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一十六章 洛阳沦陷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一十六章 洛阳沦陷2017-11-13 22:8:3Ctrl+D 收藏本站

    洛阳城在平静了一天后,在次rì凌晨……名王世充将领的投降打破了三天以来的僵局。

    在李世民的大帐内,一名身着盔甲的将领单膝跪在李世民面前,将领年约三十岁,长得身材高壮,一张削瘦的马脸,眼中里充满了悲愤和泪水。

    “我们兄弟为他卖命,他却把我们的父亲囚禁在皇宫,说是扣为人质,可每天只给吃一顿饭,可怜我们父亲年迈体弱,我们刚得到消息,父亲昨晚已在宫中病饿而死。”

    这个将领名叫李君慕,是王世充手下一名斥候郎将,只是一名普通将领,但李世民却对他的兄长李君羡很感兴趣,李君羡武艺极为高强,号称郑军第一猛将,现任王世充的骠骑将军。

    李君羡兄弟原本是瓦岗军,因李密南迁江南,他们不愿跟随南下,便脱离了李密,转而投降了王世充,不料这次唐军攻打洛阳,王世充深恐将士逃亡,便把他们的家眷全部亢在皇宫为人质。

    李君羡兄弟的父亲也被关进了皇宫,一直联系不上,直到今天中午,李君羡买通了看守,才知道他们父亲已在昨晚病饿而死,这令兄弟二人悲愤异常,决定投降唐军。”“

    这个消息令李世民极为兴奋,这就意味着破城在即,但也有另一种可能,王世充派李氏兄弟诈降,李世民也不得不防,他不露声sè问道:“王世充防御得这么严密,李将军是怎么出的城?”

    李君慕意识到了李世民对自己还不是很信任,他连忙解释道:“这是因为杨元庆和王世充有五rì之约,杨元庆要求王世充坚守五rì,他必来救援,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但隋军始终不到,王世充心急如焚,便命令卑职趁夜下城去盟津渡一带探听隋军消息……”

    虽然李世民心中疑虑未去但李君慕的解释也合情合理,李世民便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怀疑,上前扶起李君慕,笑道:“你们兄弟二人的威名我早有耳闻,你们若愿意投诚唐军,我绝不会亏待你们。

    李君慕大喜,连忙道:“回禀殿下,洛阳人心溃散,王世充众叛亲离,现在已到破城之时,我兄长主管洛水防御他愿意今晚献城投唐!”

    李世民点了点头“我安排一下然后再和你详谈。”

    李世民命人送李君慕下去休息,这才回头问一直笑而不语的房玄龄,“先生以为他们的投降是真是假?”

    房玄龄捋须微微一笑,“殿下认为局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兄弟二人还愿意为王世充诈降吗?还要赔上身家xìng命。”

    房玄龄的一句话令李世民恍然大悟,王世充的兄弟子侄或许有诈降的可能,但李氏兄弟投降王世兔还不到一年,王世充也不可能让他们兄弟诈降此事应该不假。

    李世民眼中里已按耐不住兴奋,那么今晚就将是洛阳城破之时,这一刻他已等待了很久就在这时,门外有亲兵急声禀报:“殿下,长安再次传来紧急鹰信。”

    李世民一楞,和房玄龄面面相觑,从前晚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九封急信了,李世民应刻令道:“把信拿进来!”

    一名亲兵快步走进大帐,单膝跪下行一礼,将一管鹰信呈上,李世民接过信筒,从里面抽出薄绢,抖开看了看,脸上又露出了一丝苦笑,这是一种很无奈的表情。

    “又是催促殿下回军?”房玄龄注视李世民的表情问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把纱绢递给了他,“父皇的亲笔手谕,说杨元庆可能会夜攻长安,命令我立刻回兵支援关中。”

    房玄龄看了看手谕,劝他道:“殿下,这已经是第九份手谕,若殿下再不理睬,引发圣上的猜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我已经派出一万军队前去,先生是认为这兵力太少吗?”

    房玄龄叹了口气,“殿下,这其实是一个态度问题,若太子亲率五万大军赶回关中,而殿下只派一万军去救援,这么明显的对比,会让圣上怎么看殿下,至少说明殿下对圣上的安危没有放在心上,殿下,恕我直言,派一万军队回去支援,还不如不派。”

    李世民背着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这让他很难办,父皇命他派五万军队回援关中,可若是五万军队回去,他手上的兵力就捉肘见襟了,莫说夺取中原,恐怕连攻下洛阳的困难,李世民也不得不承认王世充打仗厉害,仅用数万军队便顶住了唐军二十万大军的三天攻城。

    “如果真按照父皇的意思,派五万军回去支援,那我们夺取中原的计划说完了,最后只得一座残破的洛阳城,这次战役和前一次中原大战又有什么区别。”

