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七十一章 北市试钱

第七十一章 北市试钱2017-11-13 21:36:49Ctrl+D 收藏本站

    杨元庆这个任命着实让李靖吃了一惊,由楚王府长史转任代州总管,从品阶上看,都是从三品衔,但从权力上看,却是有点降格了。

    代州总管主管三郡军事,有地方实权,而楚王府长史掌管全军政务,是军方第二号人物,手中权势极重,调去代州任总管,明显在权力上降了一级。

    但李靖的吃惊并不是调走他,而是去代州任总管,这意味着北方可能要出事。

    “殿下,出什么事了吗?”

    “暂时还没有出事,但突厥已经在逐渐恢复强盛,迟早会南下,我需要一个得力的人,打造边境防御的铜墙铁壁。”

    李靖默默点了点头,“臣明白了,愿意为殿下分忧。”

    杨元庆沉思一下又道:“现在马邑郡和定襄郡共有一万军队,我可以再给你一万军队,最多只有这两人,但你可以实行民团保甲制度,藏兵于民,三郡二十余万人口在形势危机时,临时调动出数万军队。”

    “微臣明白,不知殿下希望我什么时候上任?”

    “尽快吧!你的任命明天会下来,休息两天,然后去马邑郡赴任。”

    “不知微臣去边疆上任后,谁来接手长史一职?”这也是李靖很关心的问题。

    “这个我还没有考虑好,我倾向于让杨善会出任,但这又涉及到相国的变更,所以有点为难,就暂时让司马姚胜文代一下。”

    李靖不再多问,他站起身行一礼道:“既然如此,微臣就回去办理交接了,不打扰殿下。”

    “去吧!我期待你能有出色表现。”

    李靖行一礼,转身退下去了。房间终于安静下来。杨元庆又回到桌边,提笔给苏定方写一封信,他考虑了一夜。四面树敌并非良策,苏定方的手中只有一万军队,现在隋军需要在西域转为防御。

    必须要引导东西突厥发生火并。这才符合大隋的根本利益。

    。。。。。。。

    中午时分,杨元庆偷得片刻闲暇,来到了北市,尽管今年是灾年,粮食紧张,各种物资供应也并不充裕,但北市毕竟是大隋最大的市场,还是热闹异常,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杨元庆略略化了妆。戴一顶胡人的卷檐虚帽,贴了两片胡子,两颊涂上黄粉。穿一件胡人的窄袖皮帽。乍一看便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商人,而且是往来于西域和中原那种商人。衣着华贵,囊中多金。

    杨元庆也时常去北市视察,每次他都是这样打扮,倒也没有人能认出他,马车就停在北市外面,这里是进入北市的一条必经街道,叫做北凤街。

    街道不长,只有一里多路程,但街道两边却开满了密集的店铺,主要以酒肆客栈和青楼为主,酒肆和客栈沿街,而青楼则藏身在几条小巷里,巷口站着几名年轻的妓女,正风情万种地向来往行人抛着媚眼。

    杨元庆背着手在人群中悠悠闲闲地走着,身后七八步外,十几名亲卫紧跟着他,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况,事实上,根本没有人能认出这个商人居然是权倾天下的杨元庆。

    杨元庆眯着眼打量两边的商铺,记得上一次他来北市还是中原战役结束没有多久,他来了解太原粮价,这才几个月时间,他便发现了有不少变化。

    一品居酒肆消失了,变成了元安酒肆,几间原本破旧的半沿街房屋也修葺一新,增高为两层,出租为店铺,太原沿袭隋制,除了特殊的几座府邸外,一般不准修建楼房,临视人家,但只有太原北市可以出现楼房,这里是商业区,寸土寸金,只有修建楼房,才能容得下更多的商铺。

    这时,两名站在巷口拉客的青楼女子看见了杨元庆,他服饰名贵,身材高大,器宇轩昂,使两名青楼女子眼睛一亮,上前一左一右拉住了他的胳膊,“阿郎,怎么好久不来看小妹了,把人家忘记了吗?”

    声音又娇又嗲,拉着他的手,指甲却在他的手心里轻轻挠着,勾人魂魄,杨元庆怎么对她们看得上眼,但他也不恼,挣脱了她们的手,笑眯眯道:“我要去谈笔生意,回头再找你们。”

    谈生意哪是这么悠闲的样子,分明就是推托之辞,两人女子不肯放过他,又抱住他的胳膊,将丰满的胸脯在他胳膊上蹭,秋水如波,声音变得可怜起来,“阿郎,照顾一下生意吧!年景不好,小妹快没饭吃了。”

    两人可怜楚楚地哀求他,这时,几名亲兵冲了上来,一把将她们推开,其中一名女子站立不稳,被推翻在地,两女顿时吓得容失色。

    不远处的巷子里藏着几名青楼打手,他们任务就是专门防止客人动粗,但几名打手不傻,杨元庆的十几名亲兵又高又壮,一看便是武艺高强之人,还佩着刀,这不是他们惹得起之人,他们知趣地躲在巷子里,不敢出来。

    杨元庆见其中一个女子的手背被路边石头磕破,还流血了,心中有点歉疚,便摸出两枚银钱扔给她们,“买点药包扎一下吧!”

