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四章 被迫抉择

第四十四章 被迫抉择2017-11-13 21:34:44Ctrl+D 收藏本站

    【向无线的读者推荐老高的上一本书,书名《天下》,大唐盛世转折,怛罗斯之战,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已完本,在无线上可以直接搜索作者名高月】

    ---

    隋唐两国都是一脉之源,对于彼此的大臣都比较宽容,只要不是侍奉过其他乱匪势力,或者宇文化及王世充那样的逆贼,名节有污,一般都会给予重用。

    对于屈突通这种经验丰富的名将,杨元庆首先是尽量拉拢,即使不放在军中,也可以放在国子学教授生徒,培养后备人才。

    杨元庆注视着他缓缓道:“第一条路,你本是隋将,因形势所迫而不得已降唐,我不计较你走了弯路,如果你肯归隋,我会继续重用你。”

    屈突通叹息一声,“我背隋降唐已是不忠,如果我再背唐降你,那就是不义了,不忠不义之人,我屈突通何以面对先祖。”

    “你这不是不忠不义,而是幡然醒悟,只有这样你先祖的在天之灵才会原谅你。”

    屈突通苦笑一声,“南北两朝十几国,先祖何以责我?”

    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杨元庆,“唐帝待我不薄,我不会背叛他,你不用再劝了,说第二条路吧!”

    杨元庆叹了口气,“我不想让你走第二条路,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我给你三天时间。”

    说完,杨元庆吩咐左右亲兵,“不可再捆绑,好好厚待屈突公。”

    他转身向帐外走去,尽管杨元庆也知道劝服屈突通的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想尽力而为。

    回到中军大帐,谢思礼迎了上来,关切地问:“殿下,他愿意归降吗?”

    杨元庆摇了摇头,“他说李渊待他不薄,不想背叛。愿意一死殉唐,哼!先帝待他也不薄,他为何不一死殉隋?”

    “或许他觉得还有回唐的希望,毕竟他是唐朝兵部尚书,卑职认为唐朝一定会出重金赎他,不知殿下......”

    谢思礼有些有点偏向于从唐朝那里获取足够的赎金,他知道屈突通对于唐朝的重要。

    但杨元庆在这个问题上却毫不含糊,“如果天下第一猛将李玄霸也在我手中。那我宁可把李玄霸给他赎走。也绝不放屈突通,李玄霸不过是一勇匹夫,能伤我隋军最多百余人。但放走屈突通,却会成为我数万弟兄的噩梦,他若不降。我必杀之。”

    谢思礼及时闭上嘴,不敢再劝杨元庆用屈突通换取赎金,杨元庆走到沙盘前,此时他倒并不关心屈突通怎么样,他关心的是东线战役。

    襄城郡之战是整个战役的转折点,这一战的胜利便意味着他可以收网了。

    杨元庆伏案写了一份收令,递给旁边亲兵,“以十万火急方式,立刻把它送给李长史。”

    。。。。。。。

    一种不安的情绪笼罩长安皇宫上空。武德殿广场另一边,两名宦官走在前面引路,在他们身后,四名身材健壮的侍卫抬着一架乘舆快步走过广场,向武德殿前的台阶前走来。

    李建成坐在舆上,眉头微皱,父皇有紧急事情召见他。尽管宦官也不知是什么事,但他们却知道圣上的情绪很低沉,这便使李建成的心中有些不安,他隐隐猜到,应该是中原战局的情况不利。

    走到台阶前。侍卫将乘舆小心放下,“殿下请小心!”

    李建成站起身快步走上台阶。一路向殿内疾步走去,一名老宦官迎了上来,“请殿下直接去御书房,圣上正等候殿下觐见!”

    李建成见侍卫们都远远站着,他也不回头,直接不露声色问:“是哪里出事了?”

    老宦官进近两步,低声道:“好像是襄城郡出了什么事。”

    李建成一颗心稍稍放下,只要不是新军出事,他就不用那么紧张。

    走到御书房前,有宦官替他禀报,“启禀圣上,太子殿下已到。”

    “让他进来!”

    房间里传来李渊的声音,声音里透出无尽的疲惫,听声音,事态很严重,李建成深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走进了御书房内。

    房间里,几名宦官正忙碌地收拾一地的瓷片,水迹也已擦干,李渊正负手站在窗前,背对着门口,李建成吓了一跳,父皇竟然摔杯子了,这里面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他心中有些紧张起来,快步上前躬身施一礼,“儿臣参见父皇!”

    “你们都退下!”李渊沉声道。

    几名宦官慌忙退了下去,李建成小心翼翼问:“父皇,是中原出什么事了吗?”

