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四十三章 催风助火

第四十三章 催风助火2017-11-13 21:21:6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三章催风助火

    在邙山南麓有一处风景秀丽之处,名叫莲huā坡,这里古木参天,小河潺潺,交通也十分便利,方圆数十里都是齐王的sī人园地。****

    在山麓最前方的小河旁新修了一座道观,占地约十余亩,楼阁殿堂数百间,飞檐斗梁,殿宇辉煌,这里便是齐王耗资数百万钱给老道潘诞修建的嵩阳别宫,也是潘诞在京城的老巢,里面住着他从嵩阳宫带来的徒弟一百余人。

    这天中午,一支约五百人骑兵队风驰电掣般驰来,冲过小桥,疾奔至道观前,五百骑兵声势骇人,守门的道士吓得转身便逃。

    “摧毁!”

    为首校尉正是杨七郎,他一声令下,五百骑兵开始捣破墙,冲进道观内打砸器物,道观主持者是潘诞的三徒弟除尘子,他见大殿前两丈高的香炉被士兵轰然推倒,眼睛都红,冲上来大喊:“你们是什么人,敢来毁坏潘上仙的庙宇?”

    杨七郎冷笑一声,高声道:“潘诞妖言huò众,毒害良民,特奉杨shì奉之命摧毁巢xùe。””“

    除尘子一惊,“杨元庆!”

    “然也!”

    杨七郎喝令:“把人统统赶出去,一把火烧了这个妖洞!”

    五百骑兵凶狠无比,将一群道士打得哭喊连天,跌跌撞撞向外逃去。

    这时,士兵带出了一群哭哭啼啼的年轻女子,一名士兵上前禀报,“启禀校尉,这是在后院搜到,地窖里还很多金银珠宝!”

    几十名士兵抬出了十几只大木箱,箱子里满满的全是金银珠宝,除尘子在大门口看见,那可是他师傅几十年的积蓄,他惊叫一声,扑上来,趴在箱子上大哭,“这是我师傅之物,你们打死我吧!”

    几名士兵劈头盖脸的鞭子chōu去,将除尘子强行拖出了道观,扔了出去,杨七郎冷笑一声,马鞭一指十几名女子,“把这些女子送给官府。”

    “这些财宝怎么办?”

    “带回去交给将军!”

    半个时辰后,道观搜查完毕,所有的道士都被赶出去,道观里外堆满干柴,士兵开始在四面放火,片刻,一座气宇壮观的道观便被熊熊烈火吞没了,五百骑兵绝尘而去,所有的道士都跪地大哭,除尘子抹去眼泪大喊:“师弟们,跟我去找师父,血海深仇,让师父来报!”

    .......

    黄昏时分,百余名道士浩浩荡荡来到了齐王府,一起哭倒在地,引来无数路人侧目,这么多道士一起跪在地上大哭,倒是很少见之事,包围齐王府的士兵们也不阻拦他们,远远地看着这些道士。

    片刻,潘诞闻讯命徒弟抬他而出,齐王杨暕也跟出来了,潘诞见他的徒子徒孙们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心中惊惧万岁,急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除尘子跪在师傅面前大哭,“师父,杨元庆派士兵砸毁了别宫,一把火全部烧掉了!”

    潘诞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他瞪圆眼睛大喊,“为师那十几箱法器呢?”

    “师父,法器全部被杨元庆抢走了!”

    潘诞‘嗷!’地惨叫一声,竟晕厥过去,百余道士吓坏了,扑上来大喊:“师父!师祖!”

    齐王杨暕大概已经明白了一二,自己给上仙的别宫被杨元庆毁了,那里可是他的封地,杨暕铁青,拳头紧捏,捏得指节发白,杨元庆,你简直太过份了!

    潘诞慢慢苏醒,他想到自己五十年省吃俭用攒下的财富,就这样被仇人抢走,他悲从中来,忍不着声大哭。

    杨暕叹口气,上前劝道:“上仙莫要悲伤,道观毁了,本王给你再修一座就是了。”

    “殿下!贫道修炼三百年的法器,飞升登仙全靠它,现在被杨元庆抢走,让贫道怎么升仙?”

    潘诞简直痛不玉生,他恨不得将杨元庆千刀万剐,杨暕也恨道:“他拿法器有什么用,本王亲自去问他要回来!”

    潘诞吓了一跳,这可不行,他慌忙道:“殿下好意,贫道心领了,但那些法器下了禁咒,殿下千万不可干涉,会害了殿下,贫道自有办法,只是要折一些修炼。”

    杨暕对潘诞之话深信不疑,他没有丝毫怀疑,便点头道:“我的王府占地广阔,先让道友们暂时住在东跨院,改日我再派人去重修道观!”

    潘诞万分感谢,心中又是悲痛又是担心,只得带着徒子徒孙们先进府去慢慢商量对策。

    杨暕瞥了一眼那些看守他府邸的军士,他心中哼了一声,转身回府,就在这时,他身旁一名shì卫道:“殿下,崔少尹来了!”

    杨暕一回头,只见京兆少尹崔伯肃匆匆走来,后来带着几名衙役,杨暕脸一沉,他来做什么?

