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十六章 红影惊现【第三更求月票!】

第十六章 红影惊现【第三更求月票!】2017-11-13 21:34:8Ctrl+D 收藏本站

    荥阳县内有三百驻军,都是地方民团军,荥阳子弟,为首校尉名叫王孝德,是县令王雄的侄子,他得到了衙役的禀报,一伙瓦岗乱匪强占了县衙,叔父被乱匪扣做人质,他顿时又惊又怒,立刻率领三百手下将县衙团团围住。

    “里面的好汉听着,把县令放出来,要钱要粮都可以,我送你们出城,大家好说好散,若不识相,我杀进来将你们砍成肉酱!”王孝德纵马提枪,在县衙外大声喝喊。

    县衙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官房内,县令王雄双臂双脚被捆绑,倒在地上,而程咬金则坐在他的座位上,捧着他最心爱的官窑茶杯细细品茶。

    眼角贼光却不时从县令娘子和两个女儿身上扫过,县令娘子抱着两个女儿在低声哭泣,而在墙角,王县令年迈的父母则神情呆滞地坐在地上,被一名士兵拿刀看押着。

    县令王雄虽然不惧死,但父母妻女却是他致命要害,程咬金的目光每次从妻女身上扫过,他都会一阵心惊胆战,还有他年迈的父母,王县令已经完全服软了,他不住地哀求:“大王,你要钱要粮,我都可以给你,求你千万不要伤害我的父母妻女!”

    半晌,程咬金才眯着眼问他,“虎牢关现在在谁的手上?”

    王县令一下子愣住了,瓦岗乱匪居然问这句话,程咬金有些不耐烦等他,又恶狠狠道:“你再不说,老子就让你弟兄们把你娘子拖到后面去!”

    王县令吓得一激灵,连忙说:“虎牢关原本有一万军镇守,由郑太子王玄应亲自率兵镇守,但在就十天前,郑军主力都撤回洛阳。现在守军只有千人。守将叫张志,原是王玄应的部将,现在已经被我们策反。”

    说着这。王县令心中有些怀疑起来,这些人不太像瓦岗乱匪,按理。只要自己肯给钱粮,他们肯定会急不可耐地索要,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把钱粮放在心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县衙外,校尉王孝德心急如焚,他恨不得立刻冲进去,但他又不敢,他的祖父祖母,还有叔父一家的性命都在乱匪手中。他只得耐着性子耗时间,等这群瓦岗乱匪自行离开。

    城外,罗士信率一千骑兵已经杀到了。城门关闭。吊桥高起,城上只有几名守军。其余士兵全部被调去围困县衙。

    就在这时,五名程咬金的手下冲上城头,拔刀便冲杀上来,一阵乱刀劈砍,几名守军皆被杀死,他们随即放下吊桥,开启了城门,罗士信大喜,一声令下,率领一千骑兵杀进了城内。

    。。。。。。

    王孝德还在县衙大门前高声叫骂,三百民团士兵手执长矛,身着皮甲,也跟着校尉叫喊,他们已经僵持了近一个时辰,士兵们都有点疲惫不堪了。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见远处传来闷雷一般的声音,大地开始颤动起来,士兵们面面相觑,眼中露出疑惑和惊慌之色,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快跑啊!”

    街头有人奔跑大喊,“有骑兵杀来了!”

    不等士兵们反应过来,县衙两边的大街忽然冲出了两支骑兵,战马奔腾,俨如汹涌的狂潮,挥舞着战刀和长矛向他们猛扑而至,三百士兵顿时像炸了窝的蟑螂,惊恐大喊,丢下兵器四散狂奔逃命。

    。。。。。。。。

    罗士信没有想到程咬金做得这么漂亮,不到一个时辰,不伤一兵一卒,便将荥阳县拿下,这令他不得不佩服,程咬金确实有歪才,在诈城骗关上他不如程咬金。

    片刻,县令王雄被几名士兵带进了房间,他这才知道,原来这帮家伙不是瓦岗乱匪,而是隋军,只要是官兵,他一颗心就落下了,至少官兵不像乱匪那样穷凶极恶,多少还讲一点规矩。

    王雄走进房间,向罗士信深施一礼,“下官荥阳县令王雄,参见罗将军!”

    罗士信微微一笑,“让县令受惊了,请坐!”

    罗士信友好的态度使王雄大为宽慰,他坐下来叹息道:“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隋军,如果早说是隋军,我一定会配合,而不会发生这么多误会,你们那个程将军实在是。。。哎!真的不像官兵。”

    罗士信认可程咬金的方式,如果早说是隋军,恐怕这个王县令立刻派人去虎牢关报信了,程咬金虽然手段不光彩,但很管用,只有把他妻女父母扣为人质,他才会老老实实替隋军办事。

    “程将军本来就是瓦岗寨出身,他若有无礼之处,我向县令道歉,这次我们是奉命夺取虎牢关,所有有些事情想请王县令协助,只王县令尽心为我们做事,我们就绝不会伤害到你的父母妻女。”

    罗士信虽然言语客气,但他还是和程咬金一样,把王雄的父母妻女扣为了人质,王雄半晌才叹了口气,闹半天这个罗将军还是一样,他只得无可奈何道:“好吧!不知贵军需要我做什么?”

