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八十五章 隋唐大战(十五)

第八十五章 隋唐大战(十五)2017-11-13 22:11:57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虎牢关和李玄霸一战不利后,罗士信便发誓要再战李玄霸,他也知道自己武艺中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在精微力量的掌握上略有不足,他和杨元庆的武艺一脉相承,都是张须陀的十三式刀法,但杨元庆在力量的控制上要比他更强。

    在得到杨元庆关键上的指点后,一年多来,他一直在苦练对精微力量控制,利用李玄霸的那只大锤来练习,渐渐的,他终于掌握到了这种力量的精微控制,也发现了李玄霸武艺的秘密。

    李玄霸的大锤其实并不可怕,他也是一种对力量的掌控,利用了大锤本身的力量,杨元庆曾经给他演示过,只要掌握这种精微技巧,他一样能使用李玄霸的大锤。

    当罗士信终于破解了李玄霸武艺的秘密后,他便期待着与李玄霸重逢,为此,他做了充分的准备,他的大铁枪改用镔铁打造,更加坚硬。

    同时他又换了一匹战马,这是杨元庆从突厥缴获的数十万匹战马中挑选而出,是突厥可汗所珍藏的三匹战马之一,是一匹赤红色的汗血宝马,战马雄骏健壮,四肢修长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支撑起他和一百四十斤重的大铁枪。

    或许是天意,他今天负责防御南线,正好遇到了李玄霸砸营,罗士信深深吸一口气,他期盼了一年多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罗士信一声大喝:“傻小子,你罗爷爷等待你多时了!”

    李玄霸一回头,看见了罗士信,眼睛顿时一亮,正如罗士信在苦苦等待他一样,李玄霸也是在等待着与罗士信再战的一天,他整天想和隋军作战,其实就是想战罗士信,只是他比较愚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

    李玄霸高兴得大叫起来,“小子,你终于来了。”

    他纵马猛冲而来,抡起大锤便是一锤砸下,这时,很多隋唐士兵都停止了作战,扭头望着天下第一猛将和天下第四猛将的决战,高高眺望台上。杨元庆目光紧张地即将爆发的双猛大战,他很担心罗士信生命安全。

    其实到了罗士信这个级别,他已经不需要再亲自出战了,但今天却不同,双方都在为自己的荣誉而战,这是一场生死之间的决战。

    罗士信侧身闪过李玄霸的大锤。两马交错,他长枪一摆,分心便是一枪刺去,他这一枪的速度快得无以伦比,像条毒蛇般从李玄霸的大锤之间刺进去,直刺他的右胸,李玄霸的眼睛蓦地瞪大了,这一枪的速度来得太快,他躲无可躲。惊得他挥锤猛夹枪杆,在枪尖离他前胸还有三寸时,硬生生地夹住了枪杆。

    上一次他的大锤也夹住罗士信的枪尖,结果硬生生将他锤头上的倒刺掰断了,而这一次他刚夹住枪杆,便发现了不对,枪杆就像抹了油一样,根本就夹不住,罗士信冷笑一声。大铁枪继续向前推进。离李玄霸的胸口越来越近。

    万般无奈之下,李玄霸身体向后一仰。双锤之力向上抛起,把枪尖略略向上抬起一点,‘嚓’地一声,枪尖从他头顶刺过,将他头上金冠挑飞,头发披散下来,引起周围士兵一片惊呼。

    李玄霸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大亏,他顿时野性大发,眼睛通红,狂吼一声,抡锤向罗士信连环砸去,刮起‘呜——’的风声,俨如泰山压顶一般,力道强劲霸道,两锤砸下,有万钧之力。

    就在这时,一名李世民的侍卫疾奔而至,向侯君集大喊:“秦王有令,不准赵王冒险冲锋,立刻撤下!”

    侯君集苦笑一声,长刀一指疯狂一般的李玄霸,“他那个样子,谁能叫得住他?”

    此时罗士信的犟牛性子也爆发出来,用大铁枪硬架李玄霸的连环双锤,他要看自己能否顶住李玄霸的双锤猛砸,看他苦练是否有效果。

    他这一举动令杨元庆微微叹息一声,力量是李玄霸的长处,枪法才是罗士兵的优势,他却是以己之短挡敌之长,这是要吃亏的。

    只听见‘当!当!’两声刺耳的巨响,很多士兵都捂住了耳朵,这两锤狠狠砸在罗士信的枪杆上,罗士信只觉胸中气血翻腾,双臂发麻,大枪几乎脱手而出,他心中有些后悔了,不该硬接李玄霸的这两锤。

    但周围士兵却是一片惊呼,尤其是唐军士兵,更加无比震惊,李玄霸在他们心中有如战神一般,无人能承受住一锤,罗士信竟然接下了李玄霸两大锤,毫发无损,这是从未有过之事。

    连杨元庆也为之动容,他看出罗士信的枪杆并没有弯曲,这说明罗士信并不是硬接,而是用师傅十三式刀法中的最后一招,入海。

    这是力量用到最精微时的技巧,罗士信也用了力,这种力量至少抵消了李玄霸一半的强力,使他实际承受的力量大大减轻,连杨元庆自己对这种力量的领悟都还不够精深,而罗士信似乎已经完全掌握了。

    “好小子,再吃我一锤!”

