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二十一章 借口送礼

第二十一章 借口送礼2017-11-13 21:16:48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午后,杨元庆正在房间,院门传来一阵敲门声,他放下向院子里走去

    “谁呀?”

    “是我,公子”

    声音有点不太熟,杨元庆开门,敲门之人是杨府内院的管家婆张婶,便施一礼笑问道:“张婶,出什么事了?”

    张婶已经五十余岁,服侍杨府三十余年,一直管内院,和杨元庆打交道不多,她向杨元庆招招手笑道:“你快跟我回来,老爷有急事找你:”

    杨元庆一愣,“我祖父回来了吗?”

    “不是太老爷,是老爷”

    杨元庆这才明白,是父亲找自六,在杨府中,老家人也同样把杨素叫老爷,常常把杨素和杨玄感搞混,只有同时说起时,才会竟意把杨素称为太老爷

    杨元庆在前天已经和父亲杨玄感谈过一次话,那是他们父子五年来的第一次见面,气氛还算比较友好,杨元庆也保持了对父亲应有的敬重:”“

    既然父亲有急事找自己,他也不多问什么,跟着张贵返回了杨府来到后宅,杨玄感平时的起居院内,这里也是杨元庆十二年前第一次进杨府时的小院

    在院子里等了片刻,一名丫鬟从房间里走出来笑道:“元庆公子,老爷请你进去”

    房间里布置和十二年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物是人非,坐榻上除了父亲杨玄感外,他的正房母亲郑氏也坐在一旁

    杨玄感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两鬓已微白,但他依旧精神菱铄,腰板也挺得笔直,瘦长的脸颊上带着几分和蔼的笑容,他对元庆这个儿子很满意,才十五岁便依靠自己军功封为子爵,这可是杨府除了父亲叔父和自己以外的第三个拥有爵位之人,连他几个兄弟都没有,很给他长脸

    不过杨玄感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太高兴的地方,那就是靠天儿子见到他居然没有下跪,关系虽然融洽,元庆也对自己表现出了足够的敬重,但没有下跪这个小小的细节,还是暴露了他们父子之间内心深处的隔阂

    杨玄感也无可奈何,他也知道,十几年冷漠的结果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可以改变,其实杨元庆已经表现得出乎他的意料了

    元庆上前深施一礼,“参见父亲”

    他又对郑夫人施礼,“参见母亲”

    郑夫人变化却不大,舟梳云鬓,发上缀满珠翠,脸上厚厚的脂粉掩盖了岁月的痕迹,外表看不出她真实的相貌,她颧骨很高,嘴唇很薄骨子里天生的孰薄依们难以改变,尽管她已是做祖母的人了

    对于杨玄感,元庆是他的儿子,这是改变不了的血脉,他心中对杨元庆还是有一分父子亲情,会因为杨元庆的成就而感到高兴

    但郑夫人不一样,元庆不是她的孩子,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天生就是她的对手,是她的敌人,尽管她也有五年没有看见元庆但此时相见,郑夫人的眼睛里依然掩饰不住她内心的嫉妒,元庆小时候,她嫉妒元庆长得比她的两个儿子高大,后来她又嫉妒父亲杨素对牙庆的偏心,现在她还是嫉妒

    她的长子只是从六品的上党县令,没有什么爵位,次子嵘虽然昨天得到齐王仓曹参军之职,但杨元庆却已是四品军官,飞狐县子爵,这让她心里怎么高兴得起来,怎么会舒服

    不过郑夫人也不会再像十几年靠初见元庆那样傲慢凶狠,她给丈夫一点面子,丈夫这些天都在反复嘱咐她,不要再和元庆闹什么矛盾而且杨元庆对她也算尊敬,她便淡淡道:“不用客气,请免礼”

    杨玄感见妻子对元庆的态度就像待客一样,还居然加个,请,字他也无可奈何,妻子已经不止一次在他耳边表现出对元庆的嫉妒,她现在有这个态度,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元庆,之所以急着把你找回来,是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杨玄感又看了一眼妻子便道:“你的舅父上月在荥阳过寿,但我们消息得晚了,没有及时送去寿礼,有些失礼,今天他从荥阳归来,我们必须去补一份礼,这和事一般是晚辈前往,你大哥二哥正好都不在京,只好让你去一趟:”

    杨元庆还以为出了什么大阃事,原来只是让他去送礼,他心中也有些奇怪,明明二哥杨嵘就在京中,昨天还遇到他,父亲怎么说他不在京城?难道他一早离京了?应该不会啊奇怪了

    心中虽奇怪,杨元庆却没有多说什么,他行一礼,“孩儿愿往”

    杨元庆对杨家的亲情一直很淡,他五年前从军,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逃离杨家,尽管他此时住在杨府里,但和杨家族人也没有什么交往,每夭早出晚归

    不过杨元庆的心态已经渐渐成熟,他知道杨玄感赤论如何是他父亲,他对父亲再没有什么感情但也不能违背基本的社会伦常,对杨玄感他始终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衤掇有加,亲情淡薄

    一些必要的礼数他做得很好,比如杨玄感让他去送礼,尽管他不太想去,但他还是答应下来,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他没必要扫父亲面子

    杨元庆行一礼,退出了父亲房间,一直等他走远,郑夫人才冷冷对丈夫道:“相亲就相亲,干嘛还找个送礼的借口,难道我荥阳郑氏以五姓七家之尊,还配不上一个杨府的庶子吗?”

