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一百章 血战前夜

第一百章 血战前夜2017-11-13 22:7:35Ctrl+D 收藏本站

    杨元庆一怔,回纥使者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及细想,连忙令道:“速带他来见我。”

    片刻,年轻的回纥千夫长被领到杨元庆面前,他躬身行一礼,“回纥千夫长吐迷度参见楚王殿下!”

    杨元庆见此人长得十分威猛,便点点头用突厥语问他:“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奉大酋长之令,来给殿下送一封信。”

    他把信呈给了杨元庆,杨元庆接过信,信是用突厥文所写,他迅速看了一遍,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

    随即,诧异之色消失,脸色完全恢复了平常,他不露声色问道:“既然你们大酋长不愿为突厥效力,那为何现在不撤军?”

    吐迷度又行一礼,“卑职只负责送信,其余事情卑职无权解答!”

    杨元庆看了他一眼,这倒是一个颇守本份的人,杨元庆点点头,“好吧!你回去告诉大酋长,他的信我收下了。”

    “卑职告辞!”

    吐迷度行一礼,他刚要退下去,杨元庆忽然想起一事,笑道:“吐迷度将军能否帮我一个忙?”

    吐迷度犹豫了一下,他最终推不掉楚王亲口相求,默默地点了点头,杨元庆对旁边一名亲兵低语几句,递给他一面银牌。

    亲兵点点头,对吐迷度抱拳道:“请吧!我来交代殿下的安排。”

    杨元庆望着吐迷度走远,不由笑了笑,今晚此人的到来,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这时,一旁的罗士信有些担忧道:“殿下,这个关键时刻。谨防敌军有诈。”

    杨元庆沉思片刻。其实他对回纥私下派人来接触也颇感惊异,这绝不是一件小事,既要谨防有诈。但也要从中间看到希望。

    “我知道,多谢你的提醒!”

    。。。。。。。

    夜渐渐深了,士兵们都已沉沉入睡。杨元庆还在大帐内沉思着回纥之事,这件事来得很意外,但又是在情理之中,杨元庆和突厥打交道近二十年,他非常清楚突厥和各铁勒部落的关系,他们从来都是一种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

    一个草原民族的强大,首先就意味着征服,征服其他草原民族,在惟实力至上的草原。征服者处心积虑地维护自己的统治,而被征服者则是厉兵秣马,摆脱被征服后。再去征服别人。

    突厥对铁勒各部的奴役极为深重。它唯恐其他部族变得强大,所以对铁勒各部征收重赋。以削弱草原各部的实力,铁勒各部每年要将一半新出生的牛羊马匹交给突厥。

    这种沉重的赋税压榨也使得铁勒各部的反抗此起彼伏,这就成为中原王朝用以削弱突厥的一种手段,历史上,隋朝大多是利用突厥内部的矛盾来削弱突厥,比如东西突厥的内讧。

    但到了唐朝,则是改为利用铁勒各部的反抗来削弱突厥,但这样又会导致新的更强大草原民族的产生,比如回纥和契丹。

    无论是隋朝的内部破坏,还是唐朝的外部纷争,其实都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根本的解决之道,还是要靠铁和血。

    杨元庆望着远方乌云如墨的夜空微微叹了口气,但无论如何,回纥的反叛是可以利用,但绝不是战场上,而是在战后,战后重建草原秩序。

    这时,杨元庆的目光转向了北方,他的心中对明天的大战充满了期待。

    。。。。。。。

    黑夜中寒风呼啸,一队骑兵正在草原上疾奔,年轻的千夫长吐迷度带着三十几名随从一路奔向。

    在他身后,除了他带来的十几名随从外,另外还有二十名隋军斥候,他们皆打扮成突厥军的装束,为首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校尉,名叫钟根生,太原人,能说一口流利的突厥语,参加过丰州抵抗突厥之战,他这次是奉杨元庆之令进入突厥大营区。

    吐迷度心情有些沉重,他不知道自己带领隋军进入大营区的决定是否正确,但他非常清楚大酋长的心思,大酋长是希望回纥能够胜败通吃,隋军失败,他们可以从隋朝攫取丰厚的战利品,但突厥失败,他们也能收获最宝贵的自由。

    但年轻的吐迷度却希望突厥战败,在他看来,再丰厚的战利品也比不上自由的宝贵,回纥甚至还能取突厥而代之,正是这样的想法,他毅然答应帮助隋军斥候。

    骑兵队向西北方向一路疾奔,突厥大营巡哨区的范围足有十里,突厥在外围部署了两万哨兵,分为三道防线,严防隋军夜袭大营,但最西面的防御却是由回纥军负责。

    骑兵队渐渐靠近了哨卡,黑夜中,一队巡哨呼啸而至,百余把弓箭对准了他们,“站住!”

    吐迷度上前答道:“是我,吐迷度,奉大酋长之令外出办事!”

