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九十五章 隐患爆发

第九十五章 隐患爆发2017-11-13 22:7:29Ctrl+D 收藏本站

    长安,武德殿内的宦官和宫女都吓得战战兢兢,远远可以听见大唐皇帝李渊的怒吼声,“这就是朕的儿子,这就是大唐的太子吗?”

    御书房内,裴寂不停地劝说李渊,“陛下息怒,陛下请息怒,此事还没有定论!”

    “你让朕怎么息怒,这样的太子,朕怎么能把江山交给他?”

    李渊怒发冲冠,拳头不停在桌上敲打,裴寂秘密告诉他一件事,几乎将他的肺气炸了,起因便是尹德妃之父尹贵平想谋成都的一块良田。

    良田的主人是一百余户农民,他们怎么也不肯卖,事后尹贵平便请太子李建成向蜀郡太守高表仁施压,最终动用官府的权力以极低的价钱夺走了这块土地。

    结果一百余户农民集体进京告状,惊动了李世民,在他的关注下,唐风很快查出了真相,李世民便授意裴寂将此事密告父皇。

    李渊被激怒了,他极为重视土地兼并,他知道土地兼并出现,那就是亡国的征兆,所以李渊宁可把无主土地大量赏赐给功臣贵族,也绝不容许发生土地兼并之事。

    任何一个王朝在建国之初政治上都比较清明,在民众中口碑很好,这是因为前朝的灭亡使大量的利益阶层被消灭,人口稀少而资源丰富,所以新兴的权贵阶层虽然获取了大量利益,但因为资源多,民众还能分一杯羹,他们还能忍受权贵盘剥。

    但随着资源越来越少,而权贵阶层的胃口并没有相应缩小,反而越来越大,攫取利益越来越贪得无厌之时,人民活不下去了,造反便会爆发,就会出现改朝换代,历朝历代皆是如此,对这一点李渊心知肚明,所以他决不能容许土地兼并出现。

    更重要是。尹贵平是通过太子施压来得到这块土地,这就说明尹贵平和太子的关系非同寻常,那么尹德妃和太子又是什么关系?土地兼并的怒火和李渊对太子的猜忌使他终于控制不住怒火,彻底爆发了。

    裴寂虽然嘴上劝说李渊息怒,但他心中却暗暗欢喜,在他记忆中,从来没有见李渊如此暴怒,很有可能李渊要废太子了。

    他心中得意万分。却又假惺惺道:“陛下。最好再问问太子,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别冤枉了太子殿下。”

    “朕是要问他,让他给朕一个说法。”

    李渊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他强行克制住心中的滔天怒火,厉喝道:“传朕的旨意,令太子立刻来见朕!”

    。。。。。。。。

    东宫显德殿。太子李建成正在整理一份有百官签名的反对开战的联名书,秦王李世民极力劝说父皇趁突厥出兵攻隋的机会,攻占关北六郡,并夺回会宁郡。

    而李建成却坚决反对落井下石,这不仅会让大唐陷入不义之中,而且会遭来隋朝的激烈报复,最终将严重损害唐朝的利益,为了阻止父皇被秦王说服,李建成还利用他的权威。动员所有五品以上官员集体抵制开战。

    李建成知道,这是最犀利的杀招,上一次关于进攻萧铣之争,他便是动员了数十名重臣集体反对,使父皇最后打消了出兵的念头,而这一次,他要用更大的施压。来压制父皇开战的欲望。

    李建成待人宽厚,考虑问题比较务实,所作所为都是从唐朝利益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会引发父皇对自己权力过大的猜忌。

    李建成虽然没有意识到。但他身边的心腹大臣却意识到了,太子中允王珪是李建成的心腹之一。他听说太子要动员五品以上官员来集体反对对隋开战,令他深为忧虑。

    此时王珪就在李建成的房间内,苦苦劝说李建成:“殿下这样做,虽然会很有效果,逼迫圣上取消开战,但殿下想过没有,这让圣上对殿下怎么看?居然能动用八成五品以上的官员反对,这会让圣上感到殿下的威胁,殿下,圣上之所以让秦王干政,准他建天策府自己任命官员,恐怕就是和殿下在朝中的权威太高有关,君心莫测,殿下不可不忌讳啊!”

