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六十三章 摆酒请客

第六十三章 摆酒请客2017-11-13 21:36:38Ctrl+D 收藏本站

    卢豫愣住了,杨元庆请自己去赴宴?事情来得突然,使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接过请柬打开,地方是北市‘元安酒肆’,还居然有叫这种名字的酒肆?卢豫去过北市多次,似乎从未见过。

    但酒肆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元庆请他赴宴,他看了看请柬上的时间,快要到了,便立刻吩咐道:“给我备马!”

    卢豫快步走出朝房,随从已牵来一匹马,他翻身上马,带着几名随从,催马向北市奔去。

    在北市大门口打听了一下,原来这家‘元安酒肆’就是原来的一品居酒肆,卢豫以前常去,一品居酒肆因违规卖酒而被查封,官府将它拍卖了,新东主便将酒肆改名为‘元安酒肆’。

    卢豫心中有些惊讶,因为要避杨元庆的讳,很多带元字的店铺都改名了,这家酒肆却叫元安酒肆,而且杨元庆偏偏在这里请他赴宴,这家酒肆和杨元庆有什么关系?

    他进了酒肆大门,掌柜早看见了他,也认识,连忙行礼道:“原来是卢相国,可是来赴楚王之宴?”

    卢豫点了点头,掌柜连忙一摆手,“在五楼,卢相国请跟我来。”

    卢豫跟着他一路上了五楼,即将上五楼时,掌柜却停住了脚步,“相国,很抱歉,我不能上去了,五楼已被包下,不准任何外人进去。”

    掌柜转身要走,卢豫却叫住了他,“我忘记问了,这座酒肆是楚王开的吗?”

    掌柜笑着摇摇头,“我家东主姓裴,失陪了。”

    掌柜快步下楼去了,卢豫眉头一皱。姓裴。莫非这是裴家所开?

    他走上了楼,只见楼梯口站着八名身材魁伟的巨汉,个个长得满脸横肉。目光凶狠,恶狠狠地盯着他,卢豫心中有些不舒服。这算什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吗?

    “卢相国!”

    只见裴青松从走廊里面快步走了过来,向他施一礼,“相国请跟我来,殿下已经在等候了。”

    看见裴青松,卢豫的心才稍稍平静下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八名雕塑般的巨汉,摇了摇头。

    裴青松会意,连忙笑着解释道:“主要是怕闲人上来。所以殿下才命令几名长相凶狠的手下守住楼梯,没有针对卢相国的意思。”

    “哦!原来如此。”

    卢豫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又问道:“今天楚王除我之外。还请了谁?”

    “没有别人了。只有卢相国,本来我昨天来订房间时。还有崔相国,但不知为什么,殿下告诉我,崔相国不来了,所以只有卢相一人。”

    卢豫当然知道,这里的崔相就是指崔弘元,他心中一愣,崔弘元不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有些不安起来,难道杨元庆和崔弘元见过面了?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裴青松推开一间房门,“卢相国请吧!”

    卢豫走进房间,只见房间里站着数十名侍卫,执斧拿刀,斧刀雪亮闪光,杀气腾腾。

    卢豫忽然意识到,今天恐怕不是什么好宴了,杨元庆显然是在威胁他,虽然不一定是要杀他,但这种架势,却是在暗示着什么?

    想要用武力铲除卢氏家族吗?

    就这时,他忽然听见房间里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你这个价格太低了,我整个五楼都是雅室,一个中午不开张会损失多少,今天生意又不错,你至少要再加五百吊。”

    “可是你买这座酒肆,我可出了不少钱!”这是杨元庆的声音。

    “我可不管,我现在是寡妇,要养孩子,开支很大,你是堂堂的楚王,不至于连几百吊钱也要耍赖吧!”

    “拿你没办法,就再加五百吊,但我先说好,不准再有第三次。”

    “嘻嘻!保证没有了,好了,我不打扰你,先走一步。”

    门一开,一名年轻女子迎面出来,一眼看到了卢豫,女人吃一惊,脱口而出,“卢二叔!”

    卢豫也觉得她有点眼熟,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正愣神时,年轻女人却嫣然一笑,快步走了。

    卢豫见她的头发上带着一朵白花,这是还在服孝的标识,她是谁?

    卢豫满心疑惑地走进里间,只见里面只坐着杨元庆一人,桌上已经上了几盘凉菜,杨元庆头戴纱帽,身穿淡紫色长袍,腰束革带,笑容满面。

    “卢相国终于来了,请坐!”杨元庆笑着一摆手道。

    “多谢殿下!”

