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二十一章 公主夜宴(中)

第二十一章 公主夜宴(中)2017-11-13 21:19:38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一章~主夜宴中

    杨元庆和太子杨昭同乘一车,车厢里,杨昭关切地问道:“昨晚丰都市之事我也听说一点,齐王之人是你杀的吗?”

    杨元庆点点头,就把昨晚发生之事简单说了一遍,但隐去了他去见皇殿广之事,他又继续道:“其实事情并不大,宇文述想抓我sī卖茶叶的把柄,他又不想出面,便借齐王之手来对付我,偏偏又被齐王识破了,齐王动用一百二十死士夜袭茶庄,我下了狠手,把他们全部杀掉了”

    杨昭感jī地拍了拍杨元的肩膀,“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已命不长,你还不肯弃我,我一定会报答你,就算我不能报答你,我也会命我的儿子将来报答你。”

    他明白杨元庆为什么要杀死一百二十名齐王死士,这其实就是杨元庆在向自己表态,他已和齐王势不两立,在皇储之争上,他已经断绝了后路。

    杨元庆笑了笑又问:“殿下认为这件事对圣上会有什么影响吗?”

    杨昭眉头一皱,“杀死了一百二十名死士,这可是大事,父皇怎么一点动静没有,有点奇怪啊!””“

    杨元庆见他不愧是太子,一下子便看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三方的尔虞我诈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齐王出动了死士,这才是由小事引发出来的大事。

    杨元庆从怀中取出杨广给他的纸条,递给了杨昭,杨昭接过纸条,借着车厢内昏暗的光线看了一眼,他不由一愣,这是他父皇的笔迹啊!

    “这....这是我父皇给你的?”

    杨元庆默默点点头,“我一早便见过圣上了。”

    杨昭顿时兴奋起来,这就是密旨啊!让杨元庆调查齐王蓄养死士,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父亲开始防范齐王,对他有了猜忌,那么父皇立皇太孙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步了。

    “殿下,这是密旨,圣上不准我告诉任何人,但我觉得不应该隐瞒殿下。”

    “干得好!”

    杨昭心中jī动异常,他立刻对杨元庆道:“你拒去调查,需要任何帮助,我都会全力助你。”

    杨昭从腰间取下一块玉牌,递给杨元庆,“凭这块玉佩,你在我府上,想揉少钱都可以!”

    .....

    今天是杨丽华唯一女儿宇文娥英二十四岁寿辰,而女婿李敏官任卫尉卿,正好赴长安公干未归,杨丽华便决定亲自给女儿过寿,另外还有她的外孙女李静训,李静训今年只有七岁,一直养在外祖母身边。

    祖孙三女过寿,未免显得冷清,杨丽华便命人请来南阳公主一家,以及太子杨昭一家,另外,外孙女李静训很喜欢裴敏秋,杨丽华索性命人将裴氏三姐妹一起请来,杨元庆自然也是在贵客的范围内。

    “公子,请这边走!”

    一名shì女打着灯笼,引领着杨元庆向后huā园走去,杨昭一家作为亲戚先去了内宅,杨元庆是外客,则由shì女引领,先去贵客房休息等候。

    杨丽华虽然很喜欢杨元庆,但她毕竟是皇后出身,府上规矩极严,一般外男客只能在外堂等候,只是她对杨元庆另眼相看,准他进后huā园的贵客房等候。

    杨丽华的府垆然极大,但只有她和外孙女两人住在一起,女儿和女婿另住别府,整个府邸里显得有些阴森冷清。

    在另一座小桥上,裴氏三女也被一名shì女引领,也向内huā园的贵客房走来。

    “敏秋,这座后huā园好冷清,你有没有感觉会闹鬼?”裴喜儿怕鬼,她紧紧拉着裴敏秋的手,胆怯地向四周阴森森的树林张望。

    “别吓我....”

    裴敏秋牙齿打战,说话也有点说不清楚了,“这里....哪里有鬼?”

    她眼睛紧紧盯着一名身穿白长裙的女子从河边缓缓走来,也没有点灯笼,朦胧月色中,那女子的脸格外惨白,裴敏秋吓得浑身冒冷汗,tuǐ都有些软了。

    “你们几个,真是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裴敏秋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爽朗的笑声,她一下子听出来了,这是杨元庆的声音,裴敏秋心中蓦地一松,就仿佛在令人恐惧的无边鬼夜中,看到了天边shè来的一缕阳光。

    她心中欢喜得仿佛要炸开一般,一转身,只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她身旁,身上带着浓烈的男子气息,给她一种难以言述的安全感。

    “杨将军,怎么是你?”

