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五十四章 雨夜献城

第五十四章 雨夜献城2017-11-13 22:10:53Ctrl+D 收藏本站

    城头上,刘方略远远注视着一个黑影在城内百步外上岸,黑影迅速消失在沿河的民房小巷之中。

    “萧家的动作倒是挺麻利!”刘方略冷哼了一声。

    “事关切身利益,萧家当然很卖力。”

    余寿仁凑趣地走上前,他见刘方略没有回应,心中有些忐忑,连忙又低声道:“按照将军的吩咐,定在了后日亥时,应该没有问题吧!”

    刘方略摇摇头,“消息已经送出去了,怎么还能再改,就这么决定了。”

    其实按照刘方略的想法,最好就是今晚献城,免得夜长梦多,不过他需要给隋军时间准备,另外,他也需要时间安排城内的部署。

    这时,余寿仁又建议道:“不如找个借口,比如伯父过寿之类,刘将军请客吃饭,把一些主要江陵籍将领都请来,借机商量举义之事,将军以为如何?”

    刘方略凝神想了想,便立刻否决了这个建议,“人心难测,若事机不密,反被其害,这件事只能是我们两人知道,不准再让第三人知晓。””“

    “卑职明白了。”

    刘方略看了看天色,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正从南方飘来,遮蔽了星辰,不由叹息一声,“要变天了!”……

    次日天不亮,一场春雨淅淅沥沥落下,整个荆襄大地笼罩在细细密密的春雨之中,江面和土地上都飘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雾,对于农田来说,这是比油水还宝贵的春雨,滋润着禾苗的成长,令农民们笑逐颜开。

    但对于攻城的隋军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雨,细密的春雨越下越大,使城外的土地变得异常泥泞,行走在稀烂的泥土上,格外步履艰难,每年的三月,荆襄一带都会连下几场春雨,一下就是近半个月,令人的心都要变得发霉了。

    或许是隋军长时间地没有攻城缘故,加上连绵春雨来临,使攻城变得极为不利,城上的守军开始有些懈怠了。

    成群结队的士兵溜进城中民户家中喝酒赌博偷懒睡觉,若柴绍来视察时,他们又互相通报,奔回城头装模作样巡逻,尤其到晚上,城头上更是守军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仅是守军,被强征来的五万民夫也逃亡了大半,都是通过各种人情,塞钱送礼,军官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就当没有看见。

    在李孝恭的援军被隋军伏击歼灭后,江陵城守军的士气也越来越低迷,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荆襄大势已去,江陵大势已去,这个时候,除了柴绍从长安带来的两万军队外,其余四万荆襄籍士兵都在各求自保,各留后路。

    这场春雨整整下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下午,雨势非但没有停,反而更大,一些穿着蓑衣斗笠守城的关中士兵也坚守不住了,春雨带来的寒气渗入骨子里,冻得士兵们直打哆嗦,纷纷下城寻找地方避雨。

    在靠近东城门的一家小酒肆里,挤满了前来喝酒的唐军士兵,士兵们喝酒划拳猜枚,喧哗吵嚷声响成一片,在酒肆屋角的一张小桌前,坐着两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士兵,正是被贬黜为普通士卒的卢祖尚和一起被贬的偏将赵澜。

    卢祖尚连火长都不是,被发配去喂马,这两天他情绪格外低沉,每天都泡在酒肆里,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去,李孝恭的死对他打击很大,那是他最为敬重的人,却身死在当阳县,令卢祖尚心中极为痛惜。

    卢祖尚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他拎起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赵澜却拉住了他的手,“好了,你不能再喝了。”

    “除了喝酒,我还能有什么寄托?”

    卢祖尚挣脱他的手,又给自己酒杯满上,赵澜却拾起他的酒杯,直接把酒泼在地上,卢祖尚眼睛一瞪,“你”

    赵澜叹了口气,“卢兄,你清醒一点,听我说!”

    卢祖尚低下头,一言不发,赵澜又道:“你我都很清楚,隋军攻城就在这两天,为什么你不去提醒大将军,看看现在军纪败坏成什么样了,这样的军队,纵有十万人,也守不住城池。”

    “那是他自作自受,他听信谗言,剥夺我的官爵,就让他自己去承受这个苦果,关我何事?”卢祖尚恨恨道,心中怒气未平。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投降隋军!”

    ‘投降?’

    卢祖尚眼睛眯了起来,半晌他摇了摇头,神情异常坚定道:“若杨元庆饶荆王一命,我或许会投降他,可荆王死了,那就用我的义节为荆王殉葬吧!”

