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五十一章 一叶知秋

第五十一章 一叶知秋2017-11-13 21:36:23Ctrl+D 收藏本站

    县衙议事堂内,杨元庆面无表情地坐在上首,慢慢地喝着茶,在他下方左右各坐一批人,左边是乔家村的五名长者,右面则是房子县的徐县令和任县丞。

    从礼仪上看,应该是县令和县丞为长,坐在左边,毕竟他们是父母官,但在杨元庆面前他们却不敢摆出父母官的架子,只能摆出卑下谦虚的姿态,屈居右首。

    五名乡村长者却不知道座位的讲究,他们只关心青苗利钱和义仓粮食,这才是涉及他们切身利益的问题,有杨元庆撑腰,五名长者的语气也变得直率而尖锐。

    “请问徐县令,别的县借青苗钱都没有利子钱,偏偏房子县就有,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朝廷对房子县特殊?”

    质问得相当锐利,徐县令额头已见汗,他用袍袖擦擦汗,这些事情他们当然早已应对之策,只是在杨元庆面前,还是让他心中一阵阵发虚,他与其说是给五个乡民解释,不如说是给杨元庆解释。

    “这个。。。。县里也有苦衷,朝廷规定青苗钱是没有利钱,从官廨田收入中支取,但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有的县有官廨田收入,有的县没有官廨田收入,房子县虽然也有五十顷官廨田,但这几年战乱连连,官廨田分文未有进帐,哪有余钱借青苗钱,我们只得问邸店去借,可问邸店借是要利子钱的,这笔利子钱官府负担不起,只能让借钱者负担,官府能做的事情只能是尽量压低利子钱,别无他法。”

    说到这,县令徐守信苦笑了一下,眼角余光偷偷瞥向杨元庆。他感觉杨元庆依然面无表情。似乎和他一点关系没有,心中稍稍定下来,暗忖:‘难道楚王殿下也是走走过场?’

    想到这。他语气和缓一下,又道:“当然,县里也有考虑不周之处。没有及时把这个前因后果告诉各位乡亲,让大家心中疑惑,我向各位乡亲道歉。”

    避实就虚是官场上推卸责任的惯用伎俩,官府不痛不痒地自责一下,便把利子钱之事揭过去了,杨元庆没有说话,因为他也知道,官府既然敢光明正大地收利子钱,必然已有充足的对策。

    但朝廷在青苗钱的规定中确实有漏洞。要求官府用官廨田的收入来支取,现在地广人稀,有几个县能有官廨田收入。完全可以用义仓的粮食来代替青苗钱。

    五个长者对望一眼。他们也无话可说,而且青苗利子钱也不多。亏也就亏了,但他们更关心的是义仓粮食,大部分人家都有两石以上,怎么能换了朝代就不认账,县官们却一个没有换。

    “利子钱之事就暂时不提了,我们关心的是义仓粮食,请问徐县令,我们前年和去年存在义仓的粮食到哪里去了?今年秋旱为什么不发放?”

    县令徐守信叹了口气,“义仓粮食在今年年初时全部被窦建德调走了,我上次也给大家说过,我们也没有办法,难道让我们去找窦建德要回来吗?”

    青苗钱叫避实就虚,义仓粮食就叫死无对证,其实就算找到窦建德,他也不一定知道,这是他手下所为,人已死,账册已丢失,这就真的是无处对质了。

    杨元庆还是没有表态,做上位者要有上位者的觉悟,他不是监察御史,也不是太守,他不能因为几个乡民的疑问就把县官拉下去打板子,逼问真相,那不是他一个治国者该做的事情。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县令们一个解释的机会,或者说给他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更重要是,他需要完善制度。

    。。。。。。。。

    如果让程咬金做监察御史,倒是一个合格者,他自有他的办法,他只抓住一点,这个徐县令不可能自己亲自去搬粮食,也不可能让自己儿子去搬,只能是他的心腹胥吏。

    那么只要抓住这个心腹胥吏,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要找到这个心腹胥吏也很简单,程咬金知道每个地方都会有掮客,想做事情没有门路怎么办?没关系,掮客可以帮你拉关系找门路,房子县这种小县城,只要在一家酒肆里打听一下,很快,就会有掮客自己上门来。

    程咬金付给掮客十吊钱,便找到了这个县老爷心腹胥吏,胥吏姓陈,是房子县的光初主簿。

    掮客带着程咬金走进一条巷子里,拿了十吊钱好处,很多话他也不隐瞒了,一一告诉了程咬金。

    “这个陈主薄可不是简单,他原本是徐县令的书童,从十岁起就跟着徐县令,是徐县令最可靠的心腹,程爷既然想在本县做生意,总要和官府打交道,找这个陈主薄就对了。”

    程咬金当然没有穿戴盔甲,他穿一件紫红色长袍,头戴绿平巾,穿红戴绿,还带着三四个随从,一看便是一个发了横财的阔佬。

    程咬金迈着八字脚,一步三摇,囊中多金,说话也气粗,“现在还是白天,这个陈主薄怎么不去县衙,呆在家里做什么?”

