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六章 棋输一着

第四十六章 棋输一着2017-11-13 21:34:46Ctrl+D 收藏本站

    襄城郡之战影响深远,它虽然只是棋局中一小处地盘的较量,但它却至关重要,它使唐军在整个战局中陷于被动,屈突通的被俘极大震动了唐廷朝野,也使唐廷高层意识到中原之战的不利局面。

    就在屈突通的被俘两天后,大唐皇帝李渊正式下达圣旨,命令唐军全面撤出中原。

    但这是在一千四百年前的隋末,尽管可以通过飞鹰传递一些紧急情报,但重大决策的传递还是需要人力方式。

    没有看见盖有内史门下大印的圣旨,无论李世民还是李孝恭都不敢承担放弃中原的重大责任。

    圣旨从长安出发,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长渊县需要三天,抵达许昌县需要五天,可就在这五天的情报等待期内,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一支两万人的隋军在中原平原上疾速行军,沿着颖水向东南方向前进。

    这支隋军便是在襄城郡击败屈突通两万唐军的徐世绩部,杨元庆已下令将他编入李靖的东路军,至此,秦琼部和徐世绩部都由李靖统一指挥。

    徐世绩的两万军队正是奉李靖之命插入到颍川郡中部,绕到李孝恭部后方,截断唐军的退路,这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棋。

    杨元庆早在出兵前便给李靖下达过原则性的指令,要尽可能多地歼灭李孝恭部,削弱唐朝在南方的兵力,阻止唐朝再向东南扩张。

    颖水,这是河南道中部一条极为重要的河流,颖川郡也因此得名。

    经历了多年匪乱后,这条曾经富庶的河流已经变得荒凉。疏疏落落的村子好像都空荡荡,很少看见人烟,荒凉的麦田向东延伸,融化在热浪里,仿佛消失了一样。

    这里属于颍川郡中部的繁昌县。距离唐军主力所在的颍川县约八十里,队伍在急行军两天后,有些疲惫了,速度已经放慢了下来。

    这时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细雨,仿佛筛子筛过一般。细细密密飘落在士兵们脸上,格外地冰凉。

    徐世绩骑在马上,搭手帘向远处看了看,远远地,他看见了矗立在细雨中的一座城池的轮廓,那里便是繁昌县城了。

    这座县城对徐世绩尤为重要,他们轻装疾行。没有携带辎重粮草,只携带了三天的干粮。

    而斥候探明,繁昌县城内有储存近三万石粮食,守军却只有千人,徐世绩当即下令:“加快行军速度。夺取繁昌县!”

    二万隋军加快了行军步伐,不久,大军抵达了县城,县城大门已开,县令带领十几名官员已站在城门外等候,没有看见一个守军的身影。

    当徐世绩的战马上前。县令连忙迎了上来,双膝跪下,“繁昌县县令陈羽叩迎隋朝天军。恳求天军心怀仁义,善待县中黎民。”

    李孝恭注重经营中原,颍川县的主要郡县官员都已换成唐朝官员,因此这个陈县令实际是唐官。

    不过徐世绩并不在意,他现在关心的是粮食,马鞭一指。徐世绩问道:“城中守军何在?粮食有几何?”

    “回禀将军,城中守军闻天军到来。已在一刻钟前全部逃散,粮食封存在库,约三万石。”

    徐世绩一颗心放下,只要粮食还在,一切都好说,他翻身下马,扶起县令笑道:“县令请起,隋军是仁义之军,绝不会扰民。”

    他随即下令,“三千人入城,其余大军在城外驻扎!”

    三千隋军浩浩荡荡开进城内,而一万七千余隋军则驻扎在城外,一顶顶帐篷矗立而起。

    一个时辰后,几名报信骑兵向北方疾奔而去。

    。。。。。。

    隋军大营已经推进离颍川县二十里外,唐军因为在襄城郡的惨败,使军队人数进一步减少到了五万人,而隋军则因为东城郡秦琼部的增援到来,军队增加到六万人。

    这样一来,隋唐两军的力量对比开始发生逆转,隋军占据了优势,而且隋军士兵无论在士气体格和战斗经验等等方面都要强于李孝恭的士兵。

    再加上李靖指挥有方,中原东线战役的胜利天平已经倾向了隋军。

    隋军的中军大帐内拜访着一座用黄泥塑成的城池模型,长宽各一丈,摆放在一座木台上,稍有眼光的人都会认出来,这便是颍川县城的缩小。

    这是李靖受沙盘的启发而特地制作的城池模型,是根据两百名斥候耗时十天探查得到完整地颍川县城数据制作而成,非常直观形象,这将给攻伐县城带来极有力的帮助。

    县城模型周围,围战着十几名大将,李靖手执木杆,正给众人分析这座城池。

    “目前李孝恭死守县城,但也可能会撤军南下,我们且当他死守城池,来分析一下夺取县城的可能性。”

