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六十六章 罗家有喜

第六十六章 罗家有喜2017-11-13 21:36:42Ctrl+D 收藏本站

    这几天罗士信府中格外忙碌,总有人进进出出,送礼的算命的和尚道士,形形色色的人都出现了,原因很简单,罗士信即将成婚,迎娶窦线娘。

    这是罗家的大事,罗士信的父亲早在两个月前便忙碌开了,按照他的想法,最好在儿子出征高丽前便成婚同房,这样他可以早一天抱上孙子。

    不料算命先生算了一命,发现两人的八字竟然不合,这让罗父极为恼火,不过这并不影响这门亲事,按照历城县老家的做法,八字不合也可以扭转过来,那就需要做法事。

    于是,北山的道士,南山的和尚,络绎不绝地出入罗家,足足念了两个月的经,又再次算命,结果算出天作良缘,令罗父大喜。

    他却不知道,算命先生在前一天晚上被程咬金打得鼻青脸肿,他只得用了死算法,也就是不管怎么算,肯定都是一个结果。

    这天上午,程咬金兴冲冲地赶来了罗家,一进门便大嚷:“阿叔,我来商量事儿。”

    罗父对程咬金极为感激,在程咬金天花乱坠的吹嘘之下,罗父便以为儿子和线娘的姻缘是程咬金撮合的结果,不仅暗中给了他重谢,成婚之事都样样和程咬金商量。

    不过罗士信却不领程咬金的热情,程咬金主动提出让线娘住在他家中去,罗士信却不肯,而是让线娘住到秦琼府中去。

    罗父开门迎了出来,笑道:“程哥儿快屋里坐!”

    程咬金进屋坐下,罗父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连忙问道:“有什么事要商量?”

    “就是酒席之事,我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酒肆,可以承办婚宴。把酒席都搬到咱们府上来。所有碗筷桌椅什么的,咱们都不用操心,咱们只管拜堂入帐。”

    由酒肆来承办婚礼酒宴是早就商量好之事。但由哪家酒肆来承办,罗父一直犹豫不决,他比较讲面子。想用太原最大最有名三晋酒肆来承办,他不在乎钱,关键是要气派,场面要撑得足。

    程咬金这一说,罗父犹豫了一下问:“是哪家酒肆?”

    程咬金大大咧咧一摆手笑道:“是北市的元安酒肆,就是原来的一品居酒肆。”

    “这家啊!”

    罗父心中有些不愿意,一品居酒肆他是知道的,肯定不如三晋酒肆,他又委婉道:“我觉得三晋酒肆更有气度一点。程哥儿不觉得吗?”

    “阿叔有所不知!”

    程咬金附耳对罗父低声道:“这家元安酒肆和咱们总管有关系,总管在这家酒肆里也投有份子钱。”

    罗父一惊,“你此言可当真?”

    程咬金拍了拍胸脯。“我可以保证。此事绝对是真。”

    他又要附耳对罗父说话,罗父却推开了他。“别这么神神秘秘的,房间就咱们两人,有必要凑耳朵上讲吗?”

    程咬金探头向屋外看看,压低声道:“此事事关重大,可不能传出去,阿叔,那家酒肆的东主我很早以前见过,是王妃的堂姐。”

    “裴家的女儿?”

    罗父眉头一皱,不太相信道:“裴家的女儿怎么能开酒肆,裴家怎么允许?”

    “唉!她还曾是崔家的媳妇呢!她现在是寡妇了,所以很自由。”

    “寡妇更不行!”罗父顿时跳了起来,“这是婚宴,怎么能让寡妇开的酒肆承办,不行!”

    程咬金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记耳光,多什么嘴啊!

    他又劝道:“关键这是总管的酒肆,咱们怎么能不给总管一个面子,阿叔说是不是?”

    罗父被说动了,楚王是罗士信的主公,关系到士信的前提,怎么能不给楚王一个面子。

    “好吧!就听你的意见,选择元安酒肆。”

    程咬金大喜,连忙道:“那我现在就去联系,只是需要先付一点订钱。”

    “需要多少?”

