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十五章 吞并灵武

第十五章 吞并灵武2017-11-13 21:26:39Ctrl+D 收藏本站

    张须陀的连胜连捷还是没有能阻止隋殿广的南巡步伐……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他南下的决心,右候卫大将军赵才恳求他取消南巡,被下狱治罪,建节尉任宗上书劝阻,被当廷杖毙,奉信郎崔民象跪求杨广留京被处死,奉信郎王爱仁上书劝阻南巡被处死,梁郡有人上书劝阻依然被处死。

    隋殿广南下之意已决,没有任何人能劝阻他,此时樊子盖已病故,他下旨命内史令独孤震光禄大夫段达校检民部尚书韦津右武卫将军皇甫无逸右司郎卢楚等人辅佐越王杨侗坐镇京城。

    杨广对洛阳已没有任何留恋,他给宫人留下离别诗:,我梦江都好,征辽亦偶然,。

    大业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杨广以巡视南方诸郡为借口,赶在黄河冰冻前南巡江都,二十万大军护卫着杨广的数百艘大船,浩浩荡荡向江都而去。

    杨广南巡江都,像一颗火星点燃了已经沸腾的油锅,天下造反之势愈加迅烈,而隋朝的各大势力皆已蠢蠢欲动,此时就俨如暴风雨来临前夜,天下争霸一触即发。

    ”“

    就在杨广乘船东去的第十天,十一月初,杨元庆也开始了行动,灵武郡,两万骑兵正疾速南下,尘土飞扬,旌旗招展,丰州总管杨元庆亲自率军前往灵武郡。

    早在两年前,杨元庆便和关北六郡签订了朕防协议,将灵武郡纳入了他的势力范围,但毕竟那只是一种军事的控制,灵武郡人财物依然掌握在朝廷手中。

    尽管杨元庆对灵武郡早已虎视眺炕,但时机未成熟,他只能耐心等待,当杨广离开京城的消息传来,杨元庆便知道,时机成熟了,他毫不犹豫率军南下,他要全面吞并这片他已等待多年的塞上江南这里土地肥沃,光照充足,水源充沛,秦渠汉渠数百里没有受到单原胡人破坏,灌溉十分便利,使这里的粮食高产稳产,一年两熟,还有河套平原没有的水稻,物产十分富饶。

    灵武郡,杨元庆思之已久,在漫天风沙中杨元庆一马当先身后是数百杆大纛丰州隋军的赤鹰大旗猎猎飞扬。

    杨元庆头戴金盔,身着明光铠甲,胯下赤云驹,目光严峻,威风凛凛,在他身后紧跟着百名战将和亲卫,长槊锋利,战刀光闪向回乐县杀气腾腾而去。

    灵武郡此时的驻兵并不多,约八千余人,其中三千郡兵和五千丰州军军队完全已被丰州掌握,太守丘和手下只有数百衙役,灵武郡的防务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好在灵武郡有二万余户居民,人口众多,也让他每天忙碌,略略减轻了他心车的郁闷。

    上午,丘和与往常一样,在郡衙写述职报告,时间已经到十一月,又要到述职的时刻,今年圣上虽然去了江都,人可以不用去京城,但述职报告却要写。

    丘和已经写了洋洋洒洒一万余字,再写千余字便可收尾,就在这时,他手下兵曹参军事梁师都匆匆跑来,梁师都是灵武郡本地豪强,武艺高超,曾经担任过齐王杨晾的侍卫,后被齐王推荐出任灵武郡鹰扬郎将因齐王案而被贬黠……”一直隐居在家中。

    丘和上任后,为和当地豪强建立关系,他便任命梁师都为灵武郡兵曹参军事,统领五百衙役,这五百衙役的装备和普通郡兵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就是丘和变相建立自己的郡兵,因为人数不多,所以丰州并没有干涉。

    梁师都跑进房间道:“使君,杨元庆率领大军来了已到城哦……”

    丘和‘啊!’地一声站了起来,表情异常紧张,从他上任以来,杨元庆便从来没有来过灵武郡,此时到来,未必是好车,丘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片刻,丘和的心便平静下来,既然杨元庆来了,他就要应对,他对梁师都道:“立刻召集衙役,随时等待我的命令。”

    梁师都犹豫一下道:“使君,卑职能否不见杨元庆,我从前在齐王那里和他有过私仇。

    丘和点点头,“可以,你回避吧!”

    梁师都行一礼退下,丘和整理衣冠,快步走了出去。

    丰州隋军已经进驻县城外的军营,杨元庆率领千余亲卫和将领骑马向回乐县而来,在城门口,正好遇到丘和带着郡衙官员,以及回乐县令县丞出来迎接。

    “灵武郡太守丘和欢迎杨总管到来!”

