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六十八章 罗艺之虑

第六十八章 罗艺之虑2017-11-13 22:11:18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罗艺很清楚次子来找自己的目的,不仅是他,好几名被李元吉夺权的心腹大将也来找过他,每个人都愤恨异常,要求投降隋朝,罗艺何尝不想,只是。。。。。

    罗艺叹了口气:“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有没有考虑过,若我们投降了隋朝,你大哥怎么办?”

    这就是罗艺最大的心病,他的长子在东宫为人质,一但他投降了隋军,李建成怎么可能饶过长子?

    “可是。。。。上一次大哥不是来汉中送信吗?或者父亲就说病重,让大哥来探望父亲,李建成既然自诩孝道为先,那他就应该放大哥来汉中探病。”

    罗艺摇了摇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局势危急,隋军已杀到汉中,李建成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把你大哥放回来,而且我有没有生病,李元吉会不知道?李建成不傻,这种事瞒不过他,此时你大哥应该已被监视住了。”

    罗信还要再说,这时,门外传来亲兵的禀报:“启禀总管,仓曹参军王建在府外求见,说有重要事情禀报。”

    罗艺摆摆手,对罗信道:“你去替问问他有什么事,若有重要之事,可以领他来见我,若没什么重要事,你和他谈谈就行了,安抚他一下。”

    这两天,不断有手下来请求投降隋朝,罗艺已被扰得心烦意乱,他不想再见了,罗信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书房,向府门外走去。

    。。。。。。

    府门外站着两人,一个是仓曹参军事王建,四十余岁,身材中等,颇为精明能干,另一人便是隋军斥候王济,他已被升为校尉。司马姚晋东并没有另外派使者,直接就命他为使者,来给罗艺送一封徐世绩的亲笔信。

    王济有点紧张,他虽然为人很精明,从军前就是一个商人,谈生意,和人打交道,是他的擅长。但他毕竟没有做过这种使者之事,尤其和罗艺这样的高管交涉,他心中更是不安。

    “不用紧张,有我在,他不会把你怎么样,这个面子他得给我。”旁边的王建看出了堂弟的紧张。低声安慰他。

    王济点点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低声道:“如果他不肯投降怎么办?”

    王建很了解罗艺的处境,笑了笑,“放心吧!很多事情他也身不由己,咱们别急,慢慢来,实在不行,就按我想到的特殊办法来做。”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罗信从府内走了出来,他任记室参军,和王建很熟悉,一出门便拱手笑道:“听说王参军这两天很忙碌,怎么有空过来?”

    王建回礼道:“有大事要来禀报总管,再忙也得来。”

    罗信正要问什么事,一转眼却看见了王济,不由一愣。“这位是?”

    王建上前附耳低语几句。罗信吃了一惊,这竟然是隋军的使者。他连忙道:“快请进!”

    罗信请两人进府,安置他们在贵客房休息等候,他则匆匆赶来找父亲。

    “父亲,孩儿有大事禀报。”

    “进来再说。”

    罗信走进房间,躬身道:“父亲,王建带了隋军使者前来,要求见父亲。”

    罗艺眉头微皱,王建不过是仓曹参军,又是南郑本地人,他怎么会和隋军认识,罗艺有点担心这是李元吉设下害自己的陷阱。

    罗信明白父亲的担心,又道:“是王建的一名堂弟在隋军中为校尉,此人带了一封信前来,是徐世绩的亲笔信。”

    此时罗艺已经想通,其实以李元吉的为人,他若想害自己,就会直接杀了自己,然后随便安一个罪名,不会这么麻烦,这必然是隋军的使者,他点了点头,“带他们到我书房来。”

    罗信快步出去,不多时,他把王建和王济二人领到了父亲的书房里,王建上前深施一礼,“参见总管!”

    “王参军不必多礼。”

    罗艺的目光却盯住了他身后的王济,长得这么矮矮胖胖,这是隋朝的使者吗?他心念一转便明白了,应该是他和王建的关系,才被用作使者。

    王济也走上前,深深施一礼,“参见罗将军。”

    “贵使不必客气,听说你带有一封给我的信,现在可带来?”

