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五十二章 人心难测

第五十二章 人心难测2017-11-13 22:10:50Ctrl+D 收藏本站

    【昨晚看三国演义,忽然看懂一个多年未明白的情节,就是鲁肃去要荆州,刘备把病刘琦拿出来说事,后来鲁肃回去给周瑜说,刘琦活不了多久,周瑜便不吭声了,这里面很有深意啊!罗贯中没有写出来,刘琦是怎么死的,死在谁的手上,鲁肃和周瑜都是明白人,知道有人要谋荆州,刘琦肯定活不长了,一点感悟,和大家共赏。】……

    议事堂上,柴绍一个人呆呆地坐着,他已经坐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人敢来相劝,所有亲兵都看出他陷入一种深深的悲痛之中。

    一名李孝恭的亲兵被隋军放回,带来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消息,唐军援兵在当阳遇伏击而兵败,荆王李孝恭不甘被俘的自尽。

    不仅是柴绍,所有的士兵都为之伤感,为李孝恭的阵亡而哀悼,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忧虑,荆王阵亡,那么荆襄唐军还能支持多久?

    这时,刘方智快步走进了院子,见几名亲兵站在台阶前向堂内探望,有些奇怪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亲兵上前对刘方智附耳说了几句,刘方智一惊,“消息确切吗?””“

    亲兵点点头,“应该是真的,是荆王殿下的心腹来说,不会有假。”

    刘方智眉头皱成一团,原来李孝恭真的阵亡了,不是隋军编造,他沉吟一下道:“先替我禀报大将军吧!就说我有军务禀报。”

    亲兵快步走上台阶,站在大堂下禀报:“大将军。刘副将来了,说有军务呈报。”

    “请他进来!”柴绍的声音有些嘶哑,语气里充满了无尽的伤感。

    不用亲兵转告,刘方智便直接走上了大堂,一直走到柴绍面前,单膝跪下行一礼,“末将刘方智。参见大将军。”

    柴绍面朝内壁,背对着刘方智,良久。他才低声问:“处理得怎么样了?”

    “回禀大将军,卑职已经令所有士兵禁言,不准再谈及唐军兵败之事。另外卑职还派出一千士兵在挨家挨户收缴隋军投射进城的传单,已经收缴了两千多张,剩余传单还在继续收缴之中,按照大将军的吩咐,已传令全军,敢私藏传单者,以通敌罪论处。”

    柴绍叹了口气,慢慢转过身,苦笑一声道:“或许我这就叫做掩耳盗铃,军心的混乱。岂是一个禁言就能止得住?杨元庆善于不战而屈人之兵,现在我算是深深体会到了,相比之下,我们太被动了。”

    柴绍的话激起了刘方智的担忧,“大将军说得不错。虽然我用强制军令命士兵们禁言,或许他们在公开场合是不敢谈了,但私下里呢?在营帐内,恐怕他们谈得会更多,殿下,形势很不乐观啊!”

    柴绍背着手走了几步。虽然杨元庆击败了襄阳援军,但他并不担心隋军就能攻破江陵城,江陵城城池坚固高大,兵力众多,单纯从军事上,隋军是很难攻破江陵城。

    但现在杨元庆用上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策略,动摇唐军军心,使柴绍开始深为担忧,一旦有士兵开城投降,那隋军将不战而胜。

    想到这里,柴绍看了一眼刘方智,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刘方智这种江陵本地人,对他们而言,投降才是最符合他们的利益。

    “刘将军,有时候我也在考虑,我们要不要与隋军讲和,比如我们放弃江陵城,而隋军则放我们北归,最大限度保住唐军的有生力量,只是我有点拿不定主意,刘将军以为呢?”

    柴绍似笑非笑地望着刘方智问道,眼中迅速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厉芒,他的手已经慢慢握紧了剑柄。

    刘方智立刻果断地摇了摇头,“卑职认为大将军想法并不现实,就算我们放弃江陵城,但隋军也绝不可能放唐军平安离去,杨元庆作战从来不会讲什么仁义,他一贯如此。”

    “可我倒觉得你们江陵籍的将领们很希望我这样做,难道不是吗?”

    刘方智脸色大变,柴绍其实就是在说他,他再次单膝跪下,无比沉痛道:“大将军不相信卑职吗?”

    柴绍眯起眼睛,缓缓道:“其实我是很想相信你,可现在军心混乱,人人自危,如果刘将军献城投降,便能获得杨元庆的重用,利益摆在这里,如果你是我,你又该怎么办呢?”

    刘方智的嘴唇都快咬出血了,他忽然从皮靴里拔出雪亮的匕首,吓得柴绍后退两步,手紧紧按住剑柄,厉声喝道:“你要做什么?”

    刘方智伸出手指,匕首一挥,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同时被斩断,鲜血喷涌而出,刘方智咬牙忍住剧痛,沉声道:“我对大将军忠心耿耿,若我有半点背叛大将军之意,俨如此指。”

    “刘将军,你何必这样!”

