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四章 血战平壤(中)

第四十四章 血战平壤(中)2017-11-13 21:36:13Ctrl+D 收藏本站

    攻城战在惨烈的进行着,箭如疾雨,木头石块如冰雹般砸下,不断有惨叫声在黑夜中传出,一个个黑影坠下城头,分不清是隋军还是高丽军。

    但一架云梯被高丽士兵用铁叉推离了城头,重重地向后方摔去,云梯上一串士兵发出绝望的惨叫声。

    不断有隋军士兵攻上城头,但不断又被杀死抛下城,城头上,隋军士兵的长矛刺透了高丽士兵的胸膛,将尸体高高挑下城去。

    对于攻城战而言,夜战的意义其实并不大,双方不用排兵布阵,也无须调兵遣将,只是一味地闷头攻杀。

    攻城一方抓住一切机会向上冲杀,而守城一方拼死守住城头,不准敌军攻上城头,他们只管盲目地向黑影处放箭。

    在黑夜中,死亡会悄然而至,没有任何征兆,这便给攻守双方士兵都带来巨大的压力,唯有拼死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但杨元庆之所以选择夜战,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和城内的斥候联系上,夜晚攻城,便给城内斥候们带来了机会。

    五十名城内的隋军斥候都编入了协助守城的民夫队伍,但他们却被打散,校尉吴阶和另外十几名弟兄被投入到今晚的防御之中。

    城头的混乱使他们很快汇合在一起,吴阶躲在一座城垛后,注视着隋军的进攻,他发现隋军投入的兵力并不多,只是一种试探性进攻。

    沉思片刻,他对几名手下低声道:“得想办法派一个弟兄下城去。”

    “校尉,用绳子!”

    一名士兵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卷绳索,这是用来将箭矢吊上城头,足有六七丈长。吴阶飞奔上前。将绳索抱回。

    夜色中,城头一片混乱,这边没有隋军攻城。没有高丽军注意到他们几个的古怪举动。

    吴阶命一名身材瘦小灵活的斥候下城去报信,他将绳索捆在士兵腰间,再三叮嘱他。“告诉总管,明天晚上让大军进攻南城,我们在紧靠南城门吊桥的西面接应。”

    士兵点点头,翻身下了城头,士兵们拉着绳索,一点点向下放,离地面还有三尺时,报信士兵用匕首割断绳索,轻轻跳下地。见左右无人,他一头钻进了护城河中。

    。。。。。。。。

    一里外,杨元庆注视着隋军攻打平壤城。虽然夜色中看不清两军交战情况。但隋军显然没有攻上城头,他投入的兵力太少。无法突破高丽军密集的防守。

    杨元庆眉头皱成一团,这种中规中矩的攻城方式伤亡太大,有点得不偿失,还是必须想办法寻找突破的机会。

    这时,罗士信上前建议道:“总管,不如用陌刀军攻城试一试。”

    杨元庆摇了摇头,“城池太高,而陌刀军又过于笨重,除了不畏箭矢外,还不如普通士兵灵活,让他们攻城更加危险。”

    “那让卑职上吧!卑职有把握冲破高丽军防线,杀上城头。”罗士信急不可耐道。

    杨元庆想了想道:“可是可行,但今天只是试探进攻,正式进攻再说。”

    杨元庆当即下令,“传我的命令,停止进攻,军队撤回!”

    令下则行,隋军大营内立刻传来了‘当!当!’的钟响,这是鸣金收兵了,数千隋军如退潮一般地撤下,扛着受伤的士兵,只留下十架残破不全的云梯。

    城头上高丽士兵一片欢呼,欢庆隋军攻城失利,早有士兵向内城飞奔而去,向高建武汇报击败隋军的战况。。。。。。。

    大帐内,杨元庆正在听取牛进达的禀报,牛进达是今晚试探进攻的指挥者,今晚的进攻非常不顺利,令他心中十分惭愧。

    “回禀总管,今晚进攻弟兄们死伤了七百余人,其中阵亡大约四百三十人,其余都是伤者,十架云梯全部被毁坏,高丽军打得非常凶狠,弟兄们四次攻上城头,但四次都最后失败,一百多名弟兄因此阵亡,是卑职指挥不力,请总管责罚。”

    杨元庆摇了摇头,“今晚进攻并不是你的责任,我只投入了四千人,而守军足有两三万人,又有城池为依凭,你作战失利是情理之中,只是要好生安抚伤兵,阵亡士兵要想办法把尸首找回来。”

    “卑职明白了,多谢总管宽恕。”

    杨元庆又看了一眼众人,道:“大家集思广益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奇兵攻破城池。”

    这时,程咬金举手道:“总管,我有一策。”

    程咬金在奇兵攻城方面,还是有一点水平,杨元庆对他的建议很是看重,便笑道:“程将军请说!”

