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八十章 长孙之策

第八十章 长孙之策2017-11-13 22:6:58Ctrl+D 收藏本站

    约半个时辰后,李世民出现在李渊的御书房,他双膝跪下向父皇恭敬地磕一个头,“儿臣世民参见父皇,请父皇训示!”

    李世民每次来觐见父亲总是会行跪礼,虽然没有这个必要,但李世民一直坚持,最终感动了李渊。

    李渊一直为第五子李智云之死而对李世民耿耿于怀,但正是李世民一言一行所表现出的孝道,最终使李渊相信了裴寂大义灭亲的解释,李世民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而射死李智云。

    解开这个心结后,李渊对李世民开始愈加信任,甚至包括李世民在潼关夺权而不肯救援李元吉之事,也不了了之,更重要是李建成在一些小节却表现不太好,让李渊不喜。

    比如,李建成经常微服私访,替农民解决实际问题,农民在感激之下,会喊出太子万岁,李渊当然不会计较这种愚农之言,但他却对太子没有及时制止而不满。

    再比如,李建成在私生活上有点不太检点,经常和一些文人混迹在一起,而且招妓娱乐,席中酒色不忌,放荡形骸,被御史弹劾有失体统,这让李渊很是不满,但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斥责太子。

    尽管李渊本人是极为好色,但他却希望儿子们能稳重收敛,在这一点上次子世民就做得很好,他从不和那些胡乱指点江山的文人墨客们混在一起,也不好色,和秦王妃情深意重,夫妻恩爱,加上皇后时时赞誉,这就让李渊很满意。

    历史竟是如此地相似,这种事情在隋朝时也同样发生过,李建成相当于杨勇,李世民相当于杨广,尽管有前车之鉴,但李渊并没有吸取杨坚的教训,或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所在。有是历史的必然。

    由于李世民掌控唐风的缘故,一些军国大事,李渊也常常会把李世民叫来一起商议。

    “皇儿免礼平身!”

    李渊笑眯眯道:“坐下吧!”

    一名宦官连忙搬来一只坐枰,“谢父皇赐座!”李世民恭敬地施一礼,坐了下来。

    李渊沉吟一下,挥挥手,“你们都退下!”

    宦官们都退了下去,御书房内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李渊这才缓缓道:“安排唐风。要多注意杨恭仁的动向。”

    “是!儿臣记住了。”

    这一点也是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区别,如果是李建成,他一定会吃惊地问。为什么监视杨恭仁,知道实情后,他必定会劝父皇要相信杨恭仁。

    但李世民却不。他不会问原因,父皇怎么交代,他就怎么做,这自然就让李渊对他生出一种信任感,

    随口交代完杨恭仁之事,李渊又道:“这次杨元庆派遣杨师道来长安,是向我们解释发行银钱之事,他承诺少量发行银钱,会严禁银钱流入唐朝。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世民暗暗忖道:‘原来是杨师道来了,难怪要监视杨恭仁。’

    “父皇,银钱之事朝中已有定论,父皇不要被隋朝的花言巧语迷惑。”

    “皇儿的意思是说,隋朝只是在欺骗朕?”

    李世民叹了口气,“父皇,首先一个少量发行银钱就不可信。他若少量发行银钱,那发行银钱又有什么意义?他获得那么多银锭,怎么可能少量得起来,再说,他承诺严控银钱流入唐朝。这句话更是有漏洞,他可以说关中商人仿冒。甚至他不用银钱,而用银饼流入唐朝,这又该怎么办?父皇,我认为杨元庆其实没有一点诚意,他若真有诚意,就应该关掉矿山,这才是治本之策。”

    李渊背着手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问:“那批假银钱之事,做得如何了?”

    “回禀父皇,我们已经制作了一万余枚。”

    李渊眯着眼道:“把这一万枚银钱投入太原,朕想看看杨元庆的反应,他是否真的重视银钱,一试便知!”

    。。。。。。。。

    李世民匆匆回到了秦王府,一进大门便吩咐手下道:“速把长孙长史给我叫来。”

    他回到外书房,长孙无忌的声音随即在房门外响起,“殿下,长孙求见!”

    “进来!”

    门开了,长孙无忌匆匆走了进来,虽然房玄龄是李世民的第一谋主,但实际上长孙无忌也很厉害,只是他不善于言辞,风头被房玄龄所抢。

    不过长孙无忌更长于政务,他担任秦王府长史,虽然日理万机,却把政务整理得井井有条,还能抽出时间掌管唐风,能力远远超出一般人,也正是这样,他成为了李世民的第一心腹,连房玄龄也比不上他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

    “卑职参见殿下!”长孙无忌进门便深施一礼。

    李世民立刻吩咐道:“先做一件事,立刻派得力干将监视杨恭仁,最好能安排人进他府中去,或者收买他府中下人,此事立刻去做。”

    “卑职遵命!”

