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七十三章 银钱危机

第七十三章 银钱危机2017-11-13 21:36:51Ctrl+D 收藏本站

    长安明德门,一名黑衣骑士飞驰而至,眼看到城门口,却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骑士猛抽一鞭战马,反而加速了,这种情况只有八百里加急快报才有,但那种送信人有专门的醒目服饰,还会大喊,‘八百里加急军情!’

    而眼前这名骑士却明显不是,守城士兵大怒,为首校尉带着十几名士兵执矛冲了上去,“停下!”校尉大声怒吼。

    骑士稍稍减速,从怀中摸去一块令牌,对校尉一晃,冷哼一声,“吓了你的狗眼!”

    校尉吓得一激灵,慌忙闪开,又对城门处喊道:“闪开,让他过去!”

    士兵们纷纷闪开,骑士再次加快马速,风驰电掣般冲进了城内,消失不见了,望着骑士消失的背影,一名士兵低声问校尉道:“头儿,这是哪家皇亲,这么嚣张?”

    “哼!皇亲我倒不怕了。”

    校尉冷笑一声,可一想那面铜牌,他又没了底气,心有余悸道:“是唐风!”

    “唐风?”

    旁边士兵吓得一咋舌,那可是唐朝最狠的情报堂,权力无边,说你是隋朝探子,一把便抓进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惹不起啊!

    唐风骑士冲进明德门,在朱雀大街上纵马疾奔,向秦王府方向疾奔而去。

    。。。。。。。

    秦王府,李世民正和谋主房玄龄以及长史长孙顺德商议扩大唐风之事,这几月,唐朝在各地募兵了十余万人,使唐朝兵力又恢复到三十万,李世民募到了八万兵,交给段弘志殷开山刘弘基等人训练。已经训练了两三个月。

    虽然兵力增加。但李世民这两个月的心情并不好,原因是父皇最终否决了他进攻萧铣的建议,由于李密派单雄信率十万大军西击萧铣。而萧铣却联合杜伏威在九江郡抗击魏军。

    这个时候,萧铣后背空虚,完全可以趁机夺取豫章郡和鄱阳郡。李世民极力劝说父皇出兵,但太子建成却说今年是灾年,应考虑民力负担,萧铣只是瓮中鳖,迟早是盘中之物,劝说父皇不要出兵,谨防隋军南下。

    最后李密军不熟悉水战,被萧杜联军杀败,死伤数万人。退回了江都,而萧铣又回过头屯兵鄱阳郡和豫章郡,使这个机会白白失去了。而这时候他们才得到情报。原来杨元庆进攻青州是假,他亲自率军去攻打高丽。掠夺粮食物资。

    这个消息令李世民极为愤恨,却又无可奈何,愤恨也没有用了,不料太子建成却又趁机告唐风一状,说他们没有及时探知杨元庆亲征高丽的情报,误了军机大事,使李世民被父皇狠狠一顿责骂。

    房玄龄捋须道:“其实我以为唐风在太原确实有些不力,主要是没有收买到核心官员,一些重要的情报得不到,我觉得唐风并不一定要扩大,而是应该换一个更得力的人前去太原主持,李守重的能力还是差了一点。”

    长孙无忌是唐风主管,他对唐风的情况最为熟悉,他也点点头道:“先生说得有道理,李守重能力是弱了一点,确实没有能够收买到重要的官员,这次杨元庆清洗河北官场的机会,他竟然白白放过了,我也很恼火,我同意换人。”

    李世民沉思良久道:“杨元庆清洗河北官场,至少要几个月的时间,应该还有机会,李守重在太原以久,比较熟悉情况,如果现在换人,等新人熟悉情况后,机会恐怕就没了,我们可以督促李守重不惜血本,拉拢比较有实力的隋官,掌握隋朝的内部消息,我觉得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

    “殿下说得也对,再给他一个机会也无妨,只是希望李守重不要辜负了殿下的期望。”

    正商量着,门外忽然传来一名侍卫:“启禀秦王殿下,太原唐风有紧急情报!”

    正说到唐风,唐风便到了,李世民点点头,“命来人进来!”

    侍卫带着黑衣骑士快步走进了大堂,黑衣骑士单膝跪下,向李世民抱拳行礼,“卑职耿纵,奉李堂主之令,给殿下送信!”

    侍卫用红漆托盘将一封信和一个红布口袋呈上,李世民瞥了一眼红布口袋,却先拾起信,他从信封里抽出信,抖开来匆匆看了一遍。

    信中说隋王朝推出一种新银钱,在市场极为火爆,人人都在抢这种银钱收藏起来,市场上根本没有流通起来,李守重推断这只是隋廷的试探,会马上大规模推出银钱。

    在信的最后又补充了一个情报,不久前,一支百余艘拖船组成的船队抵达太原,船队上满载着银锭,一块银锭重三十余斤。

    这个情报令李世民到吸一口冷气,隋朝竟要大规模推出银钱,他将随手将信递给房玄龄,“先生看一看吧!恐有不妙。”

    房玄龄接过信,匆匆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这时,李世民的目光又落在盘子红袋上,他拾起红袋,从里面抖出一叠银钱,足足有二十枚,大小和隋新钱一样,但更厚,这就是隋朝最火爆的新银钱吗?