    。。。。。。。。

    从荥阳县到虎牢关只有三十余里,地形都是丘陵山地,布满了茂密的森林,在起伏的丘陵中有一条河,叫做汜水,从荥阳通往虎牢关,官道就是沿着汜水而行,虽然一路也有低缓的丘陵起伏,但总的说来,地势还是比较平坦,适合车辆和马队潼关。

    在离虎牢关数里外便是汜水镇,所以虎牢关又叫汜水关,年年战乱,汜水关早已成为一座空镇,残垣断壁,房屋荒芜,镇上一片凄凉破败的景象,下午时分,一支由千余辆马车和牛车组成的运粮队伍从汜水镇经过。

    这是从荥阳而来的运粮队,车辆是从荥阳县乡征集而来,马车上除了一包包粮食外,还有一些捆好的猪羊,一共是两千石粮食。

    赶车的车夫基本都是荥阳农民,队伍两边则骑马跟着三百名民团郡兵,他们却是由隋军改扮,队伍最前面则是大将罗士信,他不放心程咬金夺城,则让程咬金率七百骑兵远远跟在后面。

    “王县令,汜水镇怎么变得如此破败?”

    罗士信打量这座没有一点人迹的镇子,眉头皱成一团,他记得两年前镇上还颇有人气,商业繁盛,客商往来不断,镇子大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现在居然变成了死镇。

    王雄叹了口气,“年初时镇上还颇为热闹,王世充和李密为争夺虎牢关,两军打了近一个月,汜水镇屡遭兵灾,死的死,逃的逃,再没有一个人能留下来,镇子也就废了,惨啊!”

    这时,罗士信忽然看见前方数十步外,一座废屋后有红影一闪而过,他心中一怔,不是没人了吗?怎么还有人影,他目光锐利,异于常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罗士信催马上前,这是一座被烧了大半的民宅,只剩一堵丈许高的残墙,刚才红影就在残墙后闪过,罗士信绕到残墙后,墙后长满了荒草,没有半个人影,民宅后面便是茂密的山林,林内黑黝黝一片,光线无法照入。

    “罗将军,你看到了什么?”王雄催马上前问道。

    “感觉刚才好像有个红影从这里跑过!”

    王雄呵呵一笑,“那是山狐狸,皮毛是棕红色的,下山觅食,被我们惊动,又吓回去了,这一带有很多这种狐狸。”

    罗士信觉得不像是狐狸,他看到的身影很高,倒像是个人,如果是鬼又不可能,他心中暗暗忖道:‘真是奇怪了,会是什么?’

    “罗将军,走吧!”

    王雄催促着,罗士信只得调转马头,继续前行,可就在密林深处,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罗士信的身影,眼睛里充满了温柔。

    。。。。。。。

    虎牢关依然雄姿巍然,矗立在两座陡峭的丘陵之间,扼断了西去的道路,几个月前,李密军和王世充军在虎牢关前爆发了一场惨烈的争夺战,双方阵亡数万人,白骨累积,冤魂会聚。

    战争已经过去几个月,尸体早已深埋,除了被折断的树木,和荒草内不时出现的一把锈迹斑斑的战刀外,再也看不见那次大战的痕迹。

    虎牢关的主将叫做张志,此时他依然是郑国太子王玄应的部将,他手下的一千守军依然是郑军,但实际上,张志已经暗中投降了唐朝,他是在替唐朝守这座中原雄关。

    张志已经派手下去和秦王李世民联系,他希望能够早点明确自己的身份,能够立功受奖,得一个不错的前途。

    下午,张志和往常一样在关隘上巡视,关隘前是一片占地数百亩的开阔地,当年三英战吕布便是在这片开阔地内进行,再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山梁,一条从荥阳而来的官道,便从丘陵中延伸出来。

    北方不远处是汜水河谷,但山涧陡峭,水流湍急,不能再从河边走人,只能走官道过来。

    这时有士兵忽然指着远处大喊:“将军,官道上来了一支粮队!”

    张志也看见了,一支运粮队从官道上蜿蜒而出,赶着马车牛车,满载着粮食,有民团士兵打着黄色大旗,上面印着什么字。

    张志有些愣住了,他怎么没有一点消息?这是哪里来的粮队,难道是从管城县而来,太守魏陆给他说过,最近有大量民夫会过关去洛阳。

    “将军,是荥阳县的粮队!”

    黄旗上的三个字张志也看清楚了,正是‘荥阳县’。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