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卷十 高丽鼙鼓初响起 第十一章 夜袭仓城

卷十 高丽鼙鼓初响起 第十一章 夜袭仓城2017-11-13 22:9:27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十三个昼夜的航行,来自北方的大隋船队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江都,但江都城离长江还有数十里,离长江最近的城池是它的附属小县,江阳县。

    江阳县只是一座小县,没有什么驻兵,但紧靠江阳县的江阳仓却是魏国的战略重地,魏军所有的军粮物资都储存在江阳仓内。

    江阳仓其实是一座仓城,周长约十二里,城墙高大坚固,城内分布着大大小小数百座仓库,储存着数十万石粮食和无数的兵甲器械,还有上百万匹绸缎绢布。

    当初,李密缴获了宇文化及从江都运来的上千艘大船的物资,除了金银珠宝等贵重品外,其余全部存储在江阳仓内。

    目前江阳仓有驻兵五千人,由李密的心腹大将之一张文琦统帅,张文琦号称魏国第二箭,箭术十分高明,仅次于神箭手王伯当。

    他不仅箭术高明,而且为人细心慎重,李密临走时反复叮嘱张文琦,不准他有任何大意。

    江都城的重要,在于将士们的家眷都在江都城内,而江阳城的重要,则在于李密所有的军需粮草都存储在城中。”“

    早在大船之上,杨元庆便制定了偷袭江阳仓的计划,拿下江阳仓也就成为了隋军重中之重的任务。

    此时,夜里已经黑了,隋军在江阳城以东十五里外的江边陆续上了岸,一队队隋军和他们的战马开始陆续上岸。

    由于隋军战船在长江中已经停泊了一天,士兵和战马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体力已渐渐恢复,因此士兵们上岸,并没有太多疲惫感。

    杨元庆站在船头,眺望着十几里外的江阳仓城,夜sè深沉,地平线上隐隐有一条青明的sè带,那是江水倒映着月sè的黯淡之光。不过看不见仓城,它被江阳县城挡住了,可以看见县城黑黝黝的轮廓。

    杨元庆亲自来江南并不是为了攻城掠寨,攻城作战自然由他手下大将去完成。[他是来安抚江南士族,稳定隋军对江南的占领,当年隋王朝为了安抚江南士族,杨广足足耗费了十年的时间,也为他今天安抚南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负责今晚进攻江阳仓的主将是将军王君廓,他已率领一万骑兵,缓缓向江阳仓方向进发。一万骑兵已经准备就绪,只要江阳仓那边传来消息,骑兵便将直接杀进仓城内……

    江阳城一共有两座城门,一座陆城门,一座水门,水门上手臂粗的铁栅栏已经放下,而陆门的吊桥也已经拉起,护城河环绕仓城。城头上不断有巡逻士兵来回巡视。

    在离仓城约百步外的一片树林内,三百余名隋军斥候已潜入林中,这三百多名斥候是从近十万隋军士兵中挑选而出。个个武艺高强,由左骁卫将军沈光率领。

    沈光这些年比较沉默,或者说他在各个战役中的露面机会较少,这并不代表他受到了杨元庆的冷落,相反,他被升为了左屯卫将军,丝毫不落其他人之后,这主要是因为沈光改任后勤,负责斥候士兵训练,大隋几乎所有的斥候军都经过了他的严格训练。

    这次进攻江南。因为沈光本身是江南人氏,又在江都呆过一段时间,所以这一次他也披挂上阵了。

    沈光号称肉飞仙,他的百戏技巧已经出神入化,百戏也就是今天的杂技技巧,攀墙越城是他的拿手好戏。杨元庆便把夜袭先锋的重任交给了他。

    沈光匍匐在一片草丛中,注视着城头巡逻士兵,他观察了快半个时辰,已经渐渐摸到了巡逻士兵的规律,一名士兵指了指水城,低声道:“将军,可以从水闸下面潜过去。”

    沈光摇了摇头,他知道江都城水门铁栅栏的构造,栅栏下面有倒刺,矛尖直顶水底的青石板,底部只有一寸的空隙,根本过不去,这边肯定也是一样。

    “无妨,我们就攀墙而上。”

    他见城头巡哨已走开,便向四名最得力的手下一招手,“跟我来!”

