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八十四章 隋唐大战(十四)

第八十四章 隋唐大战(十四)2017-11-13 22:11:55Ctrl+D 收藏本站

    浅水原,隋唐两军的对峙已经到了第五天,但铜官道的不利消息传来,使战局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唐军很明显无法再对峙下去,最后决战的压力重重地压在唐军的身上,他们变得被动起来。

    对李世民而言,还不仅仅是战场上的战局严峻,长安城内还发生了更严峻的危局,齐王李元吉意外夺取了长安四万守军的指挥权。

    唐风传来急报,齐王蓄养了两千多死士,这几天正在分批向城内的齐王府秘密转移,

    所有的情报都指向一个事实,齐王很可能正在策划一次重大行动,李世民心中很清楚,这个所谓的重大行动,只能是一个,齐王要夺位登基。

    大帐内,李世民正在看一份张公谨刚刚送来的情报,太子派詹事王圭来找张公谨,希望东宫和秦王府联手共同对付齐王。

    长安局势的持续恶化令李世民忧思难安,但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眼前的战局,他的对手是杨元庆,兵力精锐,人数也比他多近两倍,如果这一战再失败,大唐就真的完了。

    战局的危急逼得李世民不得不应战,而害怕失败的担忧又使他迟迟下不了决心,他处于一种极度痛苦的两难境地。

    这时,房玄龄背着手慢慢走了进来,他进李世民的大帐可以不用禀报,他走到李世民不远处,目光怜悯地望着李世民,这个年轻主帅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真不想把更坏的消息给他。

    李世民正摁着额头沉思,忽有所感,一抬头,看到了房玄龄,声音有些嘶哑地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房玄龄凝视着李世民因失眠而熬得通红的眼睛,他低低叹口气道:“殿下对铜关道的隋军不在意吗?”

    李世民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不在意。只是铜官道的危机还在我的可承受范围内,他们毕竟只有一万军,而且是程咬金率领,我想他应该不敢冒然攻打长安,最多在关中耀武扬威,只要我们封锁消息,士气就不会受到影响。”

    房玄龄咬了一下嘴唇,“我劝殿下还是发动攻势吧!不要再等待了。”

    李世民一惊。他感到一丝不妙,房玄龄从来不会这样说话,这是怎么回事?他凝视着房玄龄的眼睛,缓缓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房玄龄微微叹息一声,“刚刚接到最新消息,史万宝献潼关投降隋军了。”

    李世民只觉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几乎要晕厥过去,房玄龄连忙上前扶住他,“殿下!”

    李世民推开他的手,摇摇头,“我没事!”

    他深深吸了口气,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东线失守,关中大势已去。他们真的完了吗?

    李世民霍地抬起头,注视着房玄龄,“先生,我现在该怎么办?”

    房玄龄心中叹了口气,其实他几天前劝过李世民,孤注一掷,和隋军决战,如果能取胜,那么在击溃隋军主力后。立刻赶去支援东线。或许还有那么一线希望,但李世民没有采纳自己的方案。现在东线已失,大局几乎已定,他们的希望已经微乎其微了。

    但房玄龄不忍让李世民绝望,他沉声问道:“殿下肯采纳我的方案吗?”

    李世民点点头,“这一次我一定听从先生建议。”

    “那好,我有两策,殿下可选其一,殿下立刻和隋军决战,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击败隋军,我们还可以回京城收四万军,再向东线隋军发动攻势,或许我们还有一线希望,这是攻策;其次殿下撤回长安,集中兵力防御城池,能守一天算一天,寄希望于隋军自己撤退,这是守势策,攻还是守,殿下决定吧!”

    李世民缓缓点头,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选守策。

    “传我的命令,擂鼓聚将!”

    。。。。。。。。

    隋军大营内,杨元庆站在哨塔上向唐军大营眺望,他得到程咬金突破铜官道杀入关中的消息,也得到了潼关投降的最新情报,他知道李世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唐军必然会大举向自己进攻。

    在他身后,数万隋军将士已经整装就绪,等待着作战的命令,旁边的罗士信更是磨拳擦掌,跃跃欲试,这场硬碰硬的战争,他太渴盼了。

    就在这时,对面唐军大营内忽然传来的震天动地的鼓声,‘咚——咚——咚!’鼓声悠长,这是军队集结的命令,杨元庆的眼睛眯了起来,果然来了。

    “殿下,出兵列阵吧!”罗士信兴奋之极地喊道。

    杨元庆看了看天色,正是中午刚过,他缓缓摇头,“传我的命令,坚守大营,不准出战!”

    罗士信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杨元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唐军越急,我们就越不急,我们的目的是胜利,不在于一时的得失。”

    罗士信缓缓点头,他明白杨元庆的意思了。

    唐军营门大开,只留数千军队守营,其余四万大军全线压上,军队一队队从大营内出来,黑压压的铺列在原野之上。

    隋军大营的板墙有十里长,唐军兵分三个点攻打敌营,李世民率两万军攻打隋军正西门,尉迟恭率一万军攻打北线,侯君集率一万军攻打南线,三支军队各相隔两里,又能分点进攻,同时也能迅速聚集。

    李世民身着金盔金甲,手执战剑,目光锐利地注视隋军大营,局势正朝着最不利的一面发展,杨元庆果然没有出战,这说明他很可能已经知道了隋军在东线的突破。

    李世民暗叹一口气,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战剑挥出,李世民厉声大喊:“擂鼓进攻!”

