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五十三章 穷途末路

第五十三章 穷途末路2017-11-13 21:21: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三章穷途末路

    薛世雄是奉命去伊阙县剿灭齐王sī军,他也得到了齐王sī军向京城进军的消息,心中大急,拒他率军一路疾奔,但还是晚了一步,齐王sī军被宇文成都率虎贲军剿灭,令他心中沮丧

    他不甘心,便上前拱手施礼道:“宇文将军,在下奉圣上之命,来剿灭这支sī军,能否让在下将战俘带给圣上交令?”

    宇文成都冷笑一声,“我的手下死伤四百余人,才击溃这支叛军,薛将军一兵一卒未伤,便要把功劳拿走,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薛世雄脸一红,惭愧道:“我知道无功,但我确实是奉圣上之命来围剿sī军,我空手回去,难以向圣上交代,宇文将军能否通融一二。”

    宇文成都是个服软不服硬之人,他见薛世雄低相求,心中便有些松动了,向杨元庆使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来做中间人。

    杨元庆笑着上前道:“我是最先发现sī军入京,按理,我也有一份功劳,不过我是地主,就让我来做一个和事佬吧!””“

    他向薛世雄拱手道:“宇文将军另有任务,就烦请薛将军把战俘和敌尸带回去给圣上交差,但请薛将军要对圣上明言,这支sī军是宇文将军率领虎贲卫歼灭,虎贲卫为此死伤四百余人,至于我的功劳,我自会向圣上说明,薛将军就不必多说。”

    杨元庆又看了一眼宇文成都,“这样可好?”

    宇文成都想到自己还有任务,便点了点头,“可以!”

    “薛将军呢?”杨元庆又回头问道。

    薛世雄老于世故,他心里明白,宇文成都是圣上的心腹,这份功劳他抢不走,而杨元庆能说服宇文成都把战俘和敌尸给自己去交差,这就已经是对方的最大让步了。

    薛世雄慌忙拱手道:“多谢杨将军,我没有意见。”

    “那好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薛将军了,顺便替我安置死伤的弟兄。”

    宇文成都一挥手,“我们走!”

    他率领二千六百虎贲卫调头向京城疾奔而去,杨元庆向薛世雄拱手施礼道:“请薛将军代我问候万钧和万彻,我们后会有期!”

    他也调转马头,带着九名铁卫和百余士兵向京城疾奔而去。

    薛世雄望着他们的背影走远,又看了看满地尸体和三百余名战俘,这才叹了口气,命令左右道:“立刻打扫战场!”

    ........

    齐王府,杨暕在书房里背着手来回踱步,整整一天,他都在等待着杨元庆被杀的消息,可消息就是不来,拒他也知道,不可能这么快,至少要到半夜才有消息传来,可是他等待这一天已久,当它即将到来时,他终于失去了耐心。

    杨暕拾起下午送来一份情报,杨元庆确实在田庄,身边只有百余人,这是一个杀他的良机,杨暕叹了口气,他曾经犹豫过,他也知道父皇即将回京,不能轻易动用sī军,一旦被父皇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可如果错过这次良机,自己必将后悔终生,更重要是,上仙潘诞给他施加了强大的压力,如果不能在圣上回来之前杀掉杨元庆,那么他的东宫之梦就会破灭。

    担忧和期待两种不同的情绪交织在杨暕心中,使他有些心烦意luàn,也坐立不安,天已经黑了,自己的军队是不是该动手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疾速的奔跑声,预示着有重大消息传来,杨暕一阵惊喜,他几步上前开了门,只见一名shì卫满脸惊惶地跑来,杨暕一下子愣住了。

    “殿下,不好了,府外已被上万军队包围,宇文将军请殿下出去接旨!”

    “什么?”

    杨暕向后退了一步,突来的消息仿佛使他一脚踩空,惊得他气都快喘不过来,半晌,他又问道:“是哪个宇文将军?”

    “是左卫将军宇文成都,他请殿下出去接旨!”

    杨暕心中极度不安地跟着shì卫向府门外走去,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父皇会给他下什么旨意,难道真是像上仙所言,他杀不了杨元庆,注定他命星丧尽吗?

    齐王府外已被一万多士兵包围,除了二千六百虎贲军,还有八千东宫军,由大将周仲率领,协助虎贲军的行动。

    数千士兵手执火把,将府门前照如白昼,宇文成都手执圣旨和金牌,目光冷肃,在府门台阶上,百余名shì卫惊恐不安地堵住大门,这时有人高喝一声,“齐王殿下驾到!”

    大门开启,齐王杨暕快步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三百余名shì卫,他忧心忡忡地走上前问:“圣旨在哪里?”

    宇文成都举起圣旨高声道:“齐王接旨!”

    杨暕跪了下来,“儿臣接旨!”

    宇文成都打开圣旨高声念道:“齐王身负重任,留守京城,但处当不力,至于京城混luàn迟迟难以遏制,其责难逃,即刻免去其京兆尹之职,东宫军队不再归其统帅,另,齐王身为国王,却暗藏妖道,sī交妃姐,有违人伦,深负朕望,特命虎贲搜捕妖道,断绝卜筮,以正国法!”

