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一十八章 咬金请缨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一十八章 咬金请缨2017-11-13 22:8:6Ctrl+D 收藏本站

    天渐渐亮了,山谷里的妖风呼吼也渐渐停止,山谷外,一名骑兵疾奔而至,刚到山谷口,‘嗖’的一支鸣镝shè至,插在骑兵面前,骑兵拉紧缰绳,战马前蹄高高跃起,他抬头望去,只见两边山崖上站满了巡哨士兵。

    山谷里冲出一支骑兵,将他团团围住,弓弩指着他,“是什么人?”骑兵校尉厉声喝问。

    “在下是斥候贺得胜,奉裴总管之命,给楚王殿下报信。”

    校尉给旁边人使了眼sè,众人上前,仔细搜查了他,这才带着他向楚王大帐而去。

    帅帐内,杨元庆正坐在桌前批阅奏折,他也是在等候裴仁基的消息,斥候带信已去了三天,应该有消息回来了,这时,帐外有亲兵禀报:“启禀殿下,送信的斥候回来了。”

    “带来他进来!”

    杨元庆放下笔,心中充满了期待,片刻,几名亲兵将斥候贺得胜带了进来,贺得胜单膝跪下,行了一礼,“卑职贺得胜,参见楚王殿下!”

    ”“

    “见到裴总管了吗?”杨元庆笑眯眯问道。

    “见到了,卑职带来了他的信。”

    贺得胜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呈上,杨元庆接过信,匆匆看了一遍,信中裴仁基讲述了他的会宁郡战术,杨元庆眼睛忽然一亮,他快步站起身,快步走到沙盘前,找到了插在会宁县旁边的白旗,那是两万唐军的驻扎之地。

    裴仁基手中有一万五千人,他准备将五千人部署在黄河对岸,用以拦截唐军逃向河西,同时也是防御武威郡唐军赶来支援。

    果然不错,杨元庆不由暗赞裴仁基考虑问题周全,不过裴仁基的这个伏兵对岸的想法却使杨元庆想到了一条绝妙之策,他又回头问斥候贺得胜,“现在裴总管何处?”

    “裴总管现在会宁县以北约五十里之外,等待着殿下的命令。”

    杨元庆凝神思索片刻。立刻提笔写了一封信,他把信交给了贺得胜,笑道:“再辛苦你一趟,把此信火速交给裴总管。”

    “愿为殿下效力!”贺得胜毫不犹豫接过了信。

    贺得胜不辞辛劳的态度让杨元庆很满意,又想到他是自己的故人之子,怎么也该关照一下,杨元庆点了点头,“从现在开始。升你为斥候校尉,另外多带几名弟兄,防止路上出意外。”

    贺得胜大喜,“遵令!”他施一礼,快步出去了。

    杨元庆又走回沙盘前,背着手注视着沙盘。这次,他看的却不是会宁县,而是河西走廊,不知多了多久,他若有所感,一回头,见一名亲兵站在帐门处,yù言又止。

    “什么事?”

    “启禀殿下,程将军求见。”

    ‘程咬金求见?,杨元庆微微一怔。他会有什么事,随即令道:“让他进来吧!”

    很快,程咬金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下,“末将参见殿下!”

    “起来吧!”

    杨元庆已坐回了位子,瞥他一眼问:“有什么事吗?”

    或许是在对突厥战役中终于独挡一面的缘故,程咬金忽然对当大将有了浓厚的兴趣,他开始有了追求,渴望着自己也能像罗士信一样。领兵出征。

    但他也明白。自己从前的表现确实不怎么样,为了扭转杨元庆对自己的印象。这一次他是主动请缨跟随南下。

    程咬金有些扭捏道:“末将有个想法,不知殿下是否能同意?”

    “你吧!什么想法,我听着。”杨元庆也有点奇怪,他感觉程咬金的态度和从前不太一样。”殿下,或许末将能服盛彦师投降。”

    “为什么?”杨元庆注视着他,盛彦师肯投降固然是好,可是程咬金凭什么能劝盛彦师,杨元庆心中有些不解。

    程咬金犹豫了一下,这里面涉及一些他的丑闻,他实在不想,可是不,杨元庆又不会相信他,终于,他鼓足勇气道:“殿下,末将当年为给老母治病,曾经背着老母走遍天下,因为要养活老母,还要治病,需要很多钱,所以也干了不少偷鸡摸狗之事,有一次在梁郡虞城县,我偷一家大户,结果失手,被主人抓住了,这家主人问明情况,知道我是为救老母,他不但不抓我见官,还送给我五百吊钱,令我一直感激至今。”

    “这个人就是盛彦师?”杨元庆听懂了他的故事。

    程咬金点点头,“正是此人,此人也事母极孝,据末将所知,他的母亲应该还在梁郡虞城县,和他大哥住在一起,末将愿劝盛彦师投降。”

    杨元庆没有立刻回答,他背着在大帐内走了几步,程咬金这个方案来得太突然,一下子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刚刚让贺得胜送信裴仁基,约好了今晚四更南北夹攻盛彦师部,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他的计划不得不重新考虑。

    不过,能服盛彦师投降,那当然是最好,那就意味着两万生力军到手,这极可能意味着关内力量平衡的彻底改变,想到这,杨元庆立刻喝令:“来人!”