    赵澜半晌叹了一口气,“我并不是要你一定投降隋军,我只是希望你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要么投降隋军,如果不愿意投降,那就全力辅佐大将军,而不应这样颓废下去,整天喝得大醉,这不是男儿所为!”

    卢祖尚久久凝视着手中酒杯,他忽然用力,‘咔嚓’一声,酒杯被捏成了碎片……

    夜幕又一次落下了,乍暖还寒,夜雨格外寒冷,在茫茫的雨雾中,远处的大江和原野都已经离开了视野,城外黑漆漆一片,十几步外便看不见任何物体。

    城头上,当值的数千唐军士兵穿着蓑衣竹笠,靠墙蜷缩着,很多人冻得浑身发抖,也有人偷偷带了一小瓶酒,趁人不注意,小口喝酒御寒。

    今晚南城当值将领本来是柴绍手下大将费忠,但刘方略借口明天是老父过寿,便和他交换了任务,今晚变成了刘方略当值南城。

    刘方略骑马立在城头,注视着远处的荆水,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这是一个极好的偷袭天气,简直就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刘方略开始相信了,隋军攻取江陵城,确实是天意。

    就在这时,一名旅帅飞奔而至,急声禀报道:“启禀将军,有士兵发现城外有动静,就在荆水附近,好像有战马的嘶鸣声。”

    刘方略心中一跳,故作镇静道:“这必然是隋军的斥候在探查情报,尔等不可轻举妄动,我自会禀报大将军。”

    旅帅退下去了,刘方略心中紧张起来,关键时刻到了,可千万不要出任何问题,可越是这样担心,事情往往就会来临,远方忽然出现大队士兵,正向城头上而来,刘方略一眼认出,为首者正是柴绍,他也来视察城池了。

    刘方略心中暗暗叫苦,眼看就要到亥时了,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关键时候来了,他眼珠一转,心中有了应对办法,便快步迎了上去。

    今晚天气不好,视力很弱,虽然夜雨很大,但同时是攻城的良机,柴绍不敢大意,亲自上城巡查。

    柴绍头戴竹笠,身披蓑衣,骑在一匹高头骏马之上,他见老远见刘方略迎了上来,便问道:“刘将军,有什么情况吗?”

    刘方略在马上躬身道:“回禀大将军,南城没有任何异常,不过卑职听说北城好像有什么异常,卑职正要去禀报大将军。”

    柴绍眉头一皱,北城会有什么异常?他心中担忧起来,便吩咐左右,“这就去北城看看!”

    他又向刘方略交代几句,调转马头向北城去了,刘方略一颗心放下,现在离亥时已经不到一刻钟了,约好的时间即将到来,他的目光又一次向城外望去。

    江陵城外,一支由五十多条平底船组成的船队正悄悄向水城门处靠近,荆水两边,两万隋军已经列队就绪,等待着入城的一刻。

    在距离南城一里外,一万五千隋军骑兵厉兵秣马,手执长矛和战刀,也在耐心地等待着。

    杨元庆骑在战马上,位于骑兵队中,他的目光却在注视着一里外的水门,从水门内看外面虽然是一片黑暗,但水门内本身点着火把,远处可以清晰地看见水门内情形。

    杨元庆早已身经百战,没有了临战前的紧张,无论刘方略的接应是否成功,今晚他都要发动攻城之战,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拿下江陵城。

    船队缓缓而行,五十多艘平底船由绳索连接在一起,没有立船帆为动力,逆水行舟,全靠两岸百余名隋军士兵拉拽,谢映登头戴银盔身着铁甲,左手执盾牌,右手执长矛,他站在第一艘船头,目光凌厉地注视着水城铁栅门。

    在船下水中,各跟着十几名水鬼,他们的任务是辨别水中异常,防止有火油从城内流出,当船队进城后,他们还要在水中拉动主船继续前进。

    这时约好的时辰终于到来,城头上余寿仁下达了开城的命令,数十名心腹士兵推动绞盘,铁栅门有了动静,两座铁栅门几乎是同时开始吱嘎嘎地向上提升,一直提离水面一丈,便停止下来。

    此时城门洞已大开,谢映登一摆手,船只缓缓向城门洞内驶入,不多时,谢映登所在第一艘船便缓缓驶进了城内,他手执盾牌长矛,警惕地望向四周,城内十分安静,水门附近所有的守军都回避了。

    谢映登一跃跳上岸,他身后的数十名士兵也纷纷上岸,众人一起动手,将船只紧靠岸边,前后船只之间搭上了木板。

    五十余艘平底船延绵七八十丈,从城内一直通向城外,这样形成了一座简易的水上船桥,城外的两万隋军士兵沿着船桥迅速向城内奔去……()

    (无弹窗小说网)t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