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二十五章 关键人物

第二十五章 关键人物2017-11-13 21:15:58Ctrl+D 收藏本站

    李雄今天约四十余岁,从军二十五年,为大隋立下累累战功……他在开皇六年参加了平陈之战,是西路主帅杨素的心腹爱将,他尤其善水战,在荆州他率十艘大船用长竿击毁了陈朝的数十艘战船,立下大功,后来他被封为江州刺史,年初任期届满,回京述职,杨广登基时,他正好在洛阳探亲。

    这次因杨元庆军中资历不足,恐怕难以服众,杨素便又推荐李雄为幽州总管,接收幽州军队,杨元庆为稗将。

    李雄从相州北上,刚刚抵达幽州,便听说有两支汉王使者同时来到幽州,他便立刻猜到,其中一支使者队,必然就是杨元庆他们假扮。

    李雄心中很忧虑,两支汉王使者到来,很容易被窦抗识破,窦抗之所以不准他们进城,很明显是派人去找杨谅对质,时间拖得越长,危险也就越大,杨元庆怎么会想到冒充汉王使者?

    这时,他身后传来脚步声,李雄一回头,只见一名高大威武的年轻男走进房间,他立刻猜到这便是杨太仆的孙了,不由暗赞一声,好一个英武将军。

    ”“

    杨元庆也看见了李雄,见此人并不是那种高大威武的将领,身材只是中等,但他笑容显得很诚恳,非常具有亲和力。

    临走前祖父杨素给他简单讲过这个李雄,带兵打仗洌是其次,但他重新整编军队却很有一套,开皇八年十二月,隋军在长江上游俘获陈朝大将戚所的八千军队,由李雄进行整编,他只用一夜的功大,便整编出六千精兵,给杨素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这次接管幽州军,杨素立刻便想到了他。

    杨元庆上前单膝跪下施……”军礼,“偏将杨元庆参见李大将军。

    李雄慌忙把他扶起……杨牙庆是杨素最看重的孙,虽然是给他做稗将,但他却不敢以上司自居。

    “杨将军不必多礼,我们是临时合作,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杨元庆当然也不愿意见到谁都下拜,李雄不愿意以上司自居,那最好不过。

    但杨元庆礼数上却很周到,他请李雄坐下,又命人上茶,这叹口气,坦率地说道:“不瞒李将军,我们这次行动已经泄露……窦抗已经知道我们来抓他。”

    李雄大吃一惊……“这么机密之事,是谁泄露了?”

    其实杨元庆心里明白,当时开会的几个人,最有可能泄露消息的就是宇文述,其他人中虽然豫章王不喜自己,但也不至于和仇敌杨谅有什么瓜葛,再宇文述没有夺到主帅之位,他就有了背后落井下石的动机,害了自己……也就等于害了祖父。

    尽管杨元庆心里有数,但他却不能对李雄说,杨元庆笑了笑,岔开这个话题,“实际上我们时间并不多,最迟两天内,我们必须完成任务,我最担心李将军一直不到,现在既然李将军已到,那我们明天就行动。”

    李雄不像元庆这般胸有成竹,他实在是一点底都没有,便担忧地问:“你可有什么计划?”

    杨元庆淡淡道:“计划我有,我保证明天之内活捉窦抗,关键是接收军队,现在大部分军队都在城中,李将军好好想一想,该如何接收幽州之军?”

    一早,邵文便和往常一样出门去总管府,邵文的家离总管府并不远,只有两里路,一般他不坐马车,而是骑一匹青色壮马,他喜欢看到别人对他那种敬畏的神色,那和点头哈腰的谄笑,在他前三十年,一般都是他对别人敬畏,对别人点头哈腰,心中压抑得久了,他便格外地看重别人对他的态度。

    其实他在总管府也没有什么事,窦抗只有拿不定主意时,会问他一问,平时的杂事他也不管,只管每个月拿两百吊钱的月俸和三石禄米,还有鱼肉山货等等,隔三岔五就会有人送到他家里去,年底还有一笔丰厚的田租,窦抗赏给他五顷上田,足以使他生活得有滋有味。

    不过人饱暖则会思"yin yu",邵文已经有两房小妾,这段时间他又看中了东街豆腐坊田二福的女儿,年方十六岁,花容月貌,皮肤比豆腐还白嫩,但田二福是清白人家,想让别人的女儿做小妾,邵文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不仅如此,养小妾花钱也很厉害,吃穿住用,首饰脂粉,还要买一名丫鬟伺候,一个月至少要四五十吊,邵文就有点入不敷出了,这件事让邵文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几天邵文就在琢磨如何让窦抗赏他一笔钱,窦抗很有钱,但要他出手赏赐,自己必须有料行。

    邵文心中有事,他骑马的速度便渐渐放慢了。

    “邵先生!”

    忽然旁边有人叫他,邵文回头,见路边站着一个相貌憨厚的大汉,皮肤黝黑,结实的腱肉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目光里带着一和崇敬和自卑。

    邵文很喜欢这和感觉,他身材瘦小,这种健壮男人对他的畏惧使他有一种极度优越感,他眯起细长眼睛问:“你找我有事?”