    程咬金一向惜命如金,他是不会冒险主动请缨,但想想歪点子之类,他却很在行,他嘿嘿一笑道:“我们一路过来,见两岸都是村庄,人口密集,不如抓他娘的几千高丽妇孺来当肉盾攻城,我想高丽人不会连自己人也杀吧!”

    程咬金的建议遭到了在座众将的一片反对之声,“妇孺哪能打仗,倒时混乱起来,她们四散奔逃,把我们的军队也冲乱了,反而影响军心。”

    罗士信尤为不满,他怒斥程咬金道:“隋军向来军纪严明,作战不伤妇孺,军规里写得清清楚楚,你却让妇孺来打前锋,这个军规还有什么意义?”

    程咬金被众人说得满脸通红,他也怒道:“军规只是针对隋朝民众,高丽人是异族,赶尽杀绝最好,你这种妇人之仁要害死大家!”

    “好了!”

    杨元庆打断了他们的争论,其实杨元庆心中也觉得程咬金的计策不错,但众将反对得厉害,他也不再提了,他又问:“程将军的这个条策略先放一放,大家还有别的什么计策?”

    众人七嘴八舌,有人说挖地道入城,有人说效仿攻克太原城,从吊桥上打主意,有人说先撤军,然后派士兵跟着附近村民混进城内,里应外合攻城。

    正在议论时,一名士兵进帐禀报:“启禀总管,营外来了一名士兵,他说是辽东斥候,有重要情报禀报总管。”

    众人皆一愣,辽东斥候怎么跑到平壤来了,杨元庆却心里明白,顿时大喜道:“快带他进来!”

    很快,亲兵将从城内出来的斥候士兵带进大帐,他单膝在杨元庆面前跪下,将自己军牌高高举起,大声禀报道:“卑职是辽东斥候,叫做王小义,奉校尉之命,出城向总管禀报重要军情。”

    大帐内一片窃窃私语声,大家都听出来了,平壤城内竟然有辽东隋军斥候,令人深感意外。

    杨元庆笑着对众人解释道:“出兵之前,我便密令辽东总管侯莫陈乂派斥候潜入平壤,只是后来没有联系上,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众人这才恍然,程咬金眉开眼笑说:“总管,这个办法好,让斥候混在守军之中,趁乱放下吊桥,我们就可以集中兵力攻城门。”

    程咬金这个方案却没有人叫骂了,众人皆觉得可行,杨元庆又问报信士兵:“你们一共有多少人,准备怎么接应大军?”

    “回禀总管,我们一共五十人,都被高丽人编为协守民夫,不过我们可以集中在一起,吴校尉的意思是,要在关键时候行动,帮助隋军攻城。”

    杨元庆点点头,“你们校尉应该告诉你用什么方案了吧!”

    “启禀总管,吴校尉的意思是,定在明天晚上,还是像今天一样攻城,不过改在南城,他会率领弟兄们在紧靠南城门的西面一侧,届时请总管派最精锐的士兵攻打此处,我们会在城头接应。”

    杨元庆召集众将商议奇兵计策,城内斥候却有消息传来,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乙支文德率领十几名随从一路向东北方向骑马疾奔,奔行近一天一夜,大约在四更时分,他终于抵达了国内城。

    守城士兵急忙奔去向盖苏文禀报,“大将军!大将军!”一名亲兵在盖苏文宿房外搞打着窗户。

    盖苏文从睡梦中惊醒了,他打了两个哈欠,很不耐烦问:“有什么事?”

    “禀报大将军,大王派次相乙支文德紧急赶来,说都城有重大事情发生。”

    这个消息令盖苏文睡不着了,他立刻令道:“速带他到贵客房等候!”

    这段时间盖苏文一直休息不好,他今晚好不容易才睡着,却又被士兵惊醒,他一连打了几个哈欠,起身披一件衣服,向贵客房而去。

    不多时,侍卫们领着乙支文德匆匆走进了贵客房,乙支文德和盖苏文私交还算不错,算是盖苏文和高丽朝廷之间矛盾的润滑剂,若没有乙支文德,盖苏文早就和朝廷翻脸了。

    盖苏文行一礼,很客气地笑道:“次相这么匆匆赶来,朝廷有什么事情发生?”

    乙支文德满脸焦急,连声道:“大将军,杨元庆亲率数万精锐士兵从海路进攻平壤,大王请求大将军前去救援平壤。”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盖苏文猛地一愣,他心念一转,忽然明白了谢思礼话中的深意,杨元庆可以不把他父亲渊太祚放回来,但条件就是不准他支援平壤。

    尽管谢思礼什么都没有说,但盖苏文却完全明白了杨元庆的意思,这就是杨元庆开出的条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