    宇文成都念完,他冷冷看了杨暕一眼,杨暕此时已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宇文成都一摆手,下令道:“进府搜捕妖道,所有道士巫婆,一律抓捕!”

    两千五百名全身盔甲的虎贲卫冲进齐王府,开始了彻底搜

    很快便将所有道士全部抓

    推出了王

    包括妖道潘

    他正和几名shì女交合寻

    被冲进的士兵当场抓

    潘诞肋骨之伤还没有完全愈

    被士兵粗暴的动作推

    痛得他昏死过

    赤着身子被士兵抬出了齐王。

    一名校尉上前禀报宇文成都,“启禀将军,此人便是妖道潘诞,士兵抓捕时,正和齐王府女交欢!”

    宇文成都见此妖道竟如此荒吟无耻,竟然敢动齐王府女,不由勃然大怒,拔出刀,手起刀落,将潘诞人头砍下。

    他刀一指跪得满地的道士,喝令,“全部拖斩首!”

    道士们哭喊连天,拼命求饶,但士兵们毫不理会,将道士按翻在地,一百余名道士全部被杀,这种血腥的场面惊得杨暕目瞪口呆,几乎瘫软在地上。

    他看着杨暕痛心地摇了摇头,“齐王殿下,看你怎么向圣上交代?”

    这时,妃姐也被搜出,还带出一名五岁的小女孩,这便是齐王和妃姐的sī生女,宇文成都随即下令:“奉圣上旨意,齐王别处囚禁,妃姐和其女带走!”

    士兵们关押了齐王,随即封了齐王府,一千士兵留下看守,其余士兵跟随宇文成都返回圣驾。

    此时,大隋君王杨广的圣驾已经到了荥阳郡,次日下午,薛世雄和宇文成都先后抵达了御营。

    御帐里,萧后跪在丈夫面前,久久不起,她满脸泪水,眼睛已经哭肿,“臣妾知道齐王罪不可恕,但臣妾长子已亡,只剩这一个幼子,臣妾愿替他分担一半罪责,愿去皇后之服,只求陛下能饶他一命。”

    杨广背着手站在大帐内,盯着大帐内挂的一幅江山社稷图,脸色异常铁青,他已经得到薛世雄的禀报,一千sī军全副武装进京,被虎贲卫在距离京城十里处拦住,双方jī战,虎贲卫死伤近四百人,sī军已被全歼,活俘三百二十人。

    杨暕所做之事终于突破了杨广底线,sī军入京,这就是要谋朝篡位,令杨广再也无法容忍,他已经动了杀机,就算是他最心爱的儿子,但在皇位面前,他心中再无一丝一毫慈父之心。

    这时,杨丽华也走了进来,她在萧后旁边跪下,也替杨暕求情,“齐王从小骄横自大,资质平庸,本就不该进位东宫,陛下却屡屡给他机会,使他更无自律之心,再加上他被妖道所huò,被手下怂恿,一时丧心病狂,这不仅是他的责任,为父为母都难辞其咎,连我这个皇姑也未尽到劝告之责,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他毕竟是陛下的骨ròu,人死就不能复生,我也恳求陛下饶他一命,让他能像其他普通人家的儿子一样,平安终老。”

    萧后感jī得哭出声来,“陛下,是臣妾从小溺爱,把他宠坏了,求求陛下饶了他一命吧!”

    杨广终于叹了口气,心中的杀机消失了,他坐下摆摆手,“你们都起来吧!”

    杨丽华将萧后扶起,杨广痛心疾首道:“若不是朕子嗣单薄,朕必将他处死,陈尸闹市以明国法,杀了他,朕就只剩幼子,还不知能不能chéng人,纵有逆子,也逼使朕不忍下手,你们去吧!让朕再想想,该怎么处置他。”

    杨丽华将萧后扶出御帐,杨丽华低声道:“皇后放心吧!至少齐王能活下来了。”

    萧后喜极而泣,向杨丽华拜谢,“多谢皇姊求情,妹妹铭记于心!”

    “走吧!不要打扰陛下了。”

    萧后低低叹了口气,跟着杨丽华走了。

    一个时辰后,杨广下达了圣旨,削去杨暕齐王之爵,改封晋陵王,软禁齐王旧府,命虎贲郎看守,妃姐赐死,其女年幼,交皇后抚养,将乔令则陈智伟以及晋阳宫监王坚等人斩首,齐王幕僚皆发配岭南,齐王府长史柳謇以失职之罪被削职为民。

    次日,杨广圣驾抵达了京城,在进京之前又下了一道旨意,以举报齐王有功,云定兴免其旧罪,封太府寺丞,京兆少尹崔伯肃升任京兆尹。

    而杨元庆安置流民,稳定京城局势有功,加封银青光禄大夫,赐美宅一座。

    就在此时,日本倭王多利思比孤派使臣小野妹子率三百人入大隋朝贡并学习佛理及中原文化,杨广大喜,立刻命礼部尚书杨玄感为迎接使,赴江都郡迎接日本使臣一行进京。

    而这个时候,杨元庆已到了谈婚论嫁之时。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