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二十八章 逼上绝路

卷十六 铁马踏雪取河北 第一百二十八章 逼上绝路2017-11-13 22:8:20Ctrl+D 收藏本站

    夜sè笼罩着长安城,乌云密布,空气中cháo湿而寒冷,一场大雪眼看又即将到来,星月被遮蔽了,夜晚的大街也变得黑暗起来,不过由于隋唐间开始谈判,气氛也就没有了从前那般肃杀一辆马车在十几名随从的护卫下,无声无息地驶入了延寿坊,马车很小很普通,和满大街载客的马车没有区别,不过十几名随从却个个膀大腰圆,威猛不凡,这就预示着这辆马车主人身份的不平常……

    延寿坊紧靠西市,也就是从前的利人市,是唐朝大宗商品的集散之地,但由于唐朝疆域有限,使西市的商业还远远没有恢复到隋朝全盛时的情形,店铺也只开了七成,商人也少了很多。

    西市的商业惨淡也影响到了延寿坊,原本商人云集的坊内也变得有些冷冷清清,尤其在夜间,坊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影,马车驶进了延寿坊,一直来到了西北角,在一座小宅前停了下来。

    这座小宅占地不到两亩,一般而言,占地超过一亩叫宅,低于一亩则叫房,而三亩以下则叫小宅,是殷实人家的标志。

    这座小宅是御医张秉直的宅子,张秉直今天约五十岁,为人木讷,不善耕耘官场,虽然医术高明,却一直不得重用,只能在药房做一个小小的炮药师,俸禄微薄,难以养家,所以他也偷偷地在晚上接些病人,补贴家用。”“

    此时在客房窗外,一名妇人正躲在窗后偷听。妇人便是张秉直的妻子,四十余岁,嘴唇很薄,颧骨稍高,一双小眼睛里冷光森森,她给张秉直生了三个儿子,而成为张家功臣。加上她为人泼辣,心计极深,渐渐地又成了一家之主。

    今天晚上。她的丈夫似乎时来运转了,有横财上门,妇人从门缝里清晰地看见。在客房的桌上摆着一盘黄澄澄的金子,至少有五百两之多,让女人眼睛都红了。

    据说这还只是一半,而她丈夫低着头的窝囊样,看得妇人心中火起,恨不得冲进去将他的耳朵撕掉。

    房间里,张秉直深深地低着头,他年约五十岁,长得小鼻子小眼,一脸劳碌相。在太医署混了三十年,依然是个小人物,连见圣上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他炮药技术极高,皇帝李渊和从前太后皇后的药都是他一手炮制。但功劳却不是他的。

    张秉直此时心中极为害怕,坐在他旁边之人,不是什么病人,更不是值得欢迎的客人,这个客人干瘦黝黑,眼光如刀一般锋利。他叫做王太,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可如果他妻子知道此人的绰号,恐怕要吓得当场瘫倒,此人绰号叫屠人王,是唐风的副统领,掌管唐风抓捕和刑讯,是长安城闻之sè变的人物。

    此时王太并没有告诉他什么事,只是把五百两黄金往桌上一放,便一言不发,这种无声的压力让张秉直几乎要崩溃了,终于他低声道:“我只会看病,王统领是要我给谁看病么?”

    “没错,是要你去给一个人看病……”

    说到这里,王太指了指后窗,“最好让嫂夫人离开,免得我误伤她。”

    张秉直吓了一大跳,他慌忙走到窗前,拍拍窗格,焦急地低喊道:“快走!快走开!”

    窗外传来他妻子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这个天杀的,你敢让金子飞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妇人离开了,王太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他当然摸过张秉直的底,知道张秉直惧内,而他妻子极贪,这就是张秉直的最大软肋,不怕他不听自己的话。

    张秉直又坐下,胆怯地看了一眼黄金,拿五百两黄金让他看病,这人会是谁?

    “是给谁看病?”

    王太冷冷道:“你不应问这种话,给谁看病,你应该心知肚明。”

    张秉直没有反应过来,他呆坐了半晌,突然,他脸sè大变,惊得跳了起来,“不!不!”他连连后退,抵在墙上,目光惊恐地盯着王太。

    王太见他已经明白了,淡淡道:“这个由不得你,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我不妨告诉你,你的三个儿子在我手中。”

    张秉直仿佛被雷劈中一般,呆住了,王太站起身,“好吧!想通了来找我,我想知道你的方案。”他快步离开了房间,张秉直呆呆地望着屋顶,他忽然反应过来,像箭一样冲出去,‘砰!’地将大门关上。

    这时,他愣了一下,又凑上门缝向外望去,他看见王太上了一辆马车,可是在马车的车窗上,露出一张冰冷的脸庞,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大门,仿佛看透了门,看透了他的心,这张脸使张秉直直接瘫倒在大门上……

    张秉直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房间里,他的妻子正拿着黄金,一锭一锭地对着灯光照,嘴里念念有词,“会是假的吗?会是假的吗?”