    五人纵身而出,抬着两块木板向城墙疾速奔去,其余士兵也趁机飞奔而出,在离城墙三十余步时,三百士兵迅速趴在地上,他们身着黑衣,城头上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护城河宽两丈,搭上木板便可以直接过去,沈光带领四五人已经奔到墙根下,这时,城上的一队十人巡哨兵又走了过来,沈光和几名手下贴着墙跟站立,屏住了呼吸。

    他们等了片刻,等巡哨兵又调头而去,几人从腰间解下绳子,做了一个活套,轻轻一抛,绳子飞上近三丈高的城头,准确地套在城垛上,沈光纵身向上攀爬,这是他最拿手的技巧,动作异常迅速,比猿猴还要快疾,其他几人明显比他慢了一截,不过也勉强能跟上。

    沈光眨眼间攀上了城头,他躲在城垛后,一只手钩住城垛上的箭眼,将绳子解开了,防止巡哨士兵回来时看见城垛上的绳子。

    其他几名士兵也如法炮制,每人躲在一只城垛之后,从下面可以清晰地看见他们,但城头上却看不见。

    这时,十名巡哨士兵又回来了,他们在城墙前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人打了个哈欠,低声骂道:“来回走来走去,活像驴拉磨一样,累死人了,老子要找地方睡觉去。”

    “别傻了,等会儿张将军会来视察,被他发现了,挨鞭子是小事,说不定还会掉脑袋。”

    众人无可奈何,嘟囔着继续巡逻,这时,沈光向其他几人施了个眼sè,众人会意,一只手钩住城垛箭眼,另一只从皮囊中摸出了三把飞刀,刀尖上涂有剧毒‘帕帕木’,见血封喉,连叫声都喊不出,沈光和其余四人都是飞刀好手,刻苦训练过,二十步内百发百中。

    他们两把飞刀咬在口中,手执另外一把飞刀,目光对准了各自的目标,按照顺序,沈光杀第一人,其余四人各杀一个目标。

    沈光向四人点了点头,五人一起动手,只见五道寒光一闪,五把飞刀同时从他们手中shè出。

    巡哨队正好转身,侧面对着他们,只听一阵闷哼,后面五人同时倒地,而沈光他们不等前面五人反应过来,又是五把飞刀shè来,五人栽倒在地,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十名巡哨几乎同时被干掉。

    五名隋军斥候从城垛后一跃而出,他们动作迅速,将十名巡哨士兵的衣服剥下,腰牌也摘下,尸体则顺着城墙扔下城去,他们五人穿上魏军军服,变成了巡哨队。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城内十分安静,城墙上共有两百名巡逻哨兵,分为二十队,各负责一段城墙,沈光几人占领的城墙是南城和东城之间的一段,长约半里,此时,三百名隋朝斥候纷纷攀爬绳索而上,不多时,三百名斥候全部上了城。

    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去抢夺吊桥绞盘,另一路则在沈光的带领下去占领城门,一百五十名斥候手执战刀和盾牌,跟着沈光向城下奔去,刚奔到城门口便听见有人大喝:“是谁?”

    “来换岗的,你们回去睡觉吧!”

    沈光飞奔上前,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一把刀插入了他的胸膛,夜空里响起了长长的惨叫声,这时城头上的惨叫声也此起彼伏,城楼旁响起了刺耳的jǐng钟声,‘当!当!当!’

    jǐng钟声响彻全城,也顺着夜风传出数里之外,三里外,王君廓率领两万骑兵已等待多时,他听见了jǐng报声,将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厉声大喝:“弟兄们,立功就在今夜,杀啊!”

    两万骑兵发动了,马蹄声如闷雷,将大地震动,铺天盖地向仓城杀去……

    这时,隋军斥候已经占领了城楼,吊桥吱嘎嘎放下,并燃起了一堆大火,昭示远方的隋军。

    但城门处却依然在鏖战,城门的守军只有一百余人,人数并不多,但恰好此时,江阳仓守将张文琦率领三百余亲兵前来城门处视察。

    张文琦见隋军竟然潜入城中,不由大怒,喝令亲兵和隋军斥候厮杀,保护城门,双方在城门口展开了占领城门和保卫城门的血腥争夺。

    张文琦的亲兵策动战马,手执长矛向前冲杀,而隋军斥候则手执盾牌和战刀堵在城门处,一部分人在和城门洞中的守军拼杀,另一部分人则死死顶住张文琦和他的三百亲兵不断地冲刺。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双方都杀红了眼,不断有人惨叫倒地,尤其魏将张文琦箭法高明,他在后面施放冷箭,他每一箭shè出,必然有一名隋军斥候中箭摔倒,每一箭都shè穿了隋军斥候的咽喉。

    沈光大怒,这些斥候都是亲手教出,是他的徒弟,竟然死在冷箭之下,他大吼一声,一跃跳上一名魏军骑兵的战马,战刀挥过,骑兵人头飞起,他夺下了长矛,站在战马之上,奋力挥臂,长矛如一道闪电般向张文琦飞刺而去。

    张文琦正张弓搭箭,瞄准了城头上的一名隋军斥候,长矛霎时间刺到,他躲闪不及,长矛从他咽喉shè入,矛尖从后颈穿出,巨大的冲击力使他腾空而起,重重摔下地,长矛将他活活钉死在地上。

    这时,城门终于轰然拉开,城外骑兵如奔腾汹涌的怒cháo,冲进了城内,隋军骑兵挥动着长矛和战刀,高声呐喊着,向刚刚奔到街头上的仓城守军冲杀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