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意志

夜隐枭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英雄联盟”真正的成为了“英雄的联盟”之后,虚空在正面的战斗中终于完全溃败了。

    虽然为了胜利,真正的英雄们付出了燃烧生命的代价,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在大家的牺牲下,虚空的反扑看起来就如回光返照后的垂死挣扎一般,可笑至极。

    不过,就算战斗的情况再怎么好笑,在这胜利曙光即将降临的时刻,也没有人会在心底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哪怕虚空之门已经缩小到了虚空之洞的地步,哪怕探出来的触手已经如鱿鱼须一样无力,所有人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最高,小心的防备着。

    而虚空也没有放弃最后的机会,在虚空之门即将消失的瞬间,蛰伏已久的虚空意志终于出现了。

    还是老三样——低语、迷乱和蛊惑。

    低语负责让人心烦意乱,迷乱让人丧失判断,蛊惑则是在人心烦意乱、丧失判断之后,进行最后的洗脑。

    伎俩是老套的技俩,但胜在好用。

    除了那几个点燃了生命烈焰的英雄之外,其他人一时之间也陷入了混乱当中——甚至有少数意志不坚定的家伙干脆就有了举身赴虚空的打算。

    如果真的让他们彻底倒向虚空,也许这扇虚空之门会再次被打开也有可能!

    万幸的是,这里没有虚空之心,或者说这里曾经有一颗虚空之心,但却被霍洛克用诅咒封印了起来。

    没有虚空之心为坐标,虚空意志的影响力和控制力都被削弱了很多——之前进攻移动要塞的时候,虚空意志不得已需要将指挥权交给维克兹,不是因为维克兹指挥的好,而是因为没有虚空之心,虚空意志的“延时”实在是太高了,根本不能指挥。

    而现在,英雄联盟都打到虚空之门的门口了,就算虚空意志的控制还有延时,那也和有了加速器一样,延时可以接受了。

    不过,在坚定的心智面前,虚空意志也并非完全不可阻止,至少那些点燃了生命烈焰的人并未完全丧失理智,在一片混乱之中,内瑟斯高举自己的手杖,召唤出一阵沙漠风暴,暂时阻止了那些被蛊惑的人投身虚空怀抱的举动。

    与此同时,塔莉垭双手撑在了大地上,一面巨大的石幔拔地而起,在破坏了地下溶洞的地形地貌的同时,也暂时遮蔽了虚空之门,为防止有人扩大虚空之门设下了双保险。

    这还不够。

    沙漠风暴也好、石幔帷幕也好,有了这些之后,情况只是被缓解,而非得到解决。

    随着时间的推移,混乱正在加剧,而包括内瑟斯和塔莉垭在内,这些点燃了生命烈焰的人也开始出现了意识上的模糊,他们耳畔的低语越来越清晰,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整个人都开始下意识的按照指示进行动作。

    如果不是还有理智残存,也许内瑟斯已经散去了沙漠风暴、塔莉垭也撤掉了石幔屏障!

    生命烈焰虽然能够抹除掉虚空之门,但在保持理智方面的效果却相当有限,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英雄联盟真的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

    作为最清醒的那个人,罗德皱了皱眉头,终于下定了决心。

    奥术升腾的状态下,罗德是所有人之中最有理智的那个,眼见着局势正在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罗德终于点燃了自己的生命烈焰。

    没错,虽然公布了点燃生命烈焰的方法,但罗德自己却并未点燃——不是他没有牺牲精神,而是在弄清了生命烈焰的原理之后,他不敢贸然行动。

    作为一个喝过了生命之水的人,罗德如果随随便便就点燃了生命烈焰,那结果必然是别人的生命烈焰是小火苗,罗德则是大火炬。

    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生命烈焰的燃料是生命,罗德的生命力本身就强大,一旦生命烈焰燃烧起来,虽然威力不一般,但代价也更可怕。

    罗德会失去永生。

    奥恩点燃了生命烈焰却已久永生,那是因为符文法则赋予了神祇不朽,他掌握着火焰符文的力量,故而生命力是无尽的。

    而罗德虽然也几近于不朽,但那是因为他饮下了生命之水后,生命力太充足的缘故——充足到在生命耗尽之前,罗德总能找到实现不朽的办法。

    所以,一旦罗德点燃生命烈焰,就会彻底与不朽告别。

    也许在十年之内,他的生命就会燃尽,虽然余生还有余额,但……毕竟是余额有限。

    处于这一点点对自己的考虑,罗德没有第一时间点燃生命烈焰。

    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罗德终于没有选择了。

    按照奥恩的方式,罗德开始呼唤起了生命的烈焰,随着罗德的呼唤,他的生命开始沸腾,开始燃烧,最终成为他手心里无尽的光明。

    作为符文湮灭者,罗德的生命烈焰从一出现就表现的非常惊人。

    白炽的火焰如失控一般,嗖的一下窜起数米高,将整个溶洞照亮的同时,也神奇的驱散了部分混乱。

    趁着这个机会,罗德使用了屏蔽粉尘炸弹——效果有限,但一时之间至少不会恶化。

    也正是趁着这片刻的间隙,罗德干脆的闪现到了石幔的后面,举起手里的生命烈焰,直接抹在了虚空之门上。

    “嗤——”

    白炽的火焰抹在暗紫色的传送门上,终于弥合了最后的一点缝隙,虚空之地直接连接符文之地的节点被切断,一阵可怕的时空扭曲爆发开来。

    虽然看起来罗德和之前人所做并无本质区别,但作为最后一个收割的人,罗德承受了两个世界断开所带来的震荡,符文之地和虚空之地在数千年的交汇中带来的法则融合在此刻被彻底撕裂,而当两个彼此纠缠的世界在一瞬间分开的时候,时间和空间彻底混乱,存在与虚无混为一体,而位于震荡中心、手里还有生命烈焰的罗德直接就被卷到了这混乱之中。

    对于这一切,罗德做了什么?

    生死关头,他顾不上副作用,干脆的使用了时间剥离术。

    于是,当动荡结束,英雄联盟的所有人都恢复了神志、看着空荡荡的溶洞时,都不约而同的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罗德先生……牺牲在了最后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