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30494人读过此书... 已写2866568字... 此书已完成(阅读全本小说) " />

精彩小说

君天与暖央——在车里被折腾,洛君天撒谎!

六月女王 Ctrl+D 收藏本站

    豪门童养媳,君天与暖央——在车里被折腾,洛君天撒谎!

    她急着想要把手抽出来,却是怎么也抽不出来,被他死死的压在那炎热上面。爱叀頙殩

    窗外,有人从他们车边经过。

    只要往里面看一眼,就能看到他们此刻正在做的事。

    “快检查啊,你又不是第一次摸,别害羞啦”洛君天笑的邪恶,他就喜欢看她脸红心慌的模样,真是可爱死了。

    逗她,真是人生第一大乐事轺。

    “洛君天,你这疯子,我才不要检查,快松开我的手”唐暖央提着心,她真怕外面经过的学生,会突然看向车内,那她肯定会羞愤而死。

    突然,他裤子里的东东在她手心力弹跳了一下,惊的她脸更加红了。

    “你看,它已迫不及待的让你检查了,首先第一步,你要打开”洛君天捏着她的手,拉开裤链,然后将她的小手给放了进去俺。

    又热又硬的东东,在唐暖央的手中跳动着,她的表情像是吃了一整盘朝天椒似有,整张脸憋通红冒白烟。

    这个时候,她瞅见前方有几个人向着他们这边看来。

    慌的来不及做任何思考,她弯腰趴在了洛君天的腿上。

    殊不知,她这个举措更加的引人遐想。

    窗外的二男三女看到车内的唐暖央脸朝下趴在洛君天的腿间,全都露出或是惊恐万状,或捂嘴惊叫的表情。

    “哦,我的老天,太劲爆了”。

    “那男的一定爽翻了,绝顶的享受”。

    “他们是我们们学校的学生么,太会玩了”。

    车内的唐暖央听不清外面的讲些什么,可洛君天从那些人的表情上面就能读出他们的想法了。

    他啼笑皆非的低头看看趴在他大腿上的白痴,他敢打赌,她肯定对这种玩法没有半点概念。

    “暖央,外面的同学正在看我们们哟,你趴好别动,我把车先开出去”洛君天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快点开,快点开”她催促着,丝毫没发觉她的嘴快要跟他的宝贝来第一次亲密jiē触了。

    洛君天被她嘴里的热情弄的欲火焚身,她这是要给他上“极刑”哪!

    他抽出手来发动车子,在别人的惊呼声中往校外驶去。

    开出了一段路,唐暖央小声的问“外面还有没有人,我可以起来了么”。

    “不可以!”洛君天把她抬起来的头又给重新压回腿上。

    唐暖央的脸撞上他的灼热,刚开始还意识不到是什么,等反应过来,她羞的忙用手挡开。

    这一会是脸,一会是手,撩拨的洛君天快要呻吟出声了。

    他倒还真的渴望她能用小嘴来抚慰他这颗燥热的心。

    “洛君天,我趴着难受,我要起来”。

    “还没开出学校呢,后面还有人用车追我们们,你快抱着我的腰不要动,车子要转弯了”洛君天故意打了一下方向盘。

    趴着的唐暖央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忙抱住他的腰,下巴跟脸几次撞到他的那个上面。

    她窘迫的想死,只好抿紧了唇,尽量不叫出来。

    洛君天使坏的一直调正的位置,好找到她的小嘴,可她总能躲避开来,黑色柔滑的长发丝丝缕缕的摩擦着他,他呼吸喘急,简直快要被之火给燃成灰烬了。

    就这样,他加快车速抵达别墅。

    正在唐暖央实在忍无可忍的爬起来,想到问他是不是故意的,惊奇的发现车子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怎么这么快?”她还以他停在半路上了呢。

    她发愣的当下,处于发情期的洛君天不由分说的将她扑倒,扯下她的裤子,把浇灌的肿胀的巨大挤进她的大腿。

    这下子,吓的唐暖央惊叫连连“啊,,,,不要啊,洛君天你住手,停下来,拿出去”。

    他的兽性也发的太突然了吧。

    “别吵——”洛君天捂住她的嘴“不会进去的,夹紧一点”。

    唐暖央明白过来,他又要像之前那样做了,羞红着脸,她依言撑着手臂趴在那里,少女修长嫩白的腿用力的夹紧他。

    他的后面律动,不断的摩擦着她敏感的花心。

    “嗯,,,嗯,,,,”她意乱情迷的靠在车座上,一阵无法言喻的快乐将她推向云端。

    她僵起了颤栗的身体,这种游戏似乎会让人上瘾,每一次这种感觉总能在脑海中停留好几天,然后内心莫明的憧憬着,能够再体验一次,但这是非常羞耻的事,她常被自已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的直打机灵。

