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枭雄

第八章 欲速不达

第八章 欲速不达2017-11-13 21:28:59Ctrl+D 收藏本站

    徐世绩和程咬金都认识王君廓,也是他们在瓦岗将领之一,他怎么会跑到宋金刚手下为将?

    徐世绩心中有了一个念头,能不能招降王君廓?如果可以的话,将不战而屈人之兵,夺取济源县。

    程咬金也有一个念头,王屋县才千余人,都是一些乌合之众,这个头功他不要才傻了,想到这,他连忙挠挠头笑道:“老徐,不如我们分兵两路,你去取济源县,我去取王屋县,你看如何?”

    徐世绩看着他满脸堆笑的脸庞,就恨不得给他一耳光,什么便宜都要占,他怎么不说去取济源县?徐世绩恨恨道:“王屋县只有千余守军,我也只给你一千人,多一人都没有,去不去随你。”

    程咬金咧了一下嘴,才一千人,太少了一点,不过一转念,对方也不过千余守兵,装备落后,听说城池破旧矮小,自己的一千军队示威走一圈,对方就得尿裤子投降。

    “呵呵!一千就一千吧!我一早出发。”

    徐世绩摇摇头,拿他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了“好吧!就让你去取王屋县。””“

    次日一早,两军分道扬镰,程咬金率领一千骑兵得意洋洋向十几里外的王屋县而去,走了不到一里,后面有士兵追了上来“程将军!”

    程咬金一回头,见是徐世绩的一名亲兵,不由眉头一皱“什么事?”

    “徐将军要你小心,千万别中了敌人的诡计和埋伏,要先派斥候在前面探路。”

    “行了!行了!”

    程咬金极为不耐烦地挥挥手“我用计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叫他自己当心。”

    亲兵无奈,只得调头走了,和程咬金一同领兵的鹰扬郎将孙得志小声道:“程将军,其实徐将军的担心有道理,山道上最怕有埋伏。”

    “怕个屁!”

    程咬金骂骂咧咧道:“他们就一千余人埋伏袭击我们,谁守城?我还怕他们不来埋伏呢!”

    话虽这样说,程咬金还是高声喊道:“各位弟兄自己当心了,盾牌放在专侧季甲系系好,省得家中娘子成了寡妇,老娘没人照顾,连儿子都没有,钱财最后便宜了别人。”

    不少军官都捂着嘴偷笑,这不就是他程咬金自己的心声吗?

    孙得志还是不放心,偷偷派几名斥候前去探路,走了五六里前方是一个岔路口有两条道众人都不知该往哪里走,去探路的斥候还没有回来,这时程咬金看到了一名樵夫,便高声问:“喂!砍柴的,去王屋县走哪条道?”

    樵夫看了他一眼,懒洋洋道:“两条路都可以走。”

    “哪条路近?”

    樵夫一指北面“当然是北面近一点,不过你们都有马恐怕山道难猝,建议走南面吧!”

    “毒谢了!”

    程咬金拱拱手,手一挥“走南面!”

    郎将孙得志上前担忧道:“将军,还是等等斥候吧!把握大一点。”

    “别四嗦了,谁知道斥候是不是进城逛窑子去了,赶紧走!”

    程咬金带着大队人马转道向南而去,樵夫见他们走远,脸上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他从树林里牵出一匹马,打马向北而去。

    程咬金率军一路走了二十几里,路倒是好走,可是前面的路却越走越长,县城的影子都看不见,程咬金也知道自己上当了,低声骂道:“该死的樵夫,抓住他非剥了皮不可,还有该死的斥候,老子走了二十几里,也不过来拦一拦!”

    郎将孙得志心中苦笑,这个程将军是死要面子之人,还真不能嘲讽他,免得惹他恼羞成怒,便笑道:“程将军,我估计那樵夫听错了,以为咱们要去王屋山,所以方向就指反了。”

    程咬金精神一振“应该是这样,我说得是青州口音,这里是并州,完全不一样,肯定是听错了。”

    他高声喊道:“全部调头,向回走!”

    士兵们白走了二十几里冤枉路,回去还有二十几里,一个个怨声载道,只得跟着程咬金向来对方向走去,程咬金听见士兵们的抱怨,他脸色越来越阴沉,本打算攻下城后犒劳士兵们一顿酒肉,现在免了。

    王屋县虽然只有一干余乌合守兵,但现在主将却是王君廓,他是过来巡视王屋县的防御,济源县那边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防御准备,他不担心,他担心的是王屋县,王屋县兵力少,县城破,如果这边投降,会严重影响到济源县守军的士气。