    银钱在地上骨碌转了一圈,发出的声音和铜钱不一样,两个青楼女子拾起银钱,惊讶地仔细查看,尽管几天前银钱已经上市了三千枚,但以她们的青楼身份,自然是无缘见到。

    两个青楼女子从未见过这种银钱,端看半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一名女子问道:“客人,这是什么钱?”

    杨元庆已经走出了十几步,听她这一问,便回头笑道:“这是大隋新出来的银钱,听说过吗?”

    青楼一向是消息集散中心,两名女子听客人说起过,说这种银钱很值钱,黑价一钱能当五十钱用,顿时又惊又喜,转身向小巷里跑去。

    这时,旁边一名商人却听见了杨元庆的话,他心中一动,立刻跟了上来,又走了二十几步,商人奔了上来,拦住杨元庆,拱手道:“这位仁兄,能否借一步说话。”

    杨元庆看了他一眼,见他长得矮矮胖胖,小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亮色,便微微一笑,“我认识你吗?”

    “我有点事想和仁兄商量。”

    这个商人知道刚上市银钱,一上市便被抢兑一空,一般人想买都没有地方买去,而这位大爷竟然随手打赏给两名妓女,要么就是败家子,可败家子显然不像,那么就是不懂银钱的价值了,这种机会,商人可不想放过。

    后面的亲兵刚要上前,杨元庆却摆手止住了他们,笑眯眯问商人道:“有什么事吗?”

    商人低声道:“我愿意用高价买你的银钱,有多少买多少。”

    杨元庆见旁边有一家酒肆,便指了指,“进去说话吧!”

    他转身向酒肆里走去,商人大喜,连忙跟了进去,酒保招呼二人在靠门边的一张桌前坐下,十几名亲兵则站在门口,另外两人跟入,站在杨元庆身后,手握刀柄,目光冷厉盯着商人,只有他胆敢有半点异动,就抽刀剁翻他。

    商人却不知自己已身处危境,他的心完全在银钱上面了,他知道有人愿意出一吊钱买一枚银钱,这种银钱他也见过一次,含银量足,做工考究,他前所未见。

    他一心想弄一点银钱,如果少就自己收藏,如果多,他就可以用来赚钱,遇到杨元庆这个身藏银钱之人,他无论如何不会放过。

    “这位仁兄,能不能拿一枚银钱给我看一看。”

    杨元庆摸出一枚银钱递给了他,商人慌忙接过,托在手掌心,眼睛紧紧盯着银钱,“没错,没错,就是它!”他嘴里低声念着,眼睛里竟放出光来。

    他一把紧紧捏住银钱,目光又转向杨元庆,目光里充满了热切和期待,“仁兄还有多少银钱?”

    杨元庆笑了笑,“我姓李,会宁郡人,在太原经商,不知阁下贵姓?”

    一般人见面,应该是先自我介绍,然后再谈事,只是这位商人太心急,竟忘记了起码的礼仪,他顿时醒悟,连忙站起躬身行一礼,这才坐下道:“在下姓王,绛郡人,在北市经商,北市里的会隆米铺便是在下所开。”

    “原来你就是王米。。。”杨元庆笑了笑,拱手道:“久仰了!”

    杨元庆当然知道会隆米铺,是北市第二大米铺,听说东主姓王,祖上三代都是做米生意,人称王米虫,一方面是说他在米业上的资历深,另一方面也指他为人比较贪婪。

    “在下正是王米虫,不过官名叫王崇义,乳名米郎,仁兄就称我米郎好了。”

    王崇义心急道:“仁兄能否告诉我,你有多少银钱?”

    杨元庆从怀中摸出二十几枚银钱,放在桌上,“我一共只有这么多,还是别人送我的,我不明白,王兄要它们做什么?据我所知,朝廷很快就会大量发行,到时满街都是,也就不稀罕了。”

    “你说的可当真?”

    “当然是真,我一个亲戚就在朝中主管此事,这些银钱就是他送我,我何必骗你。”

    “原来是这样!”王崇义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如果真是要大量发行,那这些银钱确实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了。

    他对桌上银钱一下子没有了兴趣,端起茶杯道:“说老实话,这些银钱朝廷发行有问题,这里面藏着很大的利益,所以大家才钻头觅缝找它。”

    “哦?有什么问题。”杨元庆极有兴趣地问道。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