    一股热血直冲张秉直头顶,他发疯似地冲上去,一把将他妻子推倒在地,“儿子都快没命了,你拿这些东西做什么?”

    他的妻子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丈夫这样失态,几十年都没有见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忽然反应过来,从地上爬起来,揪住丈夫的头发,“快说,和儿子有什么关系?”

    张秉直瘫坐在地上,指了指门,低声道:“先把门关上。”

    他妻子快步把门关上,又一阵风地转身回来,揪住丈夫的头发,“你快说!”

    张秉直低声对妻子说了一句话,他妻子一下子震住了,眼珠子快瞪出来,她恐惧地看了一眼丈夫,“你是不是意会错了?”

    “不会有错。我刚才看见秦王了。”

    妇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凶光四shè,她只管儿子的xìng命,其余任何人死亡都和她无关,她低声问道:“你觉得可不可能办到?”

    张秉直沉思良久,点了点头,“有三个御医专门试药。直接做是不可能,但可以间接做,他一般要服四种药。一种药没有问题,但几种药混在肚子里就会有问题,不过也不是致命毒药。是慢慢地会出问题,短则一月,长则半年。”

    妇人一咬牙,“那就做,我儿子的命比谁都重要。”

    她的目光又落在黄金上,小眼睛蓦地亮了起来……

    马车在夜sè中疾驶,马车里,李世民冷冷问道:“他肯做吗?”

    “他没有表态,但由不得他,他的三个儿子都在卑职手上。”

    李世民点了点。“你认为他能办到吗?”

    “殿下,此人炮药技术天下无人能比,只要他肯做,没有做不成的事,而且万无一失。”

    “很好。等事情做完后,他全家人一个活口不留。”

    马车一阵风似地冲出了延寿坊,向西北方向疾驶而去……

    太医署虽然隶属于太常寺,但几十名太医大部分时间都在宫里往来,在太极宫也专门有药房,有御医们休息及等候召唤的场所。皇宫内的药房占地很大,是一座四层楼高的朱红sè建筑,从隋朝时起,这里便一直是皇宫药房重地,天下各种名贵药材,这里应有尽有。

    药房管事姓马,他也是一名御医,但他只负责管理手下二十几名药童和几名炮药师,而真正在药房里做梁柱的,却是被行内人称为天下第一炮药师的张秉直。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张秉直虽然药炮得不错,但做人却很失败,整天是一个闷罐子,一声不吭,不会溜须拍马,不会夜间送礼,在药房做了三十年,还是大头兵一个,所以药房中人又戏称他为药罐底子,也就是药渣的意思。

    不过张秉直因为技术高超,所以药房马管事还算对他客气,说话也和颜悦sè,尊称他为张公,但赏赐加俸之类的好事,那轮不到张秉直了。

    一大早,马管事匆匆跑进药房,这一年来,太后病重皇后病重圣上病倒,一连串的大事情让药房上上下下都忙得鸡飞狗跳,马管事就像屁股点火一样,一口气冲上三楼,四下张望,急得大叫:“张公呢!人在哪里?”

    圣上服药的时辰快到了,但药还没有送去,前面的医正都急了,这时,有人指指楼上,“好像在四楼!”

    马管事又一阵风向四楼奔去,“老张,圣上的药在哪里?医正已经发怒了。”

    “刚刚才制好!”

    张秉直出现才楼梯口,把四个盒子递给他,每只盒子里有一丸药,这是李渊每天要服用的四种养生药,雷打不动,一直由张秉直负责炮制。

    “今天怎么晚了?”马管事接过盒子,有些埋怨道。

    “没什么,我昨晚没有休息好,身体有些疲惫。”张秉直没jīng打采,连话都不想说。

    “哦!那你今天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马管事虽然在钱财方面小气,但这种休息之类的小恩小惠他还是会给,他走下楼,又停住脚步回头道:“晚上就少接几个病人吧!”

    “呵呵!我没事。”

    张秉直干笑两声,他一直望着马管事走远,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他的药还要经过三个御医的测试,尽管他有绝对把握,但他还是担忧到了极点。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一直到黄昏时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时,马管事走进药房,见张秉直坐在桌前发呆,不由奇怪问道:“张公怎么还不走,你不是身体不适吗?”

    张秉直慢慢吞吞站起身,苦笑道:“我是怕家里那头母老虎啊!”

    马管事哈哈大笑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