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八十九章 胡马烟尘

第八十九章 胡马烟尘2017-11-13 22:7:9Ctrl+D 收藏本站

    十一月初的草原已是一片萧瑟,牧草枯黄,生命黯淡,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变得死气沉沉,就算是草原的牧民也很少看到这样丑陋的草原。

    因为在往年,这时的草原已被茫茫大雪所覆盖,天地间一片白雪皑皑,很难看到枯败的草原。

    但今年天气却异常干燥,已到十一月,北方连一场雪都没有到来,只是在九月时下过两场雨,并没有减轻干旱,而冬天的大旱对土壤墒情极为不利,更加剧了人们对春旱的担忧。

    但进入十一月后,另一种担忧却席卷大隋朝廷和民间,那就是北方突厥有可能会入侵中原,这个消息来自于马邑郡,不断有突厥小股游哨侵入隋朝境内,烧杀抢掠。

    一般突厥军队都是由牧民组成,在平常时候,这些牧民放牧生活,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突厥军队只聚集在可汗的王帐附近,而边境上绝不会出现游哨。

    此时边境出现了突厥游哨,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突厥军队开始大规模集结了,游哨的出现其实就是一个信号。

    马邑郡狼爪山,这座山因山体像狼爪而得名,位于隋突边境,在十几丈高的山崖上修建着一座烽燧,这里是隋军最北面的一座烽燧,就叫做狼爪山烽燧。

    烽燧高三丈,分为上下三层,一共有十名士兵驻守在此,每天平安无事,则燃起一锅烽烟,若小股游哨来袭,会燃两股烽烟,可如果是大股突厥骑兵出现,则会点燃三锅烽燧。

    虽然近来不断有小股突厥游哨往来,也袭击过烽燧。但因为地势太高。烽燧始终没有被突厥游哨攻破。

    但烽燧内的士兵却承受着巨大的战争压力,一轮轮的游哨袭击,使烽燧内的十名士兵已先后阵亡了五人。只剩下五名隋兵在坚守着大隋这座最北方的军事堡垒。

    这天清晨,一阵接连不断而来的震动将烽燧内沉睡的士兵们惊醒了,几名士兵纷纷翻身而起。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远方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响声,俨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闷雷,为首火长忽然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不好!”他拔足向三层奔去。

    在烽燧第三层的眺望口里,几名隋军的目光变得极度恐惧,他们看见了,在北方出现了一条黑线。横长约十几里,那是突厥骑兵主力出现了,凭着经验。他们知道在这条长十几里的黑线后面。将会是一望无际的骑兵群,至少有二三十万人。

    火长忽然大吼一声。“点燃烽火逃命!”

    他和两名士兵攀上了烽燧顶,点燃了火把,随即点燃了大铁锅里的柴草和狼粪,三股狼烟冲天而起,浓烟滚滚,向南方传递着突厥大军来袭的消息,数十里外的南方,又有三柱狼烟燃起,越传越远,一直向太原传去。

    很快,无边无际的突厥大军杀到了狼爪山下,黑压压的突厥骑兵俨如黑色海洋,一望无际,至少有二十余万大军。

    突厥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度,它们有多少青壮男子,就有多少军队,历史上的大业末年,始毕可汗曾率百万披甲士陈兵北方,严重威胁中原的安全。

    突厥又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除了突厥本身三十六个部落外,同时还控制着十几个铁勒诸部,当突厥需要发动战争时,所有铁勒部落都要出兵协助,突厥的强大与否,就在于它能否控制住铁勒诸部。

    当年突厥在丰州遭遇惨败,虽然突厥各部的实力损失惨重,但铁勒诸部损失并不大,但正是因为突厥实力削弱,无力号召铁勒各部,草原出现了分裂,才使突厥一蹶不振,迅速衰落下去。

    短短的两年时间不可能使突厥复苏,但可以使突厥得到机会,乌图部的内讧就仿佛是长生天赐给突厥的礼物。

    处罗可汗迅速抓住机会,击溃了乌扎木,接受了近三十万乌图部族的投降,使突厥一下子有了强势的底气。

    正是有了这种击败乌图部的强势底气,使得突厥再次成功召集铁勒各部会盟,几乎所有的铁勒部可汗都来朝觐突厥大可汗,使得原本衰落的突厥又再一次强大起来。

    这时,处罗可汗病逝,他的兄弟颉利可汗登基,铁勒各部又再次出现了离心的迹象,使突厥处在一种极为危险却又十分微妙的境地,新即位的

    颉利可汗非常清楚突厥所面临的危局,也知道该怎么办?

