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九十一章 突厥庆功

第九十一章 突厥庆功2017-11-13 22:7:12Ctrl+D 收藏本站

    马邑郡地势纵深,长约千里,而且地形南北差异极大,北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而中部便是属于太行山余脉的武周山和纥真山,将马邑郡拦腰阻断,莽莽群山一直向西延续到黄河边,几乎形成一个完美的山势包围,从地理上将中原和草原分隔开来。

    但莽莽群山中又有着无数条贯穿南北的通道,窄处不足一里,宽则数十里,正是这些通道,成为北方游牧民族杀向南方的捷径。

    此时隋军在北方边境已经部署了二万余人,由代州总管李靖统帅,李靖将两万余人分为三军,西面约五千人守紫河一带,那一带山峦低缓,地势平坦,是突厥军南下常走之路。

    另一军也是五千人则防御雁门郡,主要是守住军都陉,严防突厥军从军都陉杀入河北。

    李靖则亲率一万军驻守云内县,云内县也就是后世的大同,处于一个巨大的盆地之中,以丘陵和平川为主,北方则以武周山和纥真山为天然屏障,阻挡住了北方寒风南侵。

    独特的地理环境使云内县内气候湿润,植被茂密,土地肥沃,数十条河流纵横其中,是马邑郡中部少有的农业区。

    也正是如此,云内县数百年前也曾为了北魏的都城,至今还保留着高大坚固的城墙精美的宫殿古楼和无数的佛寺雕像。

    云内县北方的山脉虽然挡住了寒流入侵,但武周山和纥真山之间又有一条宽约数十里的天然大通道,使北方的山峦屏障无法阻挡胡骑南下,云内县北方二十余里外的白登山,便是当年匈奴大军围困汉高祖刘邦之地。

    十几年前,隋帝杨广曾征发数十万民夫重修长城。但长城还是挡不住突厥大军南下。当年的雁门之围,数十万突厥大军便是从一个个长城隘口中杀入,突厥已经掌握了简单的攻城之术。长城便渐渐失去了防御的作用。

    云内县城头,李靖目光沉重地凝视着北方,尽管乌图部已经三次派人来求救。但他依然按兵不动,他手中只有一万军队,根本无法和数十万突厥骑兵在草原上鏖战,只能是全军覆没。

    如果他的军队被击溃,那么突厥大军就不会再有任何阻挡,将长驱直入,马邑郡的民众将遭遇灭顶之灾,李靖审时度势,他知道自己此时的任务是拖住突厥军南下。为马邑郡民众南撤争取时间。

    这时,旁边副将李海岸低声道:“总管,会不会突厥军队只是为了剿灭乌图部。然后他们便撤回草原。毕竟这是冬天,随时会下雪。他们真的会南下吗?”

    李靖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为剿灭乌图部,就不会出兵二十余万,三万军队足矣,而且只是灭掉一个小小的乌图余部,也无法显示颉利可汗的军功,当初突厥军是在丰州惨败,才分裂沉沦下去,他们想重新振作,还是要击败隋军,至少要杀进中原抢掠一番,颉利可汗的威望才能重新树立。”

    李靖刚说完,远处便出现几名骑兵,向这边疾奔而来,激起滚滚尘土,这是隋军的斥候回来了,李靖连忙令道:“速把他们带上来!”

    片刻,几名斥候进了城,被带上了城楼,为首的斥候校尉单膝跪下禀报:“启禀总管,乌图部在乞伏泊以南被突厥先锋追上,死伤极为惨重,逃出者不足万人,向紫河一带逃去。”

    这个消息令李靖一惊,乌图部有四万余人,逃出者竟然不足万人,死伤竟然这么惨重吗?他连忙又问道:“那乌图部的军队呢?他们一万军队到哪里去了?”

    斥候校尉摇摇头。“只听说北上去抵御突厥大军了,便再也没有消息,估计已全军覆没。”

    李靖微微叹了口气,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乌图部算是彻底完了,杨元庆还想像当年扶植启民部一样,把乌图部扶植起来。

    但突厥已经吸取当年的教训了,将乌图部及时歼灭,不再留下后患,更重要是,突厥大军得到了乌图部的牲畜,已经解决了军粮问题,甚至可以在乞伏泊过冬。

    想到这,李靖又问:“那现在突厥大军在哪里?已经南下了吗?”

    “突厥分出一军大约二万人,去紫河追击最后的乌图部,其余大军在武周山口一带扎营,离武周城约三十几里,余将军请卑职来请示总管,武周城是否要继续坚守?”