    刘方智手上喷涌而出的鲜血消除了柴绍心中的怀疑,他大声叫喊:“来人!”

    十几名亲兵奔上大堂,柴绍一指刘方智急令:“快给刘将军包扎止血。”

    士兵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皆手忙脚乱地替刘方智裹上伤药,包扎伤口,刘方智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包扎完成,柴绍这才叹了口气道:“是我误会刘将军了,请刘将军见谅。”

    “卑职愿尽心竭力,替大将军守住江陵城!”……

    刘方智退下去了,大堂内恢复了安静,柴绍背着手站在堂前,注视着远方黑沉沉的夜空,李孝恭之死虽然严重影响到了荆襄战局,但柴绍知道,襄阳城一定还在唐军手中,由杨恭仁镇守。

    只要江陵城和襄阳城不失,便可以拖住隋军。就算荆襄战役最后失利,但只要拖住隋军,给朝廷最大限度争取时间,这其实也是一种胜利。

    想到这,柴绍振作起精神,高声令道:“备马,我要去巡视城池防御。”……

    刘方智被柴绍的亲兵送回了府。他妻子吴氏见丈夫身上有血,手指严实地包扎住,明显是受伤了。她心中大急,慌忙上前问:“夫君,这是怎么了?”

    刘方智摇摇头。不准她多言,又吩咐她道:“拿二十两银子给军士们喝酒。”

    吴氏连忙安排管家去取银子,刘方智回到自己书房,他沉思了片刻,又出门吩咐一名心腹家人,“去把余寿仁给我找来!”

    心腹家人飞奔而去,刘方智又回房间慢慢坐下,他举起左手,望着被纱布紧紧包裹的手指,不由冷笑一声。俗话说强龙敌不过地头蛇,柴绍会是他刘方智的对手吗?

    不多时,房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家人在门口禀报:“老爷,余将军来了。”

    “让他进来!”

    门开了。刘方智的心腹爱将余寿仁匆匆走进书房,单膝跪下行一礼,“参见将军!”

    余寿仁就是收受了萧家贿赂,放萧家子弟出城的那名偏将,他也是江陵本地人,一直便跟随刘方智。是刘方智心腹。

    上次他私放萧家子弟出城,事后他还是向刘方智汇报了,他心里明白,都是本地人,这种事情很难隐瞒住刘方智。

    “坐下说话。”

    刘方智让他坐下,余寿仁这才发现他手中包扎的伤情,不由一惊,“将军,你怎么了?”

    “我今天差点死在柴绍手中了。”

    刘方智叹了口气道:“那只狡猾的狐狸试探我,说他想和隋军谈判,那时他的手已经按在剑柄上,我只要说错一句话,他必杀我无疑,若不断这两指明志,我恐怕今天就回不来了。”

    “将军,问题真有这么严重吗?”

    刘方智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柴绍没有耳目吗?今天吵闹得最厉害的,基本上都是荆襄本地人,他会不知道?他当然会怀疑我,所以才试探,哼!他以为我听不懂他的试探?”

    余寿仁担忧地问:“将军,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缘故。”

    刘方智笑了笑,反问他,“萧家来找你了吗?”

    余寿仁点点头,“卑职也正想向将军汇报,萧彦钦昨晚又来找我,希望我能为江陵父老多多考虑,尽量避免战火,说得很含蓄,其实就是要我献城投降隋军,还答应事成之后,给我一万两白银重谢。”

    “那你怎么说?”

    “卑职当然说会考虑江陵父老,但一万两白银,卑职一口回绝了。”

    余寿仁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还是不对,他小心翼翼解释道:“卑职觉得这件事和萧家子弟出城是两回事,所以不敢收他们的钱。”

    刘方智眯起眼睛缓缓道:“你做得很对,这件事确实不能收钱,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前途的大问题,一万两银子买得了吗?”……

    萧彦钦这两天颇为不安,自从他找过刘方智后,便没有任何消息,他原以为刘方智会来找他,不料刘方智却沉默了,而昨天他又去找了余寿仁,许下了一万两白银的代价,但还是被余寿仁一口回绝,这让他心中紧张起来。

    眼看时间一天天拖过去,但破城却没有任何进展,萧家很难向杨元庆交代了,萧彦钦找到了家主萧茵茵,担忧道:“我现在很害怕刘方智或者余寿仁把我们萧家出卖了,他们这些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萧茵茵摇摇头笑道:“出卖我们倒不会,琎儿可是隋朝重臣,他出卖了我们,他们以后也不会好下场,你放心,他们心里有数呢!”

    “可是……他们一直不理睬,到底是什么意思?”萧彦钦脸上依旧掩饰不住内心的焦急。

    “或许他们也在等吧!等局势明朗化,听说隋军在当阳县大胜,连荆王也阵亡了,唐军在荆襄大势已去,我估计这两天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了。”

    萧茵茵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管家的声音,“家主,余将军在府外求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d

    (无弹窗小说网)s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