    李世民深深叹息一声,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忧虑,他确实很担心,第一次中原大战是他极力主张,结果惨败而归,这一次又是他极力怂恿父皇,甚至还不惜动用唐风监视尹德妃之尖以打击太子。

    这一次如果再无功而返,这会严重影响他在父皇心中的地位,甚系会影响他的军权,李世民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

    房玄龄也能理解李世民的无奈,不过权衡利弊,他认为还是要及时回援关中,这涉及到一个态度问题,对李世民的未来至关重要。

    “殿下,夺不下中原只是让圣上失望,但不肯救援关中却会让圣上猜忌,两者孰重孰轻,殿下应该明白,我们防止这件事被太子利用,所以今晚拿下洛阳后,立刻再追加四万援军,等关中之危解除后,再看中原形势,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再打中原也不迟。”

    李世民沉思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就依先生之言!”

    ……

    夜幕降下,王世充终于绝望了,杨元庆的承诺没有兑现,已经六天过去,隋朝援军还是没有来,从希望失望到绝望,王世充的最后一丝帝王梦终于破灭,他的郑氏王朝即将覆灭他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言而无信,杨元庆,你有什么资格逐鹿天下!”

    内宫里,王世充坐在象牙龙榻上一手按着宝剑,一手拿着琥珀玛瑙酒樽大口喝酒,他已经喝得醉意熏熏,他一边喝,一边破口大骂杨元庆,“伪君子,利用唐朝来干掉我,你再来取洛阳是不是?杨元庆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内殿上五六名宫女躲在屏风后,吓得战战说说,谁也不敢去给王世充倒酒,只有王世充的一名心腹宦官站在一旁,不时端起酒壶给他樽里满上。

    “你说!”

    王世充眼睛通红地盯着心腹宦官,“杨元庆为什么言而无信,欺骗于我?”

    心腹宦官也同样吓得两腿发软,“或许……他的军队已经来了在外围,还没有和陛下联系上。”

    “你怎每知道?”

    王世充一把揪住宦官的衣襟,恶狠狠地盯着他“难道你是隋军探子!”

    “我不是……隋军探子,我是……猜测的。”宦官吓得浑身安抖。

    王世充勃然大怒,“你敢耍我?”

    他抽出宝剑,手起剑落,将宦官人头砍下,躲在四处的宫女们吓得一片惊呼,四散奔跑,王世充哈哈大笑,又端起酒樽开怀痛饮。

    ……

    洛阳城池高大而坚固,不亚于长安城,但洛阳城也有一个防御软肋,那就是洛水,洛水穿城而过,将洛阳一分为二,在chūn秋季节,洛水滔滔,需要凭借战船才能入城,但洛阳城对战船防御极严,上游和下游都修有专门的水寨,战船很难靠近洛阳城。

    但在冬天,洛水结冰,河面上可以行人,这便使洛水成为了进攻洛阳的一条捷径,王世充也意识到这个软肋,他特地用木头构筑了防御工事,浇上冰水,在河面上筑建了一道长长的冰墙,东面和西面各部署了五千弓弩手,伏在冰墙后阻击唐军从河面杀入。

    双方在河面上也经历了三天的鏖战,死伤数千人,唐军始终未能从河面上攻入洛阳城。

    在西线河面上,负责往御的大将正是清晨投降唐军的李君慕之兄李君羡,李君羡年约三十出头,也长了一张瘦长脸,他也同样身材魁梧,武艺高强,使一榫一百二十斤的铁戟,有万夫不当之勇。

    在瓦岗寨时,他便被誉为瓦岗第二条好汉,仅次于单雄信,在洛阳,他更是被誉为郑朝第一猛将,在中原一带名气极大,由于父亲之死,使他和王世充已势不两立,他决心献城投唐。

    李君羡目光复杂地注视着远处河面,河面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唐军尸体,已经冻成冰尸,这使他心中有些不安,他降唐之后,李世民能否容下他。

    忽然,一名士兵指着远处大喊:“将军,有唐军杀来了!”

    只见冰面上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在星光照耀下格外清晰,足有一两万人之多,士兵们顿时紧张起来,纷纷张引搭箭,李君羡却喝令道:“所有人不得妄动!”

    他的十几名心腹手下都纷纷喝止住士兵,这时,一名唐军骑兵奔来,大声问道“李君羡将军何在?”

    李君羡催马上前,拱手道“我便是李君羡!”

    唐军骑兵高声道:“秦王殿下有令,立刻放下兵器,赦李将军无罪!”

    这一刻最终到来了,李君羡深深吸了一口气,调转马头对士兵们大喊:“立刻放下武器,撤回去岸边!”

    此时,人心溃散,没有人再愿意为王世充卖命了,主将下了令,士兵们纷纷放下了弓箭,向岸边奔去,片刻,河面上再无一名守军。

    远处,李世民大喜,立即下令:“杀进洛阳!”

    两万唐军一声呐喊,从冰面上向城内疾奔而去,片刻,冲过了河面上防御线,杀进洛阳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