    李靖的木杆指向城墙,缓缓对众人道:“颍川县是中原大县,城池周长三十里,城墙高两丈五尺,高大坚固,城内纵深宽大,足以容纳他的五万军队,从城池本身来说,这座城池很难打,以我们六万军队,要想攻下这座粮草充足,且有五万军队镇守的大城,几乎是不可能。”

    这时,旁边秦琼沉声道:“可李孝恭的军队未必愿意死守城池。”

    李靖点了点头,“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刚刚接到总管的加急快报,唐廷很可能已经决定放弃中原,撤军回襄阳,那么就在这一两天之内,李孝恭应该要撤军南下了,但如果我们进逼得急,反而会使唐军不敢撤军,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北撤到许昌县,给李孝恭创造一个南撤的条件。”

    李靖看了一眼众人,“大家的意见呢?”

    罗士信沉吟一下道:“我是担心他们撤军太快,我们追之不及。”

    李靖微微笑了起来,“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到了。我已下令徐世绩火速赶往繁昌县,从后面截断唐军的退路,估计他已经到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秦琼大喜,“如果徐世绩已经在南方等候。那这一战我们必胜无疑,我支持长史的方案,先北撤许昌县,给唐军南撤的机会。”

    李靖又望向其他几人,“大家都赞成吗?”

    众人纷纷赞成。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启禀长史,徐将军派人来紧急送信。”

    李靖精神一振,“命他们进来!”

    两名报信兵走进大帐,单膝跪下禀报:“禀报长史,徐将军已率两万军占据了繁昌县。县城内有粮食,特派我们前来告之长史。”

    李靖见条件已经成熟,便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拔营北上,开往许昌县驻扎。”

    一个时辰后。六万隋军收拾了营帐,拔营起兵,向三十里外的许昌县开去。

    。。。。。。。。

    就在隋军北撤后的次日,从长安赶来的使者抵达了颍川县,带来了李渊签发的圣旨,正式命令李孝恭南撤襄阳。放弃中原。

    李孝恭负手站在城头之上,久久凝望着北方,他知道隋军为什么撤往许昌县。从繁昌县逃回守军告诉他了一支军队截断了他的退路。

    这必然是从襄城郡开来的徐世绩的军队,此时李孝恭心中充满了苦涩。

    半个多月前,极力主张撤军的人是他,因为他意识到了战略上的不利,可当时圣上不肯撤军。

    而当半个月后的今天,当他意识到撤军会导致严重后果时。圣上的撤军旨意偏偏又来了,这让李孝恭不知该说什么好。唯有一声长叹。

    他想到了一句古语,‘刻舟求剑’,今天不就是这样吗?现在时局已发生变化,隋军已经完成了战略包围,撤军将无险可守,唯有坚守城池,隋军才难以攻打,或许还能争取到一点时间。

    可圣旨却无情地到来,使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时,长史独孤怀恩上前道:“殿下,我们可以向圣上说明情况,现在我们面临隋军包围的境地,据城待援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李孝恭叹了口气,“这不是圣上的手谕,而是朝廷做出的正式决定,圣旨上有内史省和门下省的大印,更重要是,秦王的军队已经西撤了,我们的援军在哪里?”

    李孝恭凝视着西方,他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会不会是李世民不想承担援救自己的责任,才这么积极撤退?

    李孝恭心中一阵冰寒,又缓缓说:“一旦秦王大军撤入关中,杨元庆的五万主力从西而至,那时将是十三万大军包围颍川县,一旦城破,必将全军覆没,就算你我能侥幸逃回关中,我们又怎么向朝廷交代?因为抗旨不遵,导致全军覆没!”

    “可是,走也不对,战也不行,进退两难,我们怎么会走进这个死局?”独孤怀恩恨恨道。

    李孝恭苦笑一声,“其实这早在屈突通的意料之中,他当初就告诉过我,如果我不及时撤离,唐军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今天的情形完全被他说中了,当时他给我三策,上策就是立刻撤军,那时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趁隋军未部署完成之时,果断撤军,保存实力,可现在时机已失。”

    说到这里,李孝恭的心中充满了惆怅,这其实是决策制度出了问题,掌握决策权的人不了解实情,而临战大将却无权作出战略抉择,或许,这就是杨元庆一定要亲自出战的缘故。

    当天晚上,考虑了整整一天的李孝恭在反复权衡利弊后,终于做出了撤军的决定,亥时,颍川县城门大开,五万大军带着辎重浩浩荡荡向南撤离。

    撤,还能保存五成以上兵力,守,最终是全军覆没,更重要是,即使撤军失败也是朝廷战略决策失误,而非他李孝恭作战不力。

    就在李孝恭大军撤离颍川县的同一时刻,隋军斥候立刻将唐军南撤的情报传送去了许昌县,李靖立刻率领六万大军一路衔尾追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