    拒崔伯肃也不敢来找齐王,但他心里明白,他的官职能在多大程度上保住,就看他这段时间的表现了,有些事情拒会得罪齐王,但也非做不可。

    崔伯肃上前施礼,“卑职参见齐王殿下!”

    杨暕现任京兆尹,是崔伯肃顶头上司,他冷冷道:“你不去协助杨元庆立功赎罪,来我这里做什么?”

    “卑职找殿下正是为公事而来,有两件事需要殿下配合。”

    “什么事!”杨暕极不耐烦道。

    崔伯肃心中有些胆怯,只得硬着头皮道:“第一件事,是在城南官道上发现一具尸体,有人报了官,身上的鱼牌是伊阙县令皇甫诩,是被重打而死,卑职查到,上午有人亲眼看见,皇甫诩从齐王府内被抬出,浑身是血,微臣就想问一问.....”

    崔伯肃不敢再说下去了,杨暕冷笑一声,“他死了,这种背主之人死了倒干净,崔少尹,此事与你无关,不要多问,还有什么事?”

    崔伯肃叹了口气,那皇甫诩被野狗啃得残缺不全,惨不忍睹,看身上鱼牌才知道他的身份,他就怀疑是杨暕所害,听杨暕的口气,确是他所为,皇甫诩毕竟是县令,这件事不好办,得上报吏部。

    其实崔伯肃也有点怀疑,毕竟齐王府外面全是杨元庆的手下士兵,杨元庆怎么会不知道,又怎么会让皇甫诩暴毙半途?他有点怀疑死者并不是皇甫诩,但他没有证据,更重要是他不想得罪杨元庆,他只需要一个借口,现在齐王愿意承认,他也好对吏部交代。

    崔伯肃也不再多问此事,他又躬身道:“第二件事是十几名洛阳民众联名来官府告状,告道士潘诞强抢民女,关在道观里吟辱,而这个妖道潘诞现就在殿下府中,希望殿下把他交给微臣,殿下不要被他影响了名声。”

    杨暕勃然大怒,一巴掌搧去,‘啪!’地一声重重chōu在崔伯肃脸上。

    “瞎了你的狗眼,滚!”

    他铁青着脸转身便回府了,shì卫们一片讥笑声,跟着齐王回府,大门轰然关上,崔伯肃脸胀成了猪肝色,捂着脸呆愣愣地站在齐王府前,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齐王竟会如此侮辱他。

    ‘士可杀不可辱!’

    一种深深的耻辱从他心中燃起,他是清河崔家子弟,宁可不要这卑官,他也要保护自己的尊严,崔伯肃转身愤恨而去。

    .......

    崔伯肃回到衙门,他将门关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铺开奏折,愤然提笔写道:“臣京兆少尹崔伯肃叩拜皇帝陛下,有一事身涉齐王,臣不胜惶恐,然臣食君禄,不敢瞒君,有嵩阳宫妖道潘诞.......”

    .....

    杨暕从小被母亲溺爱,又是父皇的爱子,加上他身份高贵,早养成了他目空一切性格,在他眼中,这些官员都是父皇养的狗罢了,高兴了,赏一根骨头,惹恼了,一刀宰了都可以,给了崔伯肃一记耳光,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上仙的忧情令他担忧,他回府便快步向后院道观走去,道观院子里站着潘诞的几名徒弟,面带忧色地望着紧闭的房门,他们心中担忧到了极点,积攒了大半生的财富被人夺走,师父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

    杨暕走了进来,几名道士连忙施礼,“参见殿下!”

    杨暕摆摆手,指了指房门,“上仙如何?”

    清风眼珠一转道:“师父正在施术转移法器上的道力,师父在法器上倾注了半生修为,他必须尽快转回来,只是不能悉数收回,至少要折掉六十年的修为,令人遗憾!”

    杨暕点点头,损折六十年修为,确实可惜了,他也叹了口气。

    “是殿下在外面吗?”房间里传来了潘诞的声音。

    “正是弟子,上仙无恙吧!”

    清风心一紧,连忙道:“师父好了,我先去帮助师父收功。”

    他推门快步走进去了,“师父,是徒儿!”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潘诞长叹一声,“哎!五十八年的修为啊!可惜了,殿下,请进吧!”

    杨暕慢慢走进房内,只见潘诞靠坐在软榻上,神情萎靡,面色憔悴,就像刚刚行了大功,大大损耗了精神之气。

    他连忙跪下,“弟子参见上仙。”

    潘诞眯缝着眼睛,眼中闪烁着骇人的杀机,迅速瞥杨暕一眼,淡淡道:“我刚才收回法器上的修为,无意中发现杨元庆此人杀机凛冽,木性极重,隐隐有天子之气,完全已经将殿下压倒,若殿下再不以金石破之,圣上回京,就是殿下大限之日,殿下若听我言,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若不愿听,贫道就此告辞,去云游天下,寻找升仙之道!”

    杨暕想到父皇即将回京,他此时已六神无主,惊得砰砰磕头,“弟子愿听上仙之言,请上仙明示!”

    潘诞咬牙切齿道:“破除杨元庆木性,唯有用金刀,殿下可派武功高强之士,斩其阳首给我,我会施道术,彻底破除他的木性,保殿下一线生机。”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