    杨玄感连忙陪笑道:“这其实也是父亲的意思,给元庆配一个名门士族之妻,但你也知道他那个脾气,若说是相亲,他铁定不会去”

    “他去不去关我什么事?”

    郑夫人柳眉俐竖,她心中嫉妒之火开始燃烧,“我告诉你,就只有这一次,我看你的面子,不会再有下次,不会”

    郑夫人重重哼了一声,站起身怒气冲冲出门去了,杨玄感望着妻子的背影,他无可奈何地苦笑起乘,妻子就是他和元庆之间的一座大山阻碍了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恐怕会让父亲失望了

    荥阳郑氏源于春秋郑国之裔,数百年来一直是中原名门士族,北魏孝文帝在五胡之乱后重立士族门阀,荥阳郑氏便和范阳卢氏清河崔氏太原王氏赵郡和陇西李氏并列为汉人中品第最高五姓,与拓跋八姓一起成为北魏最显赫的家族

    隋建国不久,上柱国沛国公郑译便成为荥阳郑氏的代表人物,他在朝中极为荣耀,杨素父子也因此先后娶郑家之女为妻,但在开皇十一年,郑译获罪失官,不久病逝,郑家显耀的光环便渐渐开始黯淡

    郑家的府邸位于安业坊,是一座占地三十亩的大宅,郑译的几个儿子都住在这里,长子郑善愿被封为归昌安,次子郑元琮封为永安县男爵,但郑译的沛国公爵位却是他的第三子郑元壤继承,而杨玄感之妻郑氏便是郑译小女儿

    下牛,杨元庆拎着一只朱漆檀木盒出现在郑府大门外,他对郑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竟意换光鲜的衣服,仍然穿着上午的蓝色布衣,头戴平巾,脚穿一双半旧乌皮靴,衣着显得很寒酸,这倒不是杨元庆故意如此,他从小就是穿一身半旧的蓝色布衣长大,对锦袍金冠之类服饰一点不习惯,他对蓝"se qin"有独钟,穿一身蓝色布衣,使他倍感轻松自在,就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

    杨元庆压根就不想进郑府,就等郑府管家出乘后,把礼物交给管家便离开,等了半天,郑府的管家出乘了,对杨元庆拱拱手,“杨公子请进”

    杨元庆把木盒递给他,“我就不进去了,这是杨府给你们大老爷的寿礼,里面有信,请你们转达”

    “这个……”

    管家脸色有些怪异,他挠挠后脑勺笑道:“这个我不好代给,杨牟子还请进”

    杨元庆毕竟是杨家子弟,他也知道自巴”是代表父亲前乘,不进郑府就有点失礼了,可跨进郑府的大门他脑海里便浮现出郑夫人那高高的颧骨和薄薄的嘴唇,想到到她从小对自己的廖薄,恨乌及屋,他对这个郑府也连带着厌恶起来

    杨元庆跟着管家一路往中堂走去,经过前院,院子里和了几圃菊花,此时已是九月初,几朵黄灿灿的菊花已经竞相开放,一和身着白袍的中年男子正背手站在一椽菊花前细细欣赏

    “二老爷”

    管家恭恭敬敬向中年男子行了一礼,中年男子便是郑府的二老爷郑牙,琮,他在史馆编,爵封永安县男爵,长得文质彬彬,仪容俊雅下颌留有长须,郑元琮点点头,看了一眼杨元庆,笑道:“这位小兄弟是………

    “这是鸿胪卿杨柱国之子元庆公子,给大老爷送寿礼”

    郑夫人是郑元琮之妹,杨玄感便是他的妹夫,郑元琮也听说过杨牙庆的名字,知道他颇有军功,不过郑家大多是文人,现在天下承平,对这种武功征战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对杨云,庆也知之不多

    郑元琮眯着眼打量杨元庆半天,脸上的笑容也略略淡去,不冷不热道:“原乘是杨贤侄,久仰”

    杨元庆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冷意,令他心中不快,便拱拱手,“打扰世叔赏花了”

    郑元琮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无礼后辈,竟穿一件布衣进郑府

    【求月票】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