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九十三章 待君入瓮

第九十三章 待君入瓮2017-11-13 22:7:15Ctrl+D 收藏本站

    沿着紫河再向西走百余里,山势便到了尽头,一直向西两百余里都不再有山峦,黄河就从中穿流而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战略隘口。

    穿过这处隘口一直向南都是一马平川,对中原形成了极大的威胁,大业三年,杨广下令动员楼烦马邑雁门定襄榆林五郡的近百万民夫修建长城。

    这段长城西起榆林,东到紫河的山势尽头,长约两百余里,拦住了这处战略隘口,而在这段长城的最东面,紧靠山势尽头处,便是紫河堡。

    准确地说,紫河堡是一座军城,最早周长不到三里,紫河在这里穿城而过,在城墙上留下一个半月形的水洞。

    杨元庆在歼灭刘武周后,下令扩建并加高加固军城,使军城的周长达到八里,成为一座小县城般的城池,长年驻兵两千人。

    这次李靖出任代州总管,考虑到突厥军的即将大举南下,他下令将紫河堡增兵至五千人,紫河堡的五千守军担负着整个马邑郡西部的防御。

    紫河堡的守将叫做薛韶,是隋朝大将薛世雄的侄子,也是薛氏兄弟的族弟,官任亚将,奉李靖之命镇守紫河堡。

    这天清晨,当灿烂的阳光刚刚洒在紫河堡上,一队巡哨便带来了消息,一支乌图部骑兵正向紫河堡溃败而至。

    这个消息使整个紫河堡的守军都戒备起来,他们纷纷奔上城头,手执长矛和军弩,目光略微紧张地向东北方向眺望。

    主将薛韶的目光和士兵一样凝重,他知道最近会发生什么事,他来紫河堡之前,总管李靖反复告诉他。最近即将爆发一次大战。突厥人或许会如草原蝗虫一般铺天盖地淹没紫河堡。

    尽管只是或许,但薛韶知道李靖向紫河堡增兵三千的用意,不是没有可能。现在乌图人败逃而至,那在他们身后会是什么?一群悠闲散步的突厥人吗?

    很快,远方传来了闷雷般的马蹄声。一群队伍散乱的突厥人出现了,大约有两三千人,他们手执白色狼头旗,那是乌图部的旗帜。

    逃兵离紫河堡越来越近,他们仓惶如丧家之犬,丢盔弃甲,战马吐着白沫,已如强弩之末,即将支持不住了。

    在他们身后数里外。又是一支黑线出现了,那是黑压压俨如铺天盖地般的突厥骑兵,马蹄敲打着草原。大地开始微微震动起来。城上守军骇然变色,呜咽的号角声在城头不断吹响。

    眼看乌图部士兵越来越进。离紫河堡不足百步,他们拼命的招手,恳求城堡守军放他们入城,一名郎将飞奔而至,紧张地向薛韶请示,“薛将军,怎么办,要开门吗?”

    薛韶的心中十分为难,尽管他知道乌图部和隋朝有着良好的关系,他们是来依附隋朝,但他不知乞伏泊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这是突厥人的诱兵之计怎么办?打着乌图部的旗帜,其实是突厥人假扮。

    薛韶目光紧紧地盯住这数千败兵,这时,他忽然认出其中为首的将领,正是乌图部大将阿木图,上个月他陪同酋长阿努丽前去拜见刚上任的总管李靖,当时薛韶也在场,此时阿木图脸色惨白,后背上插着两支箭,眼看要支持不住了。

    “速开城放他们进来!”薛韶急令道。

    紫河堡的城门缓缓开启了,数千乌图部败兵用尽最后的力气冲进了城内,城门又缓缓关闭,吊桥拉起,五千守军张弓搭箭,严阵以待,注视着远方迅速杀来的突厥大军。

    几名身着盔甲的隋军士兵抬着一副担架快步走上了城头,担架上躺着奄奄一息的阿木图,他几次逃脱大难,但最终在即将抵达紫河堡时被敌箭射中了。

    薛韶连忙奔上前,蹲下来握住了他的手,“阿木图将军,发生了什么事?”

    阿木图惨然一笑,惨白的脸色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乌图部完了,突厥二十几万大军追上了我们,男人被杀死,女人被抢走,我的妻子和女儿也被他们抢走了。”

    “那阿努丽酋长呢?”

    “她带着。。。。数千妇孺从幽暗之谷走了,我们。。。。。引开了突厥追兵。”阿木图吃力地说道。

    薛韶知道他所说的幽暗山谷就是紫河河谷,他握了握阿木图的手,“你不会死,也不能死,楚王殿下要见你,你就安心在紫河堡养伤。”

    他站起身令道:“命军医好好给他疗伤!”

    隋军士兵把担架抬了下去,这时,大地再次开始摇晃,仿佛发生了地震,两万突厥骑兵呼啸杀来,疾奔至数十步外开弓放箭,铺天盖地的箭矢愤怒地射向城头。

    。。。。。。。。

    两万突厥骑兵没有带攻城武器,面对高耸坚固的城墙,他们除了滔天怒火,毫无意义地用箭射城头外,没有半点办法。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后,突厥万夫长哈吉见已经无法挽回,只得下令撤军回乞伏泊主营,两万突厥骑兵如潮水般退去。

    但就在突厥骑兵刚刚撤离,几名隋军斥候却骑马从东面的一片森林内奔出,他们奔至城下高声大喊:“薛将军何在?”