    那感觉就像是,察觉到了自已内心住着魔鬼的感觉。

    洛君天扣紧她的细腰,在加速摩擦了很久之后,终于释放了,舒坦的靠在她的背上,当然不完美的地方时,没能进到真正的桃源,生怕她又哭又闹,跟他翻脸。

    唐暖央快要被他折腾散架了“洛君天,我恨你!”

    “丫头,我对你已经够好了,别不知足”他要是真强要了她,也不能拿他怎么着。

    “好个屁,重死了,放我起来,你滚开——”唐暖央被他强壮的身体快要压扁了。

    “说粗话,该打”洛君天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记。

    “啊——”唐暖央尖叫。

    “还敢于敢对我说滚了?”

    “你卑鄙,你欺负一个弱女子,还强~暴她,洛君天你是大坏蛋”唐暖央想到他们现在所摆的尴尬体位,想到自已刚才还舒服的叫了出来,想死的心都有。

    洛君天听了她的话,不由的反驳“什么强~暴,我就在外面打打擦边球,压根就没有进去,这算哪门子强~暴啊,倒是有的人,刚才叫的比我还”。

    “我才没有——”唐暖央狡辩。

    “我又没有说你,干嘛急着对号入座呢”。

    “你,,,,我——,色狼,流氓,你这猥亵的坏蛋,你再不起来,我就夹断你,让你永远也干不了坏事”唐暖央用力的把腿往死里夹。

    “亲爱的,我不知道你这么欲求不满,你这样调动我欲念,是想再来一次么,而且这次是动真格的哦”洛君天将她压紧,那里蠢蠢欲动。

    唐暖央不知威胁他,反倒还弄巧成拙。

    她忙把腿松开“求求你起来吧,狮子压着小白兔,就算不吃,也会被压的七窍流血”。

    “看你求我的份上,那就今就就先放过你吧,下次,老公可就受不起这种诱惑”他亲了亲她的秀发,从她背上下来。一得到轻松,唐暖央提好裤子,转身坐在座位上。

    椅背上不知的怎么的粘粘的,她摸了一把,放到眼前,带着胆味的白色yè体,沾了她一手不好,瞥眼,那一枚仍旧挺立的冲天大炮,正雄赳赳竖在哪里。

    她直愣愣的盯着。

    喉咙被鸡骨头梗住了似的,有一种吐不出田来,又咽不下去的崩溃感。

    “好看么,一看也不丑吧”洛君天不仅不尴尬,还颇为得意的鼓动了两下。

    唐暖央带着这一手的腥液,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面无表情的打开车门,下车,径直进屋。

    她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好似一下子,把她推进什么妖魔鬼怪都有的世界,为什么要对一个少女这样呢,呜,,,,,

    晚饭的时候。

    唐暖央仍旧不理洛君天。

    也不跟他吵,就是不跟他说话,所谓的冷战应该就是如此吧。

    “宝贝,别生气啦,我刚才实在是情不自禁,男人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嘛”洛君天围在她的身边。

    他最怕她这样子一声不吭了。

    唐暖央把饭菜拿出去,给他也盛了饭,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洛君天用热脸贴了老半天的冷屁股,有些悻悻然的坐下吃饭。

