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十五章 求贤若渴

第十五章 求贤若渴2017-11-13 21:25:9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五章求贤若渴

    在河套平原以东百余里外,便是一条较小的山脉,叫做乌铁山,属于yīn山支脉,整条山脉长约三百余里,高百丈,和大青山相连,是榆林郡北方的天然屏障,站在山顶可以眺望远方的滔滔黄河水。****

    在山脉的西北方向约二十里,便是一座小镇,叫大同镇,它原是隋军的哨所,因人口渐渐聚集而形成了一座小镇,隶属于五原郡乌海县。

    小镇其实不大,就只有一条长街,街道两边分布着七八十户人家,沿街分布着十几家店铺,客栈酒肆杂货铺铁匠铺yào铺,更多是商人的收货铺,足有五家之多,小镇的西面还有一家低档次的妓院。

    他们客人主要是北面的突厥牧民,以及沿途经过的商人,在北面一两百里外的草原上,便分布着几支突厥人部落,拒突厥和大隋打打和和几十年,但这座小镇始终保持着宁静,附近的突厥牧民离不开这座小镇。

    此时已是金秋九月,寒冷的北风还没有到,这也是草原丰收的季节,牛羊成群,马匹膘壮,牧民们挖掘了yào材,鞣制好了皮革,纷纷赶来大同镇jiāo易,同时购买过冬之物,主要是盐和茶叶,以及中原酒,或者给nv人买一段绸缎,使得大同镇上格外热闹,一条街上挤满了突厥人和他们的马匹,这是大同镇一年内的黄金季节。”“

    这天下午,大同镇和往常一样熙熙攘攘,在镇东头一家酒铺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小镇有两家酒铺,这一家酒铺叫林记酒铺,在这里已经开业了近二十年,生意一直平平淡淡,在两家酒铺中生意最清淡。

    两家酒铺几乎卖的都是大利蒲桃酒,大利蒲桃酒虽然在中原卖得很火爆,但草原上生意却一般,突厥人嫌它不够烈,大都数突厥人买去只是偶然换换口味。

    林记酒铺苦于地段不好,无法突厥人吸引过来,但自从两个多月前,这家酒铺来了一名从中原逃难来的道士,道士酿酒技术颇高,他将蒲桃酒重新入锅蒸煮,使蒲桃酒变烈,非常符合突厥的口味,名声一下子打响,被称为道士酒,道士酒的名声甚至传到了丰州,大利县丞王占武不久前亲自来大同镇请这名道士去大利城酿酒,却被道士婉拒。

    这时,远处一队骑兵疾奔而来,约有千余人,骑兵们奔到镇外停住了战马,为首大将正是丰州总管杨元庆,他是在视察大利城时,偶然听县丞王占武说起这名道士,杨元庆几乎马不蹄停,一路疾奔而来,他心急如焚,生怕这名道士返回中原。

    杨元庆在二百余名士兵的护卫下,跟随着王县丞快步向林记酒铺走来,酒铺外,店东主林鸿正在维持秩序,他一转头,见王县丞又来了,心中不由一阵紧张,就这么不肯放过自己的酿酒道士吗?

    但对方是县丞,他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弯腰行礼,“小民林鸿参见县丞大人。”

    其实王县丞也是一样糊涂,对方不过是个酿酒道士,怎么总管一听到他的名字,便跳起来,茶也不喝,饭也不吃,一阵风似的赶来,他怎么也想不通,难道总管想学这个道士的酿酒技术,把蒲桃酒卖给突厥人吗?

    不管王县丞怎么想,他想到原因也只能是总管要卖酒给突厥人。

    王县丞得杨元庆嘱咐,事先不要透lù他的身份,他也不介绍杨元庆,笑呵呵问:“林东主,酒道士还在吗?”

    林店主紧张异常,结结巴巴道:“回禀县丞,他已经走了。”

    王县丞心中有些失望,回头向杨元庆望去,杨元庆却看出了店主眼中的紧张和狡黠,他给旁边亲卫使给眼sè,亲卫猛地一拳将店主打翻在地,chōu出战刀顶住他喉咙,“你好大胆子,竟然敢欺骗我家大将军!”

    林店主一下子明白这个年轻的军官是谁了,吓得他魂不附体,连连苦苦哀求,“饶命!总管饶命!”

    就在这时,一名道士从酒铺中走了出来,年纪约三十四五岁,身材高大,穿一件杏黄sè道袍,头戴竹冠,长得鼻直口方,目光湛然,颌下三缕长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

    他上前作揖行礼道:“无量天尊,杨总管何必对一个卖酒商人动怒?”

    王县丞连忙对杨元庆低声都:“就是他,那个善酿酒的道士。”

    杨元庆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你就是钜鹿人魏征?”

