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七十二章 隋唐大战(二)

第七十二章 隋唐大战(二)2017-11-13 22:11:27Ctrl+D 收藏本站

    闻喜县裴家村,裴矩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他身体本来还不错,但自从几年前被突厥俘虏到北方草原,正值冬天,他的身体遭受严寒侵袭,遭到了极大的伤害,便渐渐不行了,尤其今年春天后,他一病不起,经过两个月的挣扎,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此时裴家子弟从天下各地赶回了闻喜老宅,只有裴仁基父子因为要参战,以及楚王妃裴敏秋要坐镇太原不能过来外,其余裴家子弟都赶来送家主最后一程。

    这天中午,一队五百人的骑兵一阵风似从远处奔至,一直奔到裴家村村口才停了下来,为首大将正是杨元庆,他翻身下马,命亲卫们在村外休息等候,他则带着十几名亲兵向村内而去。

    裴家村是一座大村,约三百余户人家,家家户户都姓裴,基本上都是裴氏宗族,共分为十几支,其中有两支最为著名,一支是裴矩一房,另一支则是裴蕴一房,还有几支也比较有名气,比如裴仁基父子的一支,还有裴世清一支。

    整个裴家村最有名的建筑便是宗祠和家学,宗祠是纪念先祖之地,家学是培养后代人才之所,所有裴家子弟,无论男女,五岁起便要进家学读书,女子读到十二岁,男子要读到十八岁,正是严格的教育,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杰出子弟。

    杨元庆没有惊动村中之人,直接牵马来到了裴矩的府宅前,在门口正好遇见裴幽从宅内走出来,她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一抬头正好看见杨元庆,吓了她一跳,“殿下,你怎么来了?”

    “我来晚了吗?”杨元庆担忧地问道,尽管一路上没有看见裹素和召魂幡。但他还是有点担心。

    裴幽叹了口气,“医生说,撑不过今晚了。”

    杨元庆默默点头,这时,裴文意走了出来,裴文意是裴敏秋的父亲,也就是杨元庆的岳父,他一眼看见了杨元庆。大吃了一惊,“元庆,你是什么时候到的?”

    杨元庆上前给岳父行一礼,“我刚刚才到,听说祖父病危,赶来看望他。”

    裴文意心中黯然。他本来以为女儿也会回来,但现在只有杨元庆过来,那女儿就来不了,无奈,他只得勉强一笑,“快进屋里坐。”

    裴文意和裴幽将杨元庆领进内宅贵客房,请他坐下休息,裴文意进病室去告诉父亲,元庆已到。裴幽则奉上了一杯茶。

    “你二祖父回来了吗?”

    杨元庆所说的二祖父便是裴蕴,裴蕴在二月时奉命去岭南招降安抚郡县,不知他赶回来没有,裴幽摇摇头,“二祖父听说去了岭南,路途遥远,难以赶回来。”

    杨元庆默然,他估计裴蕴也赶不回来了,这时。裴晋匆匆走进房间。躬身施一礼,“参见殿下!”

    杨元庆摇了摇头。“现在是家事,没有什么殿下和臣子的关系,敏秋担负稳定太原之责,不能前来,我代表她和孩子来探望祖父,一切从权吧!”

    “是!”

    裴晋不知该怎么称呼这个地位高贵的妹夫,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原来的称呼,“祖父请殿下过去说话。”

    “走吧!”

    杨元庆也不为难他,站起身便跟着他向病房而去。

    病房里光线柔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味,床榻旁坐着十几名裴家重要人物,见裴晋带着杨元庆进来,众人纷纷起身,杨元庆摆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他走到榻前,只见裴矩躺在榻上,面色焦黄,骨瘦如柴,杨元庆心中也不由一阵难过。

    他坐在榻前,握住了裴矩的手,裴矩还有一点意识,慢慢转头,看见了杨元庆,眼睛里顿时闪过一道奇异的亮色,他一直强撑至今,很大程度上就是为裴家的前途命运而担心,而杨元庆恰恰就是解开裴家前途命运的一把钥匙。

    “你们。。。出去!”

    裴矩吃力地说出两个字,裴家子弟都纷纷退下,房间里只剩下杨元庆和裴矩两人,裴矩反抓住杨元庆的手,吃力道:“殿下。。。微臣不能效力了。”

    杨元庆心中有些酸楚,拍了拍他的手,不知该说什么好,裴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微微叹息,“仁寿四年。。。真快啊!”