    要想挽回铁勒各部不再离心,要想挽回眼前的危局,那只有一个办法,用一次辉煌的胜利树立起突厥在草原上至高无上的威望,颉利可汗的目光便转向了南方,从突厥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

    颉利可汗看到了中原的内战,他知道可以利用隋唐间的不和来寻找机会,于是,他派出了两路使者出使隋唐。

    但就在派出使者的同时,他开始大规模集结军队,他集结了包括原乌图部在内的十七万突厥大军,又从回纥和薛延陀部各借兵四万,使他的总兵力达到了二十五万。

    颉利可汗勒住了战马,眯着眼睛打量着不远处的狼爪山烽燧,他很清楚这座烽燧标志什么,越过这座烽燧,也就进入大隋境内,颉利可汗一摆手,止住了军队前进。

    他翻身下马,双膝跪在草原上,继而将整个身躯都贴在草原上,无比虔诚,仿佛在感受着草原之神给他的启示,良久,他站起身,转身大喊道:“腾格里告诉我,草原不雪,就是他赐给我们机会!”

    他的预言瞬间传遍了全军,二十余万突厥大军一起振臂高喊起来,欢呼声响彻了整个草原,在一片欢呼声中,颉利可汗战刀向南方一挥,下达了命令:“彻底剿灭乌图部,洗劫中原!”

    二十余万大军战马奔腾,犹如黑色的潮水席卷草原,向南方的伏乞泊呼啸而去。

    。。。。。。。。。

    夜色笼罩着太原府,杨元庆坐在内书房里伏案疾书,他在给洛阳的王世充写一封信,告诉他一些局势之变。

    由于突厥大举南侵,打乱了隋朝的战略部署,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军队调整,驻守中原的五万隋军将削减为三万,主要部署在东郡黎阳仓和荥阳郡,隋军将放弃在颍川郡汝南郡和襄城郡的驻防。

    言外之意也就是告诉王世充,这一次隋军将无法保护他的安全,他只能好自为之了,这其实也是隋朝将被迫收缩漫长的战线。

    在刚才,杨元庆已经给徐世绩和来护儿写了一封信,命令他们尽可能多地将中原人口迁移到河北。

    早在十天前杨元庆便向大隋各地发布了战争动员令,命令丰州总管裴仁基率一万军队协助三万户约二十余万民众全部迁入灵武郡,又命令将中原人口尽可能多地迁移到河北。

    同时,太原以北各郡的乡村农民尽量躲避入城,命令各地官府安排好乡民的避难问题。

    目前隋军总兵力约有二十五万人,但由于隋朝战线太长,部署也比较分散,驻守会宁郡和灵武郡有两万人,驻守中原和黎阳仓有三万人,驻守河北涿郡有一万人,驻守辽东一万人,驻守敦煌郡一万人,驻守河东郡和河内郡有三万人,另外驻守都城太原还需要四万人,这样算下来,他们可调动的军队只剩下十万人,

    杨元庆放下笔轻轻叹了口气,任何时候,战争对民众的影响都极大,尤其异族掠夺式的入侵,如果准备不充分,将会给大隋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

    历史上的隋末,突厥骑兵兵临太原城下,大肆抢掠河东,有兵临长安城下,洗劫整个关中,他们利用隋末中原各地无力抵抗的时机,一次次杀入中原,抢掠妇女和财物,生灵涂炭,使中原人口和财物损失极其惨重。

    杨元庆很清楚这一次和丰州大不一样,当时丰州近百万人口南迁灵武郡,有河口城做最后一道屏障,阻拦住了突厥大军南侵,使丰州的损失并不大,而且军队依凭坚固城池的防御,可以和数十万突厥军对抗。

    而这一次河东人口密集,突厥军杀入河东后,几乎无险可守,如果真被突厥军队杀入河东,必将造成惨重的损失,更重要是突厥军不会再打攻城战,使隋军没有了丰州时的优势。

    而且此时突厥的弓箭战力已经不亚于隋军,隋军除了盔甲还有优势外,其他方面的优势已不大了。

    一旁,裴敏秋默默地给丈夫收拾着箱子,明天杨元庆将亲自率领大军北上了,她心中十分担忧,她能感觉到杨元庆内心的沉重,就算当年突厥大举进攻丰州,他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心事重重。

    “元庆,这次的情况很不妙吗?”裴敏秋终于忍不住问道。

    杨元庆看了妻子一眼,见妻子满脸担忧,便慢慢躺在靠背上,放松了身体,尽量轻松地笑了笑,“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时间太短,而家业又太大,我一时忙不过来,所以觉得有点力不重新,突厥人没什么大不了。”

    裴敏秋想起一事,连忙道:“阿思朵让我转告你,恳求你尽量拯救乌图部,不要抛弃他们。”

    杨元庆摇摇头,“只能说尽量,这次隋军不会去草原和突厥军决战,如果乌图部能及时南下,那么或许还能保护他们,可如果他们没有及时南撤,我也没有办法了。”

    裴敏秋叹了口气,她能理解丈夫心中的无奈。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