    半晌,李渊才长叹一声,“刚刚得到消息,襄城郡再遭惨败,两万唐军全军覆没,连屈突通也被俘了。”

    李建成一惊,“是东线军队吗?”

    “是东线唐军,李孝恭的报告还没有收到,朕是收到了秦王的鹰报。”

    “父皇,这样一来,孝恭那边的军队就只有五万人了。”

    李渊的心情十分沉重,自从尉氏惨败后,李渊便意识到,双方的军队之比已经到了极为微妙的时刻,他们不能再经历一场失败。

    他们必须要一路胜下去,才能最终取得中原战役的胜利,可是他没有盼到胜利,却得到了再一次惨败的消息,这使李渊暴怒,砸碎了他最心爱的茶杯。

    暴怒之后,是深深的失落和疲惫,李渊走到沙盘前,凝视着颍川郡一言不发。

    李建成却极为不满道:“他怎敢擅自进攻襄城郡,父皇准许了他了吗?”

    李建成指的是李孝恭,他对李孝恭支持二弟秦王一直不满,上次尉氏县之败,他怕自己的情绪影响大局,便隐忍不发,没有指责李孝恭。

    但这一次李孝恭竟然违反了事先定好的计划,擅自去攻打襄城郡,导致惨败,这使李建成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不满。

    李渊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朕找你来,是想和你商议一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传统的说法是‘知子莫如父’,但也可以反过来说‘知父莫若子’,李建成很了解自己的父皇,本来二弟和李孝恭都提出撤军,但父皇坚持不肯,才导致襄城之败。

    现在父皇后悔了,但他又碍于面子不好主动提出撤军,这会显得他上一次决策的愚蠢,所以父皇把自己找来,让自己提出撤军,然后对大臣宣布,是太子坚持要撤军,他没有办法才被迫同意撤军。

    这时,李渊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建成一眼,叹息道:“哎!上次朕若坚持撤军就对了。”

    这声叹息使李建成一愣,上次明明就是父皇不肯撤军,怎么又变成他‘若坚持撤军?’

    心念一转,李建成忽然恍然大悟,原来父皇是想让自己替他承担上次不撤军的责任,否则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不把相国们召来商议,却把自己先找来做什么呢?

    明白了这一点,李建成便知道自己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了,尽管这责任他并不愿意承担,但身为太子,他一样身不由己。

    李建成立刻歉然道:“父皇,上次儿臣不该坚持再战,儿臣有责任,儿臣建议父皇立即下旨撤军,保存实力。”

    李渊眼中露出一丝赞许的笑意,还是太子明白事理,肯替自己把这个责任担起来,作为一个皇帝,他当然不能承担任何失败的责任。

    李渊沉吟一下道:“朕马上召开军国会议,正式商议撤军,你也一同参加吧!”

    “儿臣遵旨,另外屈突尚书之事,也希望父皇不要放弃。”

    “这个朕明白,朕已经下令秦王,让他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屈突尚书。”

    。。。。。。

    时间已经到了第三天,天还没有完全亮,天光微明,给隋军大营抹上一层淡淡的青色,点卯已经结束,大将们各自回营,士兵也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这时,一名营门守卫士兵匆匆跑到中军大帐前,对亲兵道:“请禀报总管,唐军使者在营门外求见。”

    他取出一份名状,交给亲兵,亲兵立刻进了大帐,中军帐内,杨元庆正在批阅几份刚刚从太原送来的加急奏疏,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总管,营门外有唐使求见,已投下名状。”

    亲兵将名状呈上,杨元庆见上面写着‘唐骠骑将军,天策府记室参军宇文士及’,原来是他,杨元庆便点了点头,“带他来偏帐候见!”

    。。。。。。。。

    偏帐内,宇文士及背着手来回踱步,他心中感到十分焦虑

    宇文士及是受秦王李世民之派遣,来隋军大营找杨元庆商议赎回屈突通和史大奈之事。

    李世民给他施加的压力很大,让他务必说服杨元庆,把屈突通和史大奈放回,他愿意开出丰厚的条件。

    宇文士及心里很清楚屈突通对于李世民的重要,屈突通是兵部尚书,是朝廷中少数支持秦王的重臣,如果失去屈突通,对李世民而言,不仅是军事上的损失,更是政治上的重大损失。

    至于史大奈,李世民也需要这名对他忠心耿耿的大将。

    只是他怎么才能说服杨元庆,宇文士及没有一点头绪,杨元庆又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这时帐外传来杨元庆的声音,“宇文参军在帐中吗?”

    “回禀总管,宇文参军已经等候多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