    王君廓是太原郡石艾县人,年约三十岁,长得面如重枣,美髯垂胸,身高足有六尺五,引马娴熟,使一把青龙偃月刀,刀法绝伦,号称胸羽,因为喜欢穿一件绿袍,所以又称绿袍帅。

    他从前年起聚了几千匪众在长平和上党一带打家劫舍,是河东道南部各郡的绿林头目,李渊起兵时也慕其名,派人来拉拢他,王君廓因为李渊勾结突厥而极为反感,便断然拒绝了李渊的拉拢,他也知道很难再在河东立足,索性去黎阳城投降了李究不过王君廓因在上党郡为匪时洗劫并烧了二贤庄,杀了不少单雄信的家仆,因此得罪了单雄信,李密也为这个原因一直不重用他,在李密火并翟让后,重新整顿军队,大量提拔军官,偏偏没有王君廓的名字,王君廓一怒之下离开瓦岗军,重新回到河东,正好遇到宋金刚,便投奔宋金刚成为他手下大将。

    此时王君廓眉头紧锁,一名探子正在向他报告隋军的情况,这名探子便是那名樵夫,骗了程咬金来回多走五十里。

    “将军,对方未约有一千骑兵,装备精良,战马都很雄健,不过他们主将却很蠢,我叫他向南走,他就真向南走了,他的副将说等等斥候,他却不肯听。”

    王君廓也生出了几分好奇,便问:“此人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卑职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看他的旗帜上写著一个程字,禾口王的程。”

    “程?。

    王君廓思索片刻,又问:“他长什么样,拿什么兵器?”

    “此人长得眉粗如刷子,面黑似锅底,身材魁梧,手执一把宣化大斧,青州一带口音,而且好生无礼。”

    王君廓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是他,瓦岗军上下无人不识他,连自己这种不被重用之人,他也跑来称兄道弟,好像……他还欠自己二十吊钱没还。

    王君廓沉思片刻,便有了应对之计,便叫来一名偏将,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偏将愕然“将军,万一此人不买帐,我们岂不是全军覆没?”

    王君廓摇摇头笑道:“放心吧!我了解此人,他把自己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绝不会做舍身取义之事。”

    偏将点点头,快步而去,王君廓目光又向窗外望去,脸上的笑容消失,眼中竟有一丝深深的忧虑。

    十几里的路程,程咬金足足走了一天,傍晚时分,他才率军抵达了王屋县城,远远看见王屋县城墙非常低矮,高只有一丈余,程咬金心中暗暗得意,他的猜测并没有错,王屋县并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人口也不多,城墙不可能修得高大坚固。

    但程咬金却知道,功劳簿却只看顺序,而不看城墙高低,他拿下王屋县,便夺下首功,嘿嘿!两千两(银子的首功奖到手了,这笔钱可不能再被娘子夺走,得当做私房钱藏起来,程咬金越想越美,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

    这时一名斥候赶来急报“禀报程将军,王屋县守将请来投降。”

    程咬金哈哈大笑“果然被我料到,准降!”

    “且慢!”郎将孙得志急得大喊一声。

    程咬金有些不高兴地瞥了他一眼“孙将军还有什么疑问吗?”

    “卑职怕他们使计,必须要问清楚。”

    孙得志又问道:“对方守将是谁,准备如何投降?”

    “启禀孙将军,对方守将姓马,只是一名偏将,他们愿出城放下武器投降。”

    程咬金拉长了声音“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孙得志想不出还会有什么诈计,只得讪讪道:“卑职觉得,小心点总没错。”

    程咬金重重哼了一声“我上过瓦岗,我知道他们的感受,若有一条出路,没人愿意去当乱匪。”

    他猛抽一鞭战马,向王屋县疾奔而去。

    王屋县城外,已经跪了一大排降卒,武器都放在地上,为首跪着一名偏将,袒露上身,手捧县令大印,旁边一名军士则高高端着一盘黄金,偏将见程咬金骑马走近,便高声大喊:“降将马宏,叩拜大隋天威将军,愿献黄金和大印,恳求将军收录。”

    程咬金看见了一盘黄金,他高兴得呵呵大笑,他心中急于看看金子有多少,便翻身下马走近,伸手解下自己的战袍,要扶起降将并给他穿上。

    “马将军快快请起,既有诚意投降,我一定禀报总管,不会亏待你。”

    就在他刚刚靠近降将,脚下忽然一空,轰然掉下了陷阱,石灰腾空而起,顿时弥漫了整个陷坑。

    突来的变故使隋兵们大吃一惊,不少人要冲上来抢救,但王君廓早有准备,他率五十名弓手冲了上来,用弓箭将陷坑团团围住,王君廓对隋军厉声大喊:“谁敢上来,我就射死他!”

    敌军都在城外投降,而且手上没有兵器,确实是一次全歼他们的良机,这种情况下,陷坑里的大将一般都大喊:“别管我,夺下城池替我报仇!”

    大义凛然,舍生取义,但陷坑里的程咬金却急得大喊:“孙得志,快给老子撤退,退到三里外去!这是老子的命令,快走!”

    其实这也是程咬金的狡猾之处,万一敌军要他们放下兵器怎么办?索性撤下去,保存实力再来救自己。

    孙得志无奈,恨得一挥手“撤退!”

    隋军骑兵纷纷调转马头向后撤去,王君廓见隋军撤走了,不由得意地笑道:“程咬金,你欠我的二十吊钱,该还了吧!”

    ,月票不给力啊!恳请兄弟们再支持老高一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