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二十一章 初次谈判

第二十一章 初次谈判2017-11-13 21:35:36Ctrl+D 收藏本站

    杨元庆也没有想到,他开出的价格是如此吸引人,报名火爆,短短三天内,便有八千青壮报名当矿工,甚至一些身体强壮的妇女也要求报名,还出现了私下拉关系托人情的现象。

    不仅是会宁郡,黄河对岸的武威郡以及东面的平凉郡,也有听到消息,正源源不断向会宁郡赶来。

    这时,杨元庆也得到消息,唐廷派相国萧瑀为特使,已赶到太原谈判释放战俘的被俘官员之事。

    得到这个消息,杨元庆放弃回灵武郡的计划,立即调头返回太原,队伍一路疾奔,两天后,千余骑兵护卫着杨元庆抵达了延安郡肤施县。

    肤施县是延安郡郡治所在,人口近四千户,四周黄土深厚,沟壑纵横,是典型的黄土高原。

    这里的人家几乎都是凿洞穴居,深厚的黄土丘上,到处是一眼眼窑洞,很少看到中原河东一带的房屋,不过在县城中,还是有不少平房。

    离县城还有数里,一名骑兵飞驰来报,“启禀总管,唐朝使者已经抵达肤施县。”

    这个消息令杨元庆微微一怔,唐使不在太原等他,倒跑到延安郡来了,这般着急么?

    旁边裴青松冷笑一声,“殿下,估计是他们得到会宁郡的消息了。”

    杨元庆略一思索,确实有这个可能,唐廷主使是相国萧瑀,萧瑀是一个十分稳重,且讲究规则的人,他竟然立刻太原赶来延安郡,应该是得到了唐廷的紧急旨意,从隋军拿下会宁郡,至今已经过去八天,唐廷肯定得到了消息。

    “唐使现在在哪里?”杨元庆又问报信兵。

    “回禀总管,唐使一行人住在县城内的平安客栈。”

    “去延安郡军营!”

    杨元庆一声令下,千余人加快马速,风驰电掣般地向县城南面的军营驰去。唐使急于和他见面,他倒不急了。

    。。。。。。。

    唐使萧瑀仅比杨元庆早两个时辰抵达肤施县,他原本在太原等杨元庆归来,但就在两天前,他接到了皇帝李渊的紧急手令,命他赶赴关内,制止隋朝侵占会宁郡。

    萧瑀曾出任隋朝工部尚书,对会宁郡的情况十分熟悉。他也知道那边有大量矿藏。在去年平定西秦国后,他便提出开发会宁郡的矿藏。

    但当时政事堂考虑到运输不便,而且矿藏地离灵武郡太近。开发矿藏会引来隋军的干涉,便决定暂时不开掘会宁郡的矿藏,却没想到隋军却毫不礼让。强硬的占领了会宁郡的矿藏。

    隋军占领会宁郡,不仅使矿藏拱手让给隋朝,同时也威胁到了河西武威郡的安全。

    李渊给萧瑀的紧急手令中要求他尽量通过谈判拿回会宁郡,会宁郡决不能丢失,言外之意就是谈判拿不回来,就通过武力夺回。

    萧瑀忧心忡忡,感到压力极大,他知道隋朝夺取会宁郡是蓄谋以久,甚至连杨元庆都亲自去了。足见隋朝的决心。

    隋朝既然夺取了会宁郡,就决不可能再让出来,对隋朝来说,会宁郡丰富的金银铜矿藏,也是他们的战略需要。

    房间里,就在萧瑀忧心忡忡之时,门外响起脚步声。一名随从禀报,“相国,外面来了一队士兵,说奉楚王之命请相国前去会晤。”

    萧瑀腾地站起身,又惊又喜。楚王回来了吗?他快步走出大门,“人在哪里?”

    “就在客栈门外!”

    萧瑀走出客栈。只见门外站着一队士兵,他高声道:“我便是唐使萧瑀,你们可是奉楚王之命来找我?”

    一名校尉上前拱手施礼,“楚王殿下已到城外军营,命我们前来请贵使去军营内一叙,不知道现在可能前去?”

    “请稍等片刻,我换一件衣袍。”

    萧瑀回屋换了一身官服,又拿上正式文书,带了两名随从,骑马随着士兵们向城外而去。

    出了城,片刻便来到大营前,军营因杨元庆的到来而变得戒备森严,老远便有巡哨上前盘问,带路校尉解释道:“来人是大唐使者,奉总管之命带入营见面!”

    巡哨让开了道路,校尉一摆手,“萧相国请!”