    程咬金心中盘算一下,“用铜钱太重了,用银子吧!我想五十两够了。”

    罗父进里屋取来一饼五十两重的银子,递给他,“具体时辰之类要安排好,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我老程办事,绝对靠得住。”

    程咬金拍拍胸脯再三保证,揣了银子便快步出去了。

    。。。。。。。。。

    程咬金自从十天前发现裴幽来了太原,他便失魂落魄般地流连在酒肆附近,中午来用餐,晚上也来吃饭。

    一连三四天,却远远只见到裴幽一次,还是带着大众般的笑容面对所有食客,根本就没有正眼看他程咬金一下,令程咬金极为失落。

    罗士信成婚要办酒宴,程咬金便发现这是和裴幽套上近乎的一个机会,要订一百席,这么大的生意,裴幽无论如何要见自己了。

    他一路心急火燎地赶到酒肆,进门便喊道:“让你们东主来见我,我要和她谈笔大生意。”

    掌柜上前陪笑施礼道:“东主今天上午刚刚离开太原,这位爷有什么事和我谈也行,东主交代过了。”

    程咬金俨如迎头被泼一盆冷水,他兴致高涨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冰点,令他郁闷又沮丧,半晌才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掌柜算了算,“明天回来不了,后天也不行,可能要大后天,应该是大后天回来。”

    程咬金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和罗士信的婚礼只差一天,大后天再谈,还来得及吗?

    掌柜看出了他的为难,又小心翼翼道:“这位爷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说,我一定会替你办得妥妥帖帖。”

    程咬金望着眼前这张满是褶子的脸,又想起了裴幽那对粗眉毛,他心中一热,只要能见到她,一天就一天吧!罗士信的婚宴应该来得及。

    “这个。。。。那我就大后天来吧!最近事情太多,大后天我应该会空一点。”

    程咬金打个哈哈,转身走了,掌柜一直望着他走远,才匆匆上了五楼,来到一间雅室门前敲了敲,“东主,是我!”

    “进来!”

    掌柜推门进了屋,裴幽正坐在桌前记帐,她并没有离开太原,刚才她站在窗前,老远便看见了兴致勃勃而来的程咬金

    “那个黑锅脸走了吗?”裴幽冷冷问。

    “回禀东主,他走了。”

    掌柜犹豫一下又道:“他说他有一笔大生意,要和东主谈一谈。”

    “大生意?”裴幽倒有几分兴趣了,“他说是什么生意?”

    “他不肯说,一定要和东主面谈,说大后天再来谈。”

    “哼!”裴幽冷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大后天再谈吧!”

    。。。。。。。。

    罗士信在侍卫的引领下,快步走进了紫微阁,一直走到杨元庆官房前,正好遇到了裴青松出来。

    杨元庆许多次出征都带着裴青松,罗士信和他已经很熟悉了,罗士信拱手笑道:“裴参军,殿下在吗?”

    “在的,罗将军稍候,我替你禀报。”

    裴青松转身进屋,片刻出来笑道:“罗将军,殿下请你进去。”

    罗士信整了整衣冠,这才推门进了屋。

    房间里,杨元庆正坐在桌前,仔细地看着新铸的金钱和银钱,其实金钱并不多,主要是用来赏赐,一般都会被收藏起来,而不会流通到市场去,但银钱就比较多了,很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货币。

    事实上,在隋唐时代,金银因为量少而成不了货币,虽然也铸造了金钱和银钱,但那只是一种财宝,而不是货币,隋唐时代真正的货币是铜钱和布匹。

    但随着银矿的大规模开发,白银的数量增多,也就有成为货币的可能性了,尽管现在只是一个开端,可一旦白银的货币属性被接受,那么寻找银矿就会成为朝廷上下的共识。

    真正的大银矿并不在会宁郡,而是在西域,在葱岭以西,总有一天,他的王朝会因为寻找银矿而向西域进军。

    这时,罗士信走了进来,躬身施一礼,“参见总管!”

    杨元庆放下银钱,笑眯眯问道:“听说你马上要成婚,恭喜你了!”

    罗士信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取出一份请柬,双手呈上,“这是婚宴请柬,请总管赏脸光临。”

    “你的婚礼,我当然要来参加。”

    杨元庆笑呵呵地收下请柬,又问他道:“婚礼筹办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吧!听父亲说,基本上都办妥了,婚宴是由程咬金负责,酒肆他也找好了,秦大哥府上暂时做女方家,到时就去秦府迎亲。”

    杨元庆眉头微微一皱道:“秦琼做事情很稳重,可以信得过,但程咬金那家伙做事情就有点不太靠谱,会惹出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你最好确认一下,不要出什么乱子。”

    罗士信也不太相信程咬金,杨元庆这一说,他也着实有点不放心,便点点头,“我回去告诉父亲,让父亲多问一问。”

    杨元庆想了想又道:“除此之外,你还得派人去齐郡,告诉窦建德一声,虽然我们两军是敌对,但他是线娘唯一的长辈,线娘又是被他养大,所以作为礼节,你应该告诉他一声,同时让线娘写一封信,这样才是人之常情。”

    尽管罗士信极不情愿,但他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