    李世民拾起一枚银钱,用食指和拇指小心捏住边缘,高高举起,对着光线,眯着眼打量这枚银钱,做工精湛细腻,中间有方孔用于穿线,上面用阳文刻着‘元和通宝’四个字,背面是一个‘银’字,和隋朝的铜钱一样,隋朝铜钱从第二批开始,统一改成了‘元和通宝’,不再叫五铢钱。

    房玄龄看完信,又将信递给了长孙无忌,肃然对李世民道:“殿下,此事非同小可,如果隋朝拥有大量金银,又开始用银来作为货币,这必将掠夺天下财富,如果不改变这种情况,只要两三年,必将是隋强唐弱,大唐危矣!”

    长孙无忌也看完了信,眉头一皱道:“我们可以严禁这种银钱在大唐使用。也可以断绝和隋朝贸易。或许能避免这种危机。”

    “没有用的!”

    房玄龄摇了摇头,他将一枚银钱递给长孙无忌,“这种银钱一看便是上好之物。含银量至少九成以上,就算我们禁止银钱流通,但商人完全可以熔化取银。甚至隋朝根本不用银钱,直接使用银饼,我们最多只能禁止关中物资外流,却禁不住巴蜀荆襄物资流出,还有江南的茶米绸布,肯定会大量流向隋朝,长孙长史,你应该明白这一点,这种银钱会让大唐物价暴涨。民怨沸腾,就像年初那次物价大涨一样。”

    其实不需要房玄龄分析,李世民也明白这种银钱将给大唐带来的危机。他心中忧虑之极。忍不住恨声道:“这就是会宁失守造成的恶果,现在出来了。若再不制止,大唐就将毁在这枚小小的银钱上。”

    房玄龄又缓缓道:“殿下,微臣有三策,或许可以避开此次危机。”

    李世民大喜,连忙道:“先生请说!”

    “殿下,首先是‘破’计,破坏隋朝的银钱,我们不妨用白铜制成和隋朝一样的银钱,大量投入隋朝,鱼目混珠,使隋人不敢再相信银钱,不敢再用银钱。”

    这是一招毒计,但上不了台面,且不能持久,只能维持一时的效果,李世民沉吟一下,又问道:“第二策呢?”

    “第二策是‘增’策,其实也就是我们也使用白银做货币,对抗隋朝的银钱,当然这需要大量的白银,这也是我们的难处所在。”

    李世民苦笑一声,如果能得到白银,早就动手了,会宁银矿被夺走后,他们也一直在寻找银矿,也只找到几个小矿,没有什么收获,他叹口气道:“先生再说第三策!”

    房玄龄的目光变得阴冷起来,淡淡道:“第三策是‘绝’策,如果第一策和第二策都行不通,那只有一个办法了,殿下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李世民缓缓点头,“我明白了,我这就进宫去面见父皇,此事事关重大,一刻也不能耽误。”

    。。。。。。。。

    太极宫武德殿内,大唐皇帝李渊正在接见来自突厥的使者,这次突厥派出两路使者,一路去太原,一路来长安,颉利可汗极有手腕,他要充分利用隋唐之争,为突厥谋取最大利益。

    来长安的使者叫做默延卓,是突厥次相,他奉颉利可汗之命来长安,希望做成三件事,一是结盟,二是贸易,三是联姻。

    武德殿偏殿内,李渊高高地坐在龙榻上,满脸笑容,而使者默延卓坐在下首,一脸的恭敬,太子李建成和五个相国皆坐在对面。

    结盟对于唐朝来说,是突厥的让步,在最初唐朝和突厥的最初联系中,是唐朝臣服于突厥,而结盟就意味着取消了这种臣服,而成为平等地位。

    颉利可汗是个极为务实之人,他不需要这种没有意义的臣服,他要的是切实的利益,要唐朝卖生铁给他。

    联姻则是锦上添花,是在达成结盟和贸易后,融洽两者关系的新举措,只是颉利可汗已经娶黠嘎斯公主为可敦,所以他只能娶唐朝宗室之女为侧妃,而不能娶公主。

    但对大唐而言,结盟就极为重要,这就是使大唐摆脱初期向突厥臣服的恶劣影响,这件事早已传遍天下,一直被很多人诟病,这对于急于维护正统形象的大唐至关重要。

    “朕很高兴和突厥结成联盟,也愿意将宗室之女许给突厥可汗为妃,至于贸易,请容我和大臣商议,再给贵使答复。”

    默延卓虽然一脸恭敬,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但他的语气却十分坚决,“尊敬的大唐皇帝陛下,我代表可汗万分感激皇帝陛下的诚意,但我需要友善地提醒陛下,贸易是结盟和联姻的前提,希望陛下能更加重视对双方都有利可图的贸易。”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