    长孙无忌转身便走,李世民又叫住了他,“事情安排完后,再过来,我还有事。”

    长孙无忌点点头,转身走了,李世民又低头考虑杨师道之事,杨元庆为什么突然做一个示弱的姿态,控制银钱发行,这和他一贯强势的作风完全不同,一般只有他的利益受到威胁后,才被迫这样做。

    想到‘威胁’二字,李世民头脑中立刻电光石火般地闪过一个念头,“突厥!”

    没错!一定是突厥,突厥在北方威胁到了隋朝,为了避免腹背受敌,所以杨元庆才会故作姿态来安抚唐朝,想通这一点,隋朝的一系列行为便豁然开朗。

    隋朝一面表示将少量发行银钱,一面又派两万重兵进驻会宁郡,显然是在用花言巧语迷惑唐朝,他们把白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绝不可能只是少量发行,他们必然会利用白银这个利器掠夺唐朝财富,不战而胜,这比中原之战还要惨烈,还要杀人于无形。

    想到这,李世民顿时心急如焚,他该怎么劝说父皇?

    “殿下!已经安排好了。”长孙无忌又出现在门口。

    “坐下吧!”

    李世民摆摆手,让长孙无忌坐了下来,

    一名侍女上了两杯茶,长孙无忌端起茶杯问道:“听说杨师道来了,圣上召殿下觐见是为了这件事吗?”

    李世民点点头,又问道:“假银钱进展如何?”

    “已经铸了一万两千枚!”

    长孙无忌从怀中摸出两枚银钱,放在李世民的桌上,笑道:“这两枚银钱一真一假,假银钱是用白铜铸成,殿下不妨分辨一下。”

    李世民顿时坐直身子,仔细看眼前的两枚银钱,无论外形和颜色都一模一样,很难辨认孰真孰假,可当他把两枚银钱拿在手中,立刻感觉出来了,一枚银钱稍微重一点。

    “这枚重一点的银钱。。。。是假。”李世民迟疑着说道。

    长孙无忌笑着点了点头,“殿下说得一点没错,白铜要稍重,不过,我们是事先知道有假才会辨别出,一般人不会想到这么多,应该没有问题。”

    李世民大喜,立刻道:“圣上命我们立刻把已铸好的假银钱投往太原,这件事要抓紧,不能耽误了。”

    “卑职明白,今晚就会把银钱运往太原,很快就会见到效果。”

    停一下,李世民又叹了口气道:“这次杨师道来长安,就是为了解释隋朝发行银钱一事,杨元庆还写来亲笔信,承诺少量发行银钱,并严禁流入隋朝。”

    长孙无忌一怔,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隋朝不可能自缚手脚。”

    长孙无忌沉思一下又道:“杨元庆很可能会玩文字花样,其实这里面漏洞百出,什么叫少量发行银钱,一枚相对于十枚是少量,而一百万相对于一千万也是少量,他事后完全可以说,他原计划要铸造五千万枚银钱,就是因为向唐朝承诺过少量,所有只铸造了一千万枚,然后这些银钱又通过粟特人,或者从李密那边流过来,他也可以说他严禁住了,长安的银钱和他无关,这怎么说呢?”

    李世民默默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和我所想一致,杨元庆很明显是想安抚住唐朝,如果我没有推断错误的话,应该是突厥对他形成了威胁,他唯恐腹背受敌,才想到了这个安抚的办法。”

    “那殿下可以说服圣上,让圣上放弃对隋朝的幻想,不要存有任何怜悯之心,果断发动对会宁郡进攻,夺回矿山,卑职也认为这是一个机会,错过了,就很难再抓住了。”

    说到进攻会宁郡,李世民心中顿时燃起一股怒火,上次他提议进攻会宁郡,夺回银矿山,彻底消除隋朝的白银威胁,却遭到了太子为首的绥靖派的强烈反对。

    他们甚至发动几百朝官联名反对,说天灾之年民众难以承受战争,大唐国力支持不住一年两场大战,还说此举必将给大唐带来深重灾难,最后把父皇说动了。

    这帮人一昧害怕战争,上次正是他们的反对,使唐军错过了歼灭萧铣,这次他们又开始反对,令李世民怒火中烧,但他又无可奈何,“可是圣上让太子管此事,恐怕难以说服父皇。”

    长孙无忌却摇了摇头,“我觉得殿下没有体会到圣上深意,圣上今天征求殿下的意见,恐怕他也并不是完全支持太子,殿下没有意识到吗?”

    一句话惊醒了局中人,李世民沉思片刻问:“那我该怎么做?”

    长孙无忌微微笑道:“殿下别急,或许我们唐风能有所作为,助殿下一臂之力。”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