在低声议论着,杨元庆则背着手,久久注视着沙盘不语。

    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长安的探子发来紧急情报,十万唐军和大量辎重物资正在向上洛郡集结,主将正是秦王李世民。

    杨元庆便立刻意识到。这极可能是唐军也要发动对中原的战役了,他们是从西南进攻弘农郡,然后杀至洛阳。如果唐军夺取洛阳,这就意味着唐朝也将参与逐鹿中原。

    这是很正常的战略部署,自己夺取了河北,唐军也同样夺取了富庶的荆襄,实力大大加强。如果唐朝也想争天下,那么它必然也会参与逐鹿中原。

    在隋唐签订了停战协议中,其中第二条就是唐军不能出潼关,隋军也不会渡河到弘农,也就是说弘农郡沿黄河一线是双方的缓冲地带。

    但现在唐军从西南走上洛郡向弘农进军,并没有违反双方的停战协议,而隋军兵压洛阳,也没有渡河在弘农郡登陆的计划,这同样也没有违反双方的停战协议。

    可以说进攻洛阳的计划,隋唐双方竟然是不谋而合,那么唐朝有没有和李密达成某种默契,用李密来牵制自己南下,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李渊一定会采用这种策略。

    处于自身的利益考虑,李密也会竭力阻止自己南下,那么李密就能容忍唐军东扩?

    世上最复杂的就是人心,他杨元庆无法揣摩李密的心思,但从利益上来看,维持现状最符合李密的利益,如果现状不能维持,那么由唐朝占领洛阳,对李密而言应该是利大于弊。

    这也是杨元庆拉拢杜伏威的用意,如果李密要来干涉隋军南下,那么杜伏威的作用就是牵制住李密的军队。

    “总管,开始吗?”裴青松在旁边小声问道。

    杨元庆摇了摇头,“再等等秦将军,他们马上到了。”

    话音刚落,院子里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秦将军来了!”有士兵大声禀报,紧接着秦琼快步走进了大堂,歉然笑道:“很抱歉,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

    他又向杨元庆施一礼,“秦琼参见总管!”

    杨元庆笑着点点头,“既然秦将军已到,我们开始吧!”

    将领们纷纷围拢上来,杨元庆看了众人一眼,这才缓缓道:“先告诉大家一个最新情报,从长安传来消息,十万唐军正向上洛郡集结,大家说说看,唐军的意图是什么?”

    站在一旁的李靖微一沉吟,便道:“莫非唐军也是想进攻洛阳?”

    众人议论起来,大堂内一片窃窃私语声,杨元庆摆摆手,大堂内又顿时安静下来,杨元庆微微笑道:“我们无法得知唐军的真正意图,不过进攻洛阳的可能性确实最大,我建议我们可以稍微观察一下,如果他们真是进攻洛阳,那么我们就需要调整作战计划。”

    秦琼沉声问道:“那卑职的任务是否也要随之调整?”

    秦琼的任务是率领军队南下东郡,从侧面向魏军施压,牵制李密军队支援洛阳,三百艘渡河战船已经准备就绪,就等一声令下,三万大军渡河。

    杨元庆沉思片刻道:“你的任务也一样调整,等待我的命令。”

    “卑职明白了。”

    杨元庆又对众人道:“如果唐军真是来进攻洛阳,那么我们的主要敌人就不再是洛阳王世充,而是唐军,这将是一场四方参与的中原大战,如何在这场大战中笑到最后,是我们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我这里需要告诉大家,中原的军队并不像河北窦建德那样不堪一击,以窦建德四十万大军,还要向二十万的李密俯首称臣,你们可想到中间的原因?”

    一旁徐世绩接口说:“总管的担忧完全正确,李密的瓦岗军最初也是四十万,但经过数年激战,强留弱汰,最终留下来的十几万军队都极为强悍,绝大部分还是从前的隋军,李密又从宇文化及手中俘获了六万骁果军,这是隋军的精锐,大大加强了李密军的战斗力,而且装备精良,这是窦建德的军队远远不能相比,窦建德拥有四十万大军也不得不向李密臣服,这就是根本原因。”

    杨元庆点点头,“我们这些年发展很顺利,也很迅速,根本原因是我们没有遇到真正的强敌,无论是刘武周魏刀儿还是窦建德,他们都是兵力虽多,但战斗力低下,而今后,我们将进入强敌时代,仅仅王世充的七万军队就不容小视,那是从前张须陀的军队和留守洛阳精锐隋军,如果我们再有轻敌之意,那下一个失败的就是我们。”

    杨元庆的语气很严厉,他目光凌厉地注视着众将,众人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

    。。。。。。。。

    会后,众人都散去了,李靖对杨元庆笑道:“总管这么夸耀敌军,打压自己,会不会影响到军心?尤其在大战来临之前。”

    杨元庆微微叹息一声,“并非是我严厉,现在军队普遍有一种骄慢之心,好像认为隋军是天下第一,其他各个势力都不堪一击,这种骄慢的情绪在迅速蔓延,令我忧心忡忡,李长史,骄兵必败啊!”

    说到这里,杨元庆从书箱里取出几份情报,放在桌上道:“这是从李密军队和唐军那里得到的情报,从前我们隋军最大的优势就是夜战,但现在不是了,唐军和李密也都加强了夜战训练,还有唐军的五万玄甲骑兵,也是一支极为精锐之军,是从唐军西秦降军和西凉降军中抽取精锐组成,还有李密的六万骁果军,敌军的实力并不比我们弱,甚至唐朝的国力还要强于我们,唐军魏军也同样身经百战,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值得骄慢的本钱?”

    “总管说得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打天下并不是可以横扫一切,也不可能长胜不败,关键是要对自己有充分的认识,必先知己,方能知彼,不虑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虑全局者不足谋一地,总管的深谋远虑让卑职十分敬佩。”

    杨元庆呵呵一笑,“连你也拍我马屁了!”

    “卑职毕竟不是奉承总管,总管的杜伏威之棋极为精妙,不仅是为牵制李密,而且也为将来争夺南方布下了先手,难道总管大量造海船,就只是为了攻打辽东那么简单吗?”

    杨元庆点了点头,“我很欣赏你‘不虑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虑全局者不足谋一地’这句话,现在唐朝着重向南方发展,夺取了富庶的荆襄,而我们却得到被战争严重破坏的河北,唐朝可以从荆襄得到人口及粮食支援,而我们却要向河北输血,此消彼长,从国力上看,唐朝已经占据了上风,但唐朝也有它致命弱点,它们内部不稳,只要我们能紧紧抓住这个致命弱点,那么唐朝迟早会败在他们的内部不靖上。”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