    李建成陷入沉思之中,或许叫做当局者迷,他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一直把发动百官反对作为他最后的杀手锏,这两年已经用得很熟练了,从未想过会触怒父皇,会让父皇猜忌。

    李建成并不愚蠢,而且也不固执,相反,他是一个极为聪明,极为谦虚,且善于纳谏之人,王珪的一席话使他幡然醒悟,他用百官请愿的办法,是有点太突出他在朝廷中的影响力了,会让父皇忌惮。

    想通这一点,他便开始犹豫起来,用百官请愿来反对开战,确实不太妥,可是他已经感到父皇越来越倾向开战了,自己又该怎么劝说父皇?

    在这时,一名侍卫在门口禀报:“殿下,张公公来了,说圣上有旨,命殿下即刻进宫。”

    李建成点点头,“知道了!”

    这一刻他终于做出决定,百官的请愿书暂时不拿给父皇,先看看情况再说,他他换了一件衣服,便快步走出宫去。

    前来宣旨的宦官是一名老宦官,姓张,在宫中很多年了,现在主管御书房,他和太子建成的关系极好,他正焦急地等在宫外,见李建成出来,张公公连忙上前道:“殿下,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李建成见他神色惊惶,心中也暗暗感觉不妙。

    “殿下,裴相国今天密报圣上,好像说成都土地的事情,可能和殿下有关,圣上大怒,正在御书房大发雷霆,让殿下立刻去见他。”

    李建成惊得头皮都快炸开了,成都土地之事,莫非是尹贵平那件事?裴寂怎么会知道,那件事确实和他有关,但关系也不是和他很大,他只是给高表仁打了一个招呼,但最后结局如何他却没有问,难道出了大事?

    李建成心中异常紧张,乱作一团,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老宦官却提醒他,“殿下,先进宫吧!圣上在等着呢,让圣上久等,会更加触怒他。”

    李建成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先把态度端正,表现出诚意来,他不及细想,便立刻动身向武德殿而去。

    一路疾走,不多时,李建成便来到了御书房门口,这时一名宦官跑出来,“太子殿下,快进去吧!圣上已经等急了。”

    李建成慌忙走进了御书房,走进御书房,便迎面看见李渊瞪得血红的眼睛,李渊重重一拍桌子,“孽障,你还有脸来见朕!”

    李建成能感受到父皇的震怒,他慌忙跪了下来,“父皇请息怒,保重龙体,儿臣愿一切坦白。”

    李渊重重哼了一声,对裴寂道:“你告诉他,朕要看他怎么解释?”

    裴寂以前最恨的人便是刘文静,他和李建成倒没有什么太深的矛盾,只是因为他支持秦王的缘故,和太子关系不好。

    尤其裴寂知道,如果李建成登基,他第一个就是要收拾自己,所以裴寂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动摇李建成的储君根基,这次李世民把机会给他,甚至不用教他,他便知道该怎么办了。

    裴寂干笑一声,“殿下,尹贵平买田之事,殿下不会说不知道吧!”

    李建成心中一跳,果然是这件事,他不知裴寂抓到了什么证据,但不好否认,便点点头,“这件事我知道一二,但和我关系不是很大,你请继续说,发生了什么?”

    “好吧!我就直说了。”

    裴寂也不客气,用一种略微冰冷的语气道:“这是一起典型的兼并土地案,尹贵平用每亩十吊钱的低价强行买下了数十顷良田,御史台已经派人去调查过,高表仁承认这件事是殿下向他施压,所以我们就不明白,殿下和尹贵平是什么关系?”

    李建成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他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不光是兼并土地这么简单,还是涉及到他和尹妃的关系,父皇恐怕更多是为后者而恼火。

    李渊目光阴冷地盯着建成,“朕也想知道,你为何这么热心替尹贵平做事?”

    李建成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连忙解释道:“父皇,不是那么回事,尹贵平和儿臣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他是尹德妃的父亲,是皇亲国戚,儿臣才帮帮他,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那奇怪了,他为何不找朕,他完全可以让尹德妃来找朕,他是国丈,朕帮他更是情理之中,难道朕的影响力还不如太子?”

    李渊的话非常尖刻,语气里充满了狐疑和不满,李建成更加心惊,又再次解释道:“父皇,尹贵平来找儿臣,是因为儿臣和蜀郡太守高表仁私交很好,高表仁是高颎之子,当年和儿臣颇有往来,所以尹贵平才想到来找儿臣帮忙。”

    李渊俨如鹰一般的眼睛紧紧盯着李建成,虽然李建成的解释有点牵强,但也算是个理由,关键是有裴寂在旁,李渊暂时不想过于追究尹德妃的事,他怕扯出什么家丑来,等后来再追查。

    “好吧!先不提尹贵平和你的关系,朕来问你,你作为太子,难道不知道兼并土地的严重后果?”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