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六十七章 慷人之慨

第六十七章 慷人之慨2017-11-13 21:36:44Ctrl+D 收藏本站

    一早,程咬金又再次来到了元安酒肆,他的心中也有点急了,明天就是罗士信的大喜之事,婚宴再不落实下来,恐怕会误了大事。

    他一进酒肆大门,掌柜便笑着迎了上来,“军爷,真是巧啊!我家东主昨晚回来了。”

    程咬金一怔,“你知道我是军人?”

    他穿着紫红长袍,头戴蝈蝈绿顶巾,一身商人打扮,怎么也不像军人,他疑惑得望着掌柜。

    掌柜打了个哈哈,“军爷这般威武雄壮,器宇轩昂,怎么可能猜不到,再说军爷平时来吃饭,不是常常说和李玄霸打过一仗,你的斧杆被李玄霸大锤震弯,最后战马不支,而李玄霸却被你一棒打成内伤吗?这不是军爷是什么。”

    程咬金得意一笑,“说得不错,带我去见你家东主!”

    “军爷请跟我来。”

    掌柜带着程咬金上了五楼,推门进了一间屋子,“军爷,请进吧!”

    程咬金的小心肝紧张得怦怦直跳,他走进屋子,一眼便看见了站在窗前的裴幽,裴幽穿一身金黄锦缎有花鸟纹的拖地长裙,梳着高髻,头上珠光宝气,和上次在清河县见她大不相同。

    上次见她是腰粗如水桶,而打扮起来,却是骨肉丰腴,细腻如脂;上次见她是双手叉腰,柳眉倒竖,如母夜叉再世,而打扮起来,娴静端庄修眉联娟,如观世音重生。

    程咬金只觉口干舌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站在门口咧嘴傻笑,裴幽在转身瞬间,眼中的冰冷之意消失,顿时笑得灿烂如花,向他盈盈施一礼,“上次在清河县对程爷无礼。请程爷大人大量,不要对小女子介怀。”

    程咬金挠挠后脑勺,嘿嘿傻笑道:“那是不打不相识,我怎么会和幽娘计较。”

    裴幽极为厌恶别人叫她幽娘,但看在程咬金有大生意要谈,她便没有翻脸发作,她淡淡一笑,摆手道:“程爷请坐吧!”

    程咬金坐下。隔着一张桌子,裴幽也在对面坐下,不料掌柜也在旁边坐了下来,程咬金翻了翻白眼,此人怎么如此不知趣?他干咳一声,“掌柜很忙吧!”

    “呵呵!不忙不忙。现在还早,客人们都未到呢!”

    掌柜摊开纸,提起笔,准备记录他们之间谈的生意。

    程咬金无奈,只能心中暗骂一声,拱手道:“是这样,我一个朋友要成婚,委托我办婚宴,我决定在你们这里订一百桌酒席。”

    说完。程咬金得意洋洋,想看看裴幽的反应,裴幽听说是一百桌酒席,柳叶般的眉毛顿时飞舞起来,眼中笑意盎然。

    “程爷是打算包下小店么?”

    “不!不是,是在朋友家里办席,还要烦请你们把桌椅搬过去,酒菜也带过去。”

    “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准备。不知什么时候需要酒席?”

    “这个。。。明天中午就要。”

    “明天!”

    裴幽一声惊呼。她和掌柜面面相觑,怎么可能。一天准备一百桌酒席,买食材都来不及。

    “程爷为什么不早几天说。”

    裴幽有些埋怨道:“上次我不在,你可以告诉掌柜嘛!现在叫我怎么来得及,哎!”

    裴幽叹了口气,“程爷,很抱歉了,这笔生意我们接不下来。”

    “别!别!别!”

    程咬金急了,慌忙摆手,“可千万别拒绝,我们可以谈,价格好商量,你们就当帮我这个忙。”

    裴幽眼珠一转,既然价格好说,那就可以再谈一谈,她笑了笑,“如果很急的话,我只能花高价去买肉食果蔬,还要去外面请大厨,人手也外请,还有桌椅也得借,所以价格有点高,不能程爷能不能接受。”

    反正花的是罗士信的钱,程咬金一点不心疼,只要能讨裴幽欢心,花再多的钱他也不在乎。

    “钱不是问题,只要明天中午能准时开宴。”

    “好吧!我告诉程爷,一般上好的婚宴酒席是八十吊钱一桌,但程爷要得太急,我们只能花高价去买食材,请人手,所以,要八十吊钱一桌,可以吗?”

    “没有问题,八十吊就八十吊!”

    裴幽见他答应得这么爽快,立刻话风一转,“但这八十吊中不包酒钱,现在米酒没有,只能准备上好蒲桃酒,每桌还须另加十吊钱,还有人力和桌榻碗筷,酒菜路途运输,总还得有点小费打赏之类,林林总总算起来。。。。。。”

    程咬金听得头大,有点不耐烦地一摆手,“你就告诉我吧!到底多少钱一桌?”