    丘和躬身施一礼,如果从散官职位上看他和杨元庆平级,但杨元庆的爵位却比他高,而且总管要比太守高一级,更重要是,灵武郡实际控制在杨元庆手中,人在屋檐下,丘和不得不低头。

    杨元庆笑呵呵道:“丘总管,当年我们见过,一别多少年了。”

    杨元庆指的是当年杨昭被贺若弼刺杀案,就是丘和率军来解决,丘和微微叹息:“是啊!一晃十一年过去,杨总管已成为国之栋梁,而我已经老了。”

    “丘老将军已经六十余岁,应该在家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在灵武出任太守,确实委屈老将军了。”

    杨元庆话中有话,令丘和心头一跳,他向杨元庆望去,只见他眯缝的眼睛里闪烁着冷冷杀机,丘和的心开始向下沉,他知道杨元庆果然是来者不善。

    这时,他忽然发现杨元庆队伍旁边站着一群文官,很是眼熟,再细看,竟然是灵武怀远弘静三县的县令县丞县尉和主簿,他们也来了。

    灵武郡地域是长条型,向北向南八百里范围内分布着灵武怀远弘静回乐丰安鸣沙六座县城,现在四县县官都已到齐,丘和便隐隐猜到了杨元庆的用意,虽然猜到,他却无计可施,也无可奈何。

    “杨总管,请进城吧!”

    “请!”

    千余骑兵簇拥着杨元庆向城内走去,杨元庆等人刚进城,南方又奔来一队骑兵,护卫追七八名官员这是丰安县和鸣沙县的官员到了,至此,灵武郡所有地方官都已到齐。

    杨元庆骑马在城内大街上缓缓而行,两边是密集的商铺和民舍回乐县是灵武郡治所在,城池颇为宏伟,周长近三十余里,是关北六郡中少见的大城,城内河流纵横,大树茂密,虽已入冬,万木凋零但依然可以想象春复时的胜景。

    城内人口并不多只有四千余户大部分土地都空着,或辟为农田,或杂草丛生,杨元庆点点头,这是一个可以有大发展的城池,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人,梁师都此人隋末时就是在灵武郡起事,成为争霸诸侯之一,以前在京城见过他现在他应该在灵武郡才对。

    “丘太守,你可认识一个叫梁师都的人?”杨元庆含笑问道。

    丘和心中一惊,他不敢说谎,便道:“当然知道,他就是本郡兵曹参军事。”

    “他现在可在,我褂想见见这个故人。”

    丘和不想出卖梁师都,便淡淡道:“真是不巧,他奉命带领衙役去沿河查看冰冻情况了,正好不在县里。”

    “哦!真是有点遗憾。”

    杨元庆回头对身边亲卫道:“替我留意一下,等此人回来,带他来见我。”

    丘和暗叫一声侥幸,看来杨元庆对梁师都确实不怀好意,幸亏自己留了一个心眼,他迅速向一名随从使了个眼色,随从会意,放慢了脚步,趁人没有留意他,不知不觉便消失了。

    众人来到郡衙,杨元庆吩咐县官和郡官都去议事娄稍坐,他则和丘和来到隔壁房间。

    两人坐下,杨元庆沉吟一下,便坦率道:“丘使君,我这次前来,是准备正式扩大丰州总管府的管辖范围,将灵武郡也纳入丰州总管府管辖范围。”

    这就是"chi luo"裸的吞并,丘和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盯着杨元庆道:“你这样做圣上同意吗?朝廷同意吗?”

    杨另庆淡淡道:“丘太守说这些话有意义吗?”

    丘和一下子泄了气,杨元庆敢这样做,就不会在意圣上和朝廷的想法了,半晌,他问道:“那我怎么办?”

    “关于丘使君的去留可以有三个选择,第一是接受现实,丘使君调离灵武郡,我们另有安排,其次是我礼送丘使君回家养老,丰州自有一笔离职费,最后一个就是丘使君选择了对抗,而我们不得不做出强硬姿态,这个三个选择,丘使君可以任选其一。”

    丘和低头不语,杨元庆站起身道:“丘使君考虑吧!我去和县官们开会。”

    杨元庆走到门口,只听身后传来丘和长长的叹息声,“好吧!我选第二个。”

    杨元庆会心一笑,这是明智之举。

    议事堂内坐满了六县二十余名县官,有的沉默不语,有的在窃窃私语,但不管是担忧还是期盼,有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灵武郡从此以后恐怕就不会再属于朝廷,而是属于杨元庆管辖,换而言之,灵武郡已经被杨元庆吞并了。

    这时门开了,杨元庆和丰州高官张庭走了进来,议事堂内顿时安静下来,杨元庆坐下来对众人笑道:“先给大家介绍一下。”

    他的手指向张庭,“这位原是丰州总管府张司马,从现在开始,他正式出任灵武郡太守,由我杨元庆任命。”

    他望着一个个目光复杂的县官道:“若各位县使君愿意留下来继续治理地方,我非常欢迎,会一如既往厚待,如果不愿留下,我也不勉强,我会赠以厚币礼送出灵武郡。”

    杨元庆取出一叠文书,又缓缓道:“如果愿意留下,可以在这份效忠书上签字,需要说明的是,大家依然是隋官,我杨元庆也是隋臣,只不过,你们不再直接和朝廷联系,凡事须向太守汇报,仅此而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