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三章 盗马风波

第三章 盗马风波2017-11-13 21:16:15Ctrl+D 收藏本站

    单雄信一回头,只见酒棚外梁师都牵出一匹马,战马在挣扎嘶叫,梁师都用拳头猛砸马头,正是他的乌骓闪电马,单雄信勃然大怒,蓦地站起身向外大步走去,一连撞翻两张桌,引来酒棚一阵大乱,单雄忠和其他三名伙伴也一起站起,并肩向外走去。"

    杨元庆却回头,盯住身旁的青衣文士,青衣文士不慌不忙地喝酒,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青衣文士名叫乔令则,是杨心腹幕僚,也是杨手下的得力干将,此时杨已经被封为齐王,权势大涨,他也更加肆无忌惮。

    杨最喜欢两样东西,美人和良马,乔令则和其他几名心腹便整天挖空心思,为杨寻找美人和良马。

    今天乔令则专门来灞上,是想寻找前来欣赏灞上秋意的美女,不料在酒棚前看见了几匹好马,杨元庆的赤血马当然是极品宝马,但乔令则也知道杨元庆是杨素之孙,拿他的马会有大麻烦,他不想给自己惹祸上

    他的目光便盯到另一匹马上,一匹通体乌黑的战马,毛色油亮,四肢强健,也算是一匹宝马,这酒棚除了杨元庆他不太敢惹外,其他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鸟贼,放开我的马!”

    单雄信一声大喝,俨如闷雷一般,梁师都将马交给侍卫,横刀拦住单雄信,冷冷道:“这匹马齐王已经看中,识相的,乖乖走开,否则你小命难保!”

    单雄信视爱马如命,就算皇帝老要他的马,他也不干,他捏紧拳头,恶狠狠地盯着梁师都,“我不想闹事·你把我的马放开,咱们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就是你死我活。”

    “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这样说话?”

    梁师都冷笑一声,一挥手,“把马骑走!”

    侍卫翻身上马,单雄信大怒,他大步要冲上前,却被他兄长单雄忠一把抓住·“二弟,冷静一点!”

    单雄忠要比兄弟稳重,他知道齐王是当今圣上的次,不是他们能惹得起,一匹马丢了可以再想办法买,但人命丢了,想挽回都不行。

    梁师都眯起眼笑了起来,他看出单雄忠有点胆怯了·知道厉害就好,他给侍卫使了眼色,侍卫猛抽一鞭战马·疾奔而走,单雄信心都滴血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几次要奋力冲上,却被大哥死死拉住。

    侍卫催马刚奔出不到二十步,就在这时,一只酒壶从酒棚中飞出,力道强劲,‘当!,一声脆响,酒壶正砸在侍卫头上·侍卫一声惨叫,从马上摔落,战马拖着他奔出二十几步,便慢慢放缓马蹄,最后停了下来。

    梁师都和侍卫大怒,回头向酒棚内怒目而视·只见杨元庆慢慢走了出暴,向梁师都拱拱手,“给我一个面,放过这匹马。”

    梁师都见是杨元庆出头,他一口气只得忍下,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回头向酒棚内的乔令则望去,他做不了主。

    这时,乔令则也走了出来,阴阴一笑道:“杨将军为何要替素昧平生之人出头,得罪齐王殿下,这可不明智啊!”

    原来杨已经封齐王了,杨元庆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想得罪齐王,我只是说,给我一个面,放过这匹马,应该没问题吧!”

    乔令则摇了摇头,“很抱歉,齐王看中的东西,谁的面也不给,除非.....”

    “除非什么?”

    乔令则阴阴一笑,“除非杨将军用自己的马来换。”

    杨元庆脸色一变,他一把捏住乔令则的脖,将他提在半空,冷冷道:“你这狗奴ォ,我杀你如宰一只鸡,识相的,给老滚!”

    他手一甩,将乔令则扔进酒棚,围观的酒客连忙闪开,‘咔嚓!,乔令则正落在一张小桌上,将桌上的酒杯碗筷砸得粉碎,桌腿也撞断,乔令则痛苦万分,连话都说出来,几名侍卫连忙跑上去扶起他。

    梁师都脸上尴尬,杨元庆的强硬令他有点不知所措,杨元庆却向他一拱手,“我看梁兄也是豪杰之辈,为何甘为权贵鹰犬?”

    梁师都苦笑一下,转身回酒棚扶住乔令则,“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乔令则只觉浑身骨头都断了,他心中恼恨万分,却也怕极了杨元庆,知道此人软硬不吃,他们也打不过,也惹不起,只得恨恨瞪了杨元庆一眼,“我们走!”

    众侍卫扶着乔令则狼狈而走,这时,单雄信的族弟单仁杰已经将战马牵回,单雄信的爱马失而复得,令他心中感激万分,尤其杨元庆为了他不惜得罪齐王,这份义气更令他感动。

    他上前抱拳深施一礼,“杨将军仗义之恩,单某铭记于心。”

    杨元庆连忙回礼笑道:“举手之劳,单二哥不必放在心上,久闻单二哥是义气之人,我若在潞州有难,单二哥必然也会仗义相助,这就叫四海之内皆兄弟。”

    “说得好!”