    杨元庆知道他是在指当年初见到自己的情形,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杨元庆默默点头,“祖父当年对我的恩情,我一直铭刻于心。”

    这时,裴矩的眼中忽然涌出一颗老泪,颤抖着声音道:“老臣犯下死罪,求。。。殿下宽恕裴家,一切我来承担,愿下阿鼻地狱。”

    杨元庆心中一惊,对垂死之人,说出‘愿下阿鼻地狱’之话,是非常严重之事,不到恐惧到极点,他绝不会说出这种话,他见裴矩眼角又流出一颗泪水,连忙提他拭去。

    裴矩一把抓住杨元庆的手,满眼哀求地望着他,“殿下。。。饶恕裴家。”

    杨元庆心中悸动了,他忽然想起这十几年裴家对自己的恩情,尤其在前朝权力斗争中的种种维护,他心中也涌出一种对裴矩感恩之情,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不能让裴矩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去。

    杨元庆点了点头,“无论祖父做了什么,都和裴家无关,这是我给祖父的承诺,报答祖父的恩情。”

    裴矩眼中再次涌出泪水,他望着屋顶,老泪纵横,颤颤巍巍道:“我杀了。。。那么多人,是我的罪孽,我愿下地狱。。。赎尽我的罪孽。”

    他这句话让杨元庆心中‘怦!’的一动,他隐隐有些明白了,但杨元庆毕竟是君临天下之人,心中虽然明白,但他已许下诺言。

    “我说了,无论祖父做了什么,都和裴家无关,将来的裴家,我会公平待之,若政绩出众,就能拜卿入相,若政绩才能平庸,就算是王妃的关系,也一样不能用。”

    裴矩轻轻松了口气,他最后的心结解开,他觉得自己可以离去了。。。。。

    杨元庆慢慢走出了房间,叹息一声,对等候在外面的十几名裴家子弟道:“你们进去吧!”

    十几名子弟纷纷走进房间,在家主弥留之际,他们不能离开身边,只有裴文意在外面陪着女婿,杨元庆坐了片刻,起身道:“那我走了,要赶去延安郡。”

    裴文意没有挽留,叹了口气,“请转告敏秋,别忘记给祖父祭行。”

    杨元庆点点头,转身离开了裴府,离开了裴家村。

    病房内,由裴矩族弟裴谞执笔,记下了裴矩最后的遗言:‘下任家主由裴世清接任,再下任家主由裴青松继任。’

    当天晚上,裴矩病逝于裴家村,走完了他的不平凡的人生之路。

    。。。。。。。

    就在裴矩去世的同时,大唐皇帝李渊也因汉中失守的沉重打击使他病情加重,陷入了深度昏迷,大唐朝野内外陷于一种极度不安的惊惶之中,朝官人人自危,没有人再有心思处理公务。

    很多人开始请长假,不再上朝,即使上朝也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局势进展,讨论各自的前途。

    汉中失守使长安城变得风声鹤唳,米价再次上扬,斗米已达六百文,尽管米价高企,但在长安利人市的十几家米铺前依然排出了长长的买米队伍,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大战即将爆发,这个时候,家有存粮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更多的长安人则不断逃出长安,躲到各自乡下的亲戚家里去避难,一些原本躲避战乱而从洛阳来长安的民众,又开始重新返回洛阳,长安以东的官道上到处可见络绎不绝的迁徙人流。

    这天中午,利人市大门左侧的巴蜀酒肆还和从前一样开门营业,但酒客却极少,四层高的酒肆里只稀稀疏疏坐了二十几个老客,也是各自聚在一起聊天,讨论局势。

    整个利人市两侧一共有二十二家酒肆,几乎都关门歇业了,只有三家酒肆还勉强开门营业,不仅酒肆,连利人市内的商铺,除了和食材有关的商铺生意火爆外,其余商铺都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很多商铺索性都关了门。

    这时,一名男子匆匆走进了巴蜀酒肆,他却不像酒客,直接走到柜台前,给掌柜使了个眼色,掌柜会意,将他带到后院,两人进了一间平房,掌柜问道:“有什么新情报?”

    男子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有些得意地笑道:“这是从太府寺丞刘靖手中得到,整个大唐现有的粮草库存,非常有用。”

    这座巴蜀酒肆自然就是隋军在长安的一个情报点,目前隋军在长安一共有三个情报点,互相独立,互不联系,即使一个情报点被破坏,也不影响另外两个情报点的正常运转。

    他们源源不断地将长安乃至大唐的各个情报送往太原,掌柜姓蔡,是内卫军的一名校尉,主管这座巴蜀酒肆,他又惊又喜,这个情报太重要了,他拾起册子翻了翻,按耐不住欣喜地问道:“是怎么搞到的?”

    男子笑道:“现在大唐朝官人人自危,都在寻找后路,这个刘靖也不例外,我认识了他的侄子,通过他的侄子牵线搭桥,他便心甘情愿把这份清单奉上,他一文钱都不要。”

    掌柜会意地点了点头,已经这个时候了,这些官员谁还肯要钱,无非都是想找一条后路,这个刘靖也不例外。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