    卢豫坐了下来,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问道:“刚才那女子是说,叫我卢二叔,我应该见过她,但想不起来了。”

    杨元庆微微一笑,“她是王妃的堂姊,也就是裴蕴的长孙女。”

    卢豫忽然想起来了,“就是嫁给清河崔氏的那个裴家女儿吗?”

    “正是她!”

    杨元庆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也是不幸,他们好不容易才熬过最艰难的乱世,在清河县开了一家酒肆,眼看安定下来,不料丈夫在四个月前病逝了,她在清河县很难呆下去,便卖了酒肆,带女儿来太原另谋发展,我便出了一点钱,帮她买下这座酒肆。”

    “可是。。。。裴家准她抛头露面,当垆卖酒吗?”

    “还好吧!她是东主,很少露面,应该问题不大。”

    裴幽的意外出现,使他们两人本该尴尬的见面气氛一下子和缓下来,这时,卢豫的心思又回到了正事上。

    他沉吟一下道:“今天上午,我和杜相国聊了聊,他提出一个很好义仓粮方案,每两三个郡就集中建立一个大仓库,由朝廷直管,官仓钱粮和义仓粮食都集中在大仓库中,地方官府管帐而不管物,仓库管物而不管帐,这样就可以防止地方官府的贪渎之事出现。”

    卢豫也是一个极为精明之人,作为相国,他也是希望能够控制住地方官府的贪腐,希望朝官能够清廉,希望大隋能够强盛,如果不涉及家族利益,他确实是一个很能干,很有作为的宰相,可一旦涉及家族利益,他的心思就有微妙变化,更多是考虑家族利益,而不再是朝廷。

    这也是世家的局限所在,家国天下,他们首先考虑是家族,然后才是国,最后才是天下。

    杨元庆心中也微微叹息,这个卢豫要比崔弘元难对付,但只要他肯妥协,那么河北官场就容易清理了。

    想到这,杨元庆取出一份供词,放在桌上推给了卢豫,“这是张北冀的供词,卢相国请看看吧!”

    卢豫心中一怔,张北冀上午才被押进晋阳宫,这才半天时间,供词就出来了吗?张北冀就这么不经审讯?他疑惑着接过供词,仔细看了一遍,翻到第二页时,他吃了一惊,第二页清清楚楚写着魏郡太守赵本章纵容家人,违规多占良田五十顷。

    赵本章是范阳卢氏的门生,曾担任过涿郡长史,对卢家非常照顾,是卢家外围势力中的重要人物,居然被张北冀告发了,他又向下看,不由更加心惊,几乎赵郡所有的县令都被张北冀告发,或多或少都有问题。

    “这。。。。这些可信吗?”

    “是否可信,暂时还不知道,但至少这些都是线索,可以按照这些线索去查,有没有被冤枉,一查便知。”

    卢豫半晌没有吭声,他无言以对,如果赵本章真的有贪腐之事,那他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这令他心中十分恼火,这个赵北冀在河北官场呆的时间太长,了解很多内幕,如果他真的招供了,那会牵扯出很多人。

    卢豫恨得直咬牙,崔弘元为什么就管不住张冀北,才一个上午便开始交代了,这就是崔弘元所说的绝不会背叛的刚烈之人吗?

    “殿下,这个张北冀是崔相国的妹夫,崔相国给臣说过,张北冀是清廉之人,会不会有屈打成招的可能?”

    杨元庆摇了摇头,“我上午去拜访过崔相国了,他说张北冀的问题不仅是渎职和受贿那么简单,还有买官卖官之嫌,崔相国还建议御史台去查张北冀的鹿城县老家。”

    杨元庆的这句话使卢豫一下子跌进了深渊,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崔弘元果然背叛自己了,难怪杨元庆要请自己赴宴,原来他已胸有成竹。

    “难道真的保不住了吗?”卢豫心中无声地呐喊。

    杨元庆却淡淡一笑,“我和崔相国已达成了妥协,崔相国不会干涉御史去河北查案,全力支持朝廷对张北冀的处罚,作为回报,如果案子涉及崔家子弟,我也会网开一面。”

    说到这里,杨元庆又笑着对卢豫道:“我希望和卢相国也达成这样的妥协。”

    卢豫当然明白杨元庆的意思,要卢家也和崔家一样,放弃外围家族利益,保住卢家子弟。

    卢豫只觉得自己已被逼到了角落。他不喜欢这种被逼迫的感觉,而且杨元庆还在外面杀气腾腾地排列的几十名刀斧手,更是带有恐吓的意思。

    尽管卢豫不愿意,但他已经没有了选择余地,崔弘元的背叛使他变成孤军作战,他不会是杨元庆的对手。

    万般无奈,卢豫只得叹了口气道:“既然崔相国已妥协,那我卢豫特无话可说,卢家会全力支持殿下,支持朝廷。”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