    男挠挠后脑勺,憨厚地露出一口白齿笑道!”我便是西街的许铁匠,父亲要过寿,想请先生给我写一幅字画,我给先生五十吊钱润笔。”

    邵文想不来西街许铁匠是谁,不过五十吊钱的润笔使他怦然心动,一般他给别人写幅字,最多也只有几吊钱,这人却肯给五十吊,可能还包括画像,可就算画像,五十吊钱也很慷慨,他便欣然笑道:“我最欣赏有孝心之人,既然你孝敬父亲,那我就成全你,在哪里?”

    “就在我店里,父亲年迈,过不来,邵先生请上车。”

    邵文早就看见路边有一辆宽大华丽的马车,原来是请自己,虽然一个铁匠雇这样一辆马车有点太奢侈,但邵文想到却是这名许铁匠的诚意,他若不坐,有点可惜了。

    “好吧!你骑我的马。”

    邵文翻身下马欣然上了马车,可不等他完全走上马车,一只铁钳般的胳膊便勒住他脖,一把将他拖进了马车邵文根本喊不出声,一卷破麻堵住他的嘴,他惊恐万状,透过车窗,他又看见了许铁匠,此时许铁匠脸上的憨厚表情已经消失,变得格外冷酷凶狠,邵文喉咙里一声哀鸣哪有五十吊钱写幅字画的道理?

    邵文被蒙住双眼一路昏昏沉沉他感觉好像马车出了城,路很颠簸,仿佛是泥泞之路,又走了好一会儿,马车剧颠一下,终于停下,他双眼被蒙,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马车停在一座院里两名大汉像拎小鸡似的,将邵文从车内拎下,绳勒得邵文骨头几乎断掉邵文痛得惨叫一声。

    “甲七,将军说可以给他松绑。”

    邵文一下听出这口音,这是京城口音,他心念一转,便立刻明白了,这必然是圣上派来抓窦抗之人,他们竟然从自己下手,邵文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

    绳松开,他被带进一间屋,随即蒙眼布也摘下,他眼前一片昏花,过了半晌漭渐恢复正常,只见他面前坐着一名年轻将领,身材很高大,目光里有一和难以言述的威严。

    “坐吧!”

    年轻将领语气轻缓,令邵文心稍稍定下,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四壁斑驳的空屋里,墙壁是泥土夯制,染上大片绿霉,屋顶透入亮光,覆盖油瓦,这是典型的乡间民居。

    但周围站了一圈彪形大汉,个个赤着上身,肌肉发达,胸前黑毛卷起,面目凶狠,令邵文心惊胆战,一名大汉放一碗酪浆在他面前,他颤抖着手捧起碗喝了一口。

    “我姓杨,奉圣上之命来抓捕窦抗,希望邵先生配合。”

    坐在对面的杨元庆毫不掩饰他的身份和来意,邵文心中一颤,果然被他猜中了,他克制住内心的紧张,问道:“杨将军需要我做什么吗?”

    杨元庆笑了笑,他的手一摆,两名大汉端着两只大铜盘上前,铜盘内全是黄澄澄的金锭,盘中黄金足有百两之多,两大盘金锭就摆在他面前,赤亮的金光照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邵文心中迅速估算,一百两黄金,价值一万多吊钱,万吊啊!他的心开始变得滚热,他如果拥有一万吊代,他可以娶多少房小妾?

    邵文嘴角搏动一下,‘咕嘟!”下,咽下一口唾沫,眼睛里已经抑制不住从骨里冒出的贪婪光泽,人性的贪欲在此时暴露无遗。

    杨元庆心中冷笑一声,还真被王驿丞说对了,这个邵文好色贪财,为了百两黄金,不惜出卖他的主人。

    不过光黄金收买还不够,有的人收了钱,再转头把自己卖了,事关重大,杨元庆不想冒这个,险。

    “爹爹!”院里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邵文一回头,只见他最心爱的小儿出现在院里,邵文共有三个儿,长十五岁次十二岁,幼十岁,这个就是他十岁的儿。

    邵文脸色大变,他腾地站起身,却被身旁的大汉冷硬硬地按坐下。

    “你们……”

    邵文脸胀得通红,死死地盯着杨元庆,咬牙道:“你们放了我儿。

    杨元庆却淡淡一笑,“我与你素昧平生,我们三百人的性命都在你手上,当然需要一个人质,这难道不正常吗?”

    杨元庆将黄金慢慢向他面前一推,“你可以选择,如果你不愿做,我也不勉强你,黄金我给别人,你儿以后会还你,如果你想要这黄金,那你就尽心竭力替我把事情办妥,你自己选择吧!”

    邵文死死地盯着眼前黄灿灿的金,贪婪之欲再一次占据了他的内心,这一刻,窦抗几年来对他的信任和资助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金钱战胜了忠诚。

    “好吧我答应微……”

    【第八章了,书友们,刺刀见红,用月票把老高再顶上去啊!老高晚上十二点再更一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