    她竟有一种拉住杨元庆手的冲动,但她脸随即一红,又把这个不该有的冲动压下去了。

    “我是和太子一同来,却没有想到遇到你,这就叫....”

    他瞥了一眼裴敏秋,恰好裴敏秋也向他望来,两人目光一触,皆会心地笑了起来,两人竟同声道:“人生何处不相逢!”

    杨元庆爽朗地笑了起来,裴敏秋则满脸红晕,眼睛里却充满了相知的欢喜。

    “我去找幽姐,别走丢了。”

    裴喜儿觉得自己很多余,心里有点不高兴,便冷冷丢下一句话,快去向前走去,她心思异常细腻,刚开始杨元庆的笑声传来时,其实他人是在她这一边,可等靠近她们时,他却走到裴敏秋身边去了,这种被选择失败之感令她心中很不舒服,当初祖父可是妖来相亲,最后怎么相到敏秋身边去了。

    虽然裴喜儿本人并不太喜欢杨元庆,他长得太高大,给她一种很大的压力,而且她不喜欢武人,但她却更不喜欢这种被无视的感觉。

    “喜儿!”

    裴敏秋喊之不及,她追了两步,又停下来了,望着挑灯笼的shì女追了上去,她叹了口气,这样把杨元庆丢掉,也是不礼貌,他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杨将军,很抱歉,今天喜儿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裴敏秋歉然道。

    “那你的心情呢?”杨元庆微微笑道,裴喜儿的心情他不关心,他更关心裴敏秋的心情。

    “我.....”

    裴敏秋满脸滚烫,有些羞涩地低下头,捏着裙摆小声道:“我的心情还好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令人máo骨悚然的冷笑,裴敏秋一回头,却见刚才那名脸色惨白的白衣女子就站在她身后,眼睛阴森森盯着她,吓得裴敏秋惊叫一声,一下子抱住了杨元庆的胳膊。

    “杨将军,她....是鬼!”

    “她不是鬼。”

    杨元庆注视着这个动作古怪诡异的白裙女人,她年约四十岁,脸上涂着厚厚的粉,而且她戴着僧帽,满头无青丝,她是一个尼姑,只是精神有点不太正常。

    “你是.....负心汉!”白裙女人盯着杨元庆,恶狠狠道。

    她目光又转向裴敏秋,目光变得有些怜悯,摇摇头柔声道:“姑娘,你嫁给他,会后悔一辈子的,男人都是负心汉,不值得相信。”

    她忽然呵呵冷笑起来,“又一个可怜的女人出现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啊!”

    她转身向桥的另一头走去,传来她清柔的声音,“剃除三千丝,独卧古佛旁,蒲团三千只,愿渡可怜人。”

    “杨将军,这是个可怜的女人。”

    裴敏秋望着她的背影,有些多愁善感地叹了口气,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抓着杨元庆的胳膊。

    她‘呀!’地低叫一声,连忙放开他的胳膊,转过身去,她又想到那个疯女人说她嫁给杨元庆,简直羞得她无地自容,不敢面对杨元庆。

    这时,去追裴喜儿的shì女又挑着灯笼回来,“公子,很抱歉,刚才那位姑娘走得太快,我没有追上。”

    shì女回来及时缓解了他们两人间的尴尬,杨元庆好奇地问道:“姑娘,刚才我们看见一个中年女子,穿着白裙,好像是个女尼,她是谁?”

    “我们府上有两个女尼,公主说,都是她从前的姐妹,一个叫陈月仪,一个叫元乐尚,你们看到的应该是陈月仪,她偶然会发病,就有点疯疯癫癫,说女人可怜,男人都是负心汉,要拉我们出家,每次发病,公主就会把她接来照顾。”

    “原来是她!”裴敏秋低低叹息一声。

    “敏秋姑娘,你知道她是谁吗?”

    裴敏秋点点头,“她也是当年周宣帝所立的五个皇后之一,其中朱满月和尉迟炽繁都去世了,陈月仪和元乐尚听说出家为尼,没想到在公主府上却见到了她。”

    “我们走吧!”

    杨元庆伸手轻轻揽的香肩,裴敏秋身子一颤,却没有把他的手推开,她紧咬嘴c混,心中很luàn,觉得他不该这样轻易碰自己,可是.....她又没有勇气把他的手推开。

    杨元庆的手只在她的肩头轻轻一碰,又收了回来,动作很自然,就像邀请朋友同路,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可就是这么一个很自然很亲近的动作,却在裴敏秋心中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这一刻,她内心深处忽然生出一种期盼,竟希望他能再搂一次自己的肩头。

    ........

    七月十日了,求月票!求订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