    他举起一支金箭,哨兵们都认识这位回纥第一勇士,见他又有大酋长的金箭,便退了下去,吐迷度催马带领众人继续向大营奔去,一连又过了两道哨卡,这时骑兵队离大营已经不足一里,可以隐隐看见黑黝黝的突厥穹帐的轮廓。

    吐迷度勒住了战马,回头对钟根生沉声道:“再向前就没有巡哨了,我也只能帮助你这么多,今晚的口令是‘大战前夜’,你们自己保重吧!”

    钟根生向他拱手施一礼,“多谢了!”

    他一摆手,带领十九名斥候向东疾奔而去,吐迷度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由摇摇头,催马向回纥大营而去。

    钟根生带着十九名斥候头戴脱浑帽,身着厚皮袄,外面又罩着坚固的皮甲,用厚厚的毛领遮住了半张脸,完全是一身突厥骑兵的打扮,他们沿着大营边缘一路向东疾奔。

    钟根生是一名老斥候,对突厥扎营的规矩了如指掌,他们已经过了三道哨卡,只要不再进入王帐区,就不会遇到什么盘问,这二十名隋军斥候都是特地挑选出来,除钟根生和另外两名斥候是汉人外,其余十七人都是乌图部的突厥人。

    他们从一处比较安静的营区进入了突厥大营,突厥士兵大部分都已经入睡了,一路上人没有人来盘问他们。

    一直走了数里,再向前走便是王帐区了,地上有壕沟,一队队突厥近卫军来回巡逻,防御十分严密,钟根生回头对众人点了点头,可以行动了,‘咔!’的一声,一支火把被点燃,紧接着二十支火把被点燃,他们骤然发动,手执火把奔向营帐,开始点燃一座座大帐。

    一座座大帐被点燃了,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无数突厥士兵从大帐中奔出来,大声叫喊,拼命地扑打被点燃的大帐,突厥大营内一片混乱。

    回纥大酋长裴萨站在大帐前,望着远处片片火光,他忽然回头看了吐迷度一眼。

    吐迷度低下了头,裴萨又转头向远方的火光望去,他眼睛里也慢慢闪烁起一朵希望之火。

    或许就像吐迷度所说,自由比财富更重要。。。。。。

    颉利可汗也被惊动了,他奔出王帐,望着远处的冲天火光,他急问道:“是怎么回事?”

    有士兵疾奔而禀报,“可汗,有隋军奸细混进大营,点燃了营帐,我们正在搜捕。”

    颉利可汗恨得一跺脚,急声令道:“命令近卫军立刻出动,在外围列队待战,防止隋军夜袭!”

    十万突厥近卫军骑兵出动了,他们列队在大营前的旷野里,整兵备战,但黑沉沉的草原上,除了寒冷的北风呼啸,却没有任何隋军的身影。

    隋军只是来扰乱军心,干扰突厥军休息,并没有夜晚攻击的计划,这一场大火,扰乱突厥军一夜,绝大部分突厥士兵都担忧到天明,一夜无眠。

    。。。。。。。

    天渐渐亮了,‘呜——呜——,隋军大营内号声吹响,低沉的号角声在草原上响起,这是大战来临的号角声。

    隋军士兵们纷纷披甲戴盔,收拾战马,长矛锐利,利刃锋芒,弓弦换了全新,一支支长箭重新插入箭壶,战马已经喂饱,士兵们留给家人的遗嘱和财物细心包好,默默地交给了校尉。

    在不断的号角声催促之下,士兵们翻身上马,汇集成一支支骑兵队,出营列队北行,跟随数千面猎猎飘扬的大旗向数十里外的突厥大营而去。

    但只行了十几里,一名斥候飞奔而至,向大旗下的隋军主帅杨元庆禀报道:“突厥大军已南下,现在二十里之外!”

    杨元庆一摆手,“大军停止前进,列阵!”

    八万隋军骑兵开始重新列阵,分为左右中三军,杨元庆亲率五万大军为中军,左右两翼各一万五千人,左翼主将是大将罗士信,副将王君廓,右翼主将是大将裴行俨,副将谢映登,后军主将是牛进达,他率一万军拖后。

    这次隋军主要以骑兵为主,另外有六千陌刀重甲兵和四千强弩兵,五千重甲骑兵则交给了李靖,他率一万五千人为侧应,将在大战中间作为生力军出现。

    八万隋军已经在草原上整军完毕,数千杆大旗分布在长约三里的战线之上,劲风吹拂着大旗,隋军士兵士气高昂,杀气腾腾,连战马也感受大战来临前的紧张,低头嘶鸣,打着响鼻。

    这时,十几名隋军斥候向隋军大阵疾奔而至,正是昨晚袭扰突厥大营的钟根生等人,隋军士兵们原以为他们已经阵亡,但此时他们的意外出现,使隋军大阵中一片欢腾。

    就在隋军的欢呼声中,远方忽然传来了呜咽的号角声,一条长约十里的黑线在草原尽头出现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