    裴幽眯眼狡黠一笑,“好吧!看在你们是我妹夫部属的份上,我就一口价,一百吊一桌。”

    旁边掌柜险些吓得摔倒,最好的酒席才三十吊一桌,到这位军爷这里,居然涨了三倍不止,真是冤大头啊!

    他们却不知道,程咬金是拿别人的钱慷慨,要是他自己掏钱,十吊都嫌贵。

    程咬金从怀中摸出五十两重的银饼,往桌上重重一拍,掷地有声,“就这么定了,这是五十两定银,先拿去!”

    裴幽眉开眼笑道:“我拿了定钱,当然得打个收条,这样吧!我们签份契约,这样也能约束我们不能反悔,免得误了婚事。”

    。。。。。。。。

    程咬金走了,裴幽轻轻吹着契约上的墨迹,满脸得意,旁边掌柜小心翼翼道:“东主,这位军爷好像这里有点病。”

    掌柜指了指自己脑袋,裴幽不屑地冷笑道:“他是有点病,被我上次一锅打出来的犯贱毛病。”

    “可是,明天就要,一百桌啊!我们真的来不及。”

    “哼!谁说让我们做了,你去找几家酒肆,就按三十吊一桌的上好酒席,拼一拼,凑足一百桌给他们送去。”

    掌柜眼珠一转,“东主,其实也用不着三十吊,只要定席多,还可以讲讲价钱,二十五吊就够了。”

    裴幽摇了摇头,“二十五吊钱的话,做得肯定会差一点,这样不太好,就按三十吊钱算,让他们做得份量足一点,味道好一点,酒也要陈酿,这可是咱们的牌子。”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找人。”

    。。。。。。。。

    一般人家成婚办喜事,酒席要吃三天三夜,但朝廷这段时间倡导节俭,所以三天的酒席改成了一天,从中午开始,吃到晚上结束。

    罗府早已是张灯结彩,挂着大红的囍字,一派喜气洋洋,天刚亮,酒肆便搬来了一百套桌榻,堂上堂下,院里院外,搭着棚子,棚子里摆满了桌榻。

    婚宴实行合席制,酒菜放在桌子上,桌前放着单人坐枰,桌子上的漆盘中堆满了各种瓜果点心,蜜糖松子,客人随席而坐,没有什么规矩,不过隋唐的合席制是男女对坐,男人坐一边,女人坐另一边。

    但在上首的一座布置豪华棚子里却没有人入坐,那是主坐,楚王和王妃的座位,有专门的人看守着,不准人入内。

    一早,客人便络绎不绝到来,有骑马的将军,有坐着马车或者牛车,打扮花枝招展的将军夫人,罗士信的客人主要以军方为主,大隋的军政分得很清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军不干政,政不管军,除了兵部,兵部是军政之间的一座桥梁。

    大门前,罗父穿着大红的吉袍,头戴纱帽,满脸红光地欢迎客人,在旁边,牛进达和贾润甫也兼做迎宾司仪,贺礼一般都事先派人送来了,这里只是迎客入席。

    “恭喜伯父迎娶佳媳,士信洞房圆婚,伯父早抱孙子!”

    客人们说着恭维的话,罗父满脸笑开了花,嘴都笑得合不拢,“呵呵!同喜同喜,快请进府。”

    “今天怠慢不周,请多多包涵!”

    一波波的客人接踵而来,临近中午时,已经有上千客人到来,酒菜都端上来了,分量足,味道佳,吃得众人赞不绝口,罗父也感到倍有面子,暗赞程咬金会办事。

    这时,一名下人悄悄上前,拉了一下罗父的袖子,附耳对他低语几句,罗父眉头一皱,交代两句,跟着下人匆匆进府去了。

    一间屋子里,程咬金愁眉苦脸坐在一旁,酒肆的掌柜则陪着笑脸,和东主裴幽坐在另一边。

    “婚宴有什么问题吗?”罗父匆匆走进屋问道。

    裴幽喝茶不语,掌柜站起身行一礼,笑眯眯道:“酒菜已上齐了大半,我家东主吩咐,能不能先结一下帐,小店本小利微,实在垫不起。”

    罗父点点头,这个很正常,一般都是上菜大半后结帐,他没有什么异议,便问道:“一共多少钱?”

    “一共一万吊钱,去除五百吊的定钱,剩下是九千五百吊,付金银也可以。”

    “多少?”

    罗父失声惊呼,他这几天太忙,没有时间过问价钱问题,听说要一万吊钱,惊得他目瞪口呆。

    “老爷子,一百吊一桌,一共一万吊。”

    呆了半晌,罗父连忙将程咬金拉到一边,着急地低声道:“有没有搞错,一百吊钱一席,三晋酒肆最多才三十五吊一席。”

    罗父事先和三晋酒肆谈过价格,知道行情,听说要一百吊钱一桌,他顿时有点急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