    一名亲兵快步进帐,“卑职在!”

    杨元庆取出自己金牌递给他,“你立刻赶去会宁县以北百里外的莫连镇,找到裴仁基,告诉我,今晚夹攻盛彦师部的计划暂时取消,具体进攻时间,我另外通知他,命他立刻出兵,进逼唐军十里外。”

    “卑职遵命!”

    亲兵接过金牌快步走了,杨元庆又写了一封信,递给程咬金,“这封信交给盛彦师,我要的话都在这封信中,让他自己选择。”

    “末将明白!”

    程咬金接过信要走,杨元庆却又叫住了他,他走上前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计较,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否则大家都会失去很多乐趣。”

    程咬金鼻子一酸,他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感动,他点点头,快步离开了大帐。

    杨元庆随即下达了命令,“全军起拔,进军会宁县。”

    隋军迅速收拾拔营,一个时辰后,一万大军出发,向会宁县疾奔而去……

    二万会宁郡唐军已经撤进了会宁县,会宁县虽是郡治,但由于会宁郡长期没落,不受重视,因此会宁县也只是一座县。

    城池周长只有八里,城墙矮而破旧,无法抵御军队的进攻,把军队撤入县城,更多是给士兵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两万军队进驻会宁县,使县城内变得拥挤不堪,大街上士兵来来往往,叫骂声吵闹声此起彼伏,整个会宁县都处于一种焦躁不安之中。

    主将盛彦师骑马在县城内四处视察,城内的乱使他眉头皱成一团,但他已没有心思管束这种乱的局面。

    盛彦师今年约三十四五岁,身材高大威猛,他从习武读书,是一名文武双全的儒将,深得太子李建成的信赖,这次李建成出兵关内道,他为西路主将,率军五万攻打会宁郡和灵武郡。

    由于李建成撤回关中,重新部署了兵力,目前他手中只有两万军,驻扎在会宁,他的任务是保住灵武郡和会宁郡银矿。

    隋军的反攻使盛彦师的压力极大,因为补给困难,他已经被迫撤离了灵武郡,聚兵于会宁郡,李建成给他下了严令,无论如何,不准丢失会宁郡银矿。

    此时盛彦师已经知道杨元庆军队进入了会宁郡,离他不足百里,他也知道裴仁基的军队同样进入了会宁郡,离他也不足百里。

    两支隋军形成南北夹攻之势,尤其是杨元庆亲自领兵而至,更让他焦虑难安,昨晚他已经一夜无眠。

    早在两支隋军刚进入会宁郡的时候,盛彦师第一个反应便是撤离会宁郡,但太子的严令又使他有些犹豫,就在他举棋不定时,隋军已经杀至,他想撤已经撤不了,只得发鹰信向长安求援。

    盛彦师走了一圈,心情着实低沉,也无心再视察下去,便回头命左右道:“回军衙!”

    他刚调转马头,忽然听见远处有人大喊:“盛将军!”

    盛彦师一回头,见是一名守城士兵,他勒住了缰绳,问道:“什么事?”

    士兵奔跑上前,施礼禀报道:“城外来了一人,是将军旧人,特来拜访将军。”

    “旧人?”

    盛彦师一怔,又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没,此人长得很黑,有点像……像隋军中的程咬金。”士兵声禀报道。

    这个消息令盛彦师吓了一跳,连忙吩咐左右亲兵,“速去把他带到我军衙,注意点,不要被太多人看见。”

    盛彦师心里有些暗暗埋怨,怎么大白天跑来,这被太子知道了,自己怎么解释,盛彦师当然还记得程咬金是谁,当年和自己是有点交往,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不过盛彦师也知道,程咬金此次前来,恐怕是带着杨元庆的意思,他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担心,但同时又有那么一线希望,心情异常复杂,他加快马速向军衙奔去

    不多时,士兵将程咬金领进了衙门,一进房间,程咬金便咧嘴大笑:“老盛啊!我是还你钱的,不好意思,拖了十年才还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