    程咬金怀疑瞥了马掮客一眼,“你小子不会是在骗我吧!随便找个傻子来冒充。”

    马掮客急了,连连保证,“我向上天发誓,我绝没有骗程爷,若我敢骗程爷,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他又低声对程咬金道:“程爷有所不知,这个陈主薄名义上是县衙的光初主薄,实际上他从不管县衙中的事情,他是替县令打点生意。”

    “县令居然还做生意。”

    程咬金有些奇怪地问,“他忙得过来吗?”

    “哎!现在当官的谁不在做生意,当然县令本人不做,都是家人或者心腹在打点,我们这个县老爷在房子县呆了四五年,靠那点俸禄,他能养得起三个小妾?”

    程咬金点点头,他明白了,走进巷子,他们来到一扇大门前,这是上好的枣木朱漆大门,包有铜边,院子也是用砖砌成,墙头还铺了青瓦檐,显得十分考究,和其他用黄泥麦秆夯成的土院墙完全不同,一看便是大户人家。

    其实在隋朝全盛时期,对于官员和民众的住宅都有严格的规定,什么身份住几亩地,大门的式样房椽的数量,平民门院不得用重瓦及鱼鸟装饰,更不能用飞檐门楼,只能做乌头门,也就是一根乌木悬在门上,连门也只能用简单的竹木门。

    营缮令中有明确规定:‘王公以下,舍屋不得施重栱藻井;’‘士庶公私第宅,不得造楼阁,临视人家’等等,不一而足。

    所以像陈主薄这样的无品胥吏,居然敢用铜皮包重门,门上还有铜环,还有一座飞檐门楼,这是三品以上高官才有资格使用。

    如果在大业初年,肯定要问罪,只是经历多年战乱,法律荒弛,也没有人管这种事情了,只要有钱,过一过王公的瘾也无妨。

    马掮客上前拍了拍铜环,片刻,一名年轻妇人开门,她认识马掮客,又看了看身后的程咬金一行人,便问道:“马浪子,又什么事要麻烦我家老爷?”

    “夫人言重了,只是有一点小事要请陈主薄帮忙,当然。。。。。”马掮客做了一个数铜钱的手势,暗示妇人。

    这名妇人便是陈主薄的妻子,她明白马掮客的意思,便开了门,“那就请进吧!”

    她回头喊道:“大郎,有客人找。”

    “是谁找我呀?”

    从屋子里走出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长得倒是清秀,细皮嫩肉,穿一身白色湖绸长袍,头戴乌帽,打扮也文雅,看外表是一个学术渊博的士子。

    只是他浑身透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做奴仆的小家子气,还有一种胥吏特有的精明和狡黠,他和马掮客交换一个眼色,心中便明白了,有大鱼上钩。

    他走上前,向程咬金拱拱手,“这位仁兄贵姓,是哪里人,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程咬金咧嘴一笑,“我是东平郡人,姓程,想在房子县开一座青楼,所以来找老兄帮忙。”

    院子里有女眷,他竟然说开青楼,陈妻脸上挂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回房去了,马掮客也有点脸热,反正钱已到手,他也告辞而去。

    陈主薄倒不介意来客粗鲁,开青楼也好,开赌馆也罢,都需要大本钱,更需要硬后台,他又是外乡人,那么求官府罩着他,也是必然了,有利可图。

    他一摆手,“请陈兄到我房间里详谈。”

    程咬金呵呵一笑,跟着他进了房间,不料三名随从也跟了进来,陈主薄刚要说话,程咬金却翻了脸,恶狠狠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

    两名随手上前将他架起来,程咬金又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打得这个陈主薄肚子里翻江倒海,脸都变绿了。

    程咬金一把捏住他的喉咙,凶狠地盯着他道:“老子是瓦岗寨的程咬金,问你几句话,你敢有半句谎言,老子挖出你的心肝下酒。”

    陈主薄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连点头,这个时候,保住自己小命是第一重要。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