    武周城是扼守在武周山大隘口处的一座军堡,周长为六里,驻兵为一千人,由偏将余韬统帅,它的作用主要是防止少量突厥军入侵云内,但要对付几十万突厥大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

    从乌图的惨败李靖便意识到了突厥的战术,那就是分出一部分军队对付阻拦的力量,而主力继续南下,对乌图部是这样,那么对隋军也会是一样,只用一小部分军队对付城池,然后大军继续南下,突厥军队绝不可能再日以继夜地攻打云内城。

    如果是这样,自己坚守云内城其实没有半点意义,并不能阻挡突厥军队南下,反而会被突厥军堵死在城池内,思虑至此,李靖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计划,或许他有办法拖住突厥大军南下。

    。。。。。。。

    乌图部的惨败在于他们的判断失误,他们以为自己的军队能够抵挡一阵突厥大军的南下,为他们赢得南撤的时间,因此他们满载着家当,赶着牛羊南撤,行走缓慢。

    却不料派出五万人去包围阿木图的一万军队,他自己则率二十万大军疾速追赶,终于在距离乞伏泊约八十里的草原南面追上了乌图部。

    经过两个时辰的血腥抢掠杀戮,近两万青壮男子和老人被杀,女人和财物被抢掠,鲜血染红了草原,只有走在队伍前面的阿努丽和少部分族人逃脱。

    尽管如此,颉利可汗依然要斩草除根。派万夫长哈吉率领两万突厥精锐骑兵去追杀乌图残余部众。

    夜已经很深了。突厥大军没有立刻南下,他们需要收拾和享受占领品,他们便武周山以北约三十余里的青河北岸扎下了大营。

    一堆堆篝火在突厥大营中点燃。火堆上炙烤着喷香的牛羊,从乌图部手中夺取的百万头牛羊和大量的干草料成为突厥大军最好的军粮补给,使他们不再担心粮草不足。

    突厥士兵围着篝火。纵情饮酒狂笑,大口嚼食烤肉,一队队被抓俘的乌图部女子被迫在篝火前跳舞,不少醉熏熏的突厥士兵会淫笑着猛扑上去,将其中一个女子按到在地,引起周围士兵一片大笑。

    在突厥王帐中也是热闹异常,小桌子摆了一圈,桌子后垫着厚实柔软的羊皮,桌上摆放着马奶酒干果和一盘盘烤好的羊肉。在大帐正中坐着突厥年轻的大可汗咄苾,两边则坐着数十名各部落的酋长以及高级将领。

    在大帐中间,五十名年轻美貌的乌图部少女则分成两队。在鼓声和火不思的弹奏乐声中起舞。

    回纥部大酋长裴萨举起金杯敬向颉利可汗。爽朗地笑道:“今天大可汗彻底歼灭乌图部,建立了不世功业。草原必将处处传唱可汗的丰功伟绩,铁勒各部归心突厥,我代表回纥部将美酒敬给可汗,愿可汗能早日统一草原。”

    回纥并不是一个铁勒部落,而是几个铁勒部落的联盟称号,包括韦纥仆骨同罗和拔野古四个大部落,他们于大业元年成立反抗突厥的联盟,统称为回纥。

    这次突厥出兵南下,除了突厥自己的十七万大军外,还有回纥和薛延陀各出四万军,其中回纥的四万军就是由韦纥仆骨同罗和拔野古四个部落各出兵一万,由大酋长裴萨统一率领。

    咄苾淡然一笑,他听得懂回纥酋长夸奖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他收兵北回,不要再进攻隋朝,他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不露声色,微微欠身道:“感谢大酋长的美言,只是美酒虽醇香,怎比得上战功令人陶醉,狼群出征,只捕获几头瘦羊怎能饱餐?勇士们的南征没有结束,我们将继续南下,寻找更丰盛的猎物。”

    说完,他举起酒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大帐内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回纥大酋长裴萨有些不高兴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在前年的丰州之战中,他们的回纥联盟子弟战死了三万人,至今突厥没有任何表态。

    虽然颉利可汗答应给他们补偿,但怎么补偿?什么时候补偿,却丝毫没有提,今天得到了乌图部的这么多财产,难道就没有回纥的份吗?

    裴萨其实并不是反对进攻隋朝,他而是希望在战前事先商定好战利品的分配方案,他和同罗部仆骨部都商议好了,如果颉利可汗不事先定下分配方案,他们将不再跟随南下。

    跳舞的少女退了下去,大帐里的气氛有些变冷了,没有人说话,各自喝酒想着心思,颉利可汗明白他们的心思,他必须得有所表态了。

    他端起酒杯站起身道:“分配方案当然有,我早已考虑好,就给大家说一说吧!不管是这次剿灭乌图部,还是以后从隋朝掠夺的人口财物,在补充完军队所必需的消耗之后,剩下的人口财物分为三份,第一份占两成,按各部出兵人数来分配,第二份比较重要,占六成,按各部的军功来分配,第三份则是分给各部阵亡将士,也是占两成,大家认为如何?”

    大帐内还是一片寂静,这时裴萨开口道:“第一份和第三份我没有意见,但第二份有点不明白,这个军功高低由谁来决定?是由可汗来决定,还是大家坐下一起商议?”

    颉利可汗明白他的意思,本来应该是由自己来决定,但他既然拿出来说事,意思就是要大家商议军功了。

    但颉利可汗却不愿意用商议的方法来决定军功,那样就等于剥夺了他作为突厥可汗的至高权力,和他这次出兵南下的初衷相违背。

    颉利可汗瞥了一眼薛延陀部的可汗夷男,意思让他来表态。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