    这名道士正是魏征,躲避征兵而逃到丰州,因为林记酒铺东主和他是同乡,几年前在家乡见过一面,他便逃到大同镇,暂时在林记酒铺落脚,他酿酒技术很高,很快便使道士酒名声传出,甚至连大利县丞也慕名来请他去酿酒。

    魏征之志并非酿酒,他婉拒了王县丞的邀请,却没想到,时隔几天,幽州总管杨元庆亲自来请自己,难道自己真是酿酒匠的命吗?

    他苦笑一声问:“杨总管是要请魏征去大利城酿酒乎?”

    杨元庆却摇了摇头,肃然道:“五原郡下个月将举行秋试,公开选拔才俊,我想请先生去做九原县考官。”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连王县丞也瞪大了眼睛,各县的考官至少要主簿以上才有资格,总管居然让这个酿酒道士去做考官,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是去烤酒,而不是考官。

    魏征也愣住了,他虽然xiōng怀大志,但知道之人寥寥无几,他酿酒的名气可比他文才的名气大得多,杨元庆怎么会知道?难道是恩师推荐?

    魏征曾经在大儒王通那里做过几个月挂名弟子,但王通学生太多,有数千人,他连正式学籍都没有,王通根本就不认识他,更不用说向杨元庆推荐他。

    半晌,魏征叹了口气道:“méng杨总管抬爱,恐怕魏征要让总管失望了。”

    他又想婉拒,但杨元庆却笑道:“今天先生无论如何要跟我回去,我有两个位子给你选,一个是大利城酿酒匠,另一个便是九原县主考官,你自己选一个吧!”

    魏征望着杨元庆诚挚的目光,其实他心中也十分感动,以杨元庆丰国公,幽州总管的身份,竟然亲自上mén来请自己,不管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但这份诚意却让他无法拒绝。

    魏征深深施一礼,“总管不嫌魏征愚钝,愿效犬马之劳。”

    杨元庆大喜,他求贤若渴,没想到竟然一个边远小镇请到了魏征,他重重拍了拍王县丞的肩膀,赞道:“你推荐有功,我会重重赏你。”

    王县丞心中一阵苦笑,他推荐的不过是个酿酒匠而已。

    林记酒铺内,魏征请杨元庆和王县丞到自己房中坐下,又给他们斟了一杯自己酿的酒,笑道:“总管请喝一杯我蒸的酒,看看口感如何?”

    杨元庆端起酒杯喝了口气,只觉酒味醇厚,而且酒劲更大,便笑问道:“先生酿酒是跟谁学的?”

    魏征笑了笑,“是跟我出家时师父所学,他云游天下,跟一名大宛粟特人学会了蒸酿酒法。”

    旁边王县丞好奇地问:“魏先生现在不是道士吗?”

    王县丞见杨元庆对魏征颇为敬重,他也不敢怠慢,语气间便多了几分客气。

    魏征微微一笑道:“不瞒县丞,我六年前便已还俗,穿这身道士服只是为了躲避兵役罢了。”

    杨元庆沉yín一下问:“我的情况先生应该知道吧!”

    魏征点点头笑道:“有所耳闻,听说总管自立而不反隋。”

    杨元庆又问:“假如有一天,天下大luàn,群雄逐鹿,若我也有意谋天下,我该怎么办?”

    其实杨元庆这个问题,魏征酿酒无事时也替他考虑过,他微微一笑,“只怕魏征见识粗陋,说了让杨将军贻笑大方。”

    “先生但讲无妨!”

    魏征不慌不忙道:“我的意见总结起来其实只有三个字,向东走!”

    杨元庆jīng神一振,连忙道:“先生请细说。”

    “其实丰州的出路有两条,一是向南走,二是向东走,向南是夺关陇,向东是取山东,关陇虽然人口众多,但杨总管是裴家之婿,是关陇贵族之敌,蓉陇并不明智,而且夺蓉内诸郡极容易引起皇帝的警觉,而榆树郡也属于河套平原,土地féi沃,人口稀少,且南有沙漠阻隔,北有大青山和长城护卫,突厥铁骑难以入内,总管可将大量北逃之民安置在这里,同时占据此地也不容易被朝廷察觉,更重要是,这里是通向河东河北的跳板,一旦中原大luàn,总管便可率军迅速进入河北,占据幽州,得幽燕之地,便有了争霸天下的根基,又有山东士族支持,何乐而不为?所以我的意见就只有一条,蓉内之民,占河套之地。”

    魏征的一席话不仅深合杨元庆之意,同时也令王县丞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现在相信了,总管请魏征去丰州,不是烤酒,而是考试。

    杨元庆带魏征回到五原郡,但没有立刻重用他,而是任命他为九原县主薄,参与筹备即将在一个月后举行的秋试,这是丰州的规矩,也是杨元庆的规矩,任何大才之人,先试用三个月,然后再重新安排职务。

    !d@T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