    “咚!咚!咚!”的战鼓声敲响,鼓声密集,数万唐军发动了,呐喊着冲向隋军大营,俨如翻滚汹涌的黑色浪潮,杀气冲天。

    隋军的板墙高两丈。分为上下两层,中间搭有厚厚的木板,上下层都有射击孔,三万隋军士兵分站上下两层,手执军弩严阵以待。

    在正西门部署着四千强弩手,这也是隋军对付骑兵的杀器之一,两人操作的六石强弩换成普通箭矢,有效杀伤射程可达两百五十步。是正常两石蹶张弩的一倍。

    在大营正中,有一座高达五丈的木塔,这是隋军的指挥塔,从塔上可以看见大营的各个方位,此时杨元庆就站在塔上,注视着唐军铺天盖地杀来。

    作为总指挥。杨元庆并不直接干涉具体作战,他只管军队之间的协调作战,尽管杨元庆对唐军的大规模进攻做出了周密的部署,但此时他却显得很轻松,他心里有数,要战胜唐军并不困难。

    他手中有八万隋军精锐,而唐军只有四万余人,隋军几乎两倍于敌军,无论天时地利人和都是隋军占了绝对上风。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不能战胜唐军,那真是天下奇闻了,更重要是东线已经被突破,天下大势已定。

    铺天盖地的唐军越来越近,他们扛着上千架梯子向隋军大营狂奔,步兵在前,骑兵在后,越来越近,三百步......两百五十步。已经进入了强弩弓的射程。但唐军士兵并没有意识到他们进入被猎杀的范围,没有举起盾牌。一般要到一百五十步时才会防御敌军弓箭。

    中线的隋军主将是牛进达,他紧紧地盯着唐军进入巨弩射程,大喝一声,“射!”

    两千具强弩同时射出了,他们用的不是铁箭,而是普通弩箭,射程远达三百步,杀伤距离两百五十步,‘咔!’一片弩机声响,两千支弩箭腾空而起,密如疾雨,向迎面扑来的唐军士兵射去。

    军队响起一片惨叫声,俨如一条线扫过,七百于人栽倒在地,为首冲锋大将李羡君这才恍然大悟,高声喊道:“举盾迎战!”

    数千唐军士兵举起了盾牌,奔跑的速度开始放慢了,很快,隋军开始全面射击,三万隋军射出的箭雨,密集得将天空都遮蔽了,仿佛漫天飞舞的蝗群。

    尽管唐军士兵举盾相迎,但死伤还是越来越大,以千人数量级不断增加死伤,原野里到处躺满了中箭的唐军士兵。

    李羡君见唐军死伤惨重,他忍不住飞马奔到李世民面前大喊:“殿下,兄弟们死伤惨重,先撤下来吧!”

    李世民咬紧了牙齿,“谁敢言退,斩!”

    万般无奈,李羡君只得调头向前方奔去,李世民亲自举起鼓槌,奋力敲打战鼓,咚咚的进攻鼓声响彻大地,在付出了七八千人的伤亡后,唐军终于冲到隋军大营前,在壕沟上铺上木板,飞跃而过,一架架木梯搭上了板墙,唐军士兵开始奋勇登墙。

    指挥高台上战旗挥舞,更换军种部署,隋军的防御开始发生变化,下层依然是弩手,从箭孔向外放箭,而上层的弩手纷纷撤下,站在数十步外向外放箭,近两万长枪兵冲上板墙上层,和冲上来的唐军士兵鏖战,两军在板墙内外展开了血腥厮杀。

    李玄霸是和侯君集负责攻打南线,他们也同样面临隋军弓弩手强劲的射击,伤亡惨重,但很快,唐军士兵也冲上板墙,和守营隋军激战在一处。

    “给我统统闪开!”

    李玄霸已经被进攻的战鼓激愤得难以自抑,这一天他盼望了很久,他挥动大锤疯狂地向前疾冲,抡锤猛砸,奋力两锤砸在板墙上,咚咚两声闷响,板墙被砸出两个大窟窿,墙内的几名隋军士兵被砸得飞出去,板墙被砸得剧烈晃动,扑簌簌地向下掉泥块。

    李玄霸大喜,他抡锤连续猛砸,四周数百名唐军士兵支援他,用箭矢密集地射向墙头的隋军,压制他们无法向李玄霸进攻。

    事实上,李玄霸周围的板墙内已经无法再站立了,剧烈晃动,使板墙摇摇欲坠,在李玄霸一连串的进攻中,他面前的板墙终于轰然坍塌,打开一段宽约两丈的豁口。

    李玄霸大吼一声,大锤一摆,率先冲进了隋军大营,数百唐军士兵汹涌而入,此时,就在五十步外,罗士信手执大铁枪,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李玄霸,已等待他多时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