    有军士跑去禀报薛韶,薛韶连忙走上城头,探头问道:“你们是从哪里来?”

    “我们奉李总管之命,李总管有命令交给薛将军。”

    薛韶听说是李靖派来,慌忙命人开城放他们进来,片刻,一名士兵领着斥候上城,斥候取出一封信,单膝跪下呈上,“这是李总管手令,请将军收讫!”

    薛韶打开手令看了看,眼中顿时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变得兴奋起来,他将手令一收,回头厉声喝道:“命令全军列队,准备出击!”

    。。。。。。。

    从紫河堡到武周山口约二百里六十路程,突厥骑兵也是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疾奔才赶到紫河堡,但返回时。他们的速度却慢了很多。主要是战马疲惫,而且他们没有了任务压力。

    率领这两万军队的万夫长叫做哈吉,年约二十余岁。皮肤黝黑粗糙,外貌就像三十多岁一样,他身高六尺五。体重超过两百斤,俨如黑熊一般强壮,他是突厥有名的勇士,能空手和虎豹搏斗,尽管他四肢发达,但头脑并不简单,他甚至还很细心。

    他率军追击到最后,渐渐赶上了乌图部,却发现人明显少了。明明是上万人逃走,最后怎么只剩下两三千人,而且全部都是青壮士兵。阿努丽在哪里去了。女人孩子到哪里去了?

    他心中已经明白过来,一定是他中了诱兵之计。阿努丽和数千妇孺半路上从另一条路逃掉了,只是她们是从哪一条路逃走,他却百思不得其解,哈吉对这一带地形并不熟悉。

    但此时他却很担心回去怎么交代?可汗命他率两万骑兵追杀逃跑的阿努丽,务必将乌图部斩尽杀绝,不留后患,不料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追到,甚至连一个女人和孩子都没有抓获。

    这样空手回去,不光是被耻笑的问题,关键是他怎么向可汗交代?难道他的两万骑兵还跑不过几千名妇孺吗?

    哈吉心中焦虑之极,这时一名年长的千夫长上前道:“将军,会不会阿努丽公主她们是从幽暗之谷逃走了?”

    ‘幽暗之谷?’

    哈吉一愣,“在哪里?”

    “就是紫河穿过大山的河谷,隋朝人叫它紫河谷,在前方六十里处,我曾跟随启民可汗走过,穿过山谷就到隋朝腹地了,有不少村庄。”

    哈吉心中一动,连忙问道:“可以绕去紫河堡吗?”

    “当然可以!”

    哈吉心中忽然热了起来,他们追击的数千乌图部士兵进入紫河堡后必然不会过久停留,稍微休息后,就会继续南下和阿努丽汇合。

    说不定阿努丽率领妇孺还会在半路上等他们,自己先一步杀到南面去,就算抓不到阿努丽,但也能拦截住几千乌图部士兵,将他们全部斩杀,自己也可以用人头向可汗交令了。

    想到这,哈吉立刻对千夫长令道:“由你来带路,大军立刻穿过山谷到南方去。”

    哈吉一声令下,两万突厥骑兵加快了速度,沿着紫河向河谷口奔去。

    下午,两万突厥骑兵赶到了河谷转弯处,他们折道向南,向丘陵深处而去,很快他们便发现了线索,泥土上有密集的马蹄印,显示大队人马从这里经过,还发现了一些遗落的羊皮。

    哈吉愈加兴奋,率领两万骑兵向山谷深处疾奔而去,很快便进入突厥人传说中的幽暗山谷。

    就在突厥大军进入山谷约半个时辰后,薛韶率领四千隋军骑兵衔尾追到了山谷口,在山谷口已等待了二十名隋军斥候,他们是李靖留在这里的接应人。

    一名校尉催马上前施礼道:“启禀薛将军,突厥大军不出李总管的意料,进入了山谷,已有半个时辰。”

    薛韶点了点头,回头喝令道:“一半人上山,另一半人跟我进去!”

    隋军分兵两路,一路跟随薛韶进了山谷,而另一路则扛着千余桶火油上了山,沿着山涧边缘边向山顶攀去。。。。。。

    山谷长约三十里左右,由于河水凝结成冰,谷内道路还算平坦,只需一个多时间便可以走出山谷,两万突厥军在山谷中列队而行,延绵数里,山谷内十分幽暗,头顶是上一线天,大约走出十几里后,前方士兵忽然大声叫喊起来,一片吵闹声。

    “出了什么事?”哈吉催马上前问道。

    “将军,前面道路被大石堵死了,我们过不去了!”

    哈吉一愣,催马向前奔去,果然看见前方狭窄处被数十块巨石死死堵住,每一块巨石都重达数千斤甚至上万斤,足有一丈多高,将道路封得严严实实,人可以想办法攀爬过去,但战马却无论如何过不去。

    哈吉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极为不祥之感,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喝令道:“速退回去,快回去!”

    他话音刚落,头顶上忽然传来一片轰隆隆的巨响,他们一抬头,只见密集的石块从天空落下,砸向他们的头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