    罗艺对这个使者不感兴趣,只对徐世绩的亲笔信感兴趣,王济连忙从怀里取出信,双手呈上,罗艺接过信,取出信看了一遍,和他想的一样,就是天下大势已定,请他认明形势,顺势而为,可保证他将来的前途。

    毕竟不是杨元庆的亲笔信,没有什么令人期待的地方,不过可以从中看出隋军的意图,并不打算攻城,而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是杨元庆的亲笔信,罗艺或许会有所考虑,不过是徐世绩的信,罗艺的兴趣就不是很大了,他首先要考虑自己长子的安全。

    不过罗艺也没有拒绝,便淡淡道:“请王校尉回去转告徐将军,就说事关重大,我需要考虑几天,一但考虑成熟,我便会立刻答复他。”

    父亲的回答令旁边罗信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他了解自己的父亲,父亲这样回答,其实就是拖延,既不答应,也不拒绝,不到最后关头不会表态,令罗信心中无比失望,这样就失去了掌控命运的主动,他将来的仕途就有点吃力了。

    “信儿,替为父送客。”

    罗信万般无奈,只得把王建和王济送出府,他站在台阶上拱手道:“请给家父一点时间,让他考虑考虑。”

    “这个是自然,那我们先告辞了。”

    兄弟二人登上了马车,告辞而去,罗信望着他们走远,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地进府去了。

    。。。。。。

    马车里,王济担忧地问堂兄道:“兄长觉得罗艺的表态是什么意思?”

    王建冷笑一声,“他的表态很模棱两可,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说要考虑,却又不肯给出具体期限,是考虑三天还是考虑一个月?他都不肯说,这说明他并没有什么诚意。”

    “那我们怎么办?”王济紧张地问道,他只是一个小商人,对这种军国大事没有主见。

    王建毕竟在汉中官场混了十几年,他知道该怎么办,更重要是,这事关他的切身利益,关系他能不能当上汉川郡司马,他当然会卖力地做好此事。

    “不妨,就按照我们事先商量的办法,逼他表态。”

    。。。。。。。

    齐王李元吉是三天前才返回汉中,他被迫把巴蜀军权交给了段志玄,率领百余心腹离开了成都,不过在父皇给他密旨中,又命他夺取汉中的军权,李元吉明白,这是父皇不放心罗艺,但父皇又不想引发太子和秦王对汉中兵权的争夺,才密令他下手夺权。

    李元吉亮出了尚方天子剑,以强力手段逼迫罗艺交权,除非罗艺直接造反,否则他不交权,李元吉便可直接斩杀他,李元吉吃准了罗艺,他儿子在东宫做官,他敢造反吗?

    不过让李元吉有些遗憾的是,他手下心腹不多,除了免去罗艺手下十几名心腹将领外,其他文武官员,他也只能用罗艺的旧人。

    这两天齐王李元吉也颇为紧张,他刚刚夺了罗艺的军权,便得到消息,徐世绩率领四万隋军正向汉中杀来,这个消息令李元吉后悔不迭,早知道他就直接返回长安了,夺这个军权有屁用,白白替罗艺收拾残局。

    但此时他也无可奈何,这个时候他再丢下汉中,逃回长安,父皇非宰了他不可,他只得命令军队死守城池,同时又向长安紧急求援。

    李元吉的住处便是汉川郡太守府后宅,此时,夜已经黑尽,李元吉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喝着闷酒,如果按照他的脾气,他必然会派亲兵去给他抢夺女人,没有女人陪宿,他夜里无法入睡。

    不过今晚他没有这个心情,他刚得到情报,隋军已经进入汉川郡,离南郑已不足五十里,也就是说,明天清晨,隋军将出现在南郑城外。

    李元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就在这时,有侍卫在门口禀报:“殿下,仓曹王参军紧急求见,说有大事禀报。”

    李元吉已喝酒半酣,便令道:“带他来见我!”

    不多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侍卫禀报道:“殿下,王参军来了。”

    “进来!”

    门开了,仓曹参军事王建走了进来,跪下行礼,“拜见齐王殿下!”

    李元吉瞥了他一眼,这个仓曹参军事他只见过一面,据说是本地人,本地人他喜欢,不是罗艺的心腹就行,李元吉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王参军,你有什么大事要禀报?”

    “启禀殿下,刚才罗总管找微臣去了他的府中。”

    李元吉精神一振,一下子有了兴趣,“他找你去府中做什么?”

    “他要微臣写一份清单给他,南郑城中还有多少军粮,有多少草料,还有多少箭矢兵甲等等,所有作战物资,他都要我提供一份详细清单,微臣不知他为何要这些清单,不知该怎么办?特来向殿下禀报,请殿下指示。”

    李元吉一怔,他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这些都是极重要的军事情报,罗艺为何要?他想把这些情报提供给谁?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