    李玄霸兴奋异常,居然有人接得下他威力最猛烈的连环双杀,他并没有意识到一旦罗士信能接下的他锤砸,那么在两将对战中稍稍占据了优势,罗士信不仅在力量上能抗衡的强力,在枪法技巧上更胜他一筹,已经威胁到他的性命了。

    李玄霸双锤再次横扫而出,以无以匹敌之力向罗士信双击而去,这两锤封住了罗士信所有的进攻线路,除了硬接,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但罗士信却不想再被动下去,他双腿一夹战马,战马向右灵敏跃出,躲过了李玄霸猛烈的双击,趁李玄霸力量尚未收回的良机,罗士信已奔出了十几步,调转马头,长枪一摆,枪尖冷冷地对准了李玄霸,大喝一声,“我们再来一战!”

    李玄霸慢慢收回锤,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遇到劲敌了。这个罗士信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上一次同样的连环双锤,却将他的战马打瘫,枪杆打弯,今天他却毫发无损。

    不过虽然发现了异常,但并没有降低李玄霸的兴奋,相反,他更加激动了。这是他的渴望多年的对手,他终于遇到了,他大吼一声,猛地催马冲上,两柄大锤高高举起,就像一只发怒的螃蟹。

    罗士信眯着眼睛盯住了李玄霸。眼中目光冷厉,他已经发现了李玄霸的致命弱点。

    指挥塔上,杨元庆的目光也变得专注了,他也发现了李玄霸的弱点,那就是在短距离内李玄霸只有攻没有守,这似乎是他的一种习惯。

    确实在近距离内李玄霸不需要防御,他的大锤无比凌厉,一般大将能躲过一锤已是侥幸,更谈不上反击。但罗士信却不一样。

    “小子,再吃我一锤!”

    李玄霸挥锤猛冲而至,罗士信大枪一摆,抖出七个枪头,一枪向他的小腹刺去,这一枪依旧快疾如电。

    李玄霸号称天下第一猛将也并不仅仅是他力大锤猛,而且也是他能在精微处控制力量,能举重若轻,他左手大锤向外一挥。准确地击打在枪头。‘当!’一声,将枪头击飞出去。人已到罗士信面前,右手锤挂起一片风声,凌厉地向罗士信头顶砸去。

    罗士信举枪相迎,又是一声巨响,大锤砸在枪杆上,这一锤终于使枪杆微微弯曲一下,李玄霸得意地狞笑一声,“罗小子,你去死吧!”

    左手大锤又迎头砸来,极其猛烈,罗士信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冷笑,身子左倾,右手执枪将李玄霸的大锤顺力势向外一拨,大锤略略向右一偏,擦着罗士信的右肩砸下。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罗士信左手已从马袋抽出一支精钢短矛,矛长只有三尺三寸,前端无比锐利,这是大隋精骑兵的短距离投掷武器,罗士信也有五根,就在李玄霸左手锤已砸下,右手锤刚举起的一瞬间,罗士信抓住了转瞬即逝的这个机会,手中精钢短矛如电光一闪,深深刺入了李玄霸的胸膛。

    李玄霸突然呆住了,他不可置信地低头望着自己的前胸,短矛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矛尖从后背透出,带着一缕血丝。

    在近距离内,没有任何人能和李玄霸对抗,没有任何人能躲过他一锤,时间久了,也使他渐渐变得骄狂,他开始忽视近距离内的防卫,养成了一种只攻不守的习惯。

    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再改,尽管他也意识到罗士信是他的劲敌,可以和他进行力量对抗,可是在激战之中,他往往就会按照习惯来出招,只管猛砸,却忽视了罗士信的短距离进攻,就是这种习惯性的束缚,给李元霸带来了致命一击。

    罗士信已经拨马到三丈外,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李玄霸,他可没有什么惺惺相惜的想法,战场只有一条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精钢短矛刺穿了李玄霸的心脏,他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身上力量消失,两柄大锤落地,李玄霸忽然惊天动地大吼一声,仰面摔落马下。

    李玄霸阵亡,极其沉重地打击了唐军的士气,已经冲进隋军大营的数千唐军士兵一片惊惶,斗志迅速崩溃,无数人疯狂地向后奔逃,大喊大叫,“赵王死了,赵王死了!”

    罗士信高高举起大铁枪,对身后五千隋军重甲骑兵大喊一声:“跟我杀出去!”

    他如下山猛虎一般向大营外杀去,五千隋军重甲骑兵爆发出一声呐喊,铁骑发动,滚滚直前,开始发动了隋军的第一次反攻。

    杨元庆注视着南线唐军的溃败,反攻的时机已经成熟,杨元庆回头令道:“擂鼓,骑兵出击!”

    三万骑兵已经蓄势已久,随着战鼓声激昂响起,三万骑兵一南一北,万马奔腾,向唐军冲杀而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