    萧瑀神情肃然,整了整衣冠,向隋军大营而去。。。。。。

    大营内,杨元庆正站在一幅地图前沉思,他刚刚得到消息,灵武郡的船队,共千余艘平底拖船已经从回乐县出发,向凉川县驶去,开始运送高品相银铜矿石。

    从回乐县到凉川县并不遥远,只有四百余里,走水路三天便可以抵达,如果顺利运回矿石,加上灵武郡有现成的冶炼厂,最迟一个半月后,他所需要的铜锭和银锭就能抵达太原。

    那时他手上有了大量的银铜资源,他便能顺利进行钱币发行,这一刻,他已期待已久。

    会宁郡的矿山对他而言实在太重要,无论如何他不会把会宁郡交还唐朝,宁可一战。

    这时,一名亲兵在帐门口禀报:“启禀总管,唐使已到!”

    杨元庆不慌不忙走出大帐,一眼看见了萧瑀,他和萧瑀也是老交情了,早在大业年间他们便很熟悉,不过也是数年未见。

    “萧相国,多年未见了!”杨元庆笑呵呵迎了出来。

    萧瑀慌忙上前两步,躬身施礼,“萧瑀见过楚王殿下!”

    “萧相国不必客气,我也是听说萧相国到了太原,所以急急赶回,却没想到在延安郡相遇,这也是太巧。”

    “主要是萧瑀身负国事,不想中断楚王殿下对关北六郡的巡视,所以特地赶来会晤殿下。”

    “辛苦萧相国了,请!”

    “楚王殿下请!”

    两人互相客气走进了大帐,按宾主落座,一名亲兵给他们上了茶,杨元庆端起茶笑道:“我心中其实一直有个疑问,是关于萧相国的私人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殿下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尽管问。”

    “我一直想知道,萧铣在南方已重建梁朝,萧相也是梁朝皇族后裔,为何不去恢复故国,反而为李唐效力?”

    其实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萧瑀了,包括李渊也问过,萧瑀回答李渊,天下大势将是统一,而以萧铣的气度和能力,他显然不是统一天下之人,与其再做亡国之奴,不过做开国之臣,这个回答深得李渊赞许,现在杨元庆又问他同样的问题。

    萧瑀沉吟一下,淡淡笑道:“因人而异罢了,倘若萧铣能有杨总管一半的心胸和才能,我也愿意跟随他,只是他猜忌之心太重,胸无容人之量,跟随他迟早国破家亡,有什么意思?”

    “相国的意思是说,跟随李唐就不会国破家亡?”杨元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个。。。。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是唐朝强盛于隋朝,难道楚王殿下不承认吗?”

    “我不承认!”

    杨元庆摇摇头笑道:“如果是唐强于隋,那就应该是隋使去长安,怎么现在反过来,萧相国倒来隋朝了?”

    萧瑀脸蓦地一红,其实朝野上都说隋强唐富,只是唐朝高层不愿承认罢了,但事实摆在这里,中原之战是唐朝败了,他才不得不低头来求和。

    萧瑀苦笑了一声,“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们不说此事,这次我来太原,主要是受我朝圣上之托,和楚王殿下商议中原之战的一些善后之事。”

    杨元庆笑容消失,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点点头:“萧相国请说!”

    萧瑀想了想道:“在谈善后之前,我想问一问楚王殿下,为何隋军要占领会宁郡,打破关内的平静局面?其实不管隋唐再怎么斗争,我认为都不应该在关中进行,目前关内的平静局面已保持了两年,来之不易,我朝圣上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希望唐军能够尽快撤军,恢复关内的平静。”

    杨元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沉思片刻道:“当初隋唐两朝在签订停战协议时,只是说在关内削减各自控制地的军队,好像从来没有达成一个边境划分的协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贵国的地图里,河东依旧是你们的领地,太原是你们的北都,只是暂时沦陷而已,不是这样吗?”

    “可是.....”

    不等萧瑀分辨,杨元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既然没有划分什么疆域,那么隋军占领会宁郡也就是没有什么可以指责,我记得很清楚,当初隋军攻打河北时,太子李建成便率军占领了延安郡,既然太子建成可以占领延安郡,那为什么我就不能占领会宁郡?萧相国厚此薄彼,未免令人贻笑大方。”

    萧瑀哑口无言,半晌道:“这样的话,恐怕会伤了和气,唐朝军方不会坐视会宁郡丢失。”

    “哼!”

    杨元庆冷哼一声,他摸出一封信,扔在萧瑀面前,“这是梁朝萧铣亲笔写来的求救信,恳求隋朝出兵荆襄,助他收复故国,隋军军方也不想坐视唐军占领荆襄。”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萧瑀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最后他无可奈何道:“好吧!我们先不谈会宁郡之事,谈一谈中原之战如何善后?”

    杨元庆的态度极为强硬,他摇了摇头,“会宁郡之事若没有一个说法,谈中原之战善后就没有半点意义。”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