    单雄信重重拍了拍杨元庆的肩膀,凝视着他道:“既然杨兄弟这样说,我就当你是兄弟,我就不谢了。”

    杨元庆微微一笑,“单二哥这样说,ォ是性情中人,来!我请大家喝酒,咱们喝个痛快。”

    “好!咱们喝酒。”

    单雄信回头对掌柜道:“所有损坏我来赔偿,你只管拿酒来。”

    四周围观酒客响起一片鼓掌声,大家纷纷落座,酒棚里又很快恢复了热闹,伙计收拾完满地凌乱,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萱一般。

    这时,那名管家起身对杨元庆拱拱手笑道:“小哥,你慢慢喝酒,我们先走一步了。”

    杨元庆连忙起身向他回礼,“老哥请慢走!”

    他又笑着向马车微微一拱手,便坐下了,马车缓缓启动,走出十几步,车帘却拉开了,中年管家连忙上前,“姑娘有事吗?”

    马车内的女公秀目瞥了一眼杨元庆低声问:“忠叔,这人是谁?”

    中年管家摇摇头,“刚ォ有人叫他杨元庆,好像是什么阴山飞将回去问问老爷就知道了。”

    停一下,中年管家又忍不住赞道:“这酗不错,明知对方是皇族权贵还敢仗义出头,是一条汉。”

    女默默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杨元庆,把车帘放下了。

    “但愿他不要有事。”

    她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马车驶上官道加快速度向京城方向驶去,天空依然下着蒙蒙细雨,将整个灞上笼罩在一片深秋寒意之中。

    就在灞上发生一起抢马风波的同时,宫城大兴殿内,冗长的朝会依然在继续进行,杨谅的处置方案已经定下来,杨广力排众议,否定了群臣要求杀杨谅的提议他念手足之情,饶杨谅一死,将他贬为庶民终身幽禁。

    朝会渐渐到了尾声,众大臣都十分疲惫,这时,杨广缓缓道:“各位爱卿,朕还有一件事,要和大家商议。”

    他环顾一圈大殿,这ォ不紧不慢道:“朕这些天一直在考虑我大隋如何ォ能更加兴盛,朕在江都经营南方十年,深知江淮江南富庶,若能将南方物资北上京城必可创我大隋盛世,然大兴城地处关中,物资运输不便,对江南控制不力,尤其杨谅造反,使朕深感齐地并不稳定一旦北齐之地再发生叛乱,京城对河北河东鞭长莫及,所以朕考虑迁都洛阳,以加强朝廷对东方和江南的控制,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大殿内顿时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极度震惊之色,谁也没有想到,圣上竟然考虑迁都,这怎么可能,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宇文述却走出朝班,昂声道:“臣完全赞成圣上的迁都之议,关中人口众多,粮食不足,致使京城粮价始终高居不下,原因还是在于运输不便,洛阳乃东周旧京,中原图大之地,是整个天下中心,有黄河运输便利,天下万物可资洛阳,是我大隋王朝中兴之地,臣也听闻,圣上是木之所属,而雍京是冲木之地,和圣上相克,谶语云,‘修治洛阳还晋家,,这就是暗示圣上即位,迁都洛阳乃是天意,天意如此,迁都当可行。”

    宇文述话音刚落,上柱国左武卫大将军独孤罗便走出朝班,语气坚决道:“陛下,臣坚决反对迁都!”

    独孤罗是北周顶梁之柱独孤信的长,他的妹妹便是开国皇后独孤伽罗,独孤罗也是杨广的舅舅,年近七十,地位崇高,他同时也关陇贵族之首。

    “陛下,开皇四年,已开凿广通渠为解决京师粮食不足,现在京城太仓内粮食满盈,各地义仓粮食堆积如山,广通仓内粮食可供京城百年,如果还嫌粮食不足,那可以再开凿拓宽运河,加强运输,广建粮仓,这个问题便可以解决,何用迁都洛阳?”

    “陛下,臣也反对迁都洛阳。”

    这是大将军太府寺卿元寿,元寿是西魏八柱国元欣之孙,而元氏也就是鲜卑拓跋氏改为汉姓,是鲜卑第一贵族,元寿也是关陇贵族首领之一,杨广想迁都洛阳,也就是动摇关陇贵族的根基,他怎么可能同意。

    他也厉声道:“陛下,北齐旧地不稳,可以增加驻军,收拢军权,官府不力,陛下可多派御史巡查,至于江淮,只需派一重臣坐镇,或者修改制度,加强朝廷对江淮控制,京畿乃国之根本,焉可轻言迁都。”

    礼部尚书宇文弼也出列道:“所谓谶语,纯属荒谬之语,妖言惑众,陛下可查找其来源,斩之以儆天下。”

    左骁卫大将军张瑾也出列道:“陛下,大兴城新建仅二十年,设施齐全,国富民安,若要兴盛大隋,大兴城便是中兴之地,若迁都洛阳,必然要大兴土木耗费民财民力,昔日先帝也说,大隋新建,当以节俭惜民为上,陛下,先帝教诲之言,犹绕梁未绝,臣以为君臣上下应铭记于心,不可须臾忘怀。

    “陛下,臣反对迁都!”

    “陛下,臣坚决反对迁都,若陛下坚持,臣愿以死谏之!”

    大殿内一片激烈反对之声,反对之坚决,杨广始料未及,他脸色变了数变,最后,他只得无可奈何吞下心中的闷气,“迁都之事,容后再议,现在时辰已过午,朕疲惫了,散朝!”

    【推荐一下天大大的新书《傲气凛然》,在大时代里随波逐流,猛然回首,已成一方诸侯,确实写得很有感觉,从底层草根开始奋斗,第一章就把老高吸引住了,大家有空去看一看,书号是2342811,现在是历史点击榜第一名】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