    他吃了一口番茄炒蛋,夸张的惊呼“哇,老婆你做的菜真好吃”……

    餐厅里鸦雀无声,只留下一阵冷空气。

    唐暖央对其翻了个白眼,跟没听到似的。

    她这么不给面子,让他的很是尴尬跟不自然,但是她不放弃,喝了一口排骨汤“这个汤也很鲜美,老婆你怎么做的?”……

    等了半天,还是没声。

    洛君天自已给自已台下“想不到我老婆不仅心灵手巧,而且还是特别文静的淑女,也是,吃饭时,不应该讲话”。

    哎,他在心里叫苦,这小妮子,惹毛了她,还真是不好哄。

    唐暖央吃着白米饭,咬着西红柿,喝着排骨汤,瞅着对面那张便秘的表情,心里发笑。

    就要是给他点颜色看看。

    因为这件事,她半个月没给他好脸色看。

    陌生的新环境,经过半个月,也逐步的熟悉起来。

    学院难得有像唐暖央这么美丽清纯的东方女孩,所以人气很高,连高年级的男生都想来追求她,才不管她是不是有男朋友。

    她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来自男生的情书或是直接的告白。

    面对这种情况,她也学会了拒绝,当然,她用的方式是很委婉的。

    他们虽然这半个月相处的都是不冷不热的,但是没了蒋瑾璃的插足,哪怕是每天吵架,也同样觉得生活的轻松自在。

    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的感应到,他们心里是有彼此的。

    双休日。

    唐暖央所在班级的女生蒂娜跟布兰丝佩在下午课间,来到她的课桌旁。

    “嗨,暖央,你想跟我们们一起去高年级的派对么,有我们们学校的也有其他学校的,听说超级好玩呢,有很多帅哥”。

    “是嘛!我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唐暖央微笑着拒绝了,帅哥?!她光看家里那一个就够了,说实话,她对帅哥已经免疫了。

    “在家多枯燥啊,你去了一定不会失望的,考虑一下,明天晚上给我们们答复哦”。

    “那好吧!”唐暖央决定先答应下来,明天再打借口说不去吧。

    第二天,洛君天也在家休息。

    唐暖央在外面花园里散着种子,这些地与其用来种些花花草草,不如种些蔬菜的好呢,新鲜采摘,吃的更美味。

    洛君天在水晶宫里洒太阳,喝果汁,戴着耳麦,边听音乐边看书。

    呼——,他看了几页,合上书扔在一边,好无聊的生活。

    他不喜欢单调平淡的生活,他还是这么年轻,怎么就过起老年人的生活了,要是晚上能去夜店玩就好了,不过恐怖唐暖央会把对他的死刑,无限期的延长。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接起来,放到耳边“喂——”

    “君天,晚上有个非常好玩的派对,你来不来?大家可都等着你哟”同年级的朋友,在电话那头对他发出致命的诱惑。

    洛君天的绿眸往窗外那只带着花布头巾的勤劳小蜜蜂瞥去,找个借口应该能骗过去吧!

    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同时以轻快的口吻答应了邀请“ok!地址发给我,我会准时到的”。

    “太棒了伙计,有你加入,姑娘们又该疯狂了,我有预感,今晚定会非常精彩”。

    洛君天这边电话还没挂,那边,唐暖央用袖子擦着汗水从屋外进来了。

    “哦,是这样啊,行,外公,那我晚上过来,我挂了!”他故意放大了声音说,好让唐暖央也听到。

    而事实上,唐暖央也确实是听到了。

    见她不问就走,他叫住了她“暖央,我有事跟你说!“

    唐暖央停下脚步,目光清亮直接的看向他“你说!”

    “外公刚打电话来,我一个表舅从德国过来,希望晚上我能过去一起吃顿晚餐,不过他只让我一个人去,没有请你”。

    “那太好了,你一个人去吧,我晚上要温习功课,尽量晚点回来吧”。

    唐暖央丝豪不怀疑的说道,拿着小铲子,走进了里屋。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骗过去了,她这么干脆坦率,反倒让他愧疚起来。

    随即,他自我催眠的说,就出去玩一次,玩一次就好,反正他又不是去泡妞,是实在受不了这种跟白开水一样的生活了。

    下午4点多,唐暖央窝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洛君天从楼上换好了衣服下来了。

    她听到脚步声,随意的往他的那个方向瞄了一眼。

    这一瞄,让她眼前不由为之一亮。

    亮眼的紫蓝色外套,洁白衬衣上打着黑色的丝带,一整排纯黑色的水晶,闪着一张原本就俊美出尘的脸更为夺目,那双长的快要逆天的腿,穿任何裤子都让身材要命的完美,犹如世界顶级男模。

    他不就是去见一个从德国回来的表舅嘛,用不用打扮的这么,,,这么,,,这么风呢!!因为他过于刻意的耀眼打扮,让她心力犯起了嘀咕。

    洛君天带上银白色的皮手套,弯腰拍拍她的脑袋“我走喽!会尽早回来的,自已在家乖乖的”。

    他靠过来的时候,她闻到了一阵浓郁,充满了蛊惑的男性香水味。

    她记得他除了固定使用的香水之外,这一瓶极少会用,去见表舅干嘛用这么富有诱惑,甚至是带有挑~逗性的香水呢?

    他就要离